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我在成都火车站捡了个彝族美女-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不得不承认和赵婧KISS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她的嘴唇很性感,丰润柔软。她的口腔里有一种很香(透着甜甜的那种香)的味道。她的舌头滑腻的像个泥鳅,还有,她的咪咪抵着我,丰满而有弹性,我靠!简直是爽呆了。
我太后悔在上海的时候没有KISS她了。因为那时候吻她,我的心里没有王燕带给我的伤楚,感觉一定会更加美好的。可是现在,这感觉虽然让人心襟摇荡,但是,王燕的影子总鬼魅般在我的心底,让我郁闷。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热吻。一开始赵婧还似乎有些犹豫的感觉。到后来,她简直比我还要疯狂。不知是不是想发泄不满,她把我的舌头和嘴唇咬得生疼。手指也把我脊背抠得火辣辣的。
我们吻到快要窒息才停了下来。唇分的那一刻我竟然有了一种溺水而死的错觉。我们都喘着气,就像是很激烈地嘿咻了一把似的。
赵婧的脸红烫烫的,眼睛里似乎有水要淌出来。我心里也充满了欲望。她柔软的身体依然在我怀里,她身上那种略带酒味的香气不停地骚扰着我的神经。我心里有一种冲动,我想用最最野蛮的一种方式来在她身上发泄我的性欲。我体内此刻似乎有团东东要爆发出来一样,我今晚要要眼前的这个女人。我要摧残她。我也希望她摧残我。
就在我的欲火燃到最热的时候,赵婧忽然推开了我。她理了理头发,淡淡说:乐娃子。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我问。心里暗说:是不是要说你想和我****呀?
我……赵婧略一犹豫,然后石破天惊地说:在上海的时候,我跟薛经理上床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赵婧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出来。我先是一呆,然后才有一种从空中突然落下的感觉。我望着赵婧的脸,根本无法相信她所说的话。
你开什么玩笑啊?我说,说得时候牙关居然在打颤。我心里很害怕很害怕,我害怕这件事是真的。真的,我害怕这件事情是真的!!!
我没有开玩笑。赵婧很冷静地对我说:乐娃子,你太天真了。你以为那份合同是那么容易就签下了吗?那可是一份六百八十万的合同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在心里大喊。嘴上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地摇头。
赵婧笑了笑,说:你想想看,前一晚我没有回酒店睡,第二天中午合同就签下来了,你不是也怀疑过我了吗?
可你告诉过我没那回事的!我大叫,声音尖细的不像是我的声音了。
乐娃子!赵婧坐回了椅子里,望着那支空酒杯怔怔地说:你太孩子气了。

我此刻像是坐在一支小船里,被海里的狂浪颠着。我开始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不可靠的。什么爱情,什么承诺,都统统是狗臭屁。先是王燕,后是赵婧。为什么会这样呢?
王燕在我的面前永远是纯纯的模样,可她居然是个婊子!赵婧信誓旦旦地给我保证,却原来是个谎言!王燕和我做爱,赵婧和我接吻,这些是不是也都是假的?那,王燕在我的怀里哭着对我说以阿卡木里古,赵婧满是温柔地对我说姐姐喜欢你,这难道也都是假的?我无法再想像下去了。这是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会爱上这二个女骗子!她们为什么又都要找上我呢?就因为她们感觉我像她们所爱的男人吗?
我浑身都在发抖了,我盯着赵婧,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蓦地,赵婧似乎成了王燕。我靠!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的呀!你们为什么非要在同一时刻来耍我呢?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固了。那种力量迫过来,让我喘不过气。
这个世界TM怎么了沙?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走出BABYFACE的时候,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外面很热闹,很多来去的人。道旁的路灯,街上的霓虹,还有马路上汽车的灯,搅得夜晚五光十色的。我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些光彩朦胧模糊,眨一下眼睛,两行热热的水在我的脸上滑下去。我哭了?伸手去擦眼泪。可是刚擦完,泪水就又涌了出来。刚擦完,泪水就又涌了出来。擦的速度永远也没有涌的速度快。最后我索性不擦眼泪了,任由它在我的脸上纵横迷离地淌着。
成都的夜晚真是美呀。可是却与我的心格格不入。周围的人很多,可是我感到的只是孤单和凄凉。大概这世上再没有人会在意我了吧。就连老天也不肯可怜我。不像是电视或是小说中所描述的,会用一场雨水来烘托此时的气氛。这是个晴天,响晴的天。将圆的月亮,满天的星斗。在成都很难见到如此晴郎的夜空。我的心里泥泞着,可是有谁会在乎呢?天也不搭理我。

