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开心……
我被她看着,心里忽然失却了性欲。她的眼神好单纯好单纯,那里面有爱,那种纯洁如水的爱。像是初恋女孩看着心上人的目光。我不再犹豫,出了屋,反手关上了门。站在门外,那种久别了的爱情的滋味游走在我的全身。这滋味,比做爱要美得多了。


睡觉的时候,心里还充满着甜甜的味道。虽是睡在地板上,但感觉比席梦思,不!比水床还要爽。
带着王燕望我的那个眼神,我很快进入了梦乡。迷迷糊糊地睡到半夜,突然觉得肚子疼。靠!估计是白天吃的太多太杂了,可能闹肚子了。起去蹲在厕所里,但却怎么也拉不出东东。只是觉得肚子越来越疼,越来越疼。
我感觉不对,站起来,那种感觉更加明显了。靠!该不是阑尾炎吧?我心里忽悠一下子:据说这玩意儿不及时治会死人的~~~
想到这里,一步一步挨到卧房门口,伸手敲门。我外面的身上没多少钱,得到里面拿。(这年头,没钱去了医院,也只有死路一条)
咚咚。敲门声在一片寂静之中响起。
谁呀?王燕在里面迷迷糊糊地问。
是我!快开门。
里面沉默了起来。(我靠!她不会以为我现在是想进去非礼她吧~~)
快!我忍不住了!(我卡!卡把锁!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有含义?忍不住什么呀?)
接着里面响起了悉悉嗦嗦的声音,不一会儿,门开了,王燕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里面的灯已经开了,我眼睛恍了一下,然后才缓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王燕似乎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我说,那声音是打着颤从我的嘴里出来的。
王燕说:难怪你额头上那么多汗水呀!(我靠!估计我的五观也有些挪位了。要不然王燕刚才也不会被我的样子吓一跳的~~)
此时我已经站不住了,斜斜地倚在门边。
王燕见我这样难过,一时慌了起来,只是说:怎么办?怎么办呀!
不行!我腹中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了,我说:得去医院。说着抖着手手钥匙拿出来,对王燕说:里面,电脑下那个桌子,左边第三个抽屉,靠右的角落,快,快去拿钱。
王燕接过钥匙,慌张张地过去找钱。等找到钱了,我靠!我才知道自己只剩下一百来块钱现金了。这可怎么办?(MD,难道明天的成都晚报又会来一篇有人因为没钱看病而死在医院的报导吗?)
走,快走!王燕说:我送你去。
我摇摇头,说:我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去了的话可能要开刀,那点儿钱根本不够。
我有!王燕冲口就说:快走呀,你站都站不住了,还磨蹭个什么呀?
看到王燕这副气急败坏的表情,听她说愿意给我出钱看病。我的心一阵温暖。(俗话说:金要火试,人要钱试。看来王燕现在已经,嘿嘿,已经对我是,哈哈~~~~~~~)

王燕扶着我往楼下去,她的咪咪那个位置正好触着我的胳膊,靠!真爽。瞬时,我只觉腹中的疼痛都似乎消失了。(卡把锁!真J8下流~~~~)
到了路上,拦了个的,上车。飞车往六医院赶。夜里车开得飞快,几分钟就到了那里。王燕付了钱,然后扶我下车。进了医院,我指路,她扶我到急诊部去应诊。医生问询,验尿,做B超,费老了劲,最后确诊,居然TM是尿结石?(我靠!真衰~~~不知道这病会不会影响性力呀~~~)
整个过程王燕一直陪着我。划价交钱的时候,她让我坐着休息,自己在医院里跑上跑下,忙得不异乐乎。看着王燕这样着急,我心里竟然高兴起来。(MD,看来还要感谢这MB的什么结石才对!要不然,我怎么知道王燕居然会对我这么好呢?)

确诊之后,医生开了药,然后在病房里打吊瓶。王燕就在床边坐着守着我。
我半夜疼醒的时候大概是四点来钟,这么一折腾,不觉已经六点多快七点了。外面天已经亮了,各种声音也渐渐响了起来。
你饿不饿?王燕看了一下手表,问: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我点点头。王燕又问:想吃些什么?
豆花,包子。(这里我说要吃这两样东东,也是心里策略的运用。豆花是王燕第一次给我买的早点,包子则是我为了哄她开心给她买过的。我说出这两样东东,本身就有一种暗示的味道。这暗示是甜蜜和浪漫的)
果然,王燕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察觉出了我话中的含意。脸上抹过一丝红晕,目光似笑非笑地在我脸上流了一转。
那好吧。你等着。说完,她起身往外。我望着王燕的背影,心里暗自得意:燕儿MM,你又中了你家GG的奸计了。(要知道,成都的豆花一般都是用那种塑料小碗装着的,用那种塑料小勺舀着一口一口吃的。那要用两只手配合才行。此刻GG我正在吊瓶,怎么能做到?于是乎~~~嘿嘿~~GG我就在这里安心等着她一会儿来喂偶吃豆花啦~~~~哈哈~~~~)

