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咫尺相守-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司辰立刻焦急的问:“动手术的话,成功的机率有多少?”

医生咳嗽了一下说:“这正是我要和你说的问题,手术成功的机率只有30%,但如果不动手术的话最多只能活几个月。”

听完医生的话之后,司辰不想再在这里待上一分一秒,他想快点回到永希的身边,他错过的已经太多了,他不想再失去更多。

失明

轻轻的握着永希枯瘦如材的手,司辰心在一点一滴的滴血,他不禁在心理把自己骂了千万遍,如果知道结局是这样,不管自己在做什么,不管永希做什么,他都决不会离开永希半步的。

想到永希是怎样纠结着一颗心,等着快点见上自己一面,又是怎样纠结着心选择离开,选择回来。而对于永希的痛,他又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曾经的他以为自己多么的了不起,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渺小,有那么多的事情是他想却一点力都使不出来的。

永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而这些天以来,司辰都衣不解带的守着她,他不能再让永希离开他的视线,永希也不可能再离开他啦。

睡梦中,永希觉得手心里传来了回忆千百遍,温暖熟悉的感觉,她能感觉到司辰那温暖有力的大手握着她的手。

经过一夜的等待,让她想清楚了很多事情,她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什么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是什么,坚持的是什么都不重要了,现在,她只想和司辰好好的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想到这些,心头暖暖的。很想用力的反握住司辰的手,却没有力气,只是轻轻回握着司辰的手。

感觉到永希的手动了下,司辰立刻从沉睡中惊醒,这些天,他都是没日没夜的守着,困了的时候,也是握着永希的手,趴在床边睡。

看到永希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甜甜的笑着,司辰知道她在做梦。心想现在能够让她开心的事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出现啦。

但他却不知道永希此时在梦中的行为和想法,永希觉得能够这样握着司辰的手真好,即使这是一个梦她也满足,只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才好。

可是想到自己可能不久就要失明,她多么强烈的希望能够好好的看看司辰,把他的样子深深的刻在心理,她不想每次想起他的时候,连他的样子不记得?

她还没有向司辰道歉!!她不想让司辰再难过!!她在心里默念‘ 司辰,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我快要了失明吗?你知道我快要死了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不知道我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吗?”

想到这里,两行清泪已经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司辰看到永希刚才还笑意连连,现在却哭了起来,而且握着他的手指更加的用力,知道她是做梦,吻了吻她的面颊说道“永希,快醒醒,我是司辰,我就在你身边,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 ,我也永希不会再离开你啦。”

还在回味着,睡梦中司辰给了自己一个安慰的吻,觉得这也太真实啦,真实的不像梦境,不像梦境…….

永希突然睁开眼睛,顺着握着的手向上摸索,“司辰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永希的眼泪如泉涌般向外涌出,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了。

看着永希用手不停摸索的动作,司辰立刻有了不好的念头,还没来的及回答。

就听到永希说到:“好黑呀,现在什么时候?你为什么不开灯呢?”

司辰的心顿时跌落到谷底,他用手在永希面前晃了晃,看着永希的瞳孔并没有任何反应,最终确定,永希失明。

一面却要假装若无其事的回答道,现在是晚上,我怕影响到你休息,所以没有开灯。

永希急切的说到:“不会的,司辰,你知道吗?我等了你一夜,就是想快点看到你的样子,你快把灯打开,我要好好的看看你,我的眼睛快失明了,再不看我怕……。”

说到这里,永希像是被电击一样,立刻抽回了手,身体不停颤抖着说:“司辰,你是不是骗我,现在根本就不是晚上,我是不是失明啦,啊,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失明啦,你为什么不说话……。”

司辰紧紧的抱住泪流满面的永希,用手轻抚着永希的后背,却抚不平她颤抖的心,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有让永希把内心的委屈全部哭出来才可以。她受的委屈太多了,她承受的也太多啦。

没有得到司辰的回答,永希更确定自己失明了,她不停的挣扎着,希望可以挣脱出司辰的怀抱,可是没有用,她根本挣脱不了,她用手不停的捶打着司辰”司辰,我看不见啦,眼前黑黑的,我再也看不见啦你为什么才回来,我还没有看你最后一眼,我不甘心,我该怎么办,司辰,我再也看不见你啦……。,我好害怕,司辰,知道吗,我真的好害怕……。”