赵婧?哼哼,赵婧!你也太狠了吧!连一个报复的机会都不给我!我突然间很恨赵婧,她完全没必要把她和薛经理之间的烂事说出来的。蓦地,心里忽然想:难道这是因为赵婧不想继续骗我吗?
努力在脑海里回忆赵婧在酒吧里的表现。她把那件事说出来以后就开始发呆。好像也很失落的样子。但是马上,在上海时的情形又在我脑海里浮现。那天我不理她,她哭,她对我说没有那种事情,她跟我保证她不会做红杏出墙的事情。那时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眼神也同样真诚无比。但那却是假象。赵婧和王燕一样,都是天生的骗子!
我心中又一个完美的形象轰然倒塌了。我不愿去想但却禁不住去想赵婧和薛经理做爱时的场面。满身酒臭的薛经理会用哪种方式进入赵婧呢?一想到这我就觉得恶心。
其实刚才在酒吧里,赵婧并没有说不和我做爱。只是我没有提出来。因为赵婧已经不是我心中的那个赵婧了。我转身走的时候,赵婧也没有拦阻我。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我沿着府南河茫然地往家走。走走,停下来。我不想回家。我不想见到王燕。可是,不回家我又能去哪儿呢?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到汽车站附近的时候,在路边找了个小店,买了一打啤酒。刚才在酒吧里喝得那小半杯伏特加让我觉得酒的确是一种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的东东。于是我蹲在一棵树下,一罐又一罐地喝着酒。心里面一个又一个的回想那些我爱过的女人们。
我的初恋女友,那个在大学里和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女孩,那个因为我给她写歌而感动的流泪的女孩。最后一脚把我踢开,跟一个设计院的家伙跑了。我肉体上的初恋情人,那个汉中小M。她在我心里是多么纯洁呀,如同一个美好的梦。可是她在现实中却堕落得很快。最后,她用她虚假的纯情使我上当,抢光了我的钱。
赵婧,这一个对我来说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女人。这个不让任何男人碰她身体的女人。居然为了一纸合同,和一个猥锁之极的男人上床。事后她还很动人地和我打情骂俏了一番。对我说:她如果要红杏出墙,她只会对我一人。可笑我居然相信了。
王燕,王燕。我最爱的一个人。唉~~~~我把空酒罐远远地甩出去,金属触地的声响在黑夜里远远荡开。

府南河一如既往的美丽,尤其是在这个星月灿烂的晚上。河边的灯,柳树,河里的波光,道上手挽着手的情人们。多么动人的夜晚呀。只是多出一个我来。我喝了四罐啤酒就开始吐,吐完后继续喝。喝到第七罐时实在喝不下去了。于是把喝完没喝完的酒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里。
现在我是满身酒气了。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很SB的想法。我现在满身酒臭的,是不是和那个薛经理一样呀。我是不是该回头把赵婧卡把锁了。
我游魂一样浪荡着,心里空空的,又像是满满的。脑袋晕晕的,又似乎很清醒。王燕呀王燕。我想着她对我的好,同时也想着她对我的背叛。她之所以肯对我好,绝对是因为觉得我有些像李乐!!!这个想法充斥我的心。我一定要报复她!!!
可是,赵婧,我不能和赵婧卡把锁了。我该怎么报复王燕呢?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突然有个声音说:帅哥!想不想耍一哈!

在我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一股子浓烈刺鼻的香水味也从窜进了我的鼻管。定晴看时,眼前已多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三十来岁的样子,脸上擦着厚厚的粉,嘴唇涂得过分的红,想是用这些来隐藏自己的年龄。
已近中秋的天气,她穿得还是相当暴露。只一眼,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个野鸡。靠!老子以前最淫乱的时候,也不会上野鸡的。妈的,现在我从良了还会跟你卡把锁?我心里一阵厌烦,正准备挥手让她滚蛋。可是,心中蓦地一动:我不是要报复王燕吗?
仔细打量一下眼前这个女的,三十来岁的,虽然已经有点算是年老色衰了,可是也还有几分风骚。尤其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典型的少妇型的,身材丰盈咪咪巨挺,一头长发染作酒红色,竟和赵婧有几分相似。
多少钱!我问。我觉得自己话声有种阴森森的味道。
三百。那少妇说。
日哦!我说:站街的也这么贵。心里说:大婶,你TM还以为自己是小姑娘呀!

