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苏阳说完,偷看莫忘初一眼,只见他脸色缓和少许,不由得心中一喜,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见莫忘初冷下脸看着她。

于是她收起神情,继续说下去。

“第二次中招,一是因为有第一次中招的原因,二是因为我没有认真分析过攻击的方位和周遭的环境,以本能的行为去躲避,不仅耗时耗力,还因为没有认真洞察周遭的变化,导致了身后的偷袭。”

“第三次的中招,心神不稳,被对方手中的招式迷惑住了心神,紧盯着对方的招式,却忘记了真正的高手杀人于无形,不用身体与周遭互通,一旦遇上比自己强劲的对手,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阳一说完,就紧紧地盯着莫忘初的神情,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了,那自己这师父就要把她逐出师门了。

莫忘初看着她,脸色渐渐缓和下来,心情还算不错,“既然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还不算资质太差。”

苏阳扁扁嘴,她觉得自己挺不错的呀,莫忘初这人,真是说句夸奖的话也说得这么委婉,说得直白一点又不会死人。

“好了,别在心里骂我了,准备开始训练吧。”

“……”

“昨天没训练完的,今天叠加。”

“什么?”

最后一直到苏阳精疲力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为止,作为了今天训练的结束。

临走前莫忘初对她说,“下次记得吃早饭。”

“……不想吃。”苏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张嘴都累。

莫忘初走到她身边,蹲下来,看着她。

“苏阳,过多的感性只会毁了你。”

“从你救我的那天开始,你就注定了要走上与别人不一样的道路,我不希望你还没走多远就走不下去了,你明白吗?”

“周围的人不能一直帮你,我不可能,陆景铭也不可能,我们都会有不在的一天。”

“这条路的终点最后只会剩下你一个人。”

“你要面对所有的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你还要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所有的突然。”

“我可以尽可能的教会你如何变强,但我不能帮你走完剩下的路。”

“我会离开,你却必须走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章 苏阳进步

那是莫忘初第一次对苏阳说这么多话,从认识到现在,甚至在将来的某一天莫忘初消失后,苏阳都还记得那天莫忘初脸上的神情,那一瞬间,苏阳真的感受到了莫忘初的真心教诲,像个敬职敬业的老师。

莫忘初走后,苏阳躺在地上捂着脸轻笑。

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着几朵白云,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下来,耳边充斥着知了的鸣叫,空气中混合着泥土青草的味道。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很美好。

她睁开眼,想着自己重生以来的这些日子,被藏在心底时隐时现的决心慢慢发了芽。

*

第三天,苏阳终于知道莫忘初第一天带来的绳子是做什么用的。

莫忘初给苏阳在脚踝处系上绳子,绳子的一端由他掌握在手中,他说,“今天的训练我们换个方式,以这根绳子为标准,你只能在绳子可达的范围内活动,每一轮训练结束我会收紧三尺。你的目标还是躲闪,机会依旧是三次。”

苏阳点头,虽让对脚上的绳子有些不习惯,但不妨碍她的活动。

第一轮的攻击,苏阳轻松的闪过了。

第二轮时,活动范围变小一些,苏阳还能接受,只是一下子缩小了将近一米的范围,还不太适应,还好勉强躲过。

第三轮就开始有些吃力起来,由于体力逐渐消耗,原本集中的注意力也开始慢慢涣散,活动范围的不断变化,苏阳刚适应上一轮的移动区域,紧接着又发生了变化。这一轮,苏阳被击中两次。

第四轮的时候,苏阳擦着脸上不断冒出的汗,眯着眼,越来越吃力,但今天不知怎么的,这丫头却一声不吭的撑到了现在。还有一次机会,被击中了,苏阳又要重新再来。每一次失败都预示着不断的重复攻击,这既消耗着她的体力,还消耗着她的意志力。

莫忘初拽着手中的绳子,看了看天,“休息吧。”

苏阳拒绝,“最后一轮了。”

莫忘初却严肃的说,“量力而行,要是中暑这几天的训练一切都白费。”

苏阳这才闭上嘴,坐到树下休息。

莫忘初看了看苏阳闭目养神的侧脸,他仰着头喝了口水,也闭上眼。

懂得在不同的情况下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这丫头总算有了进步。

*

第三天的训练一直持续到了第五天结束,苏阳才终于通过了这一阶段的训练。

第六天,莫忘初带来的是一根两寸宽的布条。

经过这几天的训练,苏阳已经不对莫忘初带来的东西感到好奇了,反正都是为了训练,到了时间莫忘初自然会揭晓答案。

只是这次的训练意外的难——

莫忘初把布条绑在苏阳眼上,打好结,他走开。

“莫忘初……”

