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行弧

而苏启的话一向不是很多,倒是吃饭期间何其芳热情得很,简直过了头!苏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对何其芳的行为表示无语,心想就算莫忘初是个普通人,也看不上你家苏乐!

何况莫忘初不是普通人。

吃完午饭,何其芳极力挽留莫忘初,让莫忘初住在家里,苏阳表示莫忘初喜欢露营,在山上有帐篷,他还喜欢看日出等等,就希望何其芳的目的落空。

奈何莫忘初这人——苏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居然同意了!

苏阳再次气结。

索性不管了,直接回房间睡午觉去。

苏牧这顿饭吃得一声不吭,他见苏阳进了房,心中的疑惑还需要她的解答,便跟了进去。

“他是谁?”

苏牧关上门,反锁,他靠在门边有些

苏阳心中恍然,原来这人在这儿等着她呢!

苏阳转过头看着莫忘初越走越近的身影,心中一阵无奈——这人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下来了,再过一会儿就好,再过一会儿她就把何其芳带走了。

苏阳也知道自己的抱怨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张张嘴,“这……是我老师!”

何其芳收回停留在莫忘初身上的目光,眼中的不相信很明显,“阳阳,你们老师还有长得这么帅的?”

当然没有!

但是苏阳只能硬着头皮应下,“对啊,很帅吧?我也觉得……呵呵呵……”

何其芳见莫忘初走近后,拉着苏阳上前,“您是阳阳的老师?”

莫忘初有些不解的看了苏阳一眼,见这丫头不停地眨眼,心中安耐住疑惑,微微点头,“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零三章 新的拳法

莫忘初这人,苏阳真的看不透他,完全不安套路出牌。

那天吃过午饭,苏阳打发走苏牧后,在房间里美美的睡了个午觉,一直到下午两点才醒过来,可当她一开门,就看见了屋里多出来的不明物。

这,这,这……这不是莫忘初的行李么?

苏阳捂着额头,什么都不想说,默默地再次进了房。

于是莫忘初就真的在苏阳家住了下来。

第二轮的训练是实战对打,主要是要教会苏阳怎样把拳法运用于实际,再根据对手的变化而随机应变。

苏阳心中也有英雄主义情结,她对这一轮的训练显得十分高兴,莫忘初看着苏阳兴奋的小脸,嘴里冷冰冰的话像一盆冷水泼到苏阳身上,“撑过第一天的训练再高兴吧。”

苏阳收起了表情,在心中对着莫忘初做了个鬼脸。

由于上次的训练地点被何其芳发现了,这次训练的地点换了一个,莫忘初把苏阳带到另一座山的山脚下。

这里位于两山之间的山谷地段,树林茂密,地势低洼,四周的坡度大,隐蔽性很好,平时也没什么来往的行人。

苏阳在这里转了一圈,对莫忘初寻路的本事十分佩服。

“你是怎么找到的?我在这儿十几年了都没来过。”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里地势陡峭,一般人没事也不会到这里来,更何况苏阳十几岁就到市里上学去了,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满山遍野的跑,却因为家里大人的警告,不会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莫忘初并没有兴趣回答苏阳的话,一个眼锋扫过去,“准备训练。”

苏阳“哦”了一声,乖乖的热身,运气。

莫忘初也没有闲着,在苏阳热身的同时,莫忘初也会运气修炼,对于他的这种行为,苏阳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她对莫忘初的佩服又多了几分。

师徒二人分别在树林的两边,各自修炼,一直到一个小时后,苏阳睁开眼正好看见莫忘初漆黑的眸子。

“开始吧。”

“嗯。”苏阳点头。

“今天我先教你一套拳法,作为防身保命的招式,以备不时之需。上次我教给你的基本拳法你还记得吗?”

苏阳点头,莫忘初当时确实教过她一套基本的拳法,不过招式很简单,苏阳平时都会拿来当做热身,跟广播体操似的。

不过莫忘初要是知道苏阳这么做,估计得怄死。

“那是我师父交给我的入门拳法,是习武的基石,平时你晨练时记得,要首先练习这套拳法,一定把所有的招式烂熟于心。“

“你别看这套拳法招式简单,但实际的用处远远不止这些。当初我也以为这不过是热身的几个招式,却不曾想这其中蕴藏着千变万化。“

“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其中的道理大同于此。这世上所有的武学招式最开始都是源于一个简单的动作,任何一种变化你都不可小看。”

苏阳听着莫忘初的话,脑子里像是一团浆糊,云里雾里,似懂非懂。

莫忘初又继续说,“我只能教会你前人所钻研出来的招式,但是我不能教会你如何运用和变通。优秀的武学天才不仅能把前人的精华融会贯通,还能推陈出新,随机而动。我并不要求你能做到随机而动,但是为了你的小命,你最好勤加苦练,做到融会贯通。”

莫忘初说一句,苏阳点一个头,直到后面脑袋都晕了,还惹来了莫忘初冷冰冰的眼锋——她委屈啊,师父,说了这么多究竟是个啥?