司辰任由着永希捶打着,直到永希累的再也没有力气,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感觉到整个后背都被泪水打湿,才把永希拉起来,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永希立刻又紧紧的抱住了他。

在黑暗的世界里,她对末来充满了恐惧,现在惟一让她感觉到安全的就是司辰,因为看不见的关系,只有真实的触感才能让她感到安心。其实她又何其有幸,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守着她。

司辰知道现在她的内心非常脆弱,就用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说:“永希乖,不要怕,我不会离开的,还记得我说过的吗,我永远都在,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永远不离开你,你看不见,我就当你的眼睛,我会把你看不到的景色都描述给你……。。”

停了一下,又说道:“你也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你没有错,错的都是我,我不该知道的太晚,不应该让你承受这么多。”

永希没有说话,但司辰感觉到,她僵硬的脊背慢慢的放松下来,他的一颗心才稍微的安了下来。

虽然知道永希大脑中的癌细胞已经在慢慢的扩散开来,需要及时化疗,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永希的情绪稳定下来,她不能再受打击。

哭累的永希静静的躺在床上,像一个一碰就会破碎的气泡,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沉默的永希,让司辰感到害怕,他很想出言安慰,但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刚喊了声永希,就被永希打断了:“司辰,我累了,想睡一会。”

司辰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你睡吧,我会一直在这里守着你的。”

永希点点头,闭上了双眼。

感觉到永希的呼吸平稳之后,司辰慢的从永希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向外走去。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听到关门的声音之后,永希再也装不下去啦,把头深深的埋进被中,开始了无声的抽泣,整个身体也随之不停的颤抖着。

现在除了哭她不知道该怎样发泄内心的不满,这是继父母过世以后,给她带来的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她在心理默念,就让自己再放纵这一次吧,过了这次之后,她要好好的理清自己的思路,她再也不会如此任性啦,她犯了那么多的错,她要好好的去弥补,她不能让爱她的人因她而受伤。

其实司辰并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门外,看着床上,哭的不能自抑的永希,他也掌控不住,站在门外,泪滴一滴一滴的向下滴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那只能说,你没有体会过最重要的人即将从你生命中离开的感觉。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痛哭着,都在心里深深的自责着。

司辰再次回到病房时看到永希已经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

司辰坐了过来,轻轻的握着永希的手说道:“永希,你觉得怎么样,好些了吗?”

永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看着不说话的永希,司辰的心里更加的痛苦,但还是不得不说:“永希,你知不知道你的脑中长了一颗……。”

话不没说完,就听永希说道:“司辰,我想回家,我现在就想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

“永希,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哪里都不能去。”司辰用手轻轻的抚过永希的面颊说。

“我知道,司辰,我都知道,我都任性了那么多次了,也错了那么多次,你就再让我再任性这一回吧,只有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永希紧紧的抓着司辰的手说。

司辰现在最不能听的就是永希说她错了,他觉得错的人是自己,自己没有保护好永希,才让她吃了那么多哭。他现在比以前更加强烈的想满足,永希的各种要求,司辰不忍心再拂了她的意,就宠溺的摸了了摸她的头说到:“好吧,不过就这一次啊,以后不许这样任性啦。”

永希连连点头,露出了这N多天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抵死缠绵的痛楚

驱车赶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永希错过的已经太多啦,错过的已经回不来啦。她要重新感受他们的家,她要在有限的时间里,给司辰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永希知道自己的病情,司辰一定会让她尽快做手术,而且就在最近,不知道她会不会成为那幸运的30%,自从昨天晚上Sam说醒之后,也经过一夜的思考,她知道自己欠司辰的已经太多了,接下来的时光,即使不为自己而活,她也要为司辰努力而认真的活着。

她要面对现实,她要在手术之前,快乐的生活,永希大口大口听呼吸着夹着大海气息的空气,努力的寻找那扩别已久的感觉。

她要再一次“看”一下自己喜欢的大海,夕阳。寻找行走在海滩上的感觉,她还要给司辰留下美好的回忆,她要开心的笑,不能让司辰再为她担心。她要让司辰永记住她,她也要好好的感受着司辰的点点滴滴,她怕以后再也没机会。

