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爆豆一样的鼓声。主唱懒懒的声音唱了许巍的那首《我的秋天》。我的心似乎随着乐音又飘回了从前。
演唱完后,歌厅里一片掌声。回到位子上,王燕对我说:你们好厉害呀。我呵呵笑了两声。王燕突然对我说:我也好想在这里唱歌呀。
什么?我一愣,望着王燕。
王燕说:我想在这里唱你给我写的那首歌。她的眼睛里满是恳切的意思。
好吧。我说。然后又跟罗延说了一声。于是和王燕一起到了台上。王燕唱,我用一把电吉他给她伴奏。用电琴弹这种和声,感觉怪怪的。而等到王燕开口唱出来之后,我的心里就只剩下惊诧了。

我万也没有想到,原来王燕的歌声竟如此的动听。那种空灵的感觉,声遏行云的感觉,真是一种享受呀。比王菲的声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突然发现,虽然我和王燕已经同居了,但其实我一点也不了解王燕。其实我也并不曾真正的想了解过她。
因为我那首歌是用彝族话写的,而王燕也是用纯正的彝族话唱的,虽然歌词写得狗屁不通没有一点语法。但是歌厅里并没有懂得彝族话的人。在他们听来,感觉就是现在台上正有一个姑娘,用一种少数民族的语言正在唱一首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歌。
王燕的歌唱得太动听了,相比之下,那晚我唱的简直比猪哼哼都不如。在场所有人都凭住了呼吸,整个酒吧都安静了下来。时间也似乎放慢了脚步,仿佛连它也想在王燕的歌声里多呆一会儿。
直到王燕唱完,人们才似乎如梦方醒,四下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等我拉着王燕在人们的掌声和纷纷议论声中走回位子的时候,乐队里那几个鸟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王燕。
罗延小声问我:你GF是民族人?她歌唱得可真好呀。我点点头,心里却也全是疑惑:先不说王燕那嗓子,仅是她对节奏的把握以及乐感也都相当不错呀,她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上台演出!
我们乐队那SB主唱一向自以为牛B,居然也对王燕另眼相看了。说:在北京的歌厅里,很多民族MM唱歌的,而且都很受欢迎。收入也还可以的。王燕听他这样说,一脸的向往之色。我心里立时觉得一阵不舒服。
罗延那B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说:要不我和我们老板说一声,你让你GF每天晚上都来这里唱歌,估计应该不错的。
我靠!我恨不得一脚踢死这B。瞟一眼王燕,她一脸心动的样子。我的心里更加不爽了。

就在这时候,不知哪个角落里有人在喊:让刚才唱歌的那个女娃子再去唱呀!锤子的,老板怎么搞的沙?
罗延一听,就说:要不我们几个一起给她伴奏,让她再唱一首。王燕听了,扯了扯我的袖子,显是想要我答应。我心里一喜一忧。喜的是王燕既然扯我的袖子,就表明她很在意我的想法。忧的是,王燕显是想去唱。
我心里虽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表面上并没有带出来。淡淡一笑,说:好吧。又问王燕:你会唱些什么歌呀?王燕见我答应,神情顿时轻松起来,眼睛里全是高兴的神色。王菲,邓丽君。她说:我最喜欢唱她们的歌了。

于是我们四个人给她伴奏,唱了一首王菲的《誓言》。王燕的声线真是太动听了,有种洗尽铅华后的纯净美感。台底下掌声几乎没间断过。我的心越来越烦乱:如果王燕执意要来这里唱歌,我该怎么办呢?
本来唱完这首,我就想拉王燕下台的。没想到底下反应太热烈了。在罗延的窜缀下,又唱了《甜蜜蜜》和《容易受伤的女人》才下台。
这番再回到位子上,我的心愈发不安了,直想快些走。MD,现在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万一这歌厅的老板真要请王燕以后来这里唱歌,那该怎么办?靠!三十六计走为上!刚想到这里,还没来得及走,就见罗延和一个中年人模样的家伙一起走了过来。老子心里立即预感到不妙!(NND,气人的是罗延那个SB居然还冲我挤眉弄眼的,估计他还以为给我办了件好事!我靠!我卡把锁!)

