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酥该磐猓馑际亲约合茸撸膊坏人腔卮穑拖壤肟瞬吞1咦弑呦胝庑┌素耘钦娴氖翘看罄玻约菏窃嚼丛秸屑懿蛔±病

下班之后,永希仍然在办公室里等他,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他下来,就索性趴在桌子上等。想着昨天晚上他真是缠人,断断续续的要了她好几次,还不肯善罢干休,直到最后她实在是连动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才放过她,搂着她沉沉睡去。一方面怪自己最近跟司辰在一起太久,被他影响到大白天的居然想这种事情,一方面无聊的趴在桌子上数着绵羊,不知数到第几只时,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突然被脸颊上湿湿软软的唇给惊吵醒啦,不睁眼她都知道是谁,因为每天早晨她几乎都是在这种亲吻中醒来。她也不睁眼,只是痴痴的笑着,司辰突然生出了一种恶作剧的心理,缠上她的红唇,不依不挠的亲吻着,就不信这样她还不睁眼,看她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被他吻的快喘不过气了,永希只能投降的睁开双眼,用手轻轻推开他道“司辰,别闹了,这里是公司。”司辰也气息不稳的搂着她说:“那你的意思就是回家就可以了吗,那我们赶紧回家吧。”

永希轻轻的捶了他一下,想着这还是她们传言中的冷酷总裁吗?这明明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呀。一边想一边被司辰拉着向外走去。

苦忧参半

和司辰在一起,不管是在哪个方面都是一种享受,因为他的品味一向都很好,尤其是对美食的热衷更是到了让永希感咋舌的地步,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去过所有滨海的餐厅,知道每一间餐厅的美味。

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之后,只见司辰把车停在了一间意大利风格的餐厅前,这间餐厅的装修格调舒适宜人,面海而建,夹杂着浓重大海气息的海风,轻抚着你的面颊,好似母亲的双手,抚去你一天的疲劳。

这座餐厅最有名的就是露天座位,专门提供给那些喜欢浪漫的客人。在侍者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个可以全方位的观察到,不同角度大海的位置前坐下。

司辰点了几份这里的招牌菜,并没有把菜单给永希,就帮她点了一份和自己相同的菜式。因为一起就餐几次之后,他就知道了永希的习惯。她非常讨厌看菜单,觉得很麻烦,每次都会和他要同样的菜式。

就在侍者离开之后,悠扬的萨克斯也随之响起,没有钢琴的高雅,没有小提琴的浪漫,但他却自有自己的独特魅力,与远处的海浪声相互呼应,和谐而美好,令人遐想无限看着隐藏在夜色中的翻滚浪花,永希突然有种走在云端的感觉,软软的,绵绵的,就因为现在这种不真实的温馨感。可能一个人生活太久了,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事物,都有很深的不确定感,总觉得这种美好的生活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却又那么的渴望,那么的依赖,抓住了就不想放手。

司辰看出了她微微动容的表情,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双手,把她的柔荑紧紧的包在自己的掌心中,源源不断的把温暖传致永希的手中。看着她舒展开的眉头,知道她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就松开了手。

他的双手离开之后,永希才发现手心里多了一条漂亮的项链。项链的造型非常独特,外面是一个四方四正的白金方环,里面,镶嵌着一颗可以转动的“心”,心上面镶嵌着闪闪的粉钻,在四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耀眼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数了一下,刚好是九颗粉钻。震惊之余,她抬起头,对上司辰的眼睛问道:“怎么只有九颗呢,不是应该有十颗才会完美的吗?”

司辰接过项链,宠爱的看了她一眼,低声的说道:“你就是那第十颗粉钻,有了你,我的心,我的人生才会十全十美,外面的白金方环,代表我宽广的胸襟,它永远都是你最好的港湾,那里永远都是你最好的休憩所。”说着轻轻的走过去,把他的第十颗粉钻套进了项链中,轻声说道:“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把它拿下来,它代表我对你永远的守护。”

永希仰起头,吻上了他的唇,动容的说道: “这是我的专属记号,我保证。”

回到家里已经是十点多啦,永希一面品尝着司辰为她泡的焦铁咖啡,一面还沉浸在刚才的浪漫回忆中,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突然想起了早晨时,那个和他打招呼的秘书,脸部表情也一下子就由晴转阴,佯装生气的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他是总裁的身份。

司辰好笑的看着她变幻莫测的俏脸,想道原来她还没有把这件事给忘掉,真会记仇呀。说道: “我是不是总裁有什么关系吗?难道我不是总裁,你就不爱我了吗?”

