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命运泰伯伦之夜-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纯嗖皇且话闳丝梢粤旎岬模退阊阋怪敖邮芗纳氖焙颍孀用窃谘阋沟纳硖迳现玻苍对恫患跋衷谒艿耐纯唷8膳碌氖牵阋瓜衷诰退阆朐我苍尾还ィ智宄母惺茏抛约核艿耐纯唷D歉銎婀值慕猩懊媸峭纯嗟乃缓穑竺婢褪抢妓孤逑犹榉常苯影阉煊檬裁炊鞣馍狭恕

“乙太不灭体!反向运转!!”如上文所说,消灭虫子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仍然是小小伤害了部分神经及肉体,所以兰斯洛只有出血一把,帮雁夜重塑身体了,外人开来,雁夜的身体各处不断的干瘪下去,又充气一般饱满过来,身体拼命的颤抖,光是看着就会觉得这绝对是地狱了……

“呼——搞定收工,真是的,大出血啊,为了这破事,老子的功力果然还是跌回地界巅峰以下了,救人什么的工作果然不适合老子,这种倒霉蛋应该交给鬼婆处理才对……”

间桐雁夜终于如愿以偿的再次昏迷过去,兰斯洛继续碎碎念道。

“喂,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帮那个小女孩也搞一次就行了吧?”兰斯洛说道。

“什么?!绝对不行,就算是樱也……”爱的奇迹?本来疲惫不堪昏睡过去的雁夜马上醒过来大喊大叫(其实是兰斯洛用了某些技巧让雁夜立即醒来了),不过,虽然身上的病根已被拔除,Qī。shū。ωǎng。他身体被反复蹂躏(好邪恶),他现在仍旧是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太邪恶了)。

“可玩笑的啦,老子为了治疗你,现在功力已经跌倒谷底了,哪还有精力对小女孩发生兴趣……”

“……喂,Berserker,你难道没有什么好一点的无痛治疗方案吗?”无视兰斯洛话语中的内涵内容,相处了这么一会,雁夜也算明白了和眼前男子的交谈方式,半开玩笑的说道。

“无痛你个大头鬼!你当这是堕胎啊!”兰斯洛毫不客气的敲了雁夜一记。“唔,要说即简单又没有痛苦还高效率的方案,确实是有的……”

“帖咩——!!”自己刚刚的苦痛全都是自找的吗?

不过想想也是,恐怕现阶段有什么原因无法使用吧。

“嗯,就是万物元气锁啦,有这个的话,一切就好办了,不论是直接无痛清除,还是加诸封印,又或者改变虫子行动模式,变为对寄主有益的寄生物都是可以的,不过……”兰斯洛一脸不爽的说道。“这个鬼地方天地元气太过古怪,要得等老子重新练到斋天位再说。”

“那就这样办,优先使用哪个什么元气锁的治疗方案,若在获得胜利之后,你尚不能回复实力,再按刚刚的方法救治小樱吧。”虽然尚是一纸空文,不过刚刚那种痛苦,雁夜心有余悸,既然等兰斯洛实力回复,就有更好的办法,那么当然不想小樱再受苦痛,反正没有老家伙的指令,刻印虫的智商低的可怜,大致上不会主动伤害宿主。

“那么,喂喂喂,刚刚我为了帮你着痨病鬼调理身体,消耗了大量元气,我可要想办法补回来了——”兰斯洛说道。

要出去袭击人类吗?雁夜想到,他本人虽然不赞成这种行为,也说不上强烈排斥,要杀的话就杀那种生活在城市黑暗面的流浪汉,小混混什么的……

“喂,你在想些什么?”兰斯洛再一次看穿了雁夜心中所想,不爽的说道。“一般人根本不够看,我要的是大量的魔力,真要杀人来填充的话,恐怕要杀光这个小镇的人类,还不够,所以我是说通过你们所说的大源魔力进行补充,也就是时候我去找条灵脉吸收掉——”灵体化的身体更适合与灵脉接触,所以与其吸收大气中那稀薄的天地元气,不如吸收地脉中那些较为充足的部分。

“那么,就是这样,你这副样子,明天才能正常活动,我先出去一趟喽。”

04 大丈夫だ、问题ない!

