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情。其一,就是那天在飞机上,她对我说她老公在别的女人面前硬不起来的事情,当时我还笑她SB,其实真正SB的人是我。赵婧是故意那样说,好让我以为她不知道她老公在外面乱搞的事情。其二,就是她说我和李乐很像。现在回想起来,这绝对也是她有心说的。就我这衰样子,和李乐比简直就是潘长江和古天乐的差距。老子居然相信赵婧了!看来她灌人迷汤的本事实在是高!)
最后,就是那天赵婧对王燕的态度。按照常理,赵婧和王燕见面,就算不打个头破血流,也要骂得鸡飞狗跳才对。可是赵婧居然很平淡,完全不符合她不肯吃半点亏的泼妇性格。她之所以不对付王燕,是因为她有后招,那就是利用我来伤害王燕。这样,对王燕的伤害才会最深。(偶还想拿她当刀,没想到自己早就成了她的刀!)
整个报复的过程简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赵婧的每一步都走得不显山不露水,但却极险极毒。从她说要帮我,到我们在BABYFACE里喝酒,然后她老公过来,我和她老公照面。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她有意的安排。后来我见到李乐之后,屡次问她关于她老公的事情,她就明白,我不但认识她老公,而且知道她老公和王燕的事情。要不然,以我的为人,不可能像个八婆一样,打听她老公叫什么,是不是去过西昌这种事情。
我越想越觉得事情就是这样,越想越觉得每一个细节都能很严密地对上,越想越对赵婧感到失望。婧姐。我终于忍耐不住,定定地瞧着她,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王燕是我的GF?
赵婧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冷不防听我说话,像是吓了一跳。我见她看我,于是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然后说:婧姐!如果你这次再骗我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说完我不错神地望着她的脸,等待着她的回答。
赵婧先是望着我良久无言,然后忽然拿着桌上放着的那只高脚杯。那里面盛着暗红色的酒。她拿着酒,在手上缓缓地摇着,一边摇,一边说:其实成都很小的。
一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她肯定见到过我和王燕在一起。
果然,赵婧慢慢地说:我曾经见到过你们在街上逛。顿了顿,她又说:其实李乐在西昌搞的这些事我以前并不知道。但是,有一天,那个王燕曾经到李乐的公司里去找过李乐。而李乐的公司里有我的一个同学。后来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我。那天我在街上也是和她在一起,结果她指着你身旁的王燕对我说:那个女的就是你老公在西昌养的二奶。我听了之后,当时就想冲上去扇王燕几耳光。可是,我发现,我发现她居然是和你在一起,而且还很亲热。那一刻我恨死那个贱女人了。她抢了我的老公还不算,居然还和你……说到这里赵婧突然停了下来。但我的心却被她这一下突然的停顿搅得怦怦直跳:难道赵婧之所以那么恨王燕,里面也有我的因素吗?
赵婧停嘴之后,再没有说任何一个字出来。她的脸好像微微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她刚才所说的话。我仔细品味着赵婧的话,脸居然也有些发烫了。
一时我们两人都没有出声。酒吧里响着震人耳膜的拉丁乐。我的心也随着那些乐音一上一下地起伏。蓦地,王燕的影子又出现在了我的心里。她似乎正用一种讥诮而又绝望的眼神盯着我。我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我怎么像是忘记了王燕呢?她受了那样大的伤害,始作俑者就是我对面的赵婧,可是我现在却因为赵婧而心猿意马,我这样对得起王燕吗?
想到这里,对赵婧的恨意又一次燃了起来。婧姐。我喊赵婧,嗫嚅一下,然后问:李乐的手机号是多少?(在这里,我这样说是有两个目的。首先当然是想找到李乐,好能知道王燕在西昌的住处。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刺激一下赵婧,报复一下她。好一出胸中的恶气。)
赵婧万没有想到我居然会问起李乐的手机,她望着我,脸上满是诧异。我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开口说:我想和他谈谈王燕的事情。(我故意说出这句话,好看看赵婧有什么反应。)
本来我以为赵婧还会像以前那样面无表情的,没想到她一听到这句话,脸立时撂了下来,把手中的酒杯往桌上一丢。酒杯倒了,酒淌了出来。我见她反应这么强烈,心里竟没有一丝报复的快感,有的只是一种无由的惧怕。
赵婧用恨恨的目光望着,好一阵子,忽然说:我已经准备和李乐离婚,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要找他自己去找,别问我!
