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守护

司辰没有再带永希回公司,只是简短的吩咐秘书,让她把下午的会议延后到明天上午九点,再把香港那边需要的资料全部都整理出来,也许他最近就会用得上。

看着旁边的永希,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伶牙俐齿,冷静自若。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褪去那层坚强的外衣,才会流露出自己的情绪。坚强的外衣是她最好的保护,她的处事原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不允许别人侵犯她的尊严,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那是她所剩的,能够配得上司辰的最重要的东西,她会誓死守护。

但是现在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好似随时都会离他而去,司辰很害怕,他没有回公司,直接把车开回了别墅。

下了车后,永希没有进别墅,双眼只是紧紧的盯着远方蔚蓝宽广的大海,她双臂环肩,孱弱的向海边走去。海风也仿佛感受到了永希的情绪,也一改平时的温柔体贴,变的狂虐,一次又一次的向她吹来,试图掀起她飘扬的长裙,但都没有成功。

那瘦小的身体迎风而行,远远的望去,越发显的楚楚可怜,几欲乘风归去。

司辰握紧双拳,因为看着这种情形下的永希,他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即使对方是自己的亲人,他也不在乎但只要有伤害到永希的可能,他都要一一扫除,他冒不起那个险,他不能失去永希,永希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灵魂的支柱,没有她,他不知道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司辰走到永希身后,伸出长臂,把永希整个圈在他的怀中,下巴抵在她柔软的发丝上。拥着永希,闻着她发间传出的馨香,才稍微平复了一下,他即将爆发的情绪。

虽然他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很多话说,但是真正在这种时候,司辰却发现他居然说不出任何言语,不管什么话,对这时的永希来说都是多余的,什么语言都弥补不了她刚才受到的伤害。因此司辰没有说话,只是选择静静的抱着永希。

靠在他宽厚的胸前,感受着他的体温,通过他温暖的胸膛传递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永希感觉到了他心中的忧虑,担心。永希轻轻的转过身,双手勾住他的颈项,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没事,真的,不用担心,从我知道你是总裁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会面对很多阻碍,但我却依然选择爱你,和你在一起。也是从那刻起,我就做好了面对所有困难的准备。爱情是我们俩个人的事情,我不会因为外界的任何阻挠,而离开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不爱我,没有什么能够伤害我。只要你依然爱我,依然珍惜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请你不要觉得对我感到惭愧,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一点都不觉得难过。”

“永希,对不起,相信我,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我的心永远都只为你一个人而跳,如果没有你的爱,对我来说,连呼吸都没有意义。”司辰心痛的说着这句话,许下了他的承诺。他低下头吻住了永希的唇,唇齿想磨间,即是给对方无言的安慰,也是对爱的承诺。

大海仿佛都感动于这对痴情的儿女,海风也变的轻柔和缓了许多,拍打海滩的声音也降低了分贝,奔腾的浪花也在为这对情比金坚的情侣送上欢快的祝福。 海天相接间,天地万物皆为无物,只余那对痴情拥吻璧人。

司辰开车穿过幽静的山林,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而无论你走到园区的任何地方,却始终都看不清道路前方10米以外的景观,翠绿高大的竹林把整个园区隐密在其中,曲折处有通路,通路处又是竹林满眼。开过这满山满眼的竹林之后,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它是用一块块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古典、开朗两相宜,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以大自然为皈依,含隐蓄秀,奥僻典雅,让人心神荡漾。

司辰冷眼的看着面前的豪华别墅,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完美,无可挑剔的别墅,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幢冷冰冰的建筑,因为在这幢别墅里没有任何感情,只有□裸的利益关系。他对这幢别墅留下的唯一情感就是恨,那些从小到大,不可磨灭的记忆。

下车之后,穿过长长的回廊,走向大厅,果然如他所料,家中的长辈都齐聚一堂,难道是想向他问罪吗?司辰觉得很滑稽,很可笑,到现在他们还弄不清状况,还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的施舍者。要知道他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韩司辰了,他现在是一只羽翼丰满的苍鹰,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现在是九洲集团离不开他,不是他离不开九洲。