 04大丈夫だ、问题ない!

“等一下!”雁夜说道。

“既然你可以从灵脉中汲取魔力的话,不必出外另找了,干脆先吸收掉这个家所在的灵脉好了!”

在冬木,主要的灵脉有四个。

第一位是拥有天然大洞窟「龙洞」的圆藏山,就是现在柳洞寺的所在。

可是,充溢于圆藏山的魔力过于强大,以培养下一代术师的场所而言,那里过于危险,所以土地的管理者远坂家把居城定在第二位的灵脉,那就是现在的远坂邸。

第三位的灵脉虽然让给了移居而来的间桐家,但那里的灵力与间桐一族的属性不相符,因此间桐邸建在别的地方,原来的灵脉由之后介入的圣堂教会占据。那就是现在的冬木教会所在的山丘。虽然与圆藏山相隔遥远的距离,位于河岸另一边的新都郊外,其灵格却不亚于第一位和第二位。

第四个灵脉以前并不存在于这片土地,而是三大灵脉经魔术加工后流出的变调的魔力源,在一百余年的岁月里积累、聚集于一点而成,也就是后发的灵地。在之后的调查中,确认了那里具有足以进行仪式的灵格,从第三次圣杯战争开始,那里就被标记为候补地。现在,那里是新型住宅区正中央,新兴市民会馆就建在那里,恐怕兰斯洛就打算去那里。

间桐家的灵脉自然不及这四个,若以品质来分的话,上述四处属于一流品质,甚至柳洞寺的品质更是无与伦比,超绝强大。间桐家所在的只能算作是二流。

“哈?这样子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应该清楚,真的没关系吗?”魔术师选择在灵脉之上筑巢,不光是可以利用灵脉充足的魔力构建魔术工房,更是为了后代的繁衍,为了生下魔术资质更加优秀,魔术回路数量更多的后代,魔术师们总会采取种种手段来确保这一目的,诸如与“传承保菌者”结合,只将魔术传授给众多子女中的一个等等手段,在灵脉优良的土地生活,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将间桐家的灵脉抽干,就意味着本就快要断绝魔术血统的间桐家,以后更是在没有机会重振家族的荣耀。

“大丈夫だ、问题ない!(带胶布哒,萌大姨奶!)”间桐雁夜毫不在乎的说道。雁夜本来就对间桐的血统深恶痛绝,让间桐家绝嗣,雁夜是求之不得。老怪物间桐脏砚死掉,毁掉间桐家的灵脉,间桐家不复存在,小樱更是再也不必以继承间桐魔术的间桐之女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获得正常孩童的幸福童年,恩,快了,这个目标,就要达到了。(某海外留学的二爷和酒吧买醉的二爷他爸默默的路过……)

这次自己似乎行了大运,虽然Servant传说中极为强大,但是,这个怪异的Berserker,比传说中更强!之后,就是打败那个混账的远坂时臣,与葵,小凛,小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NTR王道!),圣杯果然是实现一切愿望的万能之釜,自己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雁夜心里快活的想到,随着身体上污秽一扫而空,他的心情也越来越开朗起来。

“哼,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啊,那个啥,我要开动了!”扫描过雁夜记忆的兰斯洛自然马上就明白了原委,不客气的展开了行动,开始恢复自己的功力。兰斯洛其实刚刚被召唤出来就相当于油尽灯枯的状态,所以甚至饥不择食的吞噬了间桐脏砚,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为了耍帅又在雁夜身上全都花掉,现在其实是迫切的需要魔力补充。