什么?我叫了出来。
赵婧冷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慢慢说:朱永乐,我恨你!我一呆,赵婧在我的眼睛里转身离开。
我傻傻地坐在椅子上,心里面来来回回只是刚才赵婧望我的眼光和离去时的样子。一瞬间几乎连王燕都忘记了。她说她恨我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我忽然想起了我们在上海的那一天。赵婧肯定是喜欢我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了我关心王燕而这样生气。还有,她为什么会突然跟我说她要和李乐离婚呢?
我急忙站起身来,赵婧此时已经出了M98。我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往外追去。我也不知道我追上她了能做什么,可我就是想追上她。
外面是清凉的秋夜。街上人并不多,偶尔有车经过。赵婧却已经不知去向了。

第二天在公司见到赵婧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赵婧冷冷的,对我不理不睬。我想问她昨晚对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但终于没开口。
下午的时候,赵婧进了主任的办公室,好久才出来。出来时她看了我一眼,刚好那时候我也正在看她。我们的眼光碰了一下,又相互避开。恍惚中,我觉得她的眼神怪怪的。
等到下班的时候,我们俩像是有默契一样,都没有回家。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人的时候,赵婧说话了。
乐娃子。她说:你能陪我吃顿晚饭吗?
我先是一怔,而后心里开始犯嘀咕:赵婧她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是说她很恨我吗?
正犹豫间,赵婧的话声又在耳边响起:乐娃子,我们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什么?我说,然后用讶异的眼光看着她。
我已经辞职了。赵婧望着我,有些依依的样子,嘴里慢慢说:然后,我准备去上海。
上海?我大声叫了出来。这两个字让我又爱又恨。我在那里和赵婧度过了很美好的一天。但是,还是在那里,赵婧和那个姓薛的SB上床了。
嗯。上海。赵婧说。语气里没有欢喜也没有忧伤。
我忽然想起下午赵婧去主任办公室的事情,她那是辞职去了。接着,赵婧从办公室里出来时的那目光又向我看了过来,那目光里全是不舍的意味,当时我却没有看出。
你真的要走?我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赵婧不答我,良久,才说:成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我差点冲口问:我呢?但话到嘴边我忍住了,我想起了王燕。于是我只是望着赵婧,心中一阵一阵的伤感。赵婧也不再说话,默默地往外走。我紧跟着她出了办公室,像是怕她就这样一去不返了。
出了公司,我们并排在街上走着。已经快六点了,西边的天空有堆晚霞在烧,冷艳艳的。
我们去吃串串香,好吗?赵婧忽然说。我一愣,原本以为赵婧会和我去“祖母的厨房”吃西餐,没想到她居然要我陪她去吃串串香。
嗯。我看了她一眼。她没看我,眼睛望着天边那抹血一样的红霞,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开始我以为赵婧会和我去玉林的店里吃串串香,没想到她随便找了一个路边的小铺。那店很小,店外的人行道上也摆着几张桌子。我还有些发呆的时候,赵婧已经坐在了一张桌旁。然后喊我:乐娃子,坐吧。
我一边过去一边望她,她冲我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她的笑不像是假装的,似乎自打她坐在那椅子上后,她就把身上的忧伤给甩开了。
串串香估计是成都最便宜的小吃了,无论荤素一般一串东东只要一毛钱。今天我和赵婧来的这家小店,居然只要九分。赵婧挑了一大把东东,伙计端上一锅红汤,她把东东放进锅里煮。煮的空当儿,她又叫了几瓶啤酒。见我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嗔道:乐娃子,你怎么了啦?别怕,我请客!说着格格地笑了起来。
我脸一红,知道她在开我的玩笑。其实这玩意就是吃破肚皮也只几十块钱就能了账。
婧姐。我终于耐不住,开口问:你真的要辞职?
怎么?赵婧问:舍不得我吗?
