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命运泰伯伦之夜-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者:无限囧怖
申明:本书由霸气 书库 (。。)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预览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订阅购买正版。

楔子 Fate/TiberiumTwilight 

一切的改变

 第四次圣杯战争,Fate/Zero(误!),mandandConquer4:TeberianTwilight(大误!)

总之,一切的一切在这里改变了……

“纳泥?!巴萨卡!”吉尔伽美什的确看到了死神,已经来不及了。无法停止挥下去EA的运转,连吉尔伽美什都无法往后跳。

“喔喔喔喔……!!妳居然耍这种小手段——!”

青衣奔驰。

Saber的身体没有防具。

解除守护自己的铠甲,那份魔力流入她手上的剑--------

“EX——”

“Saberrrrrrrrrr————”绝叫的金色身影。

“Caliburn!”浑身的一击,剑将黄金的骑士两断。

黄金之剑完全的一挥,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量吗。

Saber撑着剑没有提起头,男人被切裂地看着打倒自己的骑士。

只有风声在境响起。

向洪水一样的光波已经不复存在。

两个骑士没有说话,只有把身体放在等待结果的距离。

“…………”

然后,男人叹了一口气。

垂下的手腕向上举,像是要确认眼前的骑士,用手指描绘着她的脸颊。“…………可恨的女人。到最后都要跟我做对吗?”

黄金的甲冑开始稀薄,英雄王的存在开始消失。

“但是我原谅妳。就是因为无法入手,才有美丽的东西。”手指一滑,抬起的手腕无力地坠落到地面。“恩——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早就决定我会输给妳。”不高兴的碎碎念。

“喂,那边的男人”目光转向一直未能正视的敌方的Master。“你的名字是?”

“卫宫切嗣”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如此说道。

彷佛要把此人深深引入脑海中似的,然后,最后。

“再见了,骑士王。还有你,魔术师。下一次,我一定会……”

——画蛇添足———对切嗣发生趣味的金闪闪的分割线———

战争结束了。

在头上不详的『孔』。

那个泥虽然停下来,但是恶心空洞的胎动还持续着。

——那是圣杯。

给予这个战争胜者的东西,能实现所有愿望的“万能之杯”。

“看到了吧,那不是你该追寻的东西,Saber。”名为切嗣的男子如此说道。

“啊,谢谢你,切嗣,让我明白了自己的错误。”金发的少女并没有任何的遗憾。“破坏圣杯吧。那是,我的工作。”

“Master,给我命令。没有你的命令的话,无法破坏那个。”

“——Saber。完成那个责任吧。”

百感交集地说。

——光芒溢出。

穿过空中的『孔』被光之线切成两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这样就全部结束了。”

“……阿。这样就结束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是吗。到我们的契约到此为止。成为你的剑,讨伐敌人,保护你……能完成那个约定实在是太好了。”

“……是阿,Saber做的很好。”

————这样子。

就真的落幕了(吗?)。

————被遗忘的爱丽亚的分割线(不会出场了,什么?她上哪去了?就当她便当了吧。你问怎么便当的?我要写的是第五次,第四次的不讨论……)————

总而言之,因为某些原因(是我要这么改……),切嗣起到了fate线中士郎的作用(不包括补魔==!)。也就是说,想开了的Saber(亚瑟王)不会再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出场了,而且阿瓦隆也被带回去了,所以取而代之的是对saber和切嗣有强烈怨念的金闪闪(凭什么改变历史?我的二次生命呢?),就酱紫,能接受就接受,不能就算了吧。

序章

 被圣杯选上的主人有七名,为主人工作的英灵也有七人

事前分别的属性有七个:

剑之骑士,Saber

枪之骑士,Lancer

弓之骑士,Archer

骑兵,Rider

魔术师,Caster

暗杀者,Assassin

狂战士,Berserker

只有拥有这七个属性之一的英灵会被召唤到现代,成为服从主人的使

魔───从者。这就是从者的系统,为了得到超越人力的“圣杯”而被给予的,与超越人力的英灵之间的召唤与契约。然后,战争就开始了,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是人与人的战争,七名Master,七名Servant之间的,圣杯战争。

