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青春追梦-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致房冢峙浣峁锌赡苡跋熳约旱囊簧拿恕1热缢担桓龇峙涞绞≌暮鸵桓龇峙涞较缯模且豢季鸵馕蹲挪辉谝桓銎鹋芟摺T谕却厦鞯那榭鱿拢歉鲈谑≌习嗟娜撕苋菀拙湍艿鄙细龃Τぃ饶炅浯笠坏悖备鎏陡刹恳膊皇鞘掷选6谙缯ぷ鞯模心艹蝗盏鄙舷绯ぞ秃懿灰祝钡较亓斓家患叮鸵押艽蟮木ⅲ鹚的苌降丶叮羌蛑庇械悴豢赡堋U饨鍪谴又拔裆纤怠H绻友跎辖玻桓龃笱Ы淌τ胍桓鲋凶ń淌χ洌泊τ诓煌钠鹋芟撸残淼鼻罢咧鞯壬淼氖焙颍笳咭丫谌呓蔡ò镜盟藁ò住5堑笔蔽颐悄歉瞿炅浠挂坏阋蔡寤岵坏秸庖坏悖晕颐怯涝抖际瞧降鹊摹K远砸院蟮墓ぷ鞑惶闲摹S捎谖矣肭鼐餐〉墓叵狄丫挥薪徊椒⒄沟挠嗟兀运怖恋萌盟母改腹苷庑┦虑椤
  就这样,我按照分配计划和自己的志愿,分回了我们家乡所在地区的金桃市。在临行前,我到一开始在考大学时的亲戚家去道别,他对我的离去感到可惜。同时给他在地区外事办公室当主任的战友写了一封信,让他在分配中给予一些关照。
  我们终于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活。那天,我把行李带到火车站,办好了托运手续。我和其他几个同学登上了回程的列车。我们班好几个同学都来到车站送行,他们特意买了站台票,一直把我们送到火车上,在火车即将开动的时候,频频向我们招手,我们都带着满脸的泪水,这真是无异于生死离别的场面。在送行的人群中,我看到秦静汀,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列车缓缓地开动了。这时我的心里酸酸的,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重重地压抑着我的胸口,使我有点喘不过气来。男子有泪不轻弹,这一直是我的信条。现在,我无法不让那些眼泪流出来,觉得那眼泪流得再多一些,心里也许会痛快一些的……
  第五节
  41、恋爱季节
  来到金桃市以后,我直接就到地区行署外事办,找到了亲戚给我介绍的他那个战友。他身材长得很高大,见了那封信,问了我一些情况。突然对我说:“你不行就留行署吧,这里也十分缺乏人才。”
  我说:“我学的是企业管理,到企业去可能比较适合一些。”
  他没有多说什么,就把他的司机叫来说:“你先送金柱到招待处住下。”
  于是我就坐轿车来到地区招待处,安排了一个房间。同时,那个司机又对餐厅的负责人进行了交待,这样,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享受到了吃住不花钱的待遇。吃过晚饭,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这是一个装修十分豪华的房间,墙上贴着壁纸,地上铺着地毯,房间里有两张席梦思床和一些硬木家具,色彩搭配得恰到好处。大大的窗户上挂着淡雅的窗帘,在灯光的照耀下发了一种柔和的色调。这是一个带卫生间的房间,卫生间里也布置的应有尽有。尽管我在实习的时候也住过旅店,但从来没有住过这样高级的房间。这天晚上,我睡得不好,那软软的席梦思床垫,使我躺上去以后,就立刻深陷进去,有一种躺在云雾中的感觉。
  一连几天,我到地区大中专生分配办公室联系,一直也没有出来结果。于是我就到家里住了几天。回来后,那位外事办的主任对我说:“你想不想到经贸学校当教师。那所学校现在十分缺乏教师,你去后肯定能受到重视。”
  于是我就分配到了那所学校。并很快和在金桃市工作的同学们取得了联系。
  刘子平和张凤霄的关系已经进展到十分密切的程度,并且已经决定尽快领取结婚证书,以便在春节以前结婚。刘子平所在的商业局专门在单身宿舍中给他挤出一间房子,以做为他们的新房。那时的住房太紧张了。房子的问题大概在困扰着每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刘子平可以说是十分幸运的,这样就避免了他到附近农村租用民房的问题。
  由于我的到来,刘子平和张凤霄决定招待一次我这个老同学。那天晚上,我来到刘子平那间准备当新房的房里。这是一间处于机关办公楼三楼的一个普通房间。大约有十五平方米,屋里有一张新买的双人床。另外一张圆桌和几把折叠椅也是新的。还有两张桌子,显然是单位的办公桌。我们就在这间简陋的小屋里,又重新相聚了。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而且比过去成熟了一些。