不一会儿,王燕就把东东买了回来。一碗豆花,四个包子。
不好意思。还没坐下,王燕就说:我没买到那种龙眼包子。只有这种一块钱四个的包子。
没关系。我说:其实我最爱吃的就是这种包子。
是吗?王燕喜孜孜地说。(靠!这就是女人,明知是假的,只要话说得好听,她们就会高兴的什么是的)
然后我装模作样的要起来自己动手喝豆花。王燕急忙说:别起来,你还在打针呢?说着,先用被子垫在我的背后,让我靠着。然后一手端碗,一手拿勺,就那样开始喂我吃豆花起来。
(我靠!真是爽呀!现在我越来越佩服自己在火车站的那个英明决策了。我摆明是捡了个宝呀。人又漂亮,性格又好。既是家政服务员,还是个小保健护士。以后还可以,嘿嘿嘿嘿……靠!不说了,再说会有很多人忌妒我的~~~)

见王燕要喂我,我也没有推辞。直接就过上了饭来张口的生活。(莫非已经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鸟?~~~~)
王燕坐在床边很认真的喂我吃豆花。舀豆花的时候眼皮垂下去,喂我的时候又抬起来,那样子动人极了。我呆呆地望着她,竟然想起了莎士比亚的诗句:我记着你的甜蜜,就是珍宝。教我不屑把处境跟帝王对调。(靠!看来大学那会儿为泡MM做的功夫还很深呀,有些东东现在还没忘记~~)
王燕喂着喂着,突然发现我正瞧着她发呆。脸一红,说:想什么呢?
我说,笑着:我觉得你好像我妈呀。
尽瞎说。王燕的脸更红了。
真的呀。我望着她红透的脸蛋,很认真地说: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我妈妈也是这样喂我吃饭的。
好了好了。王燕听我这样说,眼角眉梢也尽是笑意,居然说了句:乖宝宝,快吃,吃好了病就好了。说完这句话,似乎又觉得好笑。嘴角微微咧开了。
我心里估摸着她此刻心情相当不错,于是说:小时候我妈喂我吃饭。我如果吃得快很干净的话,我妈妈都会我亲一下我。说着盯着王燕看,意思是在问:你呢?一会儿我吃完饭了。你会不会也亲一下我?

这下王燕连耳根都红透了,端着碗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我装出一副小孩子的样子,说:我要吃。
王燕这才又重新喂我。这回我吃得特快,不一会儿,豆花就吃光了。吃完后,我望了一眼王燕,然后指了指我的额头。意思是:该亲了。
王燕先是把头一低,然后左右望一下没人注意。最后,飞快地起身,弯腰在我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来了一下。我只觉额头似乎被一样柔软的东东微微碰了一下,很舒服的感觉。
王燕亲完我后,又坐回了床边。低着眼睑一直不敢看我。我心里暗暗好笑,说:还有包子呢?那可是我最爱吃的包子呀。
王燕这才抬起头来,眼光照了我一下。我觉得身体里开始有水银在流一样,暖洋洋的。然后,她拿起一旁放着的包子喂我。
看着她的纤纤小手拿着包子伸到我嘴边,我心里不由一荡,将头一偏,突然飞快地在她的小手上亲了一下。王燕的手一哆嗦,立马缩了回去。
讨厌!你还想不想吃了?王燕骂,不过骂声里带着笑。
我不说话,把嘴张得大大的。正在王燕准备再次喂我吃包子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赵婧的电话。
赵婧是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重庆人,31岁,泼辣大胆,典型的重庆女人的性格。长得很像一个香港无线台的二线女演员(就是《寻秦记》里演朱姬的那个女人),身材则要比那个女人火辣得多了。算是稍稍丰满的那种身材吧,给人一种很肉感的感觉。尤其那对咪咪,简直海到了极点。走起路来,给人的感觉都像是她怀里有两只小兔在里面蹦一样。煞是诱人。
我敢打赌,我们公司里上上下下所有的男职员,都巴不得能和她爽一晚上。每天都有不少男人围着她打转转。讲黄色笑话呀,风言风语呀,乐此不彼的。
赵婧反正是结了婚的人,所以什么样的玩笑她都敢和别人开,再下流她也不怕。但有一点,你开玩笑讨点儿口舌便宜可以,你要想动手动脚、抠三掐四的,那赵婧撂起脸子来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部的主任就TM被她当众骂过。那厮整个一老色狼,一对色眯眯眼睛成天就在赵婧的咪咪和PP上溜来转去的。有次这老色狼不知是不是色迷心窍了,居然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赵婧非礼。赵婧立马就骂了出来:傻批!回去搞你妈屁股去!
一句话骂得整个大办公室里的人都听见了。我们这些同道中人一听就知道,那老贼可能摸了一下赵婧的PP。没想到赵婧这么吊,连主任都敢骂。而且还骂得狗屎淋头的。我们心里都笑翻了天,只忍住了没出声。后来,那色狼主任多了个外号:屁股。而那所有对赵婧想入非非想揩油占便宜家伙(包括我)都被吓得不敢再造次。不过,玩笑还是能开的。我们也就只能图个嘴快活。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赵婧对我挺好的。从我刚上班的那天开始,她就乐娃子乐娃子地喊来喊去,亲切得没话说。搞得公司里的同事都以为我们二人是不是有个什么一腿两脚的暖昧关系。只有我是心知肚明的,我们之间什么事没没有发生过。连手都没有碰过。不过被那群SB们那样说三道四的也没什么,老子反而觉得大有面子,全公司多少男人想一亲她的芳泽呀。就让他们都忌妒我吧。
不过,话说回来。赵婧的声音真TM好听,带着重庆话的干脆火辣的味,又不乏成都话的绵软。每次只要那乐娃子三个字一喊,我的心就一跳一跳的,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
周末的时候,她也偶尔会找我出去耍。打牌、逛街或是去BABYFACE里泡吧。因为她是个美女,而且说心里话我对她还是存了个觊觎之心的,所以通常是随传随到。