这间地下室本来就离灵脉最为接近,兰斯洛略一顿足,地下室的地板崩裂,运起天魔功,吸蚀起地下的元气(魔力),随着兰斯洛的功力一点一滴恢复,吸力更是节节上升,灵脉的主干渐渐不能满足需求,其他支流,乃至被支流与支流联系其他灵脉的主干,大气中的魔力,都毫不客气的向着兰斯洛汇聚而来。

这一晚,冬木市的魔术师们发现大气中的魔力在不安的鸣动,灵脉也在隐隐颤抖。但是在兰斯洛天心意识的干扰下,魔术师们虽然知道有人在对大源中的魔力进行什么干涉的大动作,却完全查不到骚动的中心。

“恩,原来如此,这里的最大的主灵脉原来是这么回事,圣杯系统,哼哼,原来如此,赋予形体,得以存在的规则……”

实力渐渐回升,兰斯洛一下便发现了柳洞寺灵脉的秘密。在那里,设置着以冬之圣女为基盘的大圣杯,是只有御三家知道的秘密祭坛。不过兰斯洛当然不能把那里毁去,不然的话,大圣杯就会被瘫痪掉,圣杯召唤来的Servant也会烟消云散。

“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再吸下去,那个地方搞不好会受到什么影响呢,除非回复太天位的功力,否则对抗这个世界的修正怎么看都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好歹功力回到了地界巅峰,可以勉强进行天位战了……”兰斯洛喃喃自语,停下了吸蚀的举动。

“怎么样,实力恢复了几分?”这个也是雁夜关心的,他还以为兰斯洛实力恢复,就能使用前面所说的那个什么元气锁这样逆天的技能了。

“切!不到一成!马马虎虎吧,剩下的功力再怎么吸也恢复不了多少的,总之目前这几个什么servant加起来也打不过本大爷就对了!”现在的兰斯洛勉强恢复了强天位刚出头的力量,还真是如他所说,一群地界废物(兰斯洛是这么想的),来几个也不是天位高手的对手。想要恢复太天位的实力,需要的天心意识对这个世界天地元气的重新适应,这个就需要慢慢来了。

一旦回复了太天位,元气锁,自愈异能,完美体,以及对世界的干涉,就可以不依靠大圣杯,而独立行动了,甚至,如果领悟了终极的境界,甚至就另外自己有办法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去。

“……不到一成,”虽然早就知道英灵是远超人类的存在,但是一条灵脉被吸干,竟然也填补不了眼前男子的一成功力,间桐雁夜深深感到战栗。

“哼,一群土鸡瓦狗,老子一根手指就能摆平他们。”兰斯洛随手把雁夜拎起来(他现在动不了),走出地下室,回到客厅中,把雁夜扔到沙发上。

樱静静的坐在客厅,似乎兰斯洛已经和她交流过了,对兰斯洛的存在并不惊讶。在间桐家遭受的折磨使她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外人看来她就像个像人偶,空虚昏暗的目光,眼睛里看不到任何喜怒哀乐的感情。

“啊,小樱!你知道了吗,那个该死的老头已经消失了,你再也不会受到任何不该加诸于你身上的痛苦了!”

樱没有回应。

在如此小的年纪就遭受了地狱般痛苦的她,就算被告知一直以来折磨她的罪魁祸首已经死掉了,也仍然没法一下子变回当初那个天真无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吧。

“你身上的污秽马上也会有办法清洗掉,你还是无暇的!我就是靠兰斯洛先生——”雁夜继续努力着。

樱抬起头来,看着雁夜。本来雁夜的身体受到刻印虫的侵蚀,半边身体瘫痪,左脸更是一片青灰色的赫人死相。不过之前兰斯洛大发慈悲下,以乙太不灭体帮助雁夜重生了躯体,现在的雁夜虽然看上去仍旧有些虚弱,不过脸上已经有了一丝红润。正好比大病初愈,虽然曾经“大病”,不过现在已经“痊愈”了。