苏阳隔绝了视觉,有些发慌,在无法视物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安全感,她伸出手挥了挥。

莫忘初站在不远处,“这一阶段的特训,专门训练你身体的灵敏度。你现在运气,闭上视觉,感受周遭的气流波动。”

苏阳跟着莫忘初的声音,闭上眼,关闭视觉,静心感受。

“感受空气流动。”

苏阳屏气凝神,一开始只觉得闭上眼后,听觉更加灵敏起来,耳边传来一阵阵蝉鸣声,吵得她有些心烦意乱。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心境,似乎有一缕清风拂动,她感受到了细微的气流波动,虽然只有一丝,但万事开头难,总算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她心中一喜,却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莫忘初这时候就开始向她攻击过来。

莫忘初对苏阳现在的状态还算满意,“仔细感受一下周围的事物,每一个事物只要存在于空气中,周遭的气流都会因为它的存在发生轻微的变化,你要用心去感受。”

苏阳运着通身的气,与自然中的气相互交汇,她探索者周遭气流的流动,再一点一点把自身的气融入到其中,当然,她目前只能做到外放三寸的范围,她还不能像高手那样内力外放,隔空杀人。至于莫忘初,苏阳猜测他肯定能做到隔空杀人,遗憾的是她没见过。算了,她也不想见到。

苏阳的这一外放虽然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耗费了她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莫忘初看着苏阳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背着手臂,并不准备打扰。

直到苏阳外放完之后,她就能与自然的空气接触,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她勾着嘴一笑,“你身后有一棵树。”

莫忘初心知时候差不多了,发动内力,随即三张树叶就向苏阳攻击过去。

苏阳一愣,还未来得及探查树叶攻击的方位就被击中了。

“看来你现在只能感受到静止的事物。”

“今天先到这里,剩下的时间练习你的感知。”

接下来,莫忘初用不断移动的事物练习苏阳的感知,一直到吃午饭两人才结束。

但苏阳回家后自己又练习到了傍晚。

这些天莫忘初对苏阳的练习只在上午半天,苏阳回家后自己又用自己的方法练习到傍晚,几乎每天都是如此。

莫忘初对苏阳这些天的进步看在眼里,心中自然对苏阳还算满意。苏阳的资质其实不差,运动天赋跟学武其实没有必然联系,虽说武学天才的体育肯定很好,但他们也不是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好。而苏阳虽然体育并不算好,在习武方面,却有一个一般人所没有的优势——她有自己的坚持。

不过也要看她师父是谁,毫不夸张的说,莫忘初的武功在二十一世纪绝对能横着走。

第二天时,莫忘初就发现苏阳能感知动态物体了,甚至还能适当的躲过攻击物。能感知是一回事,能躲过又是另一回事,这次莫忘初倒是对苏阳的决心真正的感到满意了。

即使是这样,这一阶段的训练苏阳也进行了五天才让莫忘初勉强满意,这对苏阳来说又是另一番境界了。

因为接下来,莫忘初告诉苏阳,她将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

这次,不再是躲闪,而是真正的实战了。

为此,苏阳心中有了隐隐的期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零一章 被发现了

苏阳一听莫忘初所说的实战训练就有些兴奋,这可是她学武三个多月以来第一次接触实战。上次打中纪源那次纯粹是侥幸,当时她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击中,她根本就不懂怎么运用武功攻击,纪源逃过一劫也算是他命不该绝。

苏阳这几天表现得很好,莫忘初准许她今天提前半个小时回家。苏阳与莫忘初说了再见,高兴的下山去。

只是还没走到山下,她就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阳阳。”何其芳站在路口,看见苏阳的身影立马叫住了她。

苏阳走过去,打了个招呼,“二婶你怎么在这儿?”

何其芳往山上看了一眼,眼中的深思没能逃过密切关注着她的苏阳。

“在家没什么事,就出来转转,正好走到这里就看到你下来了。”

苏阳心想这可真是“太巧了”。

何其芳紧盯着苏阳的表情,又说,“阳阳山上好玩儿吗?我听你奶奶说这几天你都上山,你们中考完了是不是就没作业了?”

