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到爸爸,她人生的最后一点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不管她曾经多么的狠毒,让人不可原谅,但在爸爸面前,她终归还只是一个孩子,她还有权利哭泣。她还记得最近一次见到爸爸的场景。

自从子瑜进来之后,她的爸爸利用自己能够利用的一切人际关系,没少花钱,上下打点,但那些也只能让她的女儿在牢里舒服一些,而不能把她救出来,终归是治标不治本。

谁让子瑜得罪的是司辰呢,就连他这个老江山也拿他没办法,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

看着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女儿,想到她何曾受过这种苦呢?斐爸爸老泪纵横的握着女儿的手。

他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要不是早年自己忙于公司里的事务,而缺少对她的关爱,她也不至于变的心理扭曲,拼命的想得到更多的爱,抓住就不放手;他也很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能再狠心一点,给她找一个妈妈好好的照顾她。

可是他又如何能狠得下心看女儿伤心呢。就在子瑜三年前离开的那次,是他下的最大的决心,但还是没有扭过女儿,本来的好意,被女儿认为是被别人抢了自己的爱,他也只能放弃。

想他一大把年纪了,除了子瑜,他还在乎什么呢?现实就是这样无奈。

子瑜见到爸爸,绷紧的心弦也一下得到了解脱,这些天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像一根被压缩到极限的弹簧,突然被解除了钳制,放声大哭起来。

她看到爸爸完好无损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她就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哭泣的时间就更不多了,不能在爸爸面前敬孝已经是她的对了,她不能再连累他了,事情本就因她而起,也应该在她这里结束。

她给爸爸写了一份遗嘱,又写了一份最重要的信函给司辰和永希。

“我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也不后悔,如果时光再倒转一次,我一定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样做。

在你们面前,我不必伪装,我想你们更希望看到的是我内心的想法。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爸爸,他也是因为我才害的永希出了车祸,失去了父母,既然一切都因我而起,那就让我来偿还这一切吧,我会用我的命来补偿你们,希望你们可以放过我爸爸。

在我死后,我愿意把我的眼角膜捐给永希,不要以为我有多么伟大,我知道你很爱司辰,知道你多么想再看看他,但是我要你通过我的眼睛看到他,我要让你永远活在我的阴影之下。最后,真诚的希望你们放过我的父亲。子瑜”

子瑜把写好的遗嘱放到信封中。取下发上的头绳,一头乌黑的长发俏皮的滑落到她的双肩上,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她现在已无暇顾及她最爱的长发啦。

取出头绳里那颗致命的毒药,嘴角扬起一个阴森的笑,自言自语的说:“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们,才选择自尽,要不是我给你们机会,就凭你们也想抓住我,真是白日做梦。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你们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仰头吞下毒药的同时,一滴泪也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眨眼间,子瑜嘴角已流出乌黑的血丝。

真相三

自从永希知道有人给她捐献眼角膜,她就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不停的对司辰说:“我终于可以再次看到你了,是谁给我捐的眼角膜,等我眼睛好了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去谢谢她。”

当然,司辰没有告诉过永希是子瑜捐给她的眼角膜,虽然她失忆啦,但是怕任何一点细微的往事,就能让她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回忆,所以他宁愿子希就这样,永远的活在他的羽翼下,幸福的生活。

每到永希问到这, 司辰总是宠爱的说:“这种小事,如何劳你大驾呀,我已经替你谢谢过她了,不对,我是谢过她们一家了。”

今天是永希拆纱布的日子,她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随着医生一层一层的揭开永希眼上的纱布,不仅是她的心悬到了极点,司辰也紧张无比。

他知道子瑜的这个眼角膜对他们有多重要,就算有钱,如果没有人捐,那也是枉然。

虽然现在眼角膜移植手术已经相当成功,但是在没有看到结果以前,谁都不敢百分百的笃定,尤其是当这些事发生在当事人身上。

当永希眼上的最后一层眼纱被揭掉之后,两个人的神情都紧张到了极点。永希按照医生的指示,慢慢的一点点睁开眼睛。

永希就这样看到了一道久违的亮光。心里的开心那是不能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自从醒来之后,一直都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突然的光明让她一下很难适应。她条件反射的用手挡住了眼睛,医生知道失明后重见阳光的人都会有这种反应,所以就鼓励她放下手,感受一下光明的希望。

司辰轻柔的拉下永希的手,温柔的说:“永希,你真的能看见了吗?你看看我?”