这家歌厅的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头顶微微有点秃,鼻子大,眼眶深,典型的性欲很强的面相。估计这家伙百分百老色狼一条。这年头,干他们这行的,没一个好果子。
罗延兴冲冲地给我们做了介绍。这人姓张。我故意对他保持了一些距离感。等他把来意说明,果然,是想让王燕来他这里唱歌。还说可以签合同。只需要每天晚上在大厅里唱几首歌就行,一晚上一百块钱。我没露什么声色,王燕听了却是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那张老板是个人精,一看就把主攻方向转到了王燕那边。声色和蔼地和她拉家常。
你是民族人吧?
嗯。王燕说:我是彝族的。
呵呵。张老板说:那就更好了。你每天穿着你们民族的服装,唱个几首彝族歌,肯定能火。到时候保不准会有什么唱片公司或是电视台之类的看上你,到那时候你就成明星了。(靠!燕子,别信他呀!这种手段我也会使!)
王燕静静地听着,并没有作声。但是神色间很是意动。
张老板见她似乎被打动了,继续鼓动如簧之舌:你要是肯过来的话,每唱一首歌给你三十块钱,怎么样?
我靠!一首歌三十,那一晚上唱个十首二十首不就是几百块钱了吗?这在成都绝对算是个很高的价钱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丫之所以肯出这个价钱,百分百是对王燕起了坏心。
更让我无奈的是,他问的是王燕,如果王燕答应了我也不好说不呀。我的心里一阵紧张,暗想:王燕会怎么样回答呢?她要是答应了,我该说什办?

王燕听了他的话笑着说:那要先问过我的男朋友才行。说着用手挽住了我的胳膊,身子紧紧地贴着我,显然是在告诉那张老板,她和我的关系。
我心里一阵小爽,看来王燕很尊重偶的嘛!不过,我该怎么说呢?答应吗?不行!这是绝对不行的!这个鬼地方的诱惑太多了,只要王燕来这里唱歌,我根本没有信心还能让她留在我的身边。爱情?呵呵,任何爱情在钱面前也会变卦!我已经被女人甩过一次了,我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可是不答应吗?看王燕的样子,她很想来这里唱歌的呀。估计她每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自己肯定也相当的无聊。来这里唱歌,既算是有工作了,而且钱挣的还多,我敢說王绝对很想很想来这里唱歌。如果不答应,王燕肯定会不开心的。她又会怎样看我呢?
我脑里念头电转,只是很短时间的事情。权衡利害之后,我对张老板说:这事情来的有些突然了,给我们两天时间考虑一下吧。


从歌厅里出来已经十点来钟了。一出来,我就出了一口长气,似乎是想往外吐出些什么一样。王燕在我身边默默不说话。我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刚才我的回答会不会让王燕产生些什么想法。
沿河走回去吧。我说。那个歌厅在南门那块,离音乐学院和艺术学院都很近。
王燕点点头。我们沿着府南河,往家的方向走去。
时间已经是秋天了,夜里的风吹过来还真有些冷冷的感觉。府南河畔灯光明亮,河里面有路灯的倒影,粼粼的很是好看。
王燕。我见王燕一直不说话,于是主动说:你是不是很想去那里唱歌?
也不是很想啦。王燕说。但一听就知道有些言不由衷的感觉。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暗说:坏菜了。这女娃子是腊月的萝卜,动心了呀。我该怎么办呢?
燕子。我故意停顿了十几秒中,才又说:你如果想去,就去那里唱吧。不用管我。(仅这一句话,我就运用了三个策略。首先,以退为进。其实我是不想让她去的,但是我如果直接说我不想你去,一方面显得我太小气太自私了。另一方面,如果她真想去,我估计挡也挡不住。我那样说,只会让她对我有看法。所以,我故以高姿态的说愿意让她去,这是一个以退为进的策略。其次,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用了一些心理学上的策略。一开始,说第一句话时,我喊的是王燕,到这里我改口喊她燕子,口气变得亲近。给她的心理上造成了一种我很关心她的错觉。然后,我在说同意她去的时候,故意停顿了十几秒钟。这么一来,她肯定会觉得当时我的心里是经过一番斗争的。我并不是很想让她去,只是因为关心她,在意她,所以才同意的。最后,我打了一个小小的悲情牌。我最后那句不用管我里面隐隐藏着一些失望和难过的感觉。可以最大程度的博取王燕的同情心。)

