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形膊皇悄敲茨岩栽隆K婕匆菜蜕狭艘桓鑫⑿Α

她的笑容倒是真的震住了“桃花眼”,他没想到永希会回头“送”他一个微笑。摸了摸脸颊,想到,人长的帅,好处还真是不少。看着他自恋的动作,永希也不再管他,继续跟随着导师,进入瑜伽的世界。

下课后,永希拿着瑜伽垫正准备离开,“桃花眼”向永希走了过来,说:“你好,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我叫Sam”。

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因为言语不通,几天的生活已把永希折磨的痛苦不堪,突然听到汉语,让永希觉得异常的亲切。永希也不计较他的唐突,诧异的问:“你是中国人?”

问完才发觉自己问的白痴,赶紧补充道:“你好,我叫安永希,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

Sam对于她的反应并没有多大的震惊,好像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相互认识之后,永希在心里庆幸,终于不用再当哑吧啦,从昨天到这里开始,她就只能打手势和别人交流,她还真害怕这样久了会失去语言表达能力,现在好啦,有聊天对象啦。想完,随即转头送了Sam一个大大的微笑。

虽然永希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有多有魅力,但是那也只是她的想法,她的笑容很有杀伤力,就连Sam这个久经战场的老手,也不得不为她那纯真的笑容而折服。

看着此时流露出天真的笑容,纯真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永希,Sam突然能够理解到司辰为什么会喜欢她,她天真无邪的笑容能够感染你身边的每个人,看着她的笑,你会忘记所有的烦恼,整个身心也会因为她的笑而变的轻松。

看着对面独自陷入沉思的Sam,永希用手指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说:“喂,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认真?”

能够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遇到同胞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所以此时的永希,心情大好,天真的心性,也在一瞬间释放了出来。

Sam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个朋友。”

遇到同胞是很开心,但永希还是有分寸的,不该问的她是绝对不会多问的,更何况是才相识一天的朋友。

在这里进修,永希也就搬到了这里做,非常巧合的是,她居然就住在Sam的隔壁。这样,她是真的不再害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啦。

想到这里,永希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哼起了歌。

作者有话要说:永希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到不了的地方,她代替我去啦,羡慕死她了,痛苦中……

迷茫

看着面前依然沉静自若,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总裁。秘书知道,总裁变了,他又变回了那个冷酷无情,行事狠绝的人,因为他又将自己的心深深的冻了起来。他的脸上也不会再为任何女人挂上暖暖的笑容啦。

秘书接过司辰递过来的文件,开始着手准备下午要举行的会议。

现在的司辰白天都会很忙,下班之后,他会很晚才会回到海边的别墅。虽然他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那里,但却又离不开,他要让自己每时每刻都记住那种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就像毒瘾,他甚至爱上了那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就是他现在的全部的精神支柱。

他也开始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滥情的人,经常和各个大小明星出席各种宴会,高档酒吧等场所。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出现在各大版块的桃色绯闻。

没有办法,谁让人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商界大亨呢,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钻石王老五呢。

即使没有感情,只是玩玩,她们也觉得值得,能够和这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本身的虚荣心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更不用说,再加上那些从天而降的奢侈珠宝,衣服,房子啦。

说也奇怪,只要是她们想要的,他都会送给她们。而这些恰好是以前永希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的东西,他要把它们全部都送给其她的女人。

永希在凯瑞特诗过的非常惬意。这里安静而闲适的生活,正是她一直所向往的,没有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不用活在阿谀我诈的阴谋中,而拥有的正是简单而快乐。除了偶尔会心痛以外,其它的时候,她都很快乐。

现在的她每天早晨已不再是独自一人跑步,练瑜伽。Sam加入了她的行列,他们每天早晨都会一起去跑步,一起听宣经,在恒河畔体会着瑜伽的真谛。

但有一点很让永希意外的就是, Sam居然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瑜伽菜鸟,他竟然还敢研修高级班,直接上冥想课。所以永希大多数的时候都充当他的导师,纠正他错误的姿态。

不过开始练习瑜伽的时候,真的很辛苦。身体非常的僵硬,而做那些拉伸的动作需要韧带很柔软,所以Sam经克在练过之后,连路都走不了,他觉得永希是在故意虐待她。永希无奈的耸耸肩,自己明明是好意,却被他说的像个巫婆一样。

Sam总是在心理想,想我一个堂堂的方氏大少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受过这种罪,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不过有一点是永希不明白的,像他这样,为什么不好好的从基础开始练习,而一定要跟着她一起上冥想课呢?