永希也是急切的想见到司辰的,那个多次出现在梦中的身影,刚才只是本能的反应。放下手后,永希慢慢的睁开眼睛,司辰蹲在她面前的身影就这样映入她的双眼中。

她睁着如水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司辰,瞬间,泪水就盈满了她的眼睛。

司辰知道她看见了,她总算又重见光明了,而不用司辰再充当她的眼睛,向她描述着周围的一切。

可能永希都不知道,每当司辰通过自己向她描述外景的时候,他的心有多痛,他多么想她能够和自己一样享受着现在的美好,而不是通过他来获得信息。

突然而来的惊喜,让司辰一下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还保持着下蹲的姿势,就一下抱住了永希的腰,把脸深深的埋进永希的怀中。

永希温柔的抱着司辰,摸着他柔软的发。彼此无声的诉说着两个人的激动,惊喜,相思。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低泣着,在彼此的身上寻找着安慰。永希轻轻的拉开司辰,一边用手从他的眉心开始抚摸,一边仔细的看着他。

这个刻在她心里的男人,一点都没有变,虽然由于自己的拖累,给他的脸上留下了稍许疲惫,但依然不不影响他那俊朗的外表。

永希捧着司辰的脸低语着:“司辰,让我好好看看你,我做梦都能梦到你的样子,可是却总是那么模糊,我真的很怕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你啦,现在我终于可以再次看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我知道,你的痛苦我都知道。现在你又能重见光明了,我不会再让你痛苦,难过啦”

“司辰,谢谢你!!虽然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那些对我都不重要了,我最庆幸的就是能够记得你,我何其有幸能够遇见你,记得你,你就是我的全部 。”

司辰紧紧的搂着永希说:“永希,能够认识你,被你记得,才是我最大的幸福。你的出现把阳光和生命都带进了我的心中,我的心又活了过来。”

…………

两个孤独的人就这样从彼此身上汲取力量,温暖着对方的心。

只有经历过黑暗的人才知道光明的可贵,自从永希又见光明之后,她就在心中想一定要好好的看这个世界美好的事物,当然司辰是她认为世界上最美好的。

不管是他秀色可餐的外型,还是他对自己的爱,那绝对是她停留在这个世界上,所能看到的,感受到的最美好的事。

因此,她也总是把目光久久的停留在司辰身上,她想把自己以前错过的,都弥补回来。

可怜的司辰就惨了。每当永希用她那严重水波泛滥的明亮双蛑看他的时候,他都要用多大的毅力克制自己的冲动,她才刚刚痊愈,他可不忍心让她太过劳累。

永希可能都不知道,自从她的眼睛恢复之后,她的眼睛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明亮有神,就连瞪人的时候,都充满诱惑(当然,只对司辰啊,别误会。)。

每当她看司辰的时候,司辰都觉得那是个充满诱惑的陷阱。不过,他甘愿陷下去。

这天,永希又看着安静办公的司辰,虽然司辰没有抬头,但依然能感觉到那到道灼灼的视线强烈的盯着自己。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永希,你这样看我,我会没有心情工作的。”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而且我又没有说话。”永希不服的反驳道。说话的同时,还不忘专注的盯着司辰。

司辰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永希。他不看还好,这一看,又陷了进去。司辰苦笑着,在永希面前,自己是越来越没有定力啦。

自从拆开纱布,永希看到自己的第一眼起,司辰从那双眼中看到的就全是爱意。“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具诱惑性的情感,所以终归结底,司辰是被她的爱诱惑到了,'奇+书+网'现在失忆的永希就是这样全心全意的爱他,把他当作自己的惟一,司辰很喜欢现在的她。

经历了那场痛苦的分离之后,司辰常常在想‘要是以前的永希回来了,还会不会这样小鸟依人呢’。

司辰叹口气,走了过来,用手捂住永希的眼睛,认真的说:“永希,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受不了的,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怕我会克制不住。”

永希拉下司辰的手,依然不依不挠的“诱惑”着他:“我没有怎么样呀,我只是看看你而已。”

“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眼睛有多亮吗?黑夜的星光都比不上。”

“嗯!你在夸我,我很开心,不过,你要是克制不住就不要克制,谁让你克制啦。”最后一句,是永希低着头,用着如蚊的低音,小声的说出。

满脸娇羞的模样,传遍了她的全身。

司辰看着连耳垂都是粉丝色的永希,加上永希这么直白的诱惑,本就是强力的克制住自己,现在那仅存的一点毅力也抛到了九宵云外,咬着她的耳垂说:“小妖精,你在诱惑我吗?”