说完这句话后,我就望着王燕,看她的反应。我的心里很紧张很紧张,生怕她就坡下驴,说出我不想听的话。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用任何手段,怎么样耍诈都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能让王燕来这里唱歌。
王燕听完了我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来这里唱歌?
燕子。我说,口气真诚连我自己都深信不疑:我永远尊重你的想法。(这下花枪是我工作时跟客户谈业务常用的一招手法。即以站在对方的角度帮对方想问题,摆出一副永远把对方的意愿放在首为的姿态。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带动对方,让对方同样的换位站在我的角度上去考虑一下问题。)
王燕果然上当了。她说: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怕我在这里出现什么意外。
靠!我暗底里长出口气,用一种回忆的语气说: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遇见的吗?
王燕点了点头,说:记得!(在这里,我提出火车站那档子事,有两个目的。一是想向她解释如今这社会人心不古充满陷井。二是,想唤醒她对我们初遇的回忆。那时候我是以一个护花使者的姿态出现在她眼前的。)
燕子。我见她望着府南河水,知她想起了那晚的事情。我心里一动,突然问她:你觉得夜晚美吗?
嗯。她说。
我紧接着说:可是,夜里黑暗暗的不也很可怕吗?这世上的东东就是这样的,越是充满诱惑的,就越是可怕。
你是在说歌厅吗?她问。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说:燕子,像你这样单纯的女孩子,在那种复杂的地方很容易受到伤害的。从火车站那天我一路护送你的时候,我心里就隐隐盼望能那样一直保护你。我真的很害怕万一哪一天,出现我无法保护你的情况。你知道吗?如果你出现什么意外,我可,我可不知道该……(说到这里打住了。给王燕一个想像的空间。嘿嘿,她越想像,就会越觉得我在意她关心她的。就会越站在我的角度去看这件事情了~~~)
王燕又沉默了好一阵子,终于说:其实我也有想这方面的事情。既然你心里担心,那么,我们就拒绝那个老板吧。说到这里,她忽然一笑:其实我最想的就是每天晚上看你打游戏。你专心致致的样子好可爱的。(卡!我?可爱?不过,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看到王燕冲我笑的时候,我心里好内疚好内疚。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呢?我默默地问我自己。转念,又想:其实这对王燕也是好的。那种地方,还有像张老板那种人,都是危险的。(呵,不管怎样,这把老千出得不错!)
虽然暂时哄得王燕答应了我,但是我心里总不是很妥贴。暗自拿定主意:从今天开始,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盯着王燕。以后再也不带她出来聚会了。就呆在我们的小巢嬉戏,就算出去耍,也只限二人。
心里想得很周全,可没想到,转过天来,公司里突然有公务,要去西安出趟差。而且时间不短,约摸着起码也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我心里不由得大呼倒霉,卡把锁了公司老板的祖宗八代以及西安那边客户的祖宗十八代。可是再不情愿也没办法呀,这是工作呀!MD,总不能因为不放心王燕就TM辞职不干吧。

我是带着一颗极其不安的心走的。走之前在家里,看着王燕妻子一样为我收拾东西,毛巾肥皂,牙膏牙刷,外衣内裤,什么东东她都替我考虑到了。她甚至还专门跑去楼下诊所给我买了一盒感冒药,说是怕我到西安受凉了。心里一阵一阵的温暖,却又一阵一阵的恐惧。我和王燕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结婚?体面的分手?或是,或是又一场悲剧?
我忐忑着离开成都,前往西安。对西安这个城市,我是十分的熟识。因为业务关系,我在二年里去了不下十次西安。那是一个和成都截然不同的城市。陈旧,却很厚重。就像是许巍《我思念的城市》中所唱的感觉。我对西安也一直有一种很特别的情感,大学时所喜欢的三个歌手张楚,郑钧以及许巍都是在那里生存过的。
等到了西安,我就马不停蹄地和客户联系。以往我从没这么积极过,每次出差,总是以玩乐为主。可是,现在丢着王燕一个人在家里,我很不放心。再说了,歌厅那头弄不好还会出什么岔子。所以,我只希望能快点儿解决这边的事情好早些回家看住王燕。

西安这边的客户是个私人老板,四十来岁,TM老色狼一条。和我可以算得上是臭味相投了。由于都是同道中人,我们之间处得还算融恰。每次这B来成都,老子都会带他到处耍。搞得他对成都异常留恋。说什么川妹子就是爽,MIMI大,温柔,技术又好什么的。听得老子直想踹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到西安的时候,他也经常请我搞这种事情。这次来是为了催一笔货款。如果换作从前,我自是有心情和他扯皮,一面体味西北妹子的风情。可是现在心里揣着个王燕,火燎一样,只恨不得快些搞掂了这事回去。
这B像是看出我心里比较急似的,居然摆出了一副持久战的架式。和我见面,绝口不提货款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谈风论月。在那什么*胖大洒楼里吃完火锅,这B一边剔牙花一边淫笑着说:小朱,这久没来西安,想不想西安的小姐呀?
我靠!我心说:想个J8呀想!表面装作一副淫荡的样子,嘿嘿笑道:怎么不想呀。西北妹子爽直,不像成都妹子那样造作。他却摇摇头说:还是川妹子精致些呀,陕西的娘们儿都显得粗糙了。说着,这B忽然又说:最近西北民航来了一批俄罗斯大妞,怎么样,有没兴趣去做做国际交流?
靠!我哪有心情搞这事呀?但是我也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谈不下去了,于是笑着问:毛娘们儿?一边说,一边也拿起一根牙签:去了还不被她们当牙签呀!