此时的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相爱时的情景,仿佛一切都没有变,没有那停留在他们之间的痛,没有分开的几个月,一切都停在最初。

司辰揽着永希瘦的不盈一握的纤腰,慢慢的行走在海滩上。

永希含着满意的笑容,开口问道:“司辰,你不是要做我的眼睛吗?现在的大海是什么样子,我想知道,我是因为喜欢大海才来到这个城市的,至少让我在离开的时候还能清晰的感觉一下它。”

司辰一下抱紧永希,责备的说:“永希,不准你这样说,你不会离开的,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离开的,我答应过会永远守护你的。”

永希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不该说让司辰心痛的话。如果她不爱惜自己的话,司辰会比她更难过。她该庆幸自己生了这场病,该庆幸自己失明,否则他们怎么能这么快就回到了从前。她轻轻的离开了司辰的怀抱说:“我只是想让你代替我的眼睛,帮我再“看”一下大海。”

司辰搂着永希,看着前方的大海说:“现在的大海,就像你记忆中的一样,它开阔无边,雄浑而苍茫。现在夕阳落山不久,站在海滩向远处望去,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呢,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很美……。。”

永希听着司辰的描述,在心里勾勒出现在大海的样子,轻轻的说道:“真的很美。”

就这样司辰搂着永希静静的站在海滩上,听着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感受着海风吹过面颊的感觉。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依唯在一起,静静的感受着这为数不多的温馨时刻。

吃过晚饭以后,永希想摸索到那颗水晶心前,想用手把它的样子永无的刻在脑海中,可是才刚走两步就被旁边的盆栽拌了一下,差点摔倒。

司辰从厨房出来刚好看见,快步过来扶住永希,急声说道:“你以后想做什么,告诉我一声,否则摔倒怎么办。”

寻着声音,永希抬头向他笑了笑,说:“不用着急,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哪有你想的那么骄弱,你现在把我扶到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前,我要好好的“看一下它”。

双手扶上那颗心的时候,永希还能想像到,现在整颗心都是她的影子的情景,每一个她都代表司辰对她的爱,她还能回想起来那天司辰带给她的震撼,也是她一辈子最不后悔的选择。

不管以后结果如何,她都要劳劳的把这些对她最重要的东西刻在心上。

司辰搂着永希躺在床上,像是安抚婴儿一样,手轻轻的抚着永希的后背。突然,司辰停下了抚着她后背的手。

永希还为这突然消失的安抚而难过时,她感觉到有一样凉凉的东西套在自己的颈部,永希用手摸了摸,居然是那颗她摘下的心型项链。

永希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在她知道这条项链的重要性,在她知道这条项链承载着司辰多少的情意时,她就恨死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的把它摘下来。

永希的手指轻轻的从他的额头抚摸到他的眉,再到眼睛,鼻子,嘴巴,下巴,永希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她要把他的样子埋藏在最深处。抚完之后,永希翻了个身,趴在了司辰身上。

永然用嘴轻轻的,柔柔的描摹着他的脸,额头,眉毛,眼睛……她没有放过任何一处,描摹的认真而仔细。她不仅要用手指记住他的样子,她要用身体完全的记住他。

手刚触及到司辰上衣的扣子,就被司辰抓住了她继续动作的手,说:“永希,你现在身体很虚弱,你会受伤的。”

永希想低头吻上他的唇,可是却只吻到了他的鼻尖,一种无名的酸楚顿时涌满了她的整颗心,即使自己刻意忽略,故做坚强,可是现实还是这么残忍,一滴泪滑落下来,永希赶紧擦掉,笑着说道:“我们说好的,今天都听我的,以后我都会乖乖听你的。”

其实司辰又何偿不想要她呢,自从永希离开之后,虽然他总是游走在花丛之中,但他却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除了永希,他谁也不要。司辰由着她一点一点的摸索着解开自己的扣子。永希一直从他的脸上吻到他坚实的胸膛,直到小腹,反复的亲吻着,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他的身体。