还有一个呢!那少妇见我说她贵,指着不远处的路灯处说:我妹在那边,我们两个一起陪你耍。
双飞呀!我说。然后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路灯下站着一个女孩,身材高挑,一头长发,面容看不清楚,但只那身材就相当不错了。
那少妇见我有些意动,继续说:那女娃儿是我妹妹,中专刚毕业找不到工作,暂时出来做的。一边说,一边招手把那个女孩叫了过来。隔近了细看,那个女孩长得也还算可以,眼睛很大,只是咪咪小了些。脸上的样子很纯,不像她姐姐这么风骚。
我看着眼前这二个婊子,我竟然有种感觉。我觉得她们一个是赵婧一个是王燕。我在这边沉默,那少妇还以为我仍在犹豫,又说:三百块包夜,怎么耍都行,要不,二百五也行!
好吧。我说。心里居然很龌龊地去想:这也算是一次搞掂了赵婧和王燕。
去哪儿耍?那少妇见我答应,十分高兴,问我。
我家!刚喝得酒在我的头脑里一冲,我喷了口洒气,恶狠狠地说。

我带着一身酒气和那个女孩回到了家。路上我有过一丝犹豫,觉得这样做也太恶心了。但是一想到王燕对我的欺骗,我就怒不可遏。我一定要狠狠地报复她!

本来我是想报复王燕,但也从没有想过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可是今晚我接连地遭遇打击,理智已经完全崩溃。我心里所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伤害王燕,不择手段地去伤害她。



我原本的设想很完美。就是我先把赵婧卡把锁了,然后,在适当的时机,揭穿王燕和李乐的关系,以此来羞辱她。但是没有想到,今晚赵婧居然对我说她和薛总上过床。这一下对我的打击完全可以和我知道王燕和李乐还有一腿时所受的打击相抗衡。无形中我也开始痛恨赵婧,就像我当初痛恨王燕一样。如此一来,我和赵婧不可能卡把锁了。我胸中的愤怒不仅没有发泄出去,反而越垒越多。

再加上,我听赵婧说王燕以前居然是干那个的,而且还给李乐怀过孩子。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我既然已经是伤痕累累了,那么我也不会让王燕好过!还有赵婧,我也不会放过她!

有时候想想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人很自私,尤其是当他受到伤害的时候。他要么想报复伤害他的人,要么想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在心理学上也是这样讲的。当一个人受伤害的时候,他也不想让自己亲近的人好过。他潜意识里希望自己最亲近的人也能体味到他的痛苦。有人说爱就是互相伤害,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王燕既是伤害我的人,又是我最亲近的人。从两种角度上讲,我都会激烈地伤害她的。

所以我到了家门口,并没有自己开门,而是敲门,让王燕来开门。我要让她亲眼看到我领了个女人回来!

咚咚,咚咚。敲门声催命符一样响着。那声音像是敲击在我的心上,不过我的心已经麻木了。就算是被敲得粉碎,我也不会有一丝知觉。

漫长的等待过后,门开了。(其实时间是很短暂的,但在我的心里,却像是很漫长。)

门开了,光线从里面射出。然后王燕的影像投进我的眼中。

这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子,肤色健康,眉眼如画。鼻子很直,嘴唇很淡。

这是一个满脸忧伤的女孩子,眼眶红肿,神态憔悴。

这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一个女孩子,我曾经想过要好好地保护她,不让她受半点伤害。

这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一个女孩子,现在,除了伤害,我再不愿意给她任何东西!

王燕见到我回来了,眼中流露出一种欢喜的神色。这种神色曾经让我迷醉,但现在却让我觉得恶心。然后王燕居然出人意料地扑进了我的怀里,她的双手紧紧抱着我说:乐乐,我真怕你不回来了!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点,她一说这句话,我的火腾一下就冒了起来。虽然以前她都是这样喊我,但不知为什么,此刻我听到这声“乐乐”竟觉得是那样的刺耳刺心:她在喊李乐,还是在喊我?

我一把将她推开,一边进屋一边对后面的那个小姐说,你也进来。

王燕这才发现原来我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等她看清我带了个女人回家的时候,她的表情要多惊讶就有多惊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后面的那个小姐也万没有想到,我的家里居然会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愣在了门外,没有迈步往里进。我冷笑着说:进来呀,怕个锤子。她和你是同行!