永希嘟着嘴说道:“当然不是啦,只是你的身份让我很惊讶,很意外,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司辰很不以为意的说道:“即使我没告诉你,我也没看到你有被吓到,我倒是看到你想借此耍赖的表情。”

看着对面永希涨红的脸,司辰知道不能再拿她开玩笑,顿了顿,看着永希深情的说道:“我虽然是别人眼里的总裁,但在你面前,我却只是一个想要和你厮守一身的普通男人而已,其他的事,在我和你之间都是多余的,都不重要。”

前后表情变的太快,让永希有一瞬间的诧异,这个男人会变脸吗?前面还把我说的像个无赖一样,后面就给我来了个深情表白。不行,我不能让他太得逞,一定要好好的摆他一道,扳回一局。想了想,就想起了今天早晨,那些八卦婆们说的八卦,她要用那些八卦来杀杀他的威风,就算他生气也不是自己说的呀。

永希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狡黠的神情,正了正脸色道:“司辰,你知道公司里的那些女同事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司辰看着那张虽然一脸正经,但却仍掩不住那一脸的恶作剧表情,也就不想拆穿她,就陪着她演戏,喝了口咖啡,看了她一眼,示意她接着说。

他的这种示意,顿时让永希来了精神,兴奋的把今天早晨害她喷饭的那一节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表情夸张的说道,她们是这样说的:“咱们总裁大人那种天仙般的人,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你猜会不会是他哪里不行,还是性取向有问题,该不会是个GAY吧。”

司辰很配合的立刻板起脸说,:“你也听到了吗?太掉面子啦,我要向你证明她们说的话不是真的。”说着就向永希扑来,永希的一句“不要”还没说出口,就被司辰全部吻了进去。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这话一点就都不错,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怎么可能玩的过久经战场的司辰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不知道真的是为了证明什么,还是由于酒精的作用,今天的司辰异常的强势,几乎要把永希揉进他的身体里,令永希不断的发出呻吟的声音,满室的风光旖旎,一夜温存自是不必说。

早晨永希睁开眼之后,只觉得全身酸痛,身体像被辗过一样,真的很痛啊!低下头,看到胸前薄如蝉翼的爱的吻痕,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颈部肯定也是少不了的。轻轻的捶了下司辰的胸说“都怪你啦,我又不得穿高领衣服,每天都还要把领子拉的高高的。”

司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是你招惹我的,你当然要负责啦。话又说回来,你是不是故意的,快点从实招来。”说着就要过来吻永希,永希吓的赶忙就往床边滚去,嘴里连连讨饶,现在不管对错,她都要认了,因为她已经经不起再来一次啦。

突然,司辰一个倾身,一把把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中。原来再差一点,她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啦。

永希的身体刚一挨近,他就有了生理反应,想着她的美好,他就忍不住想要她的冲动。故意凶巴巴的说,你刚才故意滚到床边是不是又是一个预谋,故意让我抱你。

永希实在无语的说道:“韩司辰,我从来不知道你的脸皮有这么厚,你还能更无赖一点吗?”

司辰满不在乎的说道:“在你面前,我的潜力是无限的,你想不想看看更无赖的行为。”

永希听了他这句话,就知道自己现在处在危险的边缘,但又不甘心认输,刚想反击,就被他的唇吞没了她所有的言语。她实在没有体力挣扎,也没有体力再给他了,她紧紧的咬紧牙关,不让他侵入。

好似要惩罚她的抗拒,司辰狠狠的吻住她的唇瓣,反复的摩擦着她柔软的唇。忍受不了他的欺凌,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刚松开口,司辰的舌头就缠上她的,吸吮着她甘甜的舌。永希第一次被他这样吻着,不知不觉就被他吻的意乱情迷,但尚存一丝理智的永希在喘息的机会说“司辰,真的不行啦,呆会还要上班呢。”可是在司辰的软磨硬缠下,永希最终还是答应啦,看来哀兵政策总是管用。

战争

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而幸福的时光却总显得那么短暂,就在永希被爱包围着,开心的过着每一天的时候,那双扼制住她喉咙的双手也在一步一步的向她逼近。她想到了自己和司辰在一起,不会那么轻松,需要她去面对很多问题,但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让她措手不及。

午休时间,一位高挑干练,穿着标准职业套装,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士走到了永希面前,恭敬的问候道:“请问你是安永希小姐吗?”