永希毫不留情的啃咬着他,只在喘息的当口,说出了那句时刻盘旋在她心里话:“我爱你。”

满室的春光由此拉开帷幕。

Sam来到美国,他要去确定决定他命运的事情,即使是死,他也要知道自己是怎样死的。

Sam亲自去了医院,由于杰克的预约已满,所以他并没有亲自见到。Sam本来还有点泄气,以为还要再多等几天才能见到杰克。

出人意料的是,下午杰克打电话给他,会和他见面,地点约在一个非常浪漫的西餐厅里。这个安排让Sam很意外,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的惊讶啦!!

Sam如约来到了约定地点,就见到一个帅气稳重的杰克,和他打了声招呼之后,他急切的奔入主题:“斐子瑜让我来找你,她说你知道我被注射艾滋病毒的全过程。”

自打Sam出现,杰克就没有移开过视线,直到听到痴情男人的声音,才移开视线不缓不急的说:“谁说你被注射了艾滋病毒?”

Sam的刀叉应声落地,紧张的问道:“是斐子瑜说的,难道不是吗?而且我也曾经到你们医院检查过,还是你帮我检查的,你当时都说我得了艾滋病,怎么可能没有呢?”

问题太多,害得杰克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只好挑重点的说:“没有,当时我给你注射的不是艾滋病毒。”

Sam站起来,大声吼道:“什么,当时给我注射针剂的居然是你。”

杰克立刻把站起来的Sam按了下来说:“不要这么大声,我那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听我慢慢解释。”。听到杰克那不温不火的淡定声音,Sam刚才的激动才稍微的平息了一些。

“当时确实是子瑜要我给你注射艾滋病毒,但是你当时不停的喊着司辰的名字,诉说道路你们之间的点点滴滴;还有那件衬衫,我被你的痴情打动啦,我就使了个偷梁换柱的把戏,偷偷地把艾滋病毒换掉了,只给你注射了性幻想剂。”

Sam 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给我注射性幻想剂?还有,就是为什么当时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会被查出有艾滋病。”

“因为给你检查的医生是我,所以我可以让你当时患艾滋病。而且你问的其实是一个问题。因为我必须做的非常逼真,要让子瑜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她想让你破处,就肯定要得到验证,所以,如果你早上一点感觉都没有,以她的手段,不会轻易放过你,一定会另找机会对付你。”

Sam看着对面的杰克,很想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能帮子瑜做事,肯定和她的交情不浅,为什么要帮他,但他没有问。Sam觉得能够得到杰克的帮助已经很幸运了,没必要再打听别人的隐私。

正想站起说声谢谢,却见杰克把刚进门拿在手里的礼盒拿了上来,推到了Sam的面前,Sam看了礼盒一眼,又看了杰克一眼。

杰克指了指礼盒说:“送给你的,你打开看看吧。”

“那多不好意思,你救了我一命,还送我礼物,应该是我送你才对。”

“你不用送我,只要你接受了这份礼物,就是送我最大的礼物。”

话说到份上,Sam也不推迟,打开礼盒,他一眼就认出了被一件衬衫套在里面的自己的衬衫——那件他是用来套在司辰衬衫外面的。

Sam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但瞬间又变回黯淡。

他拿出衬衫,把自己的衬衫取出,拿在手中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的心只有一颗,我愿意永远守着他,只要他幸福,我就觉得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

触及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Sam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转身决然离开。

永希整理司辰的办公桌时,不经间从文件夹中掉落一个信封,永希拿起来看到上面写着遗嘱,她感到很好奇,打开信封一看,原来是子瑜最后写给他们的那封信。

永希好奇的打开,心想她会写什么呢?