听了这话,那个女孩才小心地进屋。灯光下,每个人的样子都无法躲藏。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王燕显然是傻了。瞪着眼睛瞅瞅我,又瞅瞅那个女人,满脸诧异莫名的神态。我理都不理她,一把拉着那个女孩进了卧房,把门重重关住。那个女孩显然有点被我吓傻了,站在那儿呆望着我。我大喊了一声:“脱啊!”一瞬间喝下去的酒好像全涌上头来,眼前竟然漆黑一片。在失去知觉前,我朝着床的方向倒了下去,耳边传来那个女孩的叫声,还有隐约一声关门的响动。

第二天中午我才勉强从睡梦中醒来。醒来后觉得一阵一阵地发虚,头痛得厉害,不过酒劲也散了。

恍惚中记起一些昨晚的事,但那个被我带回来的女孩已经不在房内。我忽然想起王燕了,经过昨夜,她会怎么样呢?想到这里,跳下床开门。客厅里空空如也,没有王燕的影子。去厨房和卫生间里找,也没有王燕。看来她是被我气走了。

我心里一空:王燕走了,她真的走了。虽然这是我意料中的结果,可是当它真的来临之时,我依然觉得一阵一阵的凄凉。为什么每次冲动过后总会是凄凉呢?

王燕能去哪儿呢?她还会不会回来?我坐在地上,脊背靠着床梆,脑子里胡思乱想。到最后,居然极其SB地开始想王燕是不是去找李乐了。

今天并不是休息日,可我不打算去上班。上午反正已经旷了半天工了,我不在乎多旷半天。这时候心里忽然想起赵婧了,她会不会来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上班?她会不会帮我请假呢?我以后是不是再也不理睬她了?

我从中午一直坐到晚上,没有赵婧的电话来,王燕也没回来。等到七点多钟的时候,我实在饿得不行了,爬起来想弄点东东吃。起来后才发觉自己的双腿全都麻了。

穿好衣服后到厨房里泡了碗方便面,端到客厅里吃。吃了没两口,突然外面有开门的声音。心中一阵狂跳,抬眼望过去,王燕居然回来了。

我先是一阵眩晕,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吃面。心里却有个声音不停地在问:她回来做什么?难道昨晚我那样乱搞,她也能不在乎?
王燕明显比昨天又憔悴了很多。她昨晚肯定是没有睡的。虽然我只是漠不关心地看了她一眼,但是,我的心却因为她的样子而抽搐起来。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对王燕的恨意全消。可能是昨夜,我对她所有的恨都发泄出去了吧。
我一边吃面,一边偷偷看王燕要做什么。王燕进来后也没有理睬我,而是直接进了卧房。进房后,她反手关上了门。我扭着头望着卧室的方向,开始发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那门又开了。我赶紧把头扭了回来。但是我马上又把头转了过去。因为我看见王燕是拎着包包出来的。一切与我那天在火车站捡到她的时候一样,背着个背包,手里提着个大包包。我的大脑轰然一声:她这是要走了呀!
我禁不住站了起来。想说点什么,但是张开嘴才发觉自己没有资格说任何话。我已经做出那样的事了,我还能指望她原谅我吗?我想说我没有搞那个婊子,可这有什么区别吗?我凭什么让她信我?
王燕仿佛没看见我一样,径直往外走。我想喊住她,可是我以什么理由挽留她呢?
我愣愣地看着王燕走出家门,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直到王燕关门的声音重重地敲在我的耳膜上,我才如梦方醒。王燕走了!王燕她走了!!!我的脑海里有个声音歇斯底里地喊着。
难道我就任由她这样走掉吗?难道我就任由我们这一个多月的经历就这样被抹去吗?我的心在徘徊。屋外王燕的脚步声逐渐远去,终于再听不见。我心里一激灵,把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甩,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出家门,下楼,追王燕。在这一刻,我心里再没有了对王燕的怨恨,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将王燕留下。
我疯了一样追到楼下,四下里黑暗暗的,哪里有王燕的影子?蓦地一阵风吹来,我忽然觉得脊背上冷飕飕的,想是出了许多的汗。

 我在楼下漫无目的地寻找,但总也没见着王燕。她能去哪儿呢?她在成都还会认识谁呢?李乐?不,她不可能去找李乐了。可除了李乐还能有谁?我忽然想起歌厅的张老板了。对了,打电话问问罗延!
掏出手机给罗延去了个电话。喂!我说:是罗延吧?那边正是罗延,他笑着说:乐子,有事吗?对了,你GF在电视台做节目做得怎么样了?
什么?我一愣,赶紧问:什么节目?
罗延说:上次有家电视台找她做节目呀!不过没有联系到她,后来还是通过我们这里知道你们的住址才找到她的。
听了罗延的话,我心里不由格登一下,隐隐觉得好像有点儿问题。那……我问,问的时候心不明不白的跳地厉害: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做的节目吗?
这倒不太清楚。可能就是前几天吧!
那……你知道是哪家电视台吗?
好像是××台!
我没有问罗延知不知道关于王燕的消息。因为从他的语气里我判断出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