神话时代中那头涅墨亚的狮子(NemeanLion)的兽皮的残片,赫拉克勒斯的十二项试炼中第一项,也是赫拉克勒斯生前的所穿的皮甲的一部分,以此为圣遗物的话,一定能召唤出那个半人半神的古希腊大英雄,被后世之人称为“大力神”的赫拉克勒斯。(FATE/SN艾因兹贝伦家召唤B叔的圣遗物当然不是这个==)

这样,最强的SERVANT的就到手了。

“────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如果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银发红瞳的少女,正确无误的念出开启这战争的咒语。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操纵这根锁链的主人——”比起桀骜不驯的英雄,艾因兹贝伦家更愿意要一条听话的狗。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理所应当的回应了召唤,耀眼的光芒中,强壮的身影傲然出现。

华丽,金色的铠甲,充满压迫力的眼神,历经无数次磨练的躯体,但是……

“怎么了,这就是赫拉克勒斯吗?”当然不可能,传说中赫拉克勒斯具有天神宙斯的血统,体格惊人,身高至少也应该要比一般人高出许多,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体魄强健,但是并没有传说中赫拉克勒斯那样异于常人的体格。

“汝之真名,回答我”虽然知道Berserker的Servant通常都是只会嚎叫的野兽一般的存在,但是少女仍然抱有一丝希望的问道。

“Leo(狮子座)的GoldSaint(黄金圣斗士),职阶为Berserker(狂战士),吾之真名,Aioria(艾欧里亚)”金色铠甲的战士以出乎意料的理智说出了话语,然后向着少女半跪而下。“为了MASTER的目标,我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与灵魂,与敌人战斗,保护MASTER直至最后,于此——契约成立。”(我其实好几次想打成……)

“为什么涅墨亚狮子的兽皮,会成为你的圣遗物呢?”

“天后赫拉感叹于涅墨亚之狮子与赫拉克勒斯血战的惨烈,将其升上天空,成为狮子座。即是吾之守护星座。”

“那么,你所说的圣斗士是……”

“每当邪恶遍布人间的时候,就会出现希望的斗士,圣斗士。就是我等守护大地,为了爱与正义而战的战士。”

—————分割线—————

“啊,幸会,我的朋友。你就是这次战争的mander(指挥官)吗?”

哈桑·马吉安,一个流浪的魔术师,听说在远东的小镇,流传着完成可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之釜,名为圣杯战争的魔术仪式,而赶来参加。他是个没有能力,又狂妄自大,喜好面子的家伙。他表面上似乎能够滔滔不绝的发出许多华而不实的言论,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作为,他寄希望于召唤出强力的英灵而轻松获胜,但是事实并非那么美好。

歪斜的Master只会召出歪斜的英灵。他也许是最早召出Servant的魔术师之一,但是他却召唤出的是看起来胜率最低的Assassin。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他的早早召唤,似乎成了帮助对手“去除一个糟糕的选项”这样的笑话。

“mander,Wearegoingtohavetoact,ifwewanttoliveinadiffrentworld。(指挥官,如果我们想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的话,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

“住口!你懂什么?不要命令我!我才是Master!”

哈桑无法容忍更善于言辞的Servant,他讨厌经常不自觉被Servant指挥的自己,更讨厌那个说话仿佛就像是言灵的Servant,他已经下决心用掉一个令咒来约束Assassin的行为了。

但是,事实再一次没有向他的意向发展。

“无能的mander,就此长眠吧。本来还想让你见识一下的,未来。”

“接下来一切将由我——mandandConquer(命令与征服)!”

————分割线————

到达极限了,再也难以忍受这个男人的虐待了。为什么我非得承受这么多痛苦?为什么,连追求幸福的权利都不给我?诚,你在哪里?救救我!

“废物,只有女人的部分才有那么一点用处。”

“……”

“鲜血之结末(TheEndOfTheWorld)!!”