我没说话,给她来了个默认。
要是真舍不得我,就和我一起去上海吧!赵婧笑着说。
我又是一愣,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怎么样?想不想和我一起去上海闯闯?赵婧从锅里拿出一串煮好的东东递给我。
我接过赵婧递过来的串串香,心里有些甜甜的感觉。我觉得赵婧刚问我的话不像是开玩笑。说实话,我真有些动心。可是一想起王燕,我就对其他一切东东失去了兴趣。于是我不说话,只是拿着那支串串香,默默地吃。
赵婧见我不说话,也就没沿着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一边吃串串香,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和我聊,但瞧样子是没有了刚才的兴奋。
我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赵婧。串串香很好吃,麻辣香鲜,但我吃在嘴里,感觉却像是在嚼蜡一样。
吃完串串香,数过签签,连酒一块,只花了二十来元钱。我抢着把钱付了。天已经黑了下来,夜色里赵婧的脸有些模糊。我想着她就要远行,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离了那家小铺,我们在路上慢慢地走。谁都没有说话。我觉得胸口像是有石头压着一样。赵婧也默默的,浑没了刚才谈笑风生的样子。街上不时有车经过,响声从身旁直划向远方。赵婧也会像这声音一样从我的身边消失吗?我痴痴地想,刹那间,心里竟塞满了凄凉。
走着走着,赵婧忽然拉住了我。我微微一愣,看着她。她指了指路边的一家超市,说:这里面有照大头贴的,我们去拍一张吧。她凝望着我,眼睛里全是依依不舍的波光。我鼻尖突然有种发酸的感觉,点了点头。
照完大头贴,赵婧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手机,然后把大头贴贴在了手机上。整个过程她都表现得很仔细。我看着她低头贴大头贴的神情,忽然想起了在上海的时候,她把我们的那张剪纸小心翼翼地放入包包里的情形。婧姐。我忍不住问道:上次的那张剪纸呢?
什么剪纸?赵婧问。

我们在上海城隍庙剪的那张呀?
你说那张呀!赵婧像是才想起的样子:我早就把它扔掉了。
我知道赵婧在说谎,但我没说破她。出了超市,依旧在街上漫步。街上的人开始慢慢变少,世界开始慢慢安静下来。就在周围要静到极致的时候,一阵歌声从马路对面传了过来。对面是一个很小的酒吧,有人在里面唱零点乐队的《别误会》,是双吉他伴奏的。
大学时我们乐队里的哥们儿都挺烦零点的,但不知怎的,此刻在静夜里听到这首歌,我竟被打动了。赵婧也停下了脚步,良久,她扯了扯我,说:进去坐坐吧。
这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酒吧,和BABYFACE、M98或是单行道那样的大酒吧根本没得比。我们进去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叫了两杯酒。酒吧里窄窄的台子上,有两个乐手正在表演,瞧样子像是附近大学里的学生。
赵婧靠在椅子上,盯着那两个乐手看了一会儿,忽然问:乐娃子,听说你也会弹吉他,是吗?
我点点头,说:上大学那会儿玩过几天。
赵婧说:能不能给我弹支歌。她望着我,用手支着下巴,一副很出神的样子。我微微一愣,我没想到赵婧居然要我给她唱歌。心里忽地又想起王燕了,想起她生日那晚,我给她唱《啊米子》时的情景。
你给我弹弹吧,就在这儿,别说你不会哦!赵婧说着,忽然眨了眨眼睛。那样子很美。
于是我起身去那两个乐手那里,向他们借琴。抱着琴坐在麦克风前的时候,我居然不知道该给赵婧弹个什么歌好。
犹豫了很久,我弹了一首朴树的《且听风吟》:
突然落下的夜晚,灯火已隔世般阑珊
昨天已经去得很远,我的窗前已模糊一片
哎~~嗨~~~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又怎样放开我的手
怕你说,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日子快消失了一半,那些梦又怎能做完
你还在拼命地追赶,这条路究竟是要去哪儿
哎~~~嗨~~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又怎样放开我的手'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怕你说,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在深夜收紧我的心
咿~~~呀~,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咿呀~咿呀~~待风将她埋藏~~
咿呀~咿呀~~待风将她埋藏~~
咿呀~咿呀~~我们曾在路上~~
咿呀~咿呀~~待风将她埋葬~~
歌声和琴声在酒吧里静静地回荡着,歌里那股子若有若无的忧伤似乎实质了起来,在我的身周将我团团围住。不远处的赵婧呆呆地看着我,昏暗里我瞧不清她的脸色。但我想,这曲子和这词里的惆怅,肯定也能打动她。
唱完歌后,回到位子上。赵婧看着我,问:这是什么歌?真好听!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赵婧喃喃地说:这歌像是给我们写的。
我仍是没有答她,心里不知怎的又想起了王燕。
赵婧见我久不说话,忽然又问:你也给那个王燕弹过琴吗?
我点点头。心说:我还给她写过歌呢!
