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Sam讥笑的说:“我要不要和谁发生关系,你还能管得着,难不成你还想控制我的行为不成?对了,想和我□的人,几火车都拉不完,你还是少操点心,管管你自己吧!!”

不理会Sam 的讥疯,电话那头更加阴森的说“你昨天被我注射了艾滋病毒,你说还有谁会愿意和一个艾滋病患者□。”说完,发出一阵得意的怪笑,听起来让人毛骨耸然,那笑声中充斥着别人的不幸,就是她的大幸。

Sam几乎站不住脚,他用仅存的一点声音苦笑着说:“这不可能,你以为就凭你的一面之词,我就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说完之后,Sam才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软弱无力。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反驳一个蓄意害自己的人,他又怎么能做到底气十足呢。

话筒那头再次传来嘲笑的声音:“看到你床边的信封没有,里面有你的DNA证明,和一份艾滋病确诊书,看了之后你就明白,不信的话,你还可以自己再去验证一次,我可是怕你麻烦,一切都给你安排好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呢?算了吧,我看你现在更想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也不等Sam说话,挂了电话。

Sam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他觉得那是他这辈子听的最难听的声音。

他挂上电话,拿着桌子上那封信,颤抖的打开了信封,那份“死亡鉴定书”就这样遥遥的飘了下来,Sam赶紧打开电脑,找到自己的数据存储库,看着和自己手上一模一样的DNA数据表,他觉得自己的心彻底凉了,又看了一眼艾滋病确诊书,他还想做最后一搏,哪怕他伤的体无完肤也无所谓,再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他来到了全美最大的一所医院,到那里做了全面的检查,而结果却还是那样的让他心痛,一切都没能改变,他注定要承受这些苦难。

结果已经出来了,他现在要想的是自己以后要怎么做,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回到滨海,他想在自己最后的时光中,能够多看几眼那个让他愿意用一生来守护的人。

他现在也开始理解为什么永希当时拼命的想回去,他也一样。然而,回去也不是那么美好,让他更加心碎的事还在前方等着他。

自从离开医院之后,永希在司辰的精心呵护下顺利的走着康复之路,然而就在他们以为一切都会这样完美的进行时,永希的病情突然发生了异变。

这几天,永希就觉得身上软软的,没有力气,而且还患上了感冒,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够小心了,可还是患上了感冒,司辰让她去医院,她死活不去,她觉得自己只是小病,没必要小题大做,她说自己还没有骄弱到那种地步,让司辰放心,她马上就会好的。

司辰扭不过她,也就只是在药物上更加小心的照顾她。

自从感冒之后,永希觉得她的身体变的差了很多,经常出现头晕的症状,但是她都没敢和司辰说。就在她以为自己能够抗击病魔的时候,不幸就这样再次降临了。

永希远远的看着司辰,她想走过去,可是炫晕感已经让她挪不动脚步,她就这样看着司辰,一点点慢慢的“飘落”。

司辰转头看到倒在地上的永希,他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立刻播打紧急救护,把永希送到医院。

办案

教授询问着,永希最近的生活起居,以及在药品上的用量,司辰都一一耐心的回答着,慎怕有一点疏忽。

永希最近的一切都很好,也有按时吃药,只是这几天却患上了感冒,因为她不愿意上医院,所以司辰也没有强迫她过来。

教授问了很多问题,问的司辰心里发慌,他实在按捺不住自己,把他的担心问了出来:“永希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教授根据自己多年的行医经验说说:“依韩先生的描述,安小姐应该在慢慢的康复才对,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

司辰立刻问:“她出现了什么状况?”

“安小姐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她的免疫力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在慢慢的下降,如果照着这样的势态发展下去,再过半个月,安小姐会丧失任何免疫力,最后……”

司辰不敢听下去,直接问道:“那现在要怎样治疗呢?”