喂!我接通了电话。
乐娃子。在干啥子?赵婧的声音在那头响起。
在医院,打针。我说。
怎么了?赵婧说:严不严重,在哪个医院,要不要我去看你?
不用了,小事情。我望了一眼身边的王燕。
你个瓜娃子是不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呀?她在那头笑着说。
我靠!我正准备说一句:就是你传染给我的。但话到嘴边,又TM缩了回去。王燕就在旁边呢,我要注意一下才行。
没有,怎么可能?我说,紧接着插开话题: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问你下午有没空,想喊你一起去打牌。现在看来,呵呵,真得不要我去看你吗?
不用啦。
哼!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是什么好病!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在这头也挂了电话,想想心里还是有点好笑。这时候,王燕在旁边居然说话了:是谁呀?
我一愣,她很少这么多事的。瞥一眼她,我靠!满脸的疑问,该不是以为打电话的是我的GF吧?估计是我听电话时脸上不自觉地有幸福的微笑,女人最敏感,她看在眼里,心里起疑,所以才会有这一问。
哦。我说:她呀!她是别人给我介绍的一个朋友。
女朋友?王燕忍不住问。
嗯。我说,又加了句:人很漂亮的。
王燕听了这句话,脸色一下子就黯了下去,眼里那失望呀,呵呵,看得我只想笑。我伸出右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对她促狭一笑:傻丫头。王燕这才知道我在骗她。
我没让她再喂我吃包子,伸手把包子从她手里拿过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一边吃,一边说:好吃,真好吃。

吊瓶打到一打半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几乎没什么痛感了。到后来,除了累和困,倒也没有其他不爽的感觉。
打完已经快中午了。本来想找那个给个看病的急诊医生问一下还需不需要治的,没想到那丫已经下班了。靠!真J8不负不责任,我可是出了钱的!(妈的整整四百两银子呀!)
在外面吃了午饭,然后才回的家。回到家里,找出存折想要取钱还给王燕,没想到存折上居然只剩下三十几块钱了。我靠!我这个月的钱咋花完的。好像没出去打过几回炮呀。算算日子,离开十五号发工资还有九天,算了,还是等上班了找赵婧借点先用吧。
跟王燕说下个月发工资了再还她钱,她居然说不用了,还说就当是房租钱。(我靠!看来已经是慢慢入瓮了~~~)
下午的王燕把床让出来给我休息,她则坐在床边上网。我又怎睡得着,静静地躺在床上忽思乱想。