  我们那个邻村的漂亮姑娘已经不象过去那样腼腆了,显得活泼多了,她一个人在那里忙里忙外的,想尽可能地为我们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我说:“充其量也就我们三个人,不用那么烦琐了,搞那么多东西,我看留下也是你们的负担。”
  她说:“那怎么行,你是远来的客人。又是我的老乡,你与子平还是同宿舍的宿友。”
  我对她创造的这个新词感到很新鲜。
  在她不太忙的时候。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我们那个老乡。她现在与上高中时期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然,仍然是那样美丽,只是更显得成熟些。然而有一点我看着很不舒服,那就是满头的卷发,让人看起来有一种发堵的感觉,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她那娇好的形象。唉,真的不知道,怎么社会上会流行这样一种难看的发型,怎么我们这个美丽的同学也不顾一切地赶起时髦来了。现在的张凤霄比过去丰满得多了。从她与刘子平的亲热程度和床上的一些摆设来看,说不定她已经与刘子平住到了一起。这个刘子平,真是拿他没有办法。就这样容易地把她的芳心捕获,并甘心情愿地把一切都献给了他。这真是一对幸福的人啊。
  那天我们一边吃菜,还一边喝了不少白酒。我们谈的内容主要还是围绕不同同学的不同境遇进行的。在我们这个班里,就目前来说,我和李建立的处境还算最好的,其他同学有的还在上学,有的已经走上了社会。有的是直接参加了农业生产,有的是通过各种关系,在千方百计地脱离那片黄土地。那天说得很多,喝得也很多。由于我的酒量太有限了,所以时间不长,就变得心跳加速,满脸通红。
  参加工作以后,实际上已经缺少了学生生活那种浪漫。相反,增加了许多责任感。这就是对教学的责任。
  在来信中我知道,李建立分配到了省财政厅工作。而秦静汀分配到省粮食学校当了老师。现在我们都在自己新的工作岗位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子。这是一个新生活的起点。人生的路正长。我和贾桂芳的通信一直保持着。我们现在已经以恋人的角色进行交流,这时就多了一些诸如今后生活方面的内容。虽然我已经参加工作,但她的毕业要在两年以后,两年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由于我现在离家近多了,市里没有什么牵挂。所以星期天的时候,我经常骑自行车回家。家里的事情也就比过去知道得多了一些。在一次回家里时候正好碰到桂芳的姐姐桂花,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了,几年的农田劳动,使她那丰满的身材充盈着一种健康的活力。她也可能对我与她妹妹的事情略知一二,所以变得对我也关心起来。她问了我一些当时的情况后,突然对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买几本书。”
  我说:“可以,不知是那些方面的。”
  她说:“你不知道,现在在农村没有知识也不行了。去年种棉花,由于配错了药量,整个把棉花的上半部烧掉了,那块棉田比别的地块减少了一半的收成。所以,我决定还是要学习。你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上了农广校,学了不少的知识。就是想让你到地区农广校给我买几套教材,也省得我去了。”
  我说:“没想到你还是那样用功。”
  她说:“在农村,就要研究种田的事情。不然的话,还有什么意思。”
  我对她那种好学的精神十分钦佩。我说:“你知道李小龙现在的情况吗。”
  我突然想起了我们一起养猪时的情景,忍不住问道。
  她说:“那是个癞狗扶不上墙,我说让他和我一块上学,他说什么也不肯。拿他有什么办法。”
  过后我问了一下母亲。母亲说现在人家两人已经做了亲,只是还没有结婚。怪不得贾桂花说起李小龙来,是那样一种口气。