看完之后,她并没有因为信中,子瑜诅咒的话语而生气,反而笑的很开心。

她应该谢谢子瑜没有看清她的心,愿意心甘情愿的把眼角膜捐给她,让她可以再次见到司辰。如果一切被她看透,以她那么骄傲的人,宁愿死,也不会把眼角膜捐给她的。

经历了这么多,转了一个大圈,才让她意识到,对于她而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比司辰更最要的。没有个性,没有自由她能活,但没有司辰,她活不下去。

他们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恋人。永希常在想,之所以让她经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更深得懂得这个道理,更珍惜对方。

现在的她,只要能够看到司辰,能够和司辰在一起,一切都变得那么不重要,她的余生都要和司辰拴在一起,除了司辰,一切的一切她都不介意。

永希离开房间,向海边走去,看着此时的夕阳,她觉得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因为子瑜又让她看到了司辰,所以她一点都不恨她,她要谢谢她。

就在她还沉醉在美好的风景中时,听到了司辰的呼唤她的声音,她开心地转过头,微笑的向他奔跑而去。

她想投入那个温暖的怀抱,看着越来越近的司辰,笑容还凝在嘴边,永希却像一片花瓣飘落下来,虽然近在咫尺,却又那样的遥不可及,司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倒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写到这里,正文已经完结,就差一个收尾,我很纠结,请各位亲给我几天时间,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尾。

然后也许会再写一两个番外。

我会把文从“连载”改成“已完成”,因为我要到晋江后宫中申请完结文榜单,但我还会再加后面的结尾和番外的。

在这里,谢谢各位亲一直陪我走到今天。

尾声之幸福

五年后

一个宛如天使般可爱的小女孩,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开心的说笑着,稚嫩的童声随着海风传向远方,传来幸福的回声。

看着爸爸不停地看着妈妈,小天使不开心的歪着头埋怨道:“爸爸偏心,就知道对妈妈好,对晨曦一点都不好,可是我比妈妈长的漂亮呀,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比对我妈妈要好呢?”

温柔的男人,宠溺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谁说我偏心了,你和妈妈都是我的宝贝,我都爱。”

小天使还是不开心的嘟着嘴,看到宝贝不开心的样子,妈妈心疼的蹲下说:“其实呀,你才是最幸福的,你不仅有爸爸的爱,还有妈妈的爱,加在一起,是不是比妈妈得到的爱还要多呀!!!所以呢,晨曦是最幸福的啦。”说完,还在小天使脸上香了一个。

没错,这对幸福的三人组,就是永希,司辰和他们的漂亮小宝贝。

原来五年前,永希晕倒并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她怀孕才会晕倒,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可爱小天使害得永希晕倒。

小天使远远的看着走来的Sam,立刻挣脱爸爸妈妈,向Sam跑去,边跑边转头向爸爸妈妈喊道:“我才不要你们的爱呢,我要Sam叔叔的爱。”

一下就扑进Sam的怀中说:“Sam叔叔,你又来看晨曦了吗?晨曦好乖的,晨曦都有好好的吃饭。”

Sam开心的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脸说:“是吗?那晨曦真是个乖宝宝啊!”

晨曦立刻不高兴的翘起嘴说:“我已经不是宝宝了,我已经长大了,我还要和Sam叔叔结婚呢?你以后不能再这样喊我了,你应该喊我晨曦。”

听到这里,司辰和永希都很无奈的摇摇头,真拿这个鬼精灵没有办法。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有的这些古怪想法,不管和她解释多少遍,她还小,那是叔叔,是不能和她结婚的。

晨曦总是大声的向妈妈诉说着不满:“我哪里小了,再过几年,我就和你一样高了。你都还有爸爸了呢?”

晨曦很聪明,知道拿妈妈身高来说事,谁让永希身材娇小,这也是事实呀。

每次被女儿这样说,永希总要向司辰抱怨道:“看看你的宝贝女儿吧,都不知道这么小的年纪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你说她古灵精怪的性格到底像谁呢?”

司辰总是懒洋洋的看着这对活宝,幸福就会不知不觉涌满整颗心。

听着永希的抱怨,司辰不但不帮她解决难题,还一副事不关己的说:“晨曦只是我的宝贝女儿吗?不知道是谁当初宠她宠得无法无天,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还不是来自于你。”

对于司辰的回答,永希从最终的怒目以对(当然,依然是严重的怒气不足,更像是诱惑),到后来的麻木,谁让她当初对晨曦太过宠爱,以至于让司辰天天吃醋呢!!

哦,原来晨曦已经长大了,你为什么想要和Sam叔叔结婚呢?”

晨曦不假思索,立刻两眼冒星的说:“因为Sam叔叔你长的漂亮呀,比我爸爸都要好看。”

一听到被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夸漂亮,Sam立刻耸拉下了一张脸。

晨曦用她肉肉的小手,摸着Sam的脸说:“Sam叔叔,你早晨没有乖乖吃饭吗?你要乖乖吃饭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