永希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之后,点了点头。

得到永希的肯定之后,她也不多言,直接问道:“请问安小姐现在有时时间吗?”

永希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看着谨慎的永希,她没有多说什么,开始直奔主题说道:“可以请安小姐到对面的欧黛咖啡厅里去坐一下吗?我们公司里一位很重要的人希望可以在那里见上你一面。”

听她说是公司里的重要人物,永希才放下心来,看了看表,还有一点时间,就微笑着点了点头,因为在这个公司,她只认识司辰这一个“公司里重要的人”,所以她并没有多想就答应啦。

虽然司辰在公司的时间很忙,除了下班后,很少会在上班时间找她,但她没有多想什么,因为她已经习惯了由司辰带来的各种惊喜,不知道司辰又想出什么新鲜点子,居然让这么个气质大美女过来请自己,真是大材小用,回家才好好的修理他,想着就微笑的起身随她离开。

看着对面坐着的姿态优雅女人。她穿着简单又不失时尚的白色上衣,中间配了一条黑色的宽边缩腰皮带,下身是黑色的齐膝裙,背脊挺直,端庄而又不失呆板的看着永希。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品味很高的贵妇。

韩夫人冷冷的打量着站在对面的女人,虽然脂粉不施,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个美人胚子,□的鼻,饱满而又不失性感的双唇,细腻光滑的肌肤,犹其是那双深不见底的大眼睛,仿若两泓清泉,深不见底,只要看上一眼,你就会移不开视线。以至于使人不敢多看一秒钟,深怕只要再多看一眼,就会深深的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您好!我是九洲集团的员工安永希,请问怎么称呼您?您找我有事吗?”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永希大约也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用意。但由于她是长辈,永希决定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比较好,至少礼貌上不能落人言语。”

她没有回答永希的问题,只是盯着她看,永希也不甘示弱的看着她,她知道接下来不管怎样,但此刻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一旦自己有一丁点的失策,她就很难再掌握主动权。

韩夫人没有占到便宜,又不能就这样僵持着,只好率先打破沉静说道:“我是司辰的妈妈,你可以喊我韩夫人,听说你们最近在交往,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用意吧。”

和聪明的女人谈话就是舒服,话语不多,但句句点到要点,永希知道她还有话要说,就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凝视着她,等待下文。

果然,她端起咖啡轻饮了一口,放下杯子接着说;“他以后会是九洲集团的继承人,想必这个你是知道的,如果有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和他结婚,那么他以后的路会走的很顺利,想必你也不想他这么辛苦吧?你说是吗?”

说完还把炸弹扔给永希,虽然在外人看来,永希话语不多,但不代表她不会说。就像弹簧一样它可以承受很多压力而默默无闻,但一旦达到一个极限,就会爆发出来,它会把你给它的压力全部都还给你。

要知道自己独自生活三年也是不白过的,她可不是随便几句话就能被打发走的,那也不是永希的作风。定了定神,永希缓缓的开口说到“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即使没有女人的帮忙他也能做的很好,他有那个能力。而且把事业做的更大,更成功,享受的并不是结果,而是在拼搏努力中享受的成就感,那种幸福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亲手创造才能够更好的体会到,而并不能通过别人的双手传递过来,幸福只存在于追求的过程,而并不是结果。”

韩夫人心想看来是我小瞧了对面那个小巧纤瘦的女人了,她可不像外表那样柔弱,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还有多少能耐,笑了笑接着说;“是啊,他是有能耐,但是旁边有人帮他不是更轻松吗?结婚之后有的人处的更好,有的人却很累,结婚不是很容易的事,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你们俩会很累。”

好啊,说的很好,我可不是你想像中的软柿子, 可以让你想捏就捏,我的尊严只怕是你这种人都不能瞻仰的,虽然心理这么想,但脸上只是淡淡的说:“您说的没错,因此我们俩都在努力,互相补充对方不足的地方,而且我和司辰都知道对方需要什么,都在努力的给对方最好的。”