看着樱的目光,雁夜不禁有些惭愧,“不过,还要等一段时间,用在雁夜叔叔身上的不适合小樱你。没有骗你!绝对有办法的!”和雁夜成年人的身体不一样,樱的身体还在发育中,本来虫子就对她的神经造成诸多破坏,如果现在再次推倒重来的话,就算兰斯洛再怎么小心,也许仍然会引发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更何况前文也说过,毁灭再重生的过程所受的痛苦可比接受虫子寄生要痛一百倍,雁夜更不想让小樱遭受不必要的痛苦,所以等待兰斯洛功力回复,使用元气锁是最佳选择。

“恩。”樱点了点头。“我相信雁夜叔叔。”

“就快了,叔叔向你保证,很快身体就会得到治疗,然后重新和妈妈、姐姐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了!”雁夜鼓励着小樱。

“恩。”

“好了,去休息吧,明天是个好天气呢。”

樱听话的回到卧室,被迫将虫库当做房间的她,这是第一次感觉到卧室的温暖,或者说是家人的温暖。

“你对这个小女孩还真是上心呢,美少女养成?父嫁路线?”兰斯洛笑道。

面对这种话题,雁夜选择沉默。

“真无趣。好啦,这下你安心了吧,老子(从超次元)出来后,还没仔细观察这个地方呢,我出去转转,我的天心意识会监控这里的,有什么危险我第一时间就会发现。”

不待雁夜回答,兰斯洛从跳出了间桐邸,接触墙壁的同时灵体化然后再实体化,就这么不走正门,大大咧咧的跳了出去。

05 霸者只有一个

 幕间霸者只有一个

兰斯洛在夜幕下的冬木漫步。

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一名壮汉,架着一个瘦小的男子,两个人再激烈的争论者什么。

尤其是那名筋肉壮汉,身长大概轻松超过了2米。青铜的胴铠中伸出的上肢和腿部,覆盖着仿佛从内侧鼓胀出来的健硕肌肉,雕塑般的深刻面貌,闪闪发光的瞳孔,和好像在燃烧的赤色头发与胡须。被同样的绯色染红,有着豪奢纹饰的厚重斗篷,让人不禁联想起剧场舞台的幕布。是之前天心意识扫描到的Rider和他的Master。

只能说是巧合,兰斯洛既没有通过天心意识扫描刻意接近或者可以远离二人,就这么不期而遇了。

或者说两人的目的地是相同的,市立图书馆。

眼下图书馆的门口,正明显是破了个大洞,一副遭人打劫过的样子,警铃也在尽职的鸣叫着。

兰斯洛虽然不是那种喜欢读书的人,事实上很早以前他连字都认不得几个,后来为了读懂某本武功秘籍才不得不去学认字的,他本身对阅读并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他本身对冒险什么的还是很感兴趣的,所以他在刚出道的时候,还组织了“阿里巴巴四十大盗”这样的组织在鱼肉百姓豪门领地上四处大闹。

现在实力受限,天心意识将将能够覆盖冬木市,所以兰斯洛也来找一样东西,地图。想要回到他原本的世界,风之大陆,要么靠那个吹牛皮的圣杯,要么就靠自己老老实实练到终极。所以很有可能兰斯洛会在这边的世界呆上一段时间,所以至少想要知道一下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而且,虽然从雁夜的部分记忆中知道,这个国家和他原本世界中的某个岛国名字一样,甚至地域都差不多,兰斯洛还是想自己具体看看。海的那头的大陆,叫做欧亚大陆,貌似某个地区也叫九州大陆?总之,这个世界似乎与兰斯洛原本的世界有着什么关系?兰斯洛决定先去调查一下。

