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那样对司辰不公平,对她自己也不公平。她的整副身心只会加重司辰的负担,而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中,就失去了主动权。

都说恋爱中的情侣,最初在一起的三年,由于荷尔蒙分泌过多,导致他们只能看到对方的优点,而看不到缺点。而过了三年之后,亲密度已经不似从前,而荷尔蒙的分泌也就趋近于正常,使他们重新看待对方。渐渐的,他们就会看到对方的缺点,他们也开始理智的选择以后的道路。

现在虽然不是司辰缺点的问题,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荷尔蒙分泌太多,掩盖了永希的双眼,让她看不清自己的人生,命运。自从照片寄来之后,她才发现,原来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别人手里都是错的,命运还是应该由自己控制,那样她才有自主权。一个人还是要保持独立的人格,才可以自己主导一切。

想这些,并不是她不爱司辰,也并不是她怀疑司辰,即使看过照片,她对司辰的爱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她现在无法面对自己,她现要改变的是自己。

她好像被人当头锤了一棒,才复醒过来,想看到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安永希啦,她要找回那个安永希。想完这些之后,永希变的轻松了许多。一个人一旦明确好自己要走的道路,剩下的就是看你能不能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心情自然会变的没有那么沉重。永希离开自己的小屋,她现在要去做她该做的事情。她要最后一次体会那曾经甜蜜的回忆。

站在房间里,看着那熟悉的每一个物品,每一个拐角。永希轻轻的抚摸着这里的每一样东西。不知不觉她就来到了壁橱前,拿出那个每天早晨,司辰都会为她泡一杯温热牛奶的杯子,永希认真的看着它,抚摸着它,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描摹着它,她要记住,记住这最温暖的感觉回。

放下她的杯子之后,她又拿起了旁边司辰的杯子。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中,仿佛它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永希把杯子放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把它贴在自己的耳边,嘴里喃喃的说:“对不起,司辰,请原谅我的自私和任性,请给我一点时间,否则我真的无法面对自己。司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说话的同时,两行清泪已经顺着她瘦削的脸颊流了下来。她轻轻的把司辰的杯子放回壁橱中,慢慢的走向了她第一次把心交出去的地方。

来到了“心”旁,永希站在它的面前,看着四周折射的自己的影子,越来越模糊,直到她已看不到自己的影子。永希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告戒自己,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要勇敢一些。

想完,她又伸手,从颈间取下了那颗司辰送给她的,代表永远守护她的项链,她现在不能带着它。此时的它对于永希来说,太过沉重,她承受不起任何的守护。她把“守护”挂在了那颗“心”上。转身向卧室走去。

这里有属于他们最美好的回忆,缠绵的身影,温柔的情话,每天她总是在那个温暖坚实的胸膛前醒来,司辰总是把她环在怀中,呵护着她,偶尔会在她的耳朵说些让她面红耳赤的情话,她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小心翼翼的呵护,离开之后,不知道她要多久才能学会再独挡一面。

把被子握在手中,轻轻的俯身下去,用鼻子仔细的嗅着被子,上面还残留着司辰的味道,她贪婪的吸取着,这是她最后一次感受到他的味道。她把屋里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拿走了,没有一丝一毫的遗落,就好像她从来都不众出现在这里一样,她就是要让自己从这个空间消失,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

走出房间,却没有想像中的狠心的转身离开,她还是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这间承载了这三年以来最美好的回忆,本想就这样薄酒的,不带一丝牵挂的离去,但她还是没有做到,她转身进去拿走了司辰的杯子。没有一件支撑她的东西,她怕自己坚持不下去。

永希是那种说做就做,绝不拖泥带水的人。

回到家之后,她就开始收拾行李,她要去一个司辰看不到她,找不到她的地方,她要学会面对自己,整理好自己所有的感情。如果到那时,司辰还能一如既往的爱她,她会做出一个很好的选择。离开也不能亏待自己,她要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她向已往已久,那里是她最初梦想的地方。因为她自己现在身体的原因,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倒下去,她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做自己喜欢的,想做的事情,她想知道自己心灵最好的归宿在哪里。

子瑜走后,司辰突然很想永希,他有一种负罪感,虽然他一直都把子瑜当做妹妹,并没有对她有任何想法,但自从那天宴会之后,他就知道她已经不是一个孩子,她是一个充满魅力,自信的女人。他以后都会注意,和子瑜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他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突然很想永希,他想听她温柔的声音,想听她喊自己的名字。