要知道这五年来,司辰是怎样把九洲集团变成世界级的大公司,就知道他改变了多少,他的手腕有多强硬。他一向奉行着毛泽东的那句“枪杆子里出政权”,他没有依赖人的习惯,只有把所有的东西都紧紧的抓在手中,他才会有安全感,也才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自己最珍惜的东西。

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韩夫人,自认为定力十足的韩夫人虽然做足了准备,但仍然被他盯的全身脊背发麻,败下阵来。不堪忍受视觉上的重负,她决定坦白,首先说道,“我昨天是去找过你喜欢的那个女孩永希。你也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你和她根本就不可能,为什么还要往前走呢,这不仅会害了你,也会害了她呀,亚迅集团斐总的女儿,子瑜有什么不好,你们从小不是青梅竹马吗,她这些年一直都喜欢你。再过几天她就要回国啦,让她……”

“妈……”烦燥的打断了韩夫人“循循善诱”的教导,能听这么多已经是他的极限啦,他没必要再虐待自己的耳朵,因为他现的是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韩司辰,一切大权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司辰。

“妈,和我生活了这么久,相信你很了解我,你的这些问题永希已经替我回答过你啦,没必要我再重复一遍。我来这里,只是想最后告诉你一声,不要以任何形势的手段骚扰永希,否则就不只是我在这里说几句话而已,我希望这是永希第一次被伤害,也是最后一次,因为我不允许她再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的底限,超过这个底限,相信你比我要清楚我会怎么做。”说完,不等她的母亲反应过来,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第一次风波就这样在司辰强硬的手段下平定了下来,永希和司辰也回到了最初的甜蜜,每天相互唯依,依然开心的过着每一天。但是上帝是公平的,你在得到多少幸福的同时就要付出同等多的代价去换取,万物的生存才能达到一个平衡。就在永希安心的享受着幸福的同时,一场真正的风暴正悄无声息的向她靠近。

“假面”天使

正低头揉捏因看的太久而略显疲劳的双眼时,一双亮眼的银色水晶高根凉鞋就出现在永希眼前。永希慢慢的抬起双眼,正对上一双正蔑视的打量着自己的眼睛。永希迷惑的打量着对面那位穿着时尚而又不失性感的女人。

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上面松下了两颗扣子,略一低首,一抹风情就尽收眼底。她腰间系了一条银色的宽边皮带,勒的很紧,更显得她的小蛮腰不盈一握。|Qī+shū+ωǎng|下边配了一条黑色热辣的小短裤,包在白色的衬衫下,若隐若现更显无限风情。脚上配了一双八厘米高的超高跟水晶凉鞋,更显得她的腿笔直,修长。虽然不喜欢这女人的态度,眼神,但永希不得不承认,她的真的很妩媚,性感,尤其是她那双勾人摄魄的丹凤眼,尽显无限风情。而对于她的穿着,能把这种简单的装配穿的这么性感而又不失时尚的人是不多的,而她就是那例外的一个。

即使对她的感觉不是太坏,但还是不太喜欢她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永希简短的问道:“小姐,请问你找谁,有事吗?”

对面的性感女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永希,傲气的说道“你就是安小姐吧?”

永希点了点头,看了看对面的女人,只听她接着不屑的说道:“能够荣幸的和你聊聊吗?”

貌视很尊敬的言语,并没有掩盖住她那不屑的语气。本来就对她没有好感的永希,听着她的语气更加的反感。但她带有邀请式的问题又让永希没有办法拒绝,难道自己真的要搬起架子拒绝她吗?不能。那不符合永希的为人之道,即使不喜欢,她也不会轻易的去伤害一个人。她只好说了声好。

“总裁,斐小姐今天穿的非常时尚性感,刚才进了公司,直接去找了安小姐,现在已经把安小姐约到了对面的欧黛咖啡厅。”秘书不加任何感情,平白直叙的陈述了一下刚才得到的讯息。多年的秘书生涯让她知道,总裁需要的只是一个客观复述事实的秘书,而在陈述的事情中不能夹杂自己一丝一毫的情感。因为只要有一丝感情的掺杂都逃不过总裁的眼睛,最终的决定权在总裁手中。五年相处的时间,足够让她知道总裁的手段,在总裁面前,沉默是最后好的语言。