“还好发现的急时,现在安小姐最好哪里都不要去,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这点,我知道,她的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教授凝视着司辰,点点头,接着把自己的困惑说了出来:“韩先生,我觉得安小姐这次病的很奇怪,我对她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检查,并没有其她症状,那么她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如果她一直都停留在你的视线里,她没道理会出现这种免疫力下降的事。”

司辰点点头说:“确实是这样,这也是我想弄清的地方。她的一切都是我在照料,我们几乎过着与外界绝缘的生活。”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如果说唯一不在我掌控之内的事就是那些药。不过那也不可能,那些药是我让刘庆特地给开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在医院混了一辈子,什么事情没见过,教授 不赞同的摇摇头说:“事事没有那么绝对,一切以病人为重,你还是把那些药拿来让我做个检查吧。”

司辰觉得他说得的很对,只要是和永希有关的事情,他都不准有万一。

检查的结果都让他们大吃一惊,这种和恩素片外表看似一样的药丸居然是一种降低人体免疫力的药物,而且只有在医生亲自开处方的情况下,才可以在医院拿到,就连外面的合法药房都是没有售的。

司辰被这结果震惊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当即给邵队长打了电话,让他彻底查清此事。

邵武就在刘庆一声声的冤枉中把他抓了起来。

刘庆真的觉得太冤枉了,他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被抓了起来呢?他怎么敢去惹事韩总裁那号人,就是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呀,他躲还来不及呢!!

刘庆被带到警察局之后,就被调到审训室。整个过程中,他都不停的喊自己冤枉。邵武素来以公正廉明而美名远播,他绝不会轻易冤枉人。

虽然和司辰是好朋友,但他知道人命的可贵,这些年来,他没少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在他面前倒下,所以他更加的珍视生命。

“你不停的喊冤,你至少也让我们知道你到底哪里冤?药物是你一手操办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人。要想让别人相信你是冤枉的,你就得拿出证据。?”

刘庆扯着嗓子喊道:“药是我拿的没错,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些药在我拿之前就已经出错了呢?”

邵武看着他说:“刘医生,你气糊涂了吧。你不觉得你的话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吗?做为医生,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这些进口的药物,在运进国的过程要经过多少关口,更何况这是涉及两个国家人命,这就不仅是利益的问题,而是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你认为哪个国家会傻到用这种方法挑衅吗?”

听完之后,刘庆傻眼啦,他觉得现在什么都不重要,自己从这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邵队长,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是真的没有换药呀!!!我即没贼心也没贼胆。可是我真的拿不出证据,求你一定要帮我呀……”

邵武觉得问的也差不多啦,再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向旁边的警察吩咐先把刘医生收押,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刘医生一看邵队长不管他,要把他收押,立刻慌了神。他做着垂死挣扎,不停的喊叫,忽然他像想到了什么说:“邵队长,我想起来啦,虽然约从到我手里为止就没有离开过我,但是其中有一点时间,我是没有看着药的。”

邵武停下了离开的脚步,这倒是个重要的线索,转头对押着刘庆的人说:“放开他,让他慢慢说。”

突然解除了钳制,刘庆全身轻松多了,他知道自由的可贵,抓住机会,小心的回答道:“我记得那天拿完药之后,我并没有立即交给韩总裁,而是先回了办公室,斐医生当时也在那里,我还记得当时斐医生和我说了一会话,然后我就接到韩总裁的电话,我怕吵到斐医生,就出去接了。当时,药还放在桌上的。”

邵武严肃的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没说,这不是你的开脱之词吧。”

刘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解释说:“绝对不是,我说的话句句实言,刚才只是太急,没有想到,而且,而且我觉得斐医生也不可能那样做,但是后面想到这些也是细节,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我看不出来,但是也许对你们有用,所以……”

邵武拿起供词走出了审讯室。

“小王,你准备一下,一会和我一起去一下医院。”

坐在车里,邵武在想这件事会和斐医生有关吗?她可是从小和司辰一起长大的。想到这里,他阻止了他进一步的想法,因为做为一个警察,凡事都要讲证据的,不能凭空臆断,也不能把个人的感情带进去,所以就让事实证明一切吧。

看着坐在对面,脸上散发着从容淡定的斐子瑜,她给人的感觉是那么恬淡舒适,邵武真的很难把她和谋害人的罪犯想在一起。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还是那句话,凡事都是要讲求证据的。

邵武在做完自我介绍之后,也说了一下大致的来意,职业化的说:“刘庆说,10月28号那天,他拿完药之后,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当时就你一个人在这里是吗?”