他拿起电话,拨打了别墅里的电话,但是却没有人接,司辰想到她现在可能还在公司,没有回来。突然,司辰好开始嘲笑自己啦,看来是他忽略的太多啦,在他的印象中,永希很少会离开他的视线,以至于永希在他的脑海中就在他想像中的地方。

他又打了永希的手机,但是还是没有人接。他觉得很奇怪,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只要嘟一声,就会立刻被接起,这次到是怎么回事呢。从刚开始,司辰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他又打电话回公司,得到的是永希由于身体不舒服,而请假回家了。

司辰立刻拿出GPS导航仪,上面显示的是永希在海边别墅。司辰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永希在别墅,但却没有接电话,会不会是她病的太厉害啦。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而请假,那她的病不是很严重。想到这里,司辰不再迟疑,把剩下的事情简单的交代给了张浩民,并立刻让他为自己订了一张飞回滨海的机票。他一刻都等不了了。

虽然公司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去处理,但他顾不了这么多,在他的生命里没有什么比永希更重要,失去她,他的成就,他的权力,他所掌控的一切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司辰下飞机之后,已经是晚上了,他连坐了八个小时的飞机,却一点都不觉得累,他要快点回家,只要能见到永希,再累都是值得的。他急急走出候机室的时候,机场内正好传来催促乘客登机的声音,飞往印度的飞机即将起飞,请还没有登机的乘客尽快登机。这种声音在机场是司空见惯的,如果司辰知道这个声音的重要性,他是绝对不会错过,他的错过给他带来了多大的悲伤。

听着最一遍登机声响起,永希回头看了看,又立刻转过头,告戒自己,路是你自己选的,难道你还有什么期待吗。更何况就是有心,他也不可能赶来的。思完,永希拉着拉秆箱决绝的登上飞往印度的班机,两个人就这样近在咫尺,却又擦肩而过。

永希之所以把班机选在晚上,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在白天透过窗子看着滨海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自己面前,看着所有美好的回忆都离自己远去。她害怕那种,心被慢慢凌迟的感觉。

永希坐在飞机右侧靠窗的位置,但她一直没敢往窗外看,她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她要离开这里。一段滑行之后,飞机开始起飞。永希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向窗外看到去, 窗外一片漆黑,只能看到弯弯曲曲闪闪发亮的“蛇”!那是滨海的公路,路灯同时亮着,把所有的公路照的辉煌明亮。

纵横交错的公路把黑色的夜幕分割成不规则的图形,每个图形里都有无数等点缀其中。或名或暗、或红或绿,像宝石、像碎钻,璀璨无比。这应该是市中心。那里有很多她和司辰同进同出的美好回忆,有她最温暖的记忆。

渐渐的,闪亮的公路不见了,但那“宝石”和“碎钻”还在,只是也慢慢得少了。星星点点的光亮最终完全消失在视野中,只看见机翼上红色的灯一闪一闪……,永希的泪也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彻底没有机会啦,从她把项链放下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机会啦。为了她的心,她抛下了司辰,为了她的梦想,她抛下了司辰,虽然此时她心痛如绞,但她没有去管,她觉得自己活该。是的,也许她真的就活该。

异国之旅

司辰推开门之后,看到屋内漆黑一片。他打开灯,看到永希并没有在客厅。他立刻向楼上的卧室走去,打开卧室的门,也没有看到他想像中的那个身影。虽然之前有不好的预感,但只是以为永希生病,却并没有想到永希不在,他的心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如果永希不在这里,那她会在哪里呢?

司辰再次拿出GPS导航仪看了一下,没错,位置显示的确实是这里,如果永希不在这里,那么GPS显示她的位置……

“项链,项链,”由于太过悲伤,司辰到现在才想到项链,难道永希把项链摘了下来,留在了这里?她居然把自己对她的守护摘了下来。司辰不敢相信。

他开始翻找起来,最后,他在他的“心”上找到了那串项链。司辰用颤抖的手拿下了它,把那个代表守护的方框中的心放在手掌中,司辰打开了中间的心,拿出了那颗卫星定位传感器,原来中间的那颗心是由两片心型的白金心片组成的,中间是空的。