“哦,是吗?子瑜什么时候变成性感女郎啦,真是稀奇呀。”说着嘴角上扬起一个自信的微笑,仿佛世间万物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坐定之后,就听性感女郎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永希没有回答“知道”,也没有回答“不知道”,只是很不屑的冷冷看着对面,在她自认为引以为骄傲的身世,在永希看来只是一文不值。

本来还想再骄傲一些的,但没有得到永希预期的回答之后,她在气势上先输了一点。但是她并没有因为这点小挫折而停滞不前,她依然高傲的说道:“我是斐子瑜,是亚迅集团斐总的独生女,刚从美国留学回来。”

永希心想,你是谁的女儿,在哪里留学关我什么事,难道这就是你要在我面前炫耀的事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果然重点来啦。只听子瑜说道:“我和司辰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奇'+'书'+'网'因为我留学的关系而分开了,现在我回来了,我希望你能把韩司辰还给我。”

永希看着对面的斐小姐摇了摇头,要是论手段,她比韩夫人都不能用逊色一点点而言。如果那天和韩夫人对话,她还有说下去的兴致,那么对于斐小姐来说,她只想快快的离开这里,和这种只有脸蛋没有大脑的女人多说一点都是一种浪费。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说道“斐小姐,这是你和司辰之间的事,不管你们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你都应该找他,和他直接谈,而不是坐在这里和我聊,毕竟我不是当事人,相信司辰会给你一个更肯定的答案。”

看着说的头头是道的永希,子瑜刚想反驳,却又听永希说道:“而且司辰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不是一件物品,他有自己的思想,他的意愿由他自己决定,他的行为由他自己控制,我没有替他决定的权力。”

虽然是有备而来,但子瑜看着对面镇定自若的永希,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她。但是,自从她记事以来,她就深深的喜欢着司辰,她又怎么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呢。她不甘心的说道“对,你说的都没错,但是你应该知道你和他在一起只会扯他的后腿,扎伤他的羽翼,让他举步维艰;但是如果是我和他在一起,我就能够增加他的高度,助他飞的更高更远。安小姐,你是个聪明人,失去与得到之间,你觉得哪个对他更有益?”

难道有钱人对待爱情的思想都是这样的吗?韩夫人如此,斐子瑜如此,如果有钱女人的爱情观都是这样的话,那她还真是庆幸自己是安永希,而不是她们中的一员。她一边想着事情,一边也没有冷落子瑜,只听她回答道:“斐小姐,相信司辰是什么人你比我更了解,得到什么,失去什么,相信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如果你不确定的话,可以直接去问他,也许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说着就要起身离开,这时子瑜的脸上绽出了一个天使般的清纯笑容。永希几乎认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她给永希带来的震惊还不仅限于此。只见子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永希走了过来,一过来就给了永希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把下巴轻轻的放在了永希的肩上,像个撒骄的孩子一样,重新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说道“永希姐姐你好,我是斐子瑜,从小和司辰哥哥一起长大的,你千万不要听错了,是哥哥哟。”

说着,笑嘻嘻的松开了永希,留了句“永希姐,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说完也不等永希回答,就径直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向对面的经理走去,在经理的带领下,她进入了更衣室。

只留下一个傻傻的永希在原地等待。

一会儿就看到一个不施粉脂,穿着雪纺纱公主裙的斐子瑜走了出来。如果说刚才的震惊还让永希保留着一点意识,那这次的震惊则把她仅存的一点意识全部震的荡然无存。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个人怎么能如此迅速的就从性感女郎转变成清纯天使呢,心脏承受能力稍微弱的恐怕都承受不了。

永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面前大变身的子瑜。这还是刚才那个骚首弄姿的妖娆女郎吗,这明明就是一个落入人间的天使吗?