赵婧拿起桌上的酒杯,说:我真羡慕她呀!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想过让你给我弹琴呢?说着,她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赵婧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有点茫然地接过来。她说:这是李乐的名片,上面有他的电话。
我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会主动给我李乐的联系方式。
赵婧笑笑,说:乐娃子,对不起。
我先是一怔,后来明白过来她是在说她拆散我和王燕的那件事情。我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婧姐,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这句话说得很有点虚伪,果然,赵婧说:少骗我了,当我是白痴吗?
我靠!我忍不住骂了声,紧接着调笑的口气说: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白痴。(刹那之间,我觉得自己和赵婧似乎又像以前那样了。)
呵呵。赵婧小女孩似地皱了皱鼻子,然后说:我觉得我和乐娃子只是一个吻的缘分。
突然间我明白了赵婧。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想过要和我卡把锁。但这并不表明她不爱我。反而,这是她表达她爱我的一种方式。所以,那天我吻她之后,她会突然说出她和薛SB上床那件事,好打断事情的进程。
就像在上海外滩的时候她所说的那样,得不到的东东才是最好的。她不和我ML,就会永远保留着一种神秘感,那么,在她眼里,我就是最好的。赵婧这样做的另外一个用意,也是想让我得不到她从而也觉得她是最好的。
其实我和赵婧在对待爱情上真的很相似,都希望能有一份完美的爱情。可那种东东从来都只存在于书本里或是电影中,现实里并没有它生存的土壤。我现在很庆幸那晚没有和赵婧卡把锁。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占有她。我忽然又想起王燕了。如果我和王燕并没有发生关系,那么我们现在肯定还是很快乐地在一起。
等我们出了那家小酒吧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街上很安静,周围能感受到的是秋的凉意。
我们沿着府南河慢慢前行。风或有或无地吹着,空气里似乎有种淡淡的忧伤。秋天本就是一个让人充满想法的季节。有人说秋是恋爱的季节,也有人说秋是回忆的季节。此刻我伴着将要离开的赵婧,心说:秋是离别的季节吧!想到这里,刚才给赵婧唱的那首歌忽然又在心里泛了起来,只有待风将它埋葬。我和赵婧的一切,都会被风带走吗?
赵婧也没有说话,似乎在我们之间,语言成了多余的东西。我忽然又想:赵婧为什么要去上海呢?是不是因为在那里有我和她之间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们步行到了赵婧住的地方。乐娃子。赵婧冲我挥手:再见了。
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和赵婧的最后一面了。我的心里有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赵婧看着我,似乎期待着什么。我心情一阵激荡,上前一把将赵婧抱住,说:婧姐,我爱你!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白地对赵婧说我爱她,也是最后一次。
赵婧眨一下眼睛,忽然在我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然后她挣脱了我,向远处跑开。跑出一段路,回头,说:我也一样,乐娃子!她就像是刚刚恋爱的小姑娘,说完这话后,转身,蝴蝶一样飞走了。
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想:虽然没有和赵婧卡把锁,但是对她的这段感情,我没有遗憾。蓦地,王燕的影子又出现在眼前:王燕呢,我伤她伤得那样深,我该对她怎样呢?
我独自站在路上,忧郁的像爱情电影里的男主角。天上是一团月,十五的月,溜圆。月光纱幕一样洒下来,把我和赵婧一层层地隔了开。地上我的影子开始变得孤单,风吹过来,树的影子都开始晃动,只有它一动不动的,像是凝想着什么。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赵婧果然已不在了。我心里异常失落,但却又无可奈何。不管怎样,自己能和赵婧有这样一个结局,也算不错了,总比和王燕的强。
每每一想到王燕,我的心就猫抓一样地难受。我欠她实在是太多了。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赵婧给我的那张名片一直都在我的口袋里揣着,我不时会拿出来看,但总也不能下决心打李乐的电话。一想到要和李乐直面相对,我就感到有些别扭。我该以一个什么身份见他?他老婆的情人?抑或他情人的BF?
我犹豫了两天,然后仍是徘徊。最终,对王燕的思念终于战胜了一切心理上的障碍,我拨通了李乐的电话。
当我拨通李乐电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更荒谬的是,在那一刻,我居然想起了古龙在《陆小凤》里面,描写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紫禁之巅时的情节。依稀记得书里有这样的句子:“除了西门吹雪外,天上地下,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压力。”(叶孤城所想的。)
此时我就有一种异常的压力,这世上,除了李乐,没人能给我这种压力。
但事实上,当李乐在那边开口说话之后,我的压力全消。电话那头李乐的声音虽然惊诧,但并没有愤怒或是其他一些不爽的感觉。通过这一点,我清楚地掌握到,李乐并不知道我和她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