床被王燕睡了几天,已经变得有些香香的了。看着王燕玉背香肩,心里面无限YY。偶尔拿捏好角度,还能偷窥一下前面峰峦挺拔的盛状。(后来居然拿王燕的咪咪和赵婧的做起比较来了。赵婧的要大些,但是王燕的似乎更挺一些。靠!色狼~~)
转眼到了晚上。王燕出去买了吃食回来(我和我的那个合租伙伴都是懒人,家里没开火的东东)。吃完饭,王燕就催着我早点洗澡,然后又命令我躺在卧室里的床上休息。我真个是受宠如惊呀,躺在床上,看着王燕不停地出出进进,忙前忙后,心里暗自琢磨:看来王燕是准备晚上让我睡卧室而自己去客厅睡了。
果然,王燕收拾完所有的东东之后,进来抱了一床毯子就准备出去。我心里一动,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怎么?你要去外面睡?
你在生病嘛!怎么能还让你睡地板?她说。
不行!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睡外面。还是我睡外面。(这一招叫以退为进,其实我是另有目的的~~~)说着下床就要抢毯子。她说:你没准就是睡地上睡,才得病的,怎么能还睡到外面?一面把毯里贴着胸前紧抱住,生怕我抢了过去。
怎么不能?我作出一副要发火的样子,说: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一个女孩子睡外面的。(心里暗暗好笑:燕儿MM你还不感动?还不说那句话?)
如我所料,王燕听了我这句话,一副大受感动的样子。她盯着我看了好久,忽然说:要不?我们都睡在这屋里吧。(卡呀卡!奸计终于得逞了~~~~~~~~~~~)



我做鬼做神的,其实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让她把这句话说出来。可是,等她真的把这句话说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什么?紧接着我又故意说了句:那怎么行?
王燕脸一红,说:怎么不行?我们各睡各的。说着瞥了我一眼。然后把毯子放回了床上。我只觉得一颗心怦怦地跳着,像是谁在里面敲鼓一样。王燕返身把灯关了,我们一起上了床。
我的床是那种比一般的单人床稍宽一点儿的床,睡两个人虽不是特别挤可半点也不嫌宽。王燕自己枕了毯子,把枕头让给了我。
不知怎么,我们都选择了平躺。可能觉得背对背离得太远,面对面又显得太近的缘故吧。
今晚王燕穿得是那种无袖的短衫,下面是一条齐膝的短裤,修长的小腿露在外面。我则是半裸上阵。由于是平躺,我们几乎挨着的。随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碰到对方。我的手臂不时的和王燕的胳膊相触,有种冰凉和柔滑的触感。她浴后的香气也不停地诱惑着我的神经。(靠!要不是今天早上亏了元气,恐怕我已经忍不住了~~~同时心里在想:这难道是王燕在检验我的为人?)

屋子里一片黑静,只有我俩的呼吸声交替响着。(我也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除了紧张和兴奋之外,我的心里竟还有些害怕。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些什么?是怕得到?还是怕失去?和王燕肌肤相处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就像是以前和初恋女友刚牵手时的感觉一样。)
王燕。我一边听着她的呼吸一边说:你听说过田螺姑娘的故事吗?
没。是传说吗?
嗯。我说:我也记不太清了,好像是说有一个农夫在田间看到一只田螺快要干死了,于是他就把那只田螺捡回家养在水缸里。后来,田螺活了过来。为了报恩,那只田螺就化成了一个姑娘,每天都帮那个农夫做饭洗衣。农夫一开始很奇怪,后来,她发现了田螺姑娘的秘密。田螺姑娘告诉他,她是一只螺精,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所以才每天帮他做饭洗衣……
王燕静静地躺着,静静地听着这个故事。她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会讲这个故事给她听吧。我是在告诉她:你就是我的田螺姑娘。你不也正在每天帮我做饭洗衣吗?
那,后来呢?她问。
后来呀。后来好像两个人结婚了,还生了好多好多BABY……
真是个美丽的传说。她喃喃地说。
呵呵。我笑着说:我好像记得我小时候救过一只受伤的燕子……
是吗?
嗯。我突然说:王燕,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就是我救过的那只燕子?
尽瞎说!
那……如果你不是那只燕子,你为什么会对我这样好?你肯定是那只十五年前的燕子!我越说越煞有介事起来:记得那只燕子是左翅受伤,你左胳膊是不是骨折过?
你怎么知道?王燕话声里面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那就证明,你就是那只燕子!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说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燕这才知道我在逗她玩儿,生气地说:哼!就会骗人家,不理你了。说着把身子扭了过去。我也跟着她的节奏,轻轻的侧起了身子。微弱的光线里,看得出王燕正背对着我。
燕子。我轻声喊她。她不说话,更没扭回身。我对着她的背,又接着说:你就是那只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燕子。
然后,我看见王燕的身子转了过来。我看见她的眸子望着我,黑夜里,闪出的全都是幸福。

说句老实话,从我在火车站救下(故且用这个词吧)王燕的那一刻起,我就是没安好心的。这几天我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怎样让她平躺到床上。可是不知为什么,当王燕的眼光望向我时,我居然再没有了那种想和她卡把锁的冲动了。
此刻,我的心里只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