子瑜看出了永希的疑惑,绽放出一个更迷人的笑容说:“不用惊讶,永希姐,没错,我就是斐子瑜。你确实很爱司辰哥哥,所以我决定再次做回他的妹妹,不想成为你们的第三者。我可没有胆量去往你们坚不可摧的爱情堡垒上撞,我这颗脆弱的心可不想这么早就变的伤痕累累啦。”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挽上了永希的胳膊。

再石化下去估计就是自己的不对啦,永希立刻拉回自己的思绪,也点头笑笑道“看到你真的很高兴,斐小姐。”

永希一面回答着,一面在心理升起一个大大的疑问,一个人怎么能一瞬间的功夫在两个角色之间转变的这么快,而且又把它演绎的这么好呢?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她呢。

甩了甩头,想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否则司辰也不会放任自己一个人来见她。

子瑜不满的嘟起小嘴,抱着永希的胳膊撒娇道“永希姐,你怎么那么见外呢, 喊我子瑜就可以啦。”

在不确定她真实的用意之前,永希笑着的点了点头。

安心

司辰拥着永希卧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下巴放在她的头发上轻轻的摩擦着。

他最喜欢永希飘逸的长发,她的长发不像现在许多女人的头发那样做不停的染烫,染成各种各样的颜色。永希的头发还保持着最原始的黑亮,而且她的发非常的柔软顺滑,头发上总是留有属于她的淡淡的香味,司辰最喜欢这种味道,闻着让他安心。

司辰一面闻着她发间传来的馨香,一面问道“今天过的好吗?”

永希从他的下巴下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会不知道?说,为什么就放心的让我一个人去见我的情敌,你就不怕有突发状况吗?”

司辰看着此时醋劲大发的永希,娇俏中带着可爱,很是享受的说道:“你会有突发状况?我看只要在不动粗的情况下,还没有哪个女人能伤得了你,你的伶牙俐齿我可是见识过的,一般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当然,即使知道不会有人伤害她,没有十成的把握,他也不会放任她一个人去面临危险的,任何一丝一毫的闪失他都输不起。

永希躺在他的怀里,很是自恋的说道:“那倒也是啊!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但她随即就发现,司辰这是故意转移话题。她恼怒的离开了他的怀抱,生气的看着这个充满自信的男人说道:“哦,你就这么自信,就不怕万一吗?”

温香软玉突然离开他的怀抱,让司辰顿时有种失落的空虚感。伸手重新把她拉回自己的怀抱,抚着她的长发说道 “不要生气,没有万全的把握,我是不敢让你一个人冒险的。我和子瑜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母亲去世的早,所以她也是一个孤独的小孩,像我们这样家庭长的小孩很少会有朋友,由于我们两家走的很近,所以她从小就喜欢整天跟着我。她的性格很单纯,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虽然有时会调皮一些,但却是个很善良的人,小时候连只蚂蚁都不敢踩,看到一只毛毛虫都要哭着跑到我面前,要我把它赶走,所以我一直都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来保护。你知道她为什么去学医吗?”

永希摇了摇头,她怎么会知道,她又不是子瑜肚子里的蛔虫。

司辰接着说到:“她从小就立志想当个医生,她想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减轻更多人的痛苦。说也奇怪,她对其他的学科都不感兴趣,但只要涉及到医学方面的问题,她就变的异常聪慧。可以说,对于医学方面的书籍,她能达到过目不忘的本领。当时,她在我们这里也算是医术非常精湛的医生,但是她却不满足,她还想自己的医术变的更加精湛。于是三年前她就前去美国进修,更精深的研究那些她不知道的领域。三年后,她终于实现自己的愿望,她以第一名的成绩,从那一届毕业,并获得了医学双博士学位。抛开实践,就理论知识而言,在国内都很少能有人和她相媲美。但我并不是说她的实践能力差,只是相对而言。就以她现在的水平,在滨海第一医院也是数一数二的。救死扶伤是她毕生的愿望。所以呀,你和她在一起我一点也不担心。”

听到司辰这样说,永希才安下心来,但她却并没有放过眼前这个俊逸帅气的男人。她站起身,上下打量了司辰一翻之后说道“有时候我觉得你真像只狐狸,除了我们交往之后你对我的事了如指掌之外,我怀疑你对我以前的生活是不是也都那么清楚。”

司辰没有回答永希的问题,抬眼看着永希,暧昧的说道:“在你面前我不是狐狸,我是一只大灰狼,我要吃了你这个小红帽。”刚说完,他就站了起来,伸出利爪,扮作大灰狼的样子向永希扑过去。

哪有坐在那里傻等着被吃的人呢?永希吓得赶紧向卧室奔去。可是她怎么能躲过长腿长手的司辰呢?司辰只是长臂一伸就把才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