儿子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她怎么能容忍得了别人说他的半点不好呢,韩夫人高傲的说道。“不足?他没有不足的地方的。自从他接管九洲公司以来,只在短短的五年之内就把它发展成横跨亚洲的大公司……”

永希听着他滔滔不绝的夸奖着那只在外人眼中光鲜的外表,心里又暗暗的给她减了几分,步步紧逼的说道“那是你的看法,对我来说,他除了有钱,对我温柔体贴之外,在对待与自己无关的外界的事物却很冷漠,无情,他有很有很多的不足之处。不是钱多就是没有不足的,钱不是万能的。”

韩夫人讥笑的扬了扬嘴角,穷人为了张显自己的尊严,清高,都喜欢拿这招来说事,那是因为她们没有,才会说钱多有多么的不好,就像狐狸一样,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她很不屑的问道:“这话是说着好听的吧,说说看,钱多到底有什么不好,我想我们都不是那么幼稚的人吧。”

没有因为她的讥讽而有半点畏怯,永希依然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你一样的人。”

韩夫人看着对面的发人暗自想道:这女孩的反应能力和言谈举止都是无可挑剔的,不错,只是要是能和辰儿的身份般配就更好啦,但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就又发问道:“那么你是不同的啦,你和他有那么多的不同点,他以后有很多的事要做,有很多需要帮忙的地方,他需要的你能给吗。”

永希依然从容的回答道“看他需要什么会有所不同吧。司辰很聪明,他需要什么,自己能够判断,而不是我们在这里下结论的,他对可以给他带来利益的女人的钱不感兴趣,对你们的钱也不感兴趣,要是他只是对钱感兴趣的话,我也不会喜欢他。”

越来越对对面的女孩感兴趣啦,看来辰儿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冷静自如,不卑不抗,是现下很多类似的女孩缺少的。韩夫人一面观察着,一面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发问道“你认为她们就只有钱吗?能带给司辰的就只是钱吗?她们给不了的,你就一定能给司辰吗?”

已经隐隐有点不耐烦啦,但是永希告诉自己,越到关键时刻越要镇定,越不能示弱,她语气不变的说道“不是的,她们有的,很多我没有,但是她们有的,司辰都有,两个人在一起就更富有,有钱的人都这么想吗?把爱情也去用钱来衡量,钱是为了用才去赚的,这个道理相信你比我更懂得,可是你知道的他是为了钱,但是我了解的他是为了过的更幸福。”

看出永希的情绪变化之后,韩夫人也不再说废话,就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一直都认为自己和司辰在一起很好,那么说说看,和他在一起之后,你能给他的是什么呢?”

不想再多说赘言,永希言简意赅的说道“过正常人的生活,让他拥有真正的幸福,想让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他的笑要比他板起脸来的时候温柔的多。”

韩夫人先是对永希的话感到震惊,因为在她的视线里,她从来没有注意到过司辰脸上的容,因为很少见到他的笑容,所以觉得他板着脸时候的表情就是属于他的表情。但是她接着却笑了起来,居然敢说他儿子不正常,她不甘心的反驳到“他现在的样子就很好,哪里有不正常啦?”

永希已经打定主意只回答这一个问题,不管如何她都会起身离开,这种话题再纠缠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啦,她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那是因为我和他在一起民,他正在改变当中。”

看着对面没有说话的韩夫人,她站起了身,本想转身就走,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眼中的幸福是什么呢?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吗?我喜欢的人他很有钱,但就像他个子很高,人长的很帅,笑起来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一样,这只是他众多品行中的一个而已。只要他需要我,我就永远都不离开,站在他能看到的地方,永远等着他,守护着他”

说完这句话后,永希不再说话的想转身就走,却看到韩夫人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的身后。永希奇怪的转身,就对上了那双充满无限柔情又满含感动的双眸。司辰轻轻的走到了永希的身边,深深的看了他母亲一眼。

虽然身为他的母亲,虽然知道他已经刻意的掩释了眼中的寒意,但仍然被他释放的一丝冰冷的眼神所摄服,韩夫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揽着永希的肩,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千言万语和永希刚才的话语相比都显得苍白无力,他想到的和想不到的,都被永希说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给她温暖,给她力量。

守护

司辰没有再带永希回公司,只是简短的吩咐秘书,让她把下午的会议延后到明天上午九点,再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