莫忘初起身,”你先给我演练一下我教给你的拳法。“

苏阳点头起身,立马做好了起势的动作。

莫忘初看着苏阳一拳,一脚,一个出掌,勾拳,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最后以苏阳收拳作为了结束。

“空有招式,没有内劲。”

这是莫忘初对苏阳的评价。

“我先演练今天要交给你的拳法,你要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认真看,最好原封不动的印在你脑子里。”

苏阳见莫忘初一个出拳,干净利落,随后一个化解拆分的动作,看似简单,却招式刁钻。

苏阳看得认真,甚至慢慢地,她还感受到了空气中气流的波动。一层乳白色的气包裹住莫忘初全身,随着他一招一式的展开,气流在他身上形成了一个流动的保护膜——这得多强大的内力才能做到!

苏阳暗自心惊,她在心里发誓,自己有朝一日也要成为莫忘初这样强大的人!

收拳,站立。

莫忘初静静的看着苏阳,气息平稳,通身的气息骤然沉静,连衣角都毫无波动,仿若刚才出拳的人并非是他。

这种境界,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

苏阳点头,脑中还循环回放着莫忘初刚才的动作。

“那你做一遍。”

苏阳按照莫忘初的命令,依葫芦画瓢。

莫忘初的眼神随着苏阳的动作移动,只是眼中并没有认可和赞同的意思。

待苏阳结束后,莫忘初看了她几秒,这才开口,“你真的看清楚了?”

苏阳一愣,“我是哪儿做错了吗?”

“今天好好练吧,明天开始跟我对打。”

“这么快?”苏阳一惊。

电视剧里面学习新的招式不是都要按月来算的吗?有第二天就开始对打的?难道她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

不得不说苏阳的脑洞有点大。

“不然要多久?”

她哪儿知道要多久!

“招式记住就行,不过要是明天忘记了,就等着挨打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啥?

苏阳看着莫忘初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她刚才没听错吧?莫忘初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想正大光明的打她是吧?

苏阳挠树,这都什么跟什么!

但想着刚才莫忘初那般只存在电视剧中武林高手才有的一招一式,心中按耐不住的渴望和兴奋立马燃烧了起来。

苏阳眯着眼,周身的气势一凛,一拳打出去,带动一阵拳风,还颇有几分名师出高徒的味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零四章 心理障碍

莫忘初走后,苏阳在林子里一直练到了傍晚,其间就连何其芳冲着山里大喊叫她回家吃饭的声音都直接被她忽视了。

或许不能叫做忽视,应该叫做充耳不闻。

苏阳对武学的投入出乎了莫忘初的预料,甚至就连苏阳自己都没意识到,为何她会对习武这件事如此的热衷和专注。

不管如何,莫忘初的目的达到了。

第二天一早,苏阳就先莫忘初一步到山谷里晨练了,因为她记得莫忘初说过,一天中清晨的天地灵气最为浓郁,在这个时候修炼内力最佳——什么是天地灵气?反正正常人不知道就对了。最开始苏阳也不以为然,自从昨天见识过莫忘初世外高人的模样,这丫头就对莫忘初有了一种盲目的崇拜,就连脑子里早就不知道忘到哪里的“莫氏言论”都被她找了回来,真是……病得不轻。

苏阳在山间打坐,引导着体内的气加速运转淬炼,再以丹田为中心,一点一丝的吸着自然之气,把这陌生的气加以引导,淬炼,然后汇集丹田,与体内原本的气相互融合。

这样就达到了修炼的效果。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修炼看似很迅速,实际上自然界之中能为人运用的气不到千分之一,还需要修炼者的引导和淬炼,剩下的部分又是另一个千分之一,最后能与体内的气完美融合的更是极少数。因此,按照莫忘初当初的话来说,内力的修炼是需要经过一个漫长的岁月才能有所成效的,像苏阳这样由人传授、跳过筑基,直接进入下一阶段的,绝对是走了狗shi运。

修习内力的人都知道内力的来之不易,怎么会轻易就把自己修炼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内力传授给别人?