“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

“回收令咒,封存目标的大脑。CABAL,准备建立一个Legion子系统。”

“了解。开始架构系统结构。”

“接收目标,置入培养槽。”

“电极连接正常。”

“系统初始化。”

“接入令咒,令咒剩余数量,1枚。”

“完成。”

“很好,接下来就等待吧,等待剩余的棋子们一一登场。”

————分割线————

“什么啊,这就是传说中身为英灵之身的Servant?这家伙怎么看也是个普通的国中生,年纪比我还小的样子,召唤失败的产物吧?我就说嘛,身为召唤仪式所用的‘道具’是废物的话,召唤出来的也只能是废物了吧。”抱着明明知道自己不会中奖却仍然希望中大奖的心情,遭遇理所应当的结果,这个自诩高人一等的男人,间桐慎二,毫不留情的痛骂本不应当挨骂的女孩。

“对不起,哥哥。”少女唯唯诺诺的接口。

“Servant·Rider,依从召唤而来,依照约定,与眼前之人订立契约。”说话的是两人眼前那个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以及普通运动鞋的国中生。

“等等,什么?又是Rider?咦,为什么要说是又呢?先不管这个,重点不在这里,喂,你的Master在这边哦,我说,”长相颇为俊秀的,名为间桐慎二的男人再次开口了。“这个家伙,”指向身边那个拥有着一头紫发的可爱的女孩。“不过是完成这个仪式的所用的‘道具’罢了。”

“虽然我不认为带着一个废物能赢得这场战争,不过,至少要让你明白,谁才是真正的Master。”间桐慎二继续发表的他的言论或者说是命令。“喂,樱,赶快消耗一个令咒制作令咒书(伪臣之书)吧。”

————分割线————

“Master!喂,Master!?究竟出了什么事!?这是……!”

“察知了MASTER的危机而赶回来了吗?不过,好像太晚了呢!”

“难道你?!杯具啊……”

神秘的Servant登场,他OR她究竟是?!

第一章 远坂与御坂

 01tohsakamisaka

那是,如闪电一般的枪尖——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从序章开始Ctrl+C呢,哈哈哈……

深夜,远坂宅邸。

时钟的指针快要指着凌晨两点,对远坂凛来说的最佳时间。

到这地步就要来真的了,今晚用万全的状态召唤Servant,得到Saber……!

在地下室的地板刻下魔法阵。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祖先为我们的大师。用墙壁挡住流动的风,关上四方之门,循环在从王冠而出,到达王国的三叉路上吧!”说出自我暗示的咒语,“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重复五次。只是,破却满溢的刻纹。”这样一来远坂凛就不再属于人类,变成只是为了完成一个神秘的零件。

开始了,身体的神经被魔术回路所代替,出现的种种诸如长出角,长出翅膀等等错觉。左手臂上,配合吟唱的魔术刻印,开始侵入远坂凛的神经,魔力像是有毒牙的蜈蚣一般,在体内来回爬行。

好了,两点就要到了,忍受这痛苦,远坂凛念出咒语。

“────宣告。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如果遵从圣杯的归宿,遵从这意志、这道理的话就回应我吧。”慢慢出现了,眼前的视觉无法捕捉的第五元素。“在此发誓。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从抑止之轮来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Perfect!绝对能获得最强的从者……!

SERVANT的战斗没有MASTER插手的余地,在后方做支援,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所以,拥有极高的对魔力,中近距离作战的Saber是最佳的选择。

“纳尼……?”

没有就是没有,为什么一点点的变化都没有……让那么多的第五元素飞舞,却连一点实体化的碎片都没有。

再加上,从客厅的方向传来爆炸声。

远坂凛迅速从地下室的楼梯跑到了客厅,一脚踢开坏掉的房门。

客厅变得乱七八糟,是什么东西从天花板掉下来了吗,房内散布着大量的瓦砾,

“什么?果然又是这样?!(咦,为什么要说又呢)”稍稍有些气急败坏的远坂凛。

不过,跟那种事比起来还有个更重要的事,免于破坏的壁钟显示着正确的时间……然后,我想起来了,嗯,对了对了。家里的时钟,今天的确是快了一小时,也就是说现在是凌晨一点,到我的最佳状态,其实还有一个小时。

“…………又,搞砸了。”虽然远坂凛大部分的事都能做得跟一般人一样,但只有一个遗传的诅咒那就是在最重要的决胜时刻,会做出难以置信的笨事。

“哦,晚上好啊,Master!”一个留着及肩的茶色头发,灰色的百摺裙,短袖上衣与夏季用薄毛衣,是个看起来非常平凡的女生,大约国中生年纪。

“啊?你这家伙就是身为英灵的Servant?”远坂凛心里想着。“这个家伙怎么看也不过是国中生吧,果然是失败了。”