每次问到这的时候,Sam总是用一副什么都会的欠揍表情说:“像我这么聪明的人还需要从基础学起吗?那对我来说太小儿科啦,我是个优材生……”

每次说到这里,他都会不厌其烦的说他的天才成长史,尤其是他成绩有多厉害,二十岁就拿到了哈佛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成为了少数几个年轻的MBA之一……

每次听他大谈特谈自己的丰功伟绩,永希就想好好扁他一顿,要是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厉害,他现在至少该是个企业家,大老板之类的,最差也该是个年薪过百万的商业精英,怎么会在这里混呢。

只要想到这里,永希都想借着教他练习瑜伽的时候,好好修理修理他。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在这里最高兴的事,还是遇到了Sam,因为有他的出现,她才能如此安心的在这里,而不会感到孤独。

否则,即使这里再祥和宁静,她也不一定能呆的下去,因为她会有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对永希来说,她自己都很矛盾,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她讨厌热闹的场合,喜欢安静,但却又总感觉到,当只是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又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所以,她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矛盾,她觉得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人。

回想起来,很多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应该感谢司辰,谢谢他对自己的宠爱和包容。

永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好相处,和谁都能聊到一起,但当你和她聊的时候,你又总能感觉到,你和她之间像是隔着什么,无法到达她的内心。

永希尽量保持着自己和众人和平相处的良好形象,对于陌生人,她都做的很完美。但由于从小被宠爱的太深,所以她骨子里,还是有很深的大小姐脾气,而和司辰在一起之后,由于司辰对她的爱很深,所以很宠爱她,她潜藏了三年的脾气也一点一点的有探出头的趋势。永希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她怕有一天这样的自己会被司辰厌烦,所以她想先离开。

在这里,她和Sam的相处的很好,时间让他们之间变的很熟识,像朋友,但又不会很深入。有时候他们也会聊一些私人的问题,永希也偶尔会说说她到这里的原因,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吱吱唔唔的搪塞,因为到现在为此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到这里了。

其实,她本来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是为了追求梦想才来到这里的’,可她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她总觉得是自己的胆小懦弱,为了逃避责任才来到这里的,她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永希,没有一点担当,可能是因为司辰对她的保护太过于全面,以至于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越是在乎,越怕失去,也越怕受到伤害,也许她就是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才选择先逃开,有时候她真的就这样认为,真相,谁知道呢?

刚开始的时候,她在这里过的很开心,觉得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宁静,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看不清。她觉得她的心总是像被千丝万缕的线缠绕着,她越是努力的想解脱,丝线就会缠得越紧,有时,她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身体承受不起这种重负。她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这天,永希非常的郁闷,有太多她想不通的事情让她痛苦,上过冥想课之后,她来到了智者斯瓦弥的书房,她把自己的情况向斯瓦弥说了一下。

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进行瑜伽冥想的练习,就是为了让她更好的体会瑜伽的精髓,让她的心更加的回归自然,无牵无挂。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正在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她需要一个人来引导她。

永希决定去找智者斯瓦弥。她把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自己的困扰都说了出来。虽然把这么个大智者当成一位心理学家,有辱他的智慧,但永希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说出来,她会崩溃的。

斯瓦弥看着对面容貌清秀,但眉宇间却挂着淡淡忧愁的永希,他知道这时的她正处在迷茫的边缘。

永希本等着他用“明心见性,领悟真我与宰相”等哲学性辞令,而斯瓦弥只是很白话的说:“因为你离开了你的男朋友,所以你难受,而你把所有的精神都寄托在他的身上,这是你对男友的依赖。一旦有依赖,必定会难过。因为你成了他的附属品。不要依赖任何人或物,对你的父母,孩子,男友,工作……因为任何事情都会在不经意中发生变化。而依赖只能令你在事变时痛苦。要知道任何事情,人,物都不是为你而生,不是属于你的。你生下来时,什么都没能,只有你自己,只有自己属于自己。所以,好好关爱它,善待它,信赖它。你的唯一的依赖只是你自己,任何其他的事与物,只是去服务他们。不要成为他们的附属,依赖他们。”