不过苏阳遇见了莫忘初这个“耿直师父”。

当初苏阳身受重伤后,莫忘初就萌生了传授苏阳内力的打算。一是因为苏阳曾经救了他一命,虽然苏阳是被迫的,但是结果如此,对他来说这就够了,他不喜欢欠别人;二是因为内力会加速伤口的愈合,对于内伤和体内的伤来说效果明显,正是苏阳所需要的;三是因为既然他已经答应教苏阳武功,传授一成内力给她,也少了他许多麻烦,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在此之前他希望自己能完成他的承诺。

莫忘初这人的心思其实很容易理解,不过当苏阳理解之后对这人的好感度倍增——她的好师父啊!

苏阳在山林里修炼了不到一个小时,莫忘初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树林里。

他看了苏阳一眼,“看来今天不需要热身了。”

苏阳睁开眼,收好体内的气,缓缓吐出嘴里的浊气,随后起身,“那我们开始吗?”

“不急,你先把昨天的拳法演练一遍。”

苏阳听闻,立马开始了烂熟于心的招式。

莫忘初满意的点头,对苏阳最近的态度和进步看在眼里,如此一来,他就能更快的完成他的承诺,他也可以早点做自己的事情。

苏阳不知道莫忘初心中所想,对周遭的事情都没有心思去关注,她一边在脑中回放着莫忘初的一掌一拳,一边凭着本能出招,她不知道自己打出的拳法到底标不标准,只是脑中的影像还未放出来,下一个动作已经打了出来。

几分钟后,苏阳收拳,直立,眼中一片清明。

“很好,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开始实战训练了。”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莫忘初毫不意外。

“明明你昨天才教我拳法,为何今天就要开始对打?这样我不是很吃亏?况且我连打架都不会,怎么打拳?”

“拳法你刚刚不是会了么?”

“可是……”

苏阳心中还是很不确定,招式她是会了没错,可这跟能运用拳法打拳是两回事,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莫忘初脸色柔和了几分,“没有第一次就永远不会有第二次。”

没有第二次,更不可能做到运用,那还怎么能做到融会贯通?

莫忘初的方法有些激进,但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无数次纸上谈兵也抵不上一次实践来得有用。

听了莫忘初的话,苏阳明白了过来,她也不说话,直接做了一个准备姿势示意莫忘初开始。

“我用一成的力,你只需要仔细观察我的招式,然后一一化解即可。”

说起来简单,但过程却是艰辛的。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苏阳这幅小身板,连打耳光都没做过,更不用说打架。她心中原本对实战练习抱着期待,现在真的到了实战时,内心又十分紧张。

打人她下不了手,被打她怕疼。

眼看着莫忘初的拳头已经近在眼前,苏阳吓得立马捂脸偏头,莫忘初的拳打在了苏阳身后的树干上,发出一声闷哼。

“前些日子教会你闪躲不是让你用在这种时候的,给我起来!”

莫忘初有些生气,他完全没想到苏阳对实战有这么大的心理障碍。

苏阳还有些心有余悸,她心中对莫忘初抱着多大的崇拜就对他抱着多大的敬畏,真要她与他对打,她……

苏阳自知自己又惹得莫忘初不高兴了,她垂着头,“我做不到。”

“你说什么?”莫忘初的声音微冷。

“我说我做不到。”苏阳瑟缩一下,硬着头皮又说了一次。

苏阳的话一落,莫忘初周身的气场就冷了下来,他吸了一口气,好似平静了一下,过了一会苏阳才听见头顶传来他的声音,“为什么?”

苏阳抬起头,认真的望进莫忘初冷清的眸子里,“我做不到无端伤人,就算别人真的伤害了我,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去对付他,这样与他又有什么区别?”

莫忘初气笑了。

“苏阳,你从哪里学来的高尚情操?”

“你以为你的闪躲就能解决一切吗?以前我以为你与一般的小女孩不同,你的心智,你的聪慧,足以让你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但是你现在却告诉我,你做不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零五章 血色记忆

莫忘初的声音像鞭子一样,一鞭一鞭的抽在苏阳身上,她试图辩解,但只是张了张嘴,耳边继续传来莫忘初冷情的声音。

他说,“苏阳你太让我失望了。”

像是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实,语气平缓得让她心慌。

她猛然抬头,视线中只剩下莫忘初决然离去的身影。

身体骤然失力,她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眼神望着莫忘初离去的方向——她真的错了?