子瑜平静的回道:“是这样没错,但是你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因为刘庆拿的药是给一位叫安永希的病人,而现在查出那批药有问题,所以想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子瑜立刻不高兴了,讥疯的说:“怎么?敢情邵队长是怀疑我吗?”

邵武立刻说:“不敢,这只是我们的例行公事,需要全面的了解一下情况,以免冤枉一个好人,还请斐医生见谅。”

听完之后,子瑜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那天我确实在这里,但是刘医生只是出去接了一下电话,就很快回来啦,别说我没动什么手脚,就是我想做些什么也没有时间。”

邵武解释道:“我们没有任何怀疑斐医生的意思,只是还请斐医生把那天你见到刘医生的全部经过都描述一下。”

子瑜就把那天从她看到刘庆,到他出去接电话,然后拿着药出去的经过都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完了之后,邵武看了子瑜一眼,站起来说:“谢谢斐医生的配合,大致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还可能会麻烦斐医生。”

子瑜也站起来,大方的说:“这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如果有什么需要,也不劳邵队长大架,你只要打个电话就行啦,我们这种小市民会随叫随到。”

说完,也不看邵武投过来的眼光,冷冷的回道:“那我就不送啦。”

邵武出来之后,拿过小王记下的口讯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小王笑嘻嘻的说:“哪里不简单啦,我看着挺好的。人长的漂亮,工作能力又这么强,肯定是你的职业病又犯了,无缘无故被警察问话没有几个人的态度会好的。”

邵武看着这个刚来他手下不久的毛头小子,他哪里知道这些话外之音呢。只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说:“我们到药管部看看吧。”

邵武找到药管主任,他把来意介绍了一下。

药管主任很是配合的查了一下,那天的值班员是孙艳。

他打了通电话,很快,就见一个外貌清秀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药管主任给她介绍道:“这个是市刑警大队的邵队长,想来了解一下情况。”

孙艳怯生生的点了下头。

邵武看着她怕生的模样,告诉她不要紧张,他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

孙艳稍微放松了一下紧张的心脏,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10月28号之前,包括10月28号那天,有人来拿过那种只有拿着医生开的处方才能拿到的降低免疫力的降力药吗?”

孙艳想了想说:“事情隔了这么久,我不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啦。”

“那要拿这类危险的药物,你们医院有没有记录之类的凭条?”

孙艳立刻说:“是的,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不过这些帐薄都保存在主任那里,我想主任应该会有。”说完,看了主任一眼。

主任立刻起身拿出了那本出药纪录本,从上面的日程可以查到近半年内的出药纪录。

主任认真的翻阅着,这种降力的药一直都没有人拿过,只有最近一次,找到之后,他把纪录本递给了邵队长。

邵武细致的看了一下,上面写着“10月27号下午,刘医生开过处方拿过药。”

不利的证据再次指向了刘庆,如果他没有做,那他开这种药做什么呢?“处方是刘医生开的,那么那一天是谁来拿的药?”

“那天的事,有点久了,我得查查那一天是谁值班。”主任说完,就转身去翻值班纪录表。

孙艳阻止了主任的行为说:“不用翻了,那天是我值班,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乔芳有事,所以我帮她代了一个班。”

邵武看着不停的绞着自己手指的孙艳,问道:”那你还记得那天是谁来拿的药吗?”

孙艳咬了咬唇说:“时间过的太久啦,我,,,我不太记得啦。”

邵武不想为难这个小姑娘,就让她先回去啦,难道这次又要一无所获吗?邵看着离去的孙艳,邵武转向主任问:“乔芳现在在吗?”

“今天她修假,没有来上班。””

那什么时候会轮到她上班?”

“明天,明天下午轮到她上班。”

“嗯 ,好。谢谢你的配合,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还会再来打扰的。”

说完站起身来,伸出手,主任握着邵队长的手说:“随时听候你的差遣。”

司辰看着坐在对面的邵武,问道:“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邵武用手捏了捏眉心,疲惫的说:“今天忙了一天,可是都没有什么进展,而且所有的证据都对刘庆不利。”

“那你有什么好烦恼的呢?你不是一直都只讲证据的吗?既然所有的言辞都对他不利,也许就是他呢?”