听完斯瓦弥的一番言辞之后,永希并没有像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得到了解脱,斯瓦弥所说的她都懂,而且她最初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变的独立,不再依赖任何人,她想主宰自己的命运,她想获得新生,她讨厌那样的自己,但是现在她又变的迷茫起来,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起点。

她没有忘记最初来这里的目的,但是现在的她已经做不到了,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她越克制自己,就会越想司辰。现在,她对司辰的思念,就像海藻一样疯狂的蔓延着,缠绕着自己,使她喘不过气来,看来自己这辈子注定要犯在司辰的手中。

想到这里,她露出了一丝苦笑。她突然觉得对不起面前的这位智者,她估计自己就是那些“孺子不可教也”的其中之一。

永希离开了斯瓦弥之后,没有回到她住的地方,她知道如果她连斯瓦弥的话都听不进去,领悟不了,那她真的就只有……

永希背着垫子向恒河走去,她一遍一遍的不停着练习着,她要练习到自己没有知觉,筋疲力尽之后,才能扼制住自己疯狂的思念。

站在山上,Sam看着倔强的;一遍一遍的练着瑜伽的永希,他摇了摇头。突然发现这个女生看似聪明,其实却傻的可爱,没有确定之后,就离开,而兜了一圈之后,还是放不下,也许连她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而她更没有注意到的是,每次做平衡感有指向的姿势时,她的手指的指向都是指向滨海的方向。其实她又何苦这样自虐,一切都没有变,所有的一切都还停在原点,她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

永希练到连站都站不住的时候,她躺在垫子上做着放松术,虽然身体极累,但思想还在高速的运转着,她不停的警告着自己说:“永希,坚持住,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可是说完,她又迷惑啦,她坚持的是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 斯瓦弥说过那些话,只是对像不是永希而已, 我只是引用而已,其实我很喜欢那段话!!!

一半“甜蜜”一半苦涩

看着对面狼吞虎咽,吃的津津有味的子瑜,司辰宠爱的说:“慢一点,这些都是你的,如果不够,还可以再点,又没有人和你抢,你怎么会把自己饿成这样,完全背离了你最近一直树造的淑女形象。”

听了司辰的话,子瑜头也不抬,嘴里塞满了食物,依然说道:“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在司辰哥哥面前,哪还有什么淑女形象,我都饿成这样啦,哪还顾得了淑女形象呀。”

嚼完嘴里的食物之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司辰,露出一个纯洁的笑容说:“不过司辰哥哥,你要是喜欢淑女呢,我也可以为了你,而变成一个标准的淑女。”说完,也不等司辰回答,立刻放下餐具,挺直背脊,双腿并拢半倾,换了一个姿势,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司辰摇了摇头,说:“你不必为我做任何改变,现在的你就已经很好啦,淑女?离你太遥远啦。”

听了前句话,子瑜刚刚开心起来的心情,又跌落下来,嘟着嘴,不满的说道:“我哪里不像一个淑女啦,怎么说,我也是亚迅集团总裁的女儿,肯定还很淑女的,你这不淑女的话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嫁人。”

半真半假的试探之后,没有得到司辰的回应,子瑜的心里有点不开心,但是很快就想到,现在这样,对她来说就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吗?至少她的那个强敌已经不在这里啦。

思及此,她聪明的半撒骄的换了个话题说:“司辰哥哥,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饿吗?”

停了停又接着说道:“医院突然来了一个急患,孙教授又去国外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只有我能做这个手术,我整整忙了十几个小时,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你说我还能保持什么淑女形象呀?”