司辰拿着这颗全世界只有十枚的微型定位传感器,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通过各种手段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他把它放在项链中,不管永希到哪里,他都可以找到她,这也是为什么他当时可以承诺守护他的理因,但是没想到他的守护就这样被她轻而易举的被她拿了下来。

司辰不甘心,他立刻开车向永希的小屋驶去,看到房内也是漆黑一片,敲了几次门,也没有回应,不知道这么晚了永希会去哪里啦。即使很生气,但司辰还是不由自主的关心起她的安危来。

他打电话给小沫,问:“永希有没有在她那里。”

小沫起初不相信,高贵的总裁大人怎么可能知道她的电话,怎么可能打电话给她,小沫笑着说:“我说,您别开玩笑啦,看在你声音那么的有魅力,且富有穿透力的份上,本小姐不追究啦,要是想追本小姐……”

“李小沫,我再问你一句,永希到底有没和你在一起?”司辰愤怒的冷冷问道。现在涉及到永希的安危,所有的一切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想知道永希的下落。

虽然看不到总裁的脸,但小沫却透过声音,感觉到他的威严和震怒。就凭着这份通过话筒传过来的王者气势,她相信这确实是她们传说中的总裁。吓的双手发抖,赶紧揭揭巴巴的回答道:“没,没有,我没有和永希在一起……”

话还没有说完,司辰就狠狠的挂上了电话。司辰边开车边打电话问秘书:“我让你查的资料怎么样啦?”

秘书恭敬的说:“总裁,我刚才查了一下安小姐在公司的物品,找到了一份快递。”

直觉告诉他,那份快递和他有关,也和永希摘下他的守护,她的离开有关。他加速向公司驶去。

秘书刚把快递递给司辰,司辰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由于用力过大,一叠相片从快递件中掉了下来,俊男美女的组合始终那么养眼,但此时看在司辰眼里,却如一根根毒刺,刺痛他的双眼。他蹲下身,一张一张艰难的捡起照片,仿佛它们有千斤重,他几乎拿不起。

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是怎么到永希手里的,因为他心痛,是真的痛啦,他从没想过,自己对她的爱居然比不过这几张照片来的重要,难道他对她的爱在她眼里就那么让她难以相信吗?

自从给她庆祝生日的那天起,他就把自己的心完全的交给了她,他希望也能换来同等的真心,但没想到他的心在她眼里居然这样一文不值,他现在终于意识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情,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他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竟然就为了几张照片就这样抛弃了他,他的心凉了,也死了。

永希走出机场的时候已经早晨七点啦,看着面前陌生的环境,永希感到一片茫然,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她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地图,找到了她要到达的地方。

永希坐了十个小时的大巴,暮色中,她来到了瑜伽之都——瑞诗凯诗,她向往已久,但又一直都没有机会来到的地方,这次她终于站在了自己梦想的天堂,此时永希心情大好,仿佛连这里的空气都让她觉得那么清新。

自从她大学接触瑜伽之后,她就很想在这方面有所造诣,她知道这里是悠季瑜伽创始人尹岩和莫汉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在这里成就了一份异国恋曲。由于对瑜伽的喜爱,她一直也很想到这里感受一下,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羁绊着她前行的脚步。这里不仅是她梦想中的天堂,也是她能呆得起,享受的起的地方。

父母在过世的时候,给她留下了足够她生活的财产,但是她却从没有浪费过它们,在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这里的生活水平很低,一般每节课为1个半小时,收费50到100卢比 (1美元约合43卢比),附属的学员宿舍设施比较简单,80卢比基本上解决了一天所有的食宿开支,所以在这里,她能够很好的享受生活,而不用担心经济问题。

永希穿行在小镇中,眼中所见,无论是打坐的修行者,还是身着白衣的修练者,甚至于衣衫褴褛的苦行僧,都有着祥和淡定的神情,感觉自己也渐渐变得超脱,融入其中。瑞诗凯诗,正是这样一个仿佛有着深厚气场,可以让心灵找到慰藉的家园。

永希一直都知道瑜伽的练习者一般都是吃素食的,但她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只有素食。整个小镇,从最奢华的酒店到街头摊贩全部只提供素食,看不见半点肉,就连印度最知名的“坦杜里”烤鸡块也被土豆块所代替。练习瑜伽的人们饮食就更加简单,一小碗咖喱米饭和豆子煮成的菜汁,再加上一杯桶装的矿泉水,便是用以填饱肚子的物质食粮,也许这正代表了瑞施凯诗人自己的处世哲理和生活态度。