回到我住的宾馆时已经九点多了。心里郁闷之极,又惶急的很。但却也无可奈何。洗了澡,躺在床上看电视,一边想王燕在家正做什么。
想着,就准备给王燕打个电话。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响了。我一听,就知道八成是卖淫的。西安这地方就是这样,MD宾馆里打电话跟疯子一样,几分钟一个。
接听之下,果然是的。几句话打发了她们之后,想想也觉得这世界真TM可笑。什么东东都围着钱在转。又想起刚才老汪(就是那个色狼客户)所说的俄罗斯MM的事儿,不由一阵感触。前苏联多牛B一个超级大国呀,以前在他们面前中国算个屁!可是现在,这些个俄罗斯MM不还是万里迢迢的来中国挣钱?让中国男人玩?看来不管你在别的方面有多横,有多牛B,没钱,就TM爽不起来。
正在心里感慨,忽然房门又响了。以为是服务员换开水,于是起去开门。门开了,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个MM,吊带裙,一头卷发,大咪咪,很浓的香水味,不用看,我拿鼻子嗅就知道她是做那行的。(卡把锁!居然送上门来了。)
心里一阵烦,正准备把她赶走(慢着,我什么时候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呀!居然对PC没半点兴趣了?),猛然间心里一动,突然这个MM有点儿眼熟。
略一犹豫,忽地想起:我靠!这个MM不就是那年我去汉中,第一次PC时所遇到的那个MM吗?



这二年来,我上过很多小姐,可是给我留下过印象的,却只有一个。就是眼前的这个MM。
因为我和她的那次交易,不仅是我第一次出去乱搞,更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其实上学时泡的那个女同学,也有几次机会可以把她吃掉的。但是,每次她总是说等以后吧,等结婚以后吧。我那时还是太单纯了,就没有逾过那道鸿沟。直到最后她把我甩了,我也没能吃到她的香香。那是我平生的一大憾事)
二年前,我去汉中的时候碰到这个MM。虽然她是个小姐,但是我却觉得她跟别的小姐不一样似的,很纯很纯的那种感觉。完全不像风尘中人。而那时她也似乎在才下海,我更是个初哥,我们的那次经历是相当笨拙的。但我后来却总留恋那次的经历,那感觉真的像是和GF第一次ML一样。可笑,但是动人。
我偶尔也会想起这个MM,想想她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想到,今天,我们居然在西安又相遇了。上帝也真TM会玩呀!
我站在门口一阵回忆,乘着这个空档,那MM已经挤了进来。我不由有些诧异,恍惚之间,觉得这个MM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二年前的她打扮得绝不像今天这么撩骚。很朴实的那种衣着,梳着两个辫子,看上去和我中学同桌有几分相似。而且她那种怯怯的神情,有些害怕的眼神,直到今天都在我的脑海里留着。
而今天的她已经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小姐了。上面露着乳沟,下面露着大腿,一脸风尘相,硬是往我屋里挤。这一切一切,和二年前比起来,完全是变了一个人。看来,在堕落的并不只是我一个。
你有什么事吗?我问她。脸上有一种见惯场面的从容。
她望了我一眼,说:昨天这个房间有个客人叫了我,说今晚一起给,我是来找他要钱的。(我靠!我差点没当场晕过去!你TM当我SB呀!这种事我会相信吗?你不就是想找个借口进来,然后想办法让我掏钱吗?咱们水贼过河,甭使狗刨~~~)
我没有说破,呵呵笑了一下,问:那个人是不是我?
她见我笑,脸上也现出了那种小姐们招牌式的撩人浪笑,说:不是啦,你比他帅多了!
不知怎的,我看着她现在的这副嘴脸,突然觉得恶心。以前听人说过,干小姐这一行,一开始都是要我做,最后都变成我要做,看来这话说的不错。

我在这边沉思,而我的目光是略向下垂着的,刚好对着她的咪咪那个部位。其实我的心并没在她的咪咪上面,只是这二年来PC太多了,养成的一种职业病。她却以为我正在想些什么歪歪道儿呢?故意往前凑了凑,问:做不做按摩?很舒服的。
对于这种事情,我是经历得太多了。我故意狠盯了一眼她的咪咪,问:有别的什么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