把话题收回来,现在对面的两人也发现了兰斯洛的存在。

“嗨,这位朋友,晚上好啊!”壮汉向兰斯洛打招呼。

“是啊,肌肉老兄!”兰斯洛说道。

“啊哈,你也是来图书馆看书的吗?”身为Rider的Master,韦伯谨慎的发现了兰斯洛的不对劲之处,当然壮汉身为Servant更是知道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是非人的存在。但是壮汉仍是毫无紧张感的打着招呼。

“你在搞什么啊?对方明显也是Servant吧?!”韦伯通过两人的契约,将自己的想法传达到Rider的心里,不满意的语气像是在大吼。

“安啦安啦,不要慌,对方没有杀气,而且看来对方和我一样也是为了同一目的而来的呢,今天不会有战斗的。”Rider向韦伯打了个“尽管放心”的眼神,继续自顾自的和兰斯洛谈话。

“喂,我想你要找的,也是这个东西吧?”Rider扬了扬手中的两样东西,荷马史诗……与世界地图。

“哈哈哈,没错呦,看来我们还是蛮投缘的嘛!”兰斯洛拍了拍Rider的肩膀,好像两人是好久不见的朋友一样。

“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啊!”

“是嘛?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哈……”

……无语的韦伯,看着警铃大作下,两人在继续着无营养的对话。

“喂,再在这里胡聊的话,警察就要来了!”尽管对两个大汉都很不爽又没什么办法,韦伯还是觉得赶快离开此地为好。

“啊?你不是魔术师吗?去做个什么结界,防止其他人过来不就好了?”Rider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

“帖咩!我可是你的M——,”察觉到不对的韦伯赶紧改口。“而且别说现在是否有时间去搞什么闲人免入的结界,就算是布下结界,也只是让人们无意识的避开此地,如果是执意要来的话,是根本不会有用的!”

接到报警的警备人员,是确实要来此地执勤,闲人免入的暗示当然不会起作用。

“——啊,是吗?”Rider遗憾的说。

“是你个头!快走啦!”韦伯拉扯着Rider打着眼色,不知道对面的兰斯洛是什么职阶的Servant,对方能力不明,但是圣杯战争的规则中规定了Servant的斗争应该避开凡人,所以在市区内,而且马上警察就会过来的地方怎么看也不是个适合开战的地方,韦伯心想还是干脆与此人分开,收集好情报,改日再战好了。

“好吧,这位朋友,要一起来吗?”Rider的一句话就把韦伯的苦心全部浪费,令韦伯暗中喷血。

—※—※—※—※—※—※—※—※—※—※—※—

三人又来到了冬木大桥附近的步行道,然后Rider再次无视韦伯,盘坐在地上开始翻看从图书馆“抢走”的地图册,当然,兰斯洛也自来熟的跟着一起看。韦伯彻底对这两人无语了,“我不管了,不管了,白痴果然是会传染的,这种白痴servant为什么还会有两个……”韦伯心里想道。

Rider兴冲冲的看着地图册开头以古德投影法绘制的世界地图。

“原来世界早已连大地的尽头都已经暴露,而且还封闭成了球形……原来如此。将球形的大地画在纸上的话,就是这个样子啊……”

“唔,日本在这里吗?”

“哈哈哈哈哈,决定了,在这里办完事情之后,以此为起点,再次将世界征服!!”韦伯在一旁听着差点背过气去,只是碍于兰斯洛在场不好发作。

兰斯洛注意到的却是另外一样事情。

“果然,这个世界和我那边还是有点联系的……”兰斯洛也盯着地图思考,他也曾看到风之大陆的全大陆地图,与眼前的这个世界地图中亚欧非大陆的轮廓惊人的相似,甚至鲲仑世界的另外几块大陆也都能与这个世界一一对应。

奇)“唔,亚洲大部分是雷因斯蒂伦,自由都市是这里的南亚,欧洲是艾尔铁诺,对应武炼的非洲则是与欧洲藕断丝连的状态吗,也许是所谓的版块运动的结果呢,谁知道呢。这个世界的杭州居然在雷因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