他的身材非常完美,穿着衣服看起来很瘦的一个人,其实身上的肌肉非常的坚实,但却不是那种肌肉男型的,摸起来硬邦邦的,很吓人。他的肌肉就像是套着绒布的铁块,柔软而又硬实。

永希一面亲吻着他,一面用手爱抚着他的下身,手刚触及,司辰当即闷哼一声,翻身把永希压在下面,说:“小妖精,是你先招惹他的,你要负责灭火。”

司辰的下身已经变的坚硬无比,一个挺身进入到了永希的身体里。

开始的时候,永希身体里有点难受,但她还是欠起身来,在司辰的耳边挑逗的说道:“小妖精喜欢。”

永希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只要你能开心,不论怎样,我都愿意。

司辰听到永希挑逗的言语,本就思念已经,现在更是情难自抑,身体有节奏的律动着。

永希随着司辰律动,有规律的配合着,不时的扭动着腰肢,魅惑的呻吟,媚眼如丝的“看着”司辰。

看着躺在自己身下,娇媚无比的永希,司辰更是性欲大发,但即使在□的关头,司辰也没有忘记永希不安的心,一面动作着,一面低头吻着永希的眼睛说道:“有我在,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永希很感动,她拼命的压抑着要哭的冲动,呻吟的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司辰,我要你永远记得我,记得此刻。”

生死考验

接下来的几天,永希都非常听话的配合着手术前的各项检查。检查的项目很多,而且过程都非常的痛苦,每一次的检查,永希都有一种到地狱走了一回的感觉。

很多次,永希都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她觉得也许死了会更轻松。要是以前,她也许会选择那条路,但现在她不会了,因为她舍不得,也放不下,她不忍心再把司辰孤单的一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呢,她爱他可以为他去死,但她却不能死,因为她死了,就没有人这么爱他了,就是为了司辰,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永希每次进去检查的时候都如临大敌,但是却还要假装坚强,因为他不想让司辰担心。

司辰又如何不知道那其中的痛苦呢,每次深夜搂她入睡的时候,永希都会在睡梦中烦躁不安的说道:“走开,不要,我不想再检查了,好痛,真的好痛。。。”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更紧的搂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安慰。他宁愿那些痛苦都加诸在自己身上,也不想让永希感受到一丝的痛,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永希的痛苦,却无能为力。

每次做完检查,在永希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都会推门进去。那时候,他才都能够看到永希真实的情感,而不是强颜欢笑的面对他。大多数的时候,看到的都是永希大颗大颗的往下滴落的眼泪,脸色也变的异常苍白,嘴唇也被咬的没有血色。

可是只要听到脚声,她的脸上就会立刻挂上苍白的微笑,即使自己知道那个笑看起来有多么的牵强,但她还是宁愿笑着面对司辰,因为笑永远要比哭好。

对于永希来说,这段时间,每天最开心的时间就是晚上躺在司辰的怀中,回忆着曾经的甜蜜,弥补着中间去的时间。

在司辰的怀中,永然感受着他的体温,强而有力的心跳透过结实的胸膛,传递给她力量。她要汲取他的能量,如果没有司辰,她是肯定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只是那些痛,她都受不了。

他们就这样,在彼此不知道的地方,给对方力量,却又是对方最熟悉的。

当所有的检查都做完,通过之后,手术的最终日期也定在了27号,就是后天,她希望成为那幸运的30%,她还不想死,她还不想离开司辰。

手术日期定下之后,他们就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他们多么希望时间就停在此刻,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要把时间延长,珍惜这一天的分分秒秒。

早晨,司辰带着永希在她最喜欢海滩漫步,司辰一手拎着永希脱掉的鞋子,一手牵着永希的手,听着海浪拍打海滩的声音,静静的沿着海滩向前行走,奇Qisuu。сom书海水不时的漫过永希的小脚丫,感受海水带来的清凉感觉。

突然之间, 永希停了下来,司辰还以为她是哪里痛,急忙扶着她的肩问:“永希,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永希显然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连忙回答道:“不是的,司辰,我只是走不动了,想让你背我。”

司辰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责备的说道:“你只要说一声就好啦,这样突然不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