  那年冬天,我到省城去购买教材,特意到省财政厅找李建立。从去年冬天高中同学联欢会以后,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我从财政厅的单身宿舍里找到他。同时看到秦静汀也在他那里,这使我感到很奇怪。我那个小学同学和那个高中的同学对我的到来都感到十分高兴。中午,我们就在他的宿舍里进行了一次聚餐。实际上只是在单位食堂里多买了几个菜,同时还买了一瓶白酒。由于上次在刘子平那里喝酒有了一点教训,所以这次喝得十分保守,几次惹得他们有点不高兴。我也不管这些。
  饭后,秦静汀说:“金柱,下午我还有两节课,我就不陪了。”
  于是她提前告辞走了。我们一直把她送到楼下,看她骑上那辆新买的大红色的坤车,骑了出去。在拐弯的时候,向我们招了招手。
  回去以后,我说:“你们俩怎么接上了关系。”
  他笑着说:“还不是上次你的介绍。”
  我突然想起来了。就在李建立刚刚分到省城的时候,我在一封信里告诉了秦静汀的分配去向,同时好象也对秦静汀说过,李建立分配到省城的消息。没想到他们真的联系上了,而且从表面看来,他们的关系已经进展到了一定的层次。
  于是我就笑着问李建立:“她已经是你的女友了吧。”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这时,在我的心头突然生出一点酸意。我努力把它压制下去。
  这年放寒假的时候,贾桂芳专门从金桃市下车,到我这里来。这是我们寒假活动的一部分。早在此前,就在信中商量好了。
  那天,我一吃晚饭,就到火车站去接她,一直等了近一个小时才从出站口见到她,火车整整晚了半个小时。我向她挥着手,并大喊大叫,见到我后,她冲我笑笑,我急忙把她手中带的东西接了过来。车站离我们学校很近,所以我们把行李放在自行车上,我推着车子,她在后面跟着我,步行向学校走去。
  我们把行李放好以后,让她洗了一把脸,然后到门口的小饭馆里简单地吃了点饺子,回到我的宿舍里。我们宿舍里本来有两个人。我与另一位年轻教师住在一起。现在学校放假了,他已经回家去了,现在这个宿舍为我独有。坐了六七个小时的火车,她显得很疲劳,但很兴奋。
  我说:“要不你先休息。”
  她说:“不用。”
  然后她说:“你们这里条件还不错。”
  我说:“还凑合吧。”
  显然,我们现在是没话找话。所有的话都在写信的时候说完了,现在见了面,倒不知说什么好。反过来也可以这么认为,那就是我们已经习惯了笔谈,而对于面对面的说话一时还适应不过来。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障碍就是时间。我已经这样了,可她还要度过两年的学生生活,在这两年时间里,我们必须维持好这份感情,显然这是一个考验。在刚刚毕业的时候,她强烈地建议我考研究生,按她的思路,一方面男子应当比女子更强一些,现在在学历上,实际上我们是平起平坐的。还有一个理由是等两年后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她也就大学毕业了,这时我们可以选择到一个更适合的位子。按理说,她这种想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对我来说,十四年的学生生涯有点觉得厌烦了。所以我一直找不到考研究生的感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考研必考外语,而在上中学时我的基础就不行,到了大学,虽然在这方面用了不少功,但仍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于是就产生了一种畏难情绪。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总是谁也说服不了谁。这天夜里,我们重新谈起这个问题,最后搞得都不舒服。所以我尽量换一个话题。
  我面前就是我那从初中开始一直就朝思暮想的姑娘,那时她那超人的美丽和绝俗的气质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觉得她一定是个完人。当然,现在她依然那样美丽。但在这美丽的内部,却多了一些世俗的东西,使我感到有些震惊。在我的内心世界里,我曾经一遍一遍的问过自己:这就是那个纯洁美丽的贾桂芳吗?