邵武摇摇头说:“不像,因为我觉得奇怪,刘庆并没有任何的作案动机,他没有理由这样做,而且我总觉得这件事透着蹊跷。””

“现在的人心是很难被看透的,也许他并不是没有作案动机,只是他的作案动机我们不知道而已。”

“但是,破案不能只靠也许,我们讲求的是证据,更何况要是不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我想对安小姐会更加的不利。”

提到永希,司辰赞同的点点头,他可不能把这当作甲乙丙丁的事,对像可是永希,抓住真凶才是最重要的。“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邵武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觉得到目前为止,除了刘庆之外,斐医生的嫌疑最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司辰睁大双眼,惊讶的问道:“你说的是子瑜吗?怎么可能,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小的时候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更何况是害人,她可是个医生呀。而且如果她想害永希的话,在手术台上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得害死她,但是她并没有,她何苦要选择这种方式呢?”

看着不置可否的司辰,邵武真后悔自己说出来,但是他也觉得司辰说得有道理,如果斐子瑜真想害永希的话,那她大可在手术台上就解决了她|Qī+shū+ωǎng|,没必要再生出这种事端。

邵武叹了口气说:“希望如此,我会继续调查的,明天我会去问问最后一个线人,如果连她都……”

算了,邵武也没有再说下去,站起来说:“司辰,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如果有什么进展,我再告诉你。”

司辰拍了拍他的肩说:“邵武,这次就麻烦你啦,谢谢你!”

邵武没有回他,转身离开。

Sam回来之后,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安慰,看到司辰坐立难安,他更加的难过。看到这么多,他才觉得自己其实很渺小,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受难,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无能为力。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旁边默默的陪着司辰,支持着他。

真相二

邵武再次来到了医院,他一定要把事情查清,否则他连觉都睡不好。

看到乔芳的时候,邵武觉得她不像医生,倒觉得她更像是呆在办公室里的白骨精。

她瘦高个,大波浪的卷发披在肩头,细长的柳叶眉,丹凤眼,高挺的鼻,性感的薄唇。她的整个外型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没有透露出医生该有的温和从容。

邵武自我介绍完之后,又说明了此行的来意。

“1月27号那天是你值班对吗?”

虽然对面的男人,长的眉清目秀,外型没有他的名字来的吓人,但是乔芳还是被他多年来,练就的威严气势震到了,只是点了点头。

“那么你是之前和孙艳说好的?还是来了医院之后才请假的呢?”

“我是上班的时候忽然身体不舒服,才让小孙帮我代的班。”

“那就是说,其实那天你有来医院对吗?”

“是的。”

“那在你上班的那段时间,有没有人过来取过药?”

“有,我是在这上了一会儿班才走的。”

“那你记不记得有人来拿过降力药呢?”

乔芳苦想了一会儿,还是歉意的说:“时间太久了,我不记得啦。”

邵武刚刚燃起点的希望又被浇灭,还想再说什么,只听乔芳说:“不过我记得那天我让小孙代班之后,我走出药管部才发现钥匙忘了拿,我就回来拿钥匙,当时小孙在给一个人取药,她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变的很难看,我还打趣她说自己就是长的丑,也还没到见不到人的地步,她苦笑了一下,我隐约听到对方就是来拿降力片的。”

为着这一线曙光,邵武焦急的问:“那你还记得来拿药的人是男是女,还记得他(她)的长像吗?”

“这种药物不是都由主治医生开处方才可以拿的吗?你们只要查一下那天谁开了处方不就可以了吗?”

“这点我们知道,但我们想请您回忆一下,那天,你还记得来拿药的人吗?”

乔芳苦思冥想着,最终还是无力的摇摇头,邵武觉得今天又要一无所获啦,谢过乔芳之后,举步要走,乔芳突然喊住了他,邵武奇怪的回头。

“我想起来啦,那天拿药的是个女人,对了,我记得了,那天拿药的是斐医生,我出去的时候,正好匆忙的离开,当时她的手里拿的正是降力药。”

邵武面带欣喜的问道:“你确定那天看到的就是斐医生?”

乔芳肯定的点点头:“斐医生在这里也算是传奇人物了,我从来没看过她惊慌的样子,而那天,她走的很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