何其芳的话问得委婉,试探的意思比较明显,却也没什么破绽。何其芳确实没有上过中学,问出这话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中考结束就没有暑假作业了,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可能是前段时间做题做多了,整天坐在凳子上,肚子都长出肉来了,我就想趁着放假上山锻炼一下身体,山上空气好,跑跑步,活动活动挺好的。当然能把肚子上的肉甩掉是最好的啦……”苏阳笑着打哈哈,她自然不能告诉何其芳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在她看来连苏牧都没告诉的事情更不能让何其芳知道。

但显然何其芳并不相信苏阳的说辞,或者说何其芳今天来就存着几分不怀好意的心思。

“我就说你们这些学生啊,上个学真是不容易,当初乐乐上学的时候也是,我就担心她整天在教室里闷出病来。锻炼身体当然好,不过你这么瘦,哪有什么小肚子,你们这些小女生就是臭美!”何其芳捏了捏苏阳的脸颊,嘴上的话亲切又关切,但手上的劲还真不小。

“二婶,”苏阳拉下何其芳的手,有些娇嗔,“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捏我的脸。”

其实她想说——二婶你捏得疼死我了!

何其芳没有回答苏阳的话,她脸上的思索一闪而过,“阳阳,山上路又不平,你怎么锻炼的?你跟二婶说说,以后二婶也可以跟你一起来练练,二婶这身肉啊,越来越多,你看看。”

说着何其芳拉着苏阳的手在身上捏了捏。

但苏阳心中思考着何其芳的话,暗自腹诽,这人又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不行,要是跟她说了以后她还不得真跟她山上去?要是她发现莫忘初那可不得了。

何其芳看了苏阳一眼,又接着说,“听说现在城里这些小女生啊,都喜欢上那个什么健身房,还是什么的,费钱着咧!真是不知道挣钱的辛苦,要锻炼哪里不是地方?非得花钱找罪受,要是我有这个钱,还不如买点好吃的来吃。”

“阳阳,你说是不是?”

苏阳回过神来,“二婶说得对,要是有这钱我才不上那什么健身房呢!我们家穷,只能在这荒山野岭里来跑跑跳跳了。其实我也没锻炼什么,就是上来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好。”

苏阳的话没什么破绽,但也有些牵强,何其芳这个人精自然是不信的。

“我说你这丫头啊,就是不肯跟二婶说实话。要是没锻炼什么,放着好好的电视不看,你天天往山上跑干啥?你呀,就别卖关子了,告诉二婶,二婶不会告诉别人的,咱们俩谁跟谁,小时候你可是什么都跟二婶说的啊。长大了就不跟二婶亲近了?”

何其芳又捏了捏苏阳的脸,语气有些打趣和埋怨。

苏阳忍着脸上的疼,心想——我就是以前傻才什么都跟你说,到头来还说我们家的闲话!

“二婶,你捏疼我了……”苏阳抱着何其芳的手臂撒娇。

何其芳松开手,“我小时候一直都喜欢这么捏你的脸,软软的,可爱得很!”

我……靠……那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了手!也就欺负我小说不出话是吧?

苏阳笑吟吟的抱着何其芳,“好啦好啦,这都快中午了,我们该回家吃饭了,不然奶奶又要说了。”

何其芳也笑吟吟的,两张笑脸摆在一起,好像还真是亲密得很。

“不着急,我出来的时候你奶奶还在洗菜。我们聊聊再回去正好。”

你不急我急啊!

苏阳想着莫忘初还在山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下来了,要是被何其芳碰到——真是别样的“有趣”!

关键是——

作为儿媳妇你自己出来散步出来玩儿让老人家一个人在家做饭?

苏阳心中的想法一股脑的搅成一团,她拉着何其芳的手,“我们回去帮奶奶做饭吧,奶奶一个人忙不过来。”

“小牧在家呢,我看他正帮你奶奶切菜。”

苏牧?他别帮倒忙就不错了!

“他能做什么,整天就知道鬼混!”苏阳心中有些郁结,何其芳这人还油盐不进,真是……

“你们俩的关系不好?我看小牧挺懂事的,刚才我还叫他帮我换了灯泡,小牧长得好,成绩又好,你们同一个学校的,就没小女生喜欢他?”

苏阳看见何其芳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心中对这人的小心思嗤之以鼻。要是她说没有,又显得她嫉妒苏牧的好;要说有,又不知道这人到时候又跟别人乱说些什么。她还记得前世的时候,这人还跟别人说过她早恋和去网吧呢!

苏阳抿着嘴,显得有些不高兴,“我哪里知道他的,我跟他又不是一块上学,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呢!我在初中部,他在高中部。”

何其芳狐疑的看了苏阳一眼,正要换个话题,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抹身影。

苏阳只听见何其芳说——

“阳阳,他是你朋友吧。”

陈述语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零二章 过度热情

苏阳心中恍然,原来这人在这儿等着她呢!