“是啊。怎么,不像吗?我可是很强的哦。”发出bilibili的声音,额头冒出电火花一样的东西,茶发女生玩味的说。

的确,不能被外表迷惑了,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有着不明属性的,十分强大的力量。

“啊,那你是哪一职阶的Servant?是Saber吗?”心里已有了既定答案,仍然抱有一丝希望的远坂凛说。

“Saber?为什么非要是Saber呢?我是Archer,超电磁炮(Railgun)的御坂美琴哦!”这个自称御坂美琴的女生说。

“啊,竟然是以远程攻击著称的Archer,这样一来……”剑士与魔术师完美组合的想法彻底破灭。

………………

“……!!咦,Servant不都应该是著名的英雄吗?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御坂美琴这个名字?!还有那个Railgun是什么?”

“那是……那个……”

————两人大致互相介绍的分割线————

“超能力吗?你在的那个世界还真是乱来啊,居然举着科学的旗帜,人工进行超能力的开发。我们这里,超能力基本上都是先天而生,或者是受到某种难以重现的刺激而后天觉醒的……”

“其实也没什么啦,学园都市虽然使用了药物,催眠等手段,不过在超能力课程中很少有出现牺牲者的。啊对了,其实也流传超能力的开发是基于魔术理论的传言,这么看来超能力和魔术本质上并非完全不同的两样事物嘛。而且,也因此科学阵营才能获得对抗魔术阵营的力量嘛。”

“而且你是说你在你的那个未来的平行世界,在生前成功的阻止了魔术方,教会,与科学方的冲突,结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远坂凛一脸写着“我不信”。

“哎呀哎哎都说了不是我一个的功劳了,其他伙伴们也有很大的功劳啦!”眼前的女孩子出人意料的容易相处,御坂美琴心里想着,本来那相似的发型以及那有点小恶魔般的气质让给我想起了某人呢。虽然留着某人一样的双马尾,看来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呢。

“啊啊对了不好意思,弄乱的客厅……”一脸歉意的美琴。

既然对方如此说,远坂凛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发出“给我把客厅清理干净,我自己一个人回去睡觉”的命令。“啊啊,我们一起清扫吧。”远坂凛说。

“啊,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就让你见识下我身为英灵的英雄之证吧,出来吧!Sister们!”及肩的茶色头发、俏丽的脸孔、白色短袖上衣与夏季用薄毛衣,配上灰色的百褶裙,20+的御坂美琴突然出现。

“好了,大家把客厅清理一下吧!”

“御坂不是清扫垃圾的佣人。do。御坂抗议道。”

“姊姊大人应该和我们一起工作。do。御坂附议。”

“不过好不容易可以出来了透透风了,就帮忙清理一下吧。do。御坂好心的说道。”

“御坂表示反对,姊姊大人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解决。do。御坂意图划清界限。”

“御坂……”

“御坂……”

“御坂……”

“这个……怎么……”突然没有搞清状况的远坂凛。

“啊,这个魔术师就是姊姊大人的Master吗?do。御坂试着巧妙的转移话题。”

“长得和某个风纪委员好像哦,这就是所谓的因缘或者说是相性吗?do。御坂试着提出有趣的假设。”

“姊姊大人从客厅落下是因为召唤失败的关系吧?do。御坂对Master的实力提出质疑。”

“也许是因为姊姊大人是使用超能力而非魔术,本身对魔术排斥的原因。do。御坂提出另外的假设。”

“御坂……”

“御坂……”

………………

“这算什么?影分身之术吗?”终于从“御坂”“御坂”的轰炸中回过神来的远坂凛说道。(不要问我远坂凛怎么知道影分身这个词的……)

“御坂只不过‘人造的身体,借来的心’。do。御坂试图以自怨自艾来激起对方的同情心。”

“御坂是姊姊大人的体细胞克隆体。do。御坂说出残酷的真相。”

“御坂……”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兴奋过头了,虽然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产生的,但是对我来说,她们就像我的妹妹或者说我的女儿一样呢。我成为英灵之后,她们也作为我的宝具和我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呢。”美琴解释说。

远坂凛终于得以观察稍稍安静下来的御坂妹妹们,虽然与本体几乎一模一样,不过仍然有细小的差别。比如每个妹妹头上都戴着某种军用望远镜一样的东西,还有,每个妹妹的瞳孔没有注视任何一个点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