说完绽出了一个骄傲的笑容。现在的生活,子瑜很是满足,事业上顺利,爱情也在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近,只要她努力,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只要是她想做的事,还没有不成功的,只是时候的问题。

自从永希走了之后,司辰哥哥对她的态度就完全变啦。变的对她更加的宠爱,只要是她说的,司辰都会去做。送她上班,一起吃饭,接她下班,甚至于连司辰最讨厌的逛街,有时候也会陪她去。

子瑜有了一种到天堂的感觉,看来她当时的决定是对的。但是,总是在某个瞬间,她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紧紧盯着面前的司辰看,害得司辰有几次都认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东西。子瑜只有看着面前真实的司辰,才能打消掉她那颗患得患失的心。此时的她,又开始有这种幻觉,子瑜立刻摇了摇头,甩掉了她脑海里的想法。

微笑的吃着面前的餐点。突然,她抬起头,发现了一件事情。由于刚才一直都只顾着埋头吃,走着神,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司辰一直都没有动面前的餐。她拧了拧眉,很是疑惑的看着司辰说:“司辰哥哥,你为什么不吃呀?”

司辰看着皱眉的子瑜,仿佛看到了永希在他的面前吃的津津有味,还俏皮的皱眉,他还处在自己的想像中,听到子瑜这样问他,微笑着说:“我喜欢看你吃饭的样子,我看着你吃就够啦。”

虽然永希走后,她和司辰走的很近,但是这还是司辰第一次向她说这么直白的话,她当即羞红了脸,只是低头吃饭,连话也不敢说。

看着突然低下头的子瑜,司辰才发现,刚才的话是对着子瑜说的。虽然自从永希离开之后,他就和子瑜以及一些名门淑缓,大小明星在一起,不停的传出各种绯闻,但是他也只仅限于提供给她们物质上的需求,很少会说这些让她们误解的话。即使是子瑜也没有过。

子瑜抬起头看着司辰,她又涌出了那种不真实感,为什么每到这种时候,她都会出现这种感觉呢。

永希走后,她感觉到了司辰变了很多,以前他从不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往,即使那些女人使出浑身解数,哪怕只是做一个见光死的地下情人,她们都觉得值得。毕竟和这么优秀帅气的男人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享受。自尊,感情都可以抛到一边,只是肉欲上的关系也能让她们满足。

奈何司辰根本连正眼都不看她们一眼,使她们苦于没有机会。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使这个年轻有为,而又屈指可数的商业大亨转性了。她们不在乎原因,只注重结果,看到有了机会,立刻像万黏胶一样见势就贴上。

本来就各取所需的利益关系,司辰也懒得理会,乐于见得她们像跳梁小丑一样往自己身边钻。

子瑜对于司辰的这种转变很是不解,看着他身边那些像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的粘在司辰身边的女人,她很是不屑,就那种德性的女人,也敢在司辰面前卖弄,真是不自量力。而且,她从来没把她们当成竞争对手,因为她们不配,她很自信,她觉得自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就凭自己从小和司辰长到大的关系,就不是她们能比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永希对司辰的思念更是有增无减,她现在简直处在一个自虐的情境中,她觉得自己离精神病也不远啦。

心理拼命的想,她就拼命的克制。本来是冲着完成梦想而来的,而她现在的心境已经不适合在这里继续研习。追求梦想的过程是令人快乐的,而她现在满心感受到的都是痛苦,是自虐的痛苦。现在她更面临着另一种折磨。

能是受她情绪的影响,起初到这里的时候,每天认真的上瑜伽课,平复自己的心境,使她明显的感觉到,视力下降的没那么严重,甚至还有点好转的迹像,头痛的次数也几乎不见了。

但随着她情绪的反复无常,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的视力也开始变的模糊,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她现在的心境又回到了当时盼着见到司辰的情景,她现在很想见到司辰,但是自尊又使她不能那么做。

她曾经和Sam提过,自己是因为不想依赖男友才一个人出来,Sam每每看到她纠结的神情,自虐的样子,就很无奈的叹气,说:“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明明想见人家,为什么却又把自己牢牢的锁在这里。”

每当听到Sam如此说,永希都一副吃鳖的表情,虽然她平时总是和Sam斗嘴,而且总是占峰,但是这件事,她却没有话对他,因为他说的没有错,每提及此,她都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的疼痛,她说不出话来。

而Sam知道的只是这点而已,直到那个早晨,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并不像他看到的那么简单。

就在早晨,永希和Sam一起向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