苏阳转过头看着莫忘初越走越近的身影,心中一阵无奈——这人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下来了,再过一会儿就好,再过一会儿她就把何其芳带走了。

苏阳也知道自己的抱怨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张张嘴,“这……是我老师!”

何其芳收回停留在莫忘初身上的目光,眼中的不相信很明显,“阳阳,你们老师还有长得这么帅的?”

当然没有!

但是苏阳只能硬着头皮应下,“对啊,很帅吧?我也觉得……呵呵呵……”

何其芳见莫忘初走近后,拉着苏阳上前,“您是阳阳的老师?”

莫忘初有些不解的看了苏阳一眼,见这丫头不停地眨眼,心中安耐住疑惑,微微点头,“嗯。”

何其芳眼中的相信还在,她狐疑的打量了莫忘初一下,心中倒是对这人的外形打了满分,“您好,我是阳阳的二婶,我们家就住在这边,您……是教什么的?”

苏阳观察着两人的脸色,就怕莫忘初一时说漏了嘴,急忙开口,“二婶,刚才你不是问我在山上做什么吗?其实我就是跟着老师一起锻炼身体呢,这位啊,是我们学校教体育的老师,姓莫。”

何其芳恍然一笑,“噢……是莫老师啊,莫老师可真是年轻有为,看不出来还是体育老师,不过您这是……”

何其芳可不是好糊弄的,苏阳自然知道自己的话有多牵强,不过只要逻辑清晰,能说得过去就没事,她可不信何其芳还能去她学校调查。

“莫老师呢,在城市里住太久了,听说乡下的空气很好,便想来乡下修养一段时间。莫老师喜欢露营和登山,正好,我们这儿山很多,我就跟莫老师建议来我们老家住上一段时间,保证他满意。您看我们这儿好山好水好风光,既满足了莫老师露营和登山的兴趣爱好,还有池塘可以闲来无事钓钓鱼,平时早起在山顶锻炼锻炼,还能修养身心,咱们乡下的好城市里的人怎么能感受得到?现在梨也成熟了,还可以去果树上摘梨,多好!”

苏阳一股脑的说了一通,说得何其芳一愣一愣的,这下就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这口才,简直比卖房地产的还能忽悠!她说的分明就是事情的真相嘛!

何其芳虽然心中还有有些疑惑,但是她见莫忘初人才样貌皆是与众不同,最开始的歪心思更歪了。在没看到莫忘初的样貌前,她只觉得或许这是苏阳藏在山上的小男友,她得把他找出来不可,还说什么好学生呢!现在她看了莫忘初的样貌,又觉得苏阳这样的小丫头,莫忘初是不可能看上的。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又有了新的打算。

莫忘初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苏阳一会干笑一会吐气的小脸,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他任由苏阳在那儿忽悠,安静得就像个旁观者。

何其芳点点头,对苏阳口中的话表示赞同,“莫老师这下你可是来对了,别看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小,交通又不好,但是我们这里就像阳阳说的,舒服着呢!”

莫忘初点头。

何其芳对莫忘初的冷淡毫不在意,话题一起,把脑中攒了一辈子的好话说了一通,就连苏阳老家背后的野生枇杷树都被她赞扬了一遍。

苏阳擦擦头上的汗,告诉自己原来何其芳的真实口才如此超群,以后自己还是离她远点。

莫忘初看似认真地听着何其芳的唠叨,眼神却时不时的看着苏阳,小丫头站在何其芳身后,脸上的表情毫不隐藏,生动又有趣,这让他觉得何其芳的唠叨也悦耳了几分。

最后,何其芳强力要求莫忘初去他们家吃午饭。

苏阳一惊——这好不容易还忽悠住了何其芳,还让她再去忽悠一大家子的人?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莫忘初居然同意了——他同意了!

苏阳瞪着莫忘初——你去干嘛?吃你的野果子去!

莫忘初挑眉,直接无视苏阳眼中的恳求,跟着何其芳,走到了苏阳前面。

苏阳气得龇牙。

可想而知,最后这一顿莫名其妙的午饭在一家人一系列的客气、询问还有夸赞中结束了,其间还有苏牧诡异的眼神,苏阳直接忽视了,把脸埋在碗里,当起了透明人。

苏奶奶和苏祥对莫忘初的身份没有怀疑,甚至一听说莫忘初还私下教苏阳锻炼身体的方法,两人对莫忘初一个劲的表示感谢。

而苏启的话一向不是很多,倒是吃饭期间何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