但是她是个三观正常的现代人,怎么会做出武力伤人的事?理智上和从小到大以来所受到的教育都不允许她这么做。

所以她不应该学武?

不对,这不是问题的根本。

苏阳转过头,心里的情绪不断翻涌——如果她一直不能实战是不是她前面所学的一切都白费了?莫忘初应该对她很失望吧?

苏阳心情不好,一直在树林里待了很久才动身回家。

七月中旬的天气很热,茂密的树叶也遮挡不住艳阳传来的热度,树林里响彻着“吱吱吱——”的蝉鸣声让人很烦躁。

苏阳刚爬上斜坡就出了一身细汗。

她绷着脸,走在小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踢着小石子,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对话声。

“臭婆娘!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干什么吃的!”

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粗鲁,暴躁。

苏阳翻了个白眼,对这样的人印象十分不好。

“唔——唔唔唔……”

还未等苏阳走远,这次的又传来了一阵忍痛的闷哼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听她的支吾似乎有口不能言,又像是被人堵住了嘴。

苏阳一听,察觉有些不对劲,还容不得她多想,又传来了男人的打骂声,这次的声音又近了一些。

“还敢躲?”男人似乎被激怒了,语调高扬,有些刺耳,“躲?我让你躲!”

“你、他、妈整天吃老子的,用老子的,还敢跟老子作对?好啊,你躲,你倒是给老子躲啊!看老子不打死你!”

紧接着又是一阵阵闷哼和啜泣声。

苏阳听完男人的话把现在的情况了解个大概,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家暴了。

苏阳停下前进的步伐,转身站在小道中,果然不到一分钟,小道另一端出现了男人的身影。

肥胖,粗俗,易怒,暴力,还有跛脚——这是苏阳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但是她在大脑中搜索了许久也没搜索出这个人的身份。

男人似乎也看见了她,在看见苏阳第一眼时,浑浊的双眼就露出了淫、邪的目光,让苏阳一阵恶心。

这时男人身后传来了一阵踉跄的脚步声,还夹带着啜泣,苏阳皱着眉一看——女人衣衫褴褛,上衣已经被撕开了许多口子,下身的裤子似乎经人撕扯过,裤腰处已经崩开,苏阳甚至可以看见女人身上内裤的花色,女人必须紧紧的提着裤子才能勉强行走,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布满了淤青和红痕,新伤旧伤加在一起甚是可怖,看样子应该是常年遭受殴打,她身后还背着沉重的背篓,里面装满了柴火,压在她瘦小的身子上,每走一步,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看得苏阳揪心。

她身旁的男人一见到她,立马一巴掌扇了过去,完了还顺势揪着女人的耳朵骂骂咧咧。

“还不给老子快点!干什么都慢吞吞的要腿来干嘛?小心老子哪天打断了它!”

苏阳拧紧了眉头,心中对这个男人的行为感到唾弃。她站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紧握的拳头暴露出她内心的愤怒。

还未等她有所行动,只见女人因身体支撑不住,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满满当当的一背篓柴火倒在了女人身上。

男人见状怒火中烧,作势一脚就踹了过去,“妈、了、个、逼!臭、婊、子!一点事都做不好!老子当初花那么多钱买你来干什么!”

“让你作!让你作!”说罢,男人拄着木棍,一脚又一脚不停地踹了上去。

女人蜷缩在地上不能还手,嘴里发出阵阵呜咽。

苏阳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不断被点燃,她捏紧了拳头,“住手!”

男人听闻回头,只见这个白白嫩嫩的小丫头对他怒目而视,他觉得有趣得紧,肥硕的身子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桀桀”的笑声,仿佛在嘲笑苏阳的自不量力。

苏阳眉心一拧,“你这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在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还想多管闲事?行,不过等我教育完这个女人,我再来好好跟你‘谈谈’什么是法律。”男人语气中的轻浮让苏阳作呕。

“你!”苏阳情不自禁的迈出脚步,试图制止,但心中又找不到任何方式能让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停止殴打。

然而就在苏阳犹豫的一瞬间——

地上的女人感觉到身上的殴打停了,她缩着身子往旁边爬了两下,只是她一伸手,就露出了布满伤痕的手臂。

她还没爬出半米,突然,男人一脚踩到了女人皮包骨的手臂上,“你还敢逃……是吗?”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惊恐的脸,心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