永希想着这里的瑜伽修行者,很佩服他们,能够日复一日的坚持着,还能怡然自乐。因为在外界眼中,看到的是他们苦行僧般的生活,而并没能看到他们平和,与世无争的心态。其实人的不满足,就是来自自己的欲望,而取决于你的心态,如果你总是在物质上要求很多,对什么事都不满意,那你过的自然就会很累;而当你的心态放平,觉得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好争好夺的。一旦他们超脱了物质上的享受,对欲望的追求,他们寻求的就只是精神上的解脱,追求的是简单的幸福。

永希觉得在这里,她应该能够平复自己的心。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解决住的问题,等到明天,她才要决定到底要在哪个学院学习。

永希找了一家临恒河而建的宾馆。推开宾馆的阳台门,一股清幽的气息扑面而来。永希不禁惊呼起来:好美啊!这简直向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场景,恒河就在面前,波光粼粼,清澈见底,从山麓奔流下来,和她千万次的的梦境如此相似,永希甚至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让她忍不住的怀疑也许她的前世就是生活在瑞诗凯诗。

永希决定先在这里享受几天,再决定以后的问题,现在对她来说是过一天赚一天,她要好好的享受每一天。

洗完澡后,永希躺在床上,一天一夜的奔波,让她很是疲劳,身体已然吃不消。但是闭上眼,却睡不着,她脑海中所有的思绪都是司辰。她恨死现在的自己啦,不管逃得多远都逃离不了自己的心。她是出来寻求答案的,不是来自怨自艾的。想到这里,她不停的催眠自己,也许是真的累啦,很快,她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由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即使昨天很累,但是她依然早早的起来。

永希洗漱完毕之后,穿着宽松的运动装向外走去。经过一夜的修整,此时的永希精神焕发,她也开始细细的打量这个梦中向往的地方。

瑞诗凯诗位于喜马拉雅山脚下,圣河恒河边,周围的景色非常怡人,空气清新,而且可以看到,小鸟随处飞舞,猴子在人前跳来跳去,小松鼠也到处窜动 。永希用好奇和虔诚的心灵去体会,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世外桃源”。

听到吟唱的声音,永希也似懂非懂的听着,觉得很是受用。因为她昨天问过饭店经理之后,才知道,每天的清晨和黄昏,恒河两岸都随日出日落宣经两次,此时的瑞诗凯诗被一种神圣的气息与神秘的色彩环绕,这也是瑞诗凯诗最和谐、最生动的时刻。

现在听着宣经的声音,永希也觉得自己超脱了,内心也开始变的纯净。她更加认定到这里的正确性。她突然之间,想快点参加瑜伽的研修,更快的找到精神的富足和心灵的宁静。说做就做,永希也不再只是流连于瑞诗凯诗的美景,她开始寻找适合她修行的瑜伽学院。

回到饭店之后,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开始了她的“寻找之旅”。因为她已经学习过几年瑜伽,所以她要去进修更高级的课程,她想很好的进修冥想。最后永希把她的学习场所定在了“琶摩特.萘克檀”静修中心。虽然报了名,但是却要等两天才会开始她们的课程。

永希来到了一片花园旁边的大房子里,这里就是瑜伽课堂。老师是一位沉静迷人的印度人,淡定从容的外表,透着智慧的光芒,而又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张扬。他的身上似乎带着气场,罩着你,使你安然的跟随着他努力着,随着他温柔声音的传来,你的心灵也慢慢的趋于平静。由于当时自己说明不懂印度语,所以这个班的瑜伽导师是用英语引领着大家进入今天的修行。

永希很认真的跟随着导师,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前行着,领悟着。她突然觉得后面有一道很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永希觉得很奇怪,在这里她谁也不认识呀,她诧异的扭过头去,正好对上一双电人的桃花眼。

没想到永希会突然回头,桃花眼很不好意思的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他不笑还好,这一笑还真是个祸害,本来还因为被人盯从后面盯着而恼怒的永希,也被他的笑容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毕竟和司辰呆了这么久也不是白呆的,这点抵抗力她还是有的。看着他笑的那么卖力,永希觉得他刚才的行为也不是那么难以原谅。随即也送上了一个微笑。

她的笑容倒是真的震住了“桃花眼”,他没想到永希会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