  这种想法,有时会使我产生一点失落感。有时我就无意识之中拿她与秦静汀相比,从而感到秦静汀的大气和贾桂芳的小气。当初我带秦静汀回家以及让江一珍留宿的时候,实际上这种小气就已经表现了出来,只不过我那时错误地认为,这正是她对我在乎的体现。并没有发现她的内心深处那种迫切的功利性。她太在乎一些外在的东西了,比如名声,比如学历,比如别人的看法。而我并不十分在乎这些。我觉得,人生是一种真实的体验,人活着是为自己的感觉活着,而不是象一个演员那样为了观众活着。
  这天晚上,我们把矛盾的话题尽量的避开了,所以后来甜言蜜语多了,使她变得开心起来。女人就是这样,几句好话就承受不了,而只要一句不中听的话,就会让她十分恼火。实际上,那个人不是这样呢,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这是人类的一个致命弱点。就在这种甜言蜜语之中,我们拥抱在一起。显然我们以前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都会彼此感到我们的身体有些发抖。就在拥抱的过程中,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使她的双眼变成两条美丽的黑色曲线。她的那双嘴唇鲜艳动人,我禁不住地把它们一起含到我的嘴里。这是我们的初吻,这一吻经历了好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时间已经静止了,空间已经不存在了,世界变成了透明的。这样的感觉当然也是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就象有人说的,自己结婚与别人结婚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最后我说:“宿舍里有现成的被褥,你就睡在这里吧。”
  她坚决地拒绝了。她这种洁身自好的表现其实很令人赞赏。这真是一个难以协调的矛盾。又想让亲爱的姑娘陪伴着你,同时又希望她并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于是我就把她送到一个女老师宿舍里,在那里暂住一夜。第二天,我们就一同回到了故乡。
  42、来了个老同学
  一年以后,江一珍从师大毕业以后,也分到了我们这个学校。这使我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说实在的,平时我除了上课以外,业余时间十分单调和乏味。工作单位与在学校上学不同,人与人之间无法达到那样的纯洁无私。因为有一次我们几个年轻的老师闲谈,我就对学校领导的某些作法,在背后发表了许多不满的言论。不久就传入校长的耳朵里去。那个校长是一个心里存不住事的人,有一次就把我叫到校长室里,对我说,以后有什么意见可以当面提,当面不说,背后乱说,那不是自由主义。你来的时间不长,又是学校的主力教师,要注意影响。这件事不用猜测,也能估计出究竟是谁告的秘。所以事后,我对说话加上了小心,尽量背后不讲那些对团结不利的话,以免对自己不利,对别人也不利,反而让一些小人那些见不得人的目的得逞。这样一来,单调的生活也就更没什么意思了。
  江一珍是我们高中的同学,而且她的性格又是那样的善良,善解人意而与世无争。所以我对她的到来很高兴。一年多时间不见面了,可以这样认为,现在的江一珍比一年前出落得更漂亮了。这种漂亮不是那种夺人眼目的漂亮,而是一种经得起仔细品味的美丽。这种美丽不仅仅是一种外在的,而更多的是由于她的性格和气质使然。这是一种脱俗的美丽。我想有谁能娶到这么好的姑娘,那可是他的福气。
  江一珍来到学校以后,业余时间我们相处得要多一些。我们那时候一般不坐班,所以在没课的时候,只要学校不开会,就是我们的自由时间。
  在这样多的自由时间里,有时我们闲得有些无聊。过去我不是睡觉就是到书店买本书看。而在白天睡多了,到了晚上睡不着,仍然点然床头灯看书。那时看的书种类很多,有文学方面的,有专业方面的,也有自然科学方面的。
  也就是在这种无聊的时候,我突然对无线电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时我有点后悔当初没有报考理工科的电子专业。我想按我的性格,还是搞一些科研好一点,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心眼,没有那么深的城府,对谁都抱有一片真心,这种人在目前的世风之下,显得有些迂腐。还不如一头钻进实验室里去,任它东南西北风。
  江一珍到来之后,我的业余生活丰富得多了。我们有时到街上一起吃冷饮,有时一起到公园里去疯玩。有一次我们到公园里玩儿童的转梯,几圈飞旋之后,搞得我们脸黄黄的,一阵恶心,不停地出冷汗。唉,现在我们真的长大了,儿童的东西已经享受不了了。江一珍连说上当。在出公园大门的时候,看自行车的一个老大娘看见我们的脸色说:“你们是不是玩了转梯?”
  我们不好意思地说是。她笑了起来,说:“我猜也是”。
  夏日的一天傍晚,我对江一珍说:“我们到未名湖去野游,不知你敢不敢去。”
  她说:“怎么不敢。”
  于是我们就带上饮料和一些快餐,各自骑一辆自行车,踏着夕阳向离市区有二十多里的未名湖走去。
  我们这里的未名湖可不是北大校园里的未名湖。这是一个平原上少有的天然湖泊,水面南北长二十多里,东西宽十几里。这可比北大的未名湖大多了。说起来不低于六十平方公里。这个湖夏天水多些,冬天水少些,边上水浅的地方长着许多杂草,还有的地方长有芦苇。
  我们来到湖的北岸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在西天边形成一道火红的晚霞。这道霞光的颜色渐渐地深下去,最后变成了一片深蓝。
  湖边静悄悄的,远处有青蛙的叫声。岸边的草地里,飞出成群的大蚊子,在我们身上无情地叮咬。
  江一珍说:“这次又上了你的当。”
  我说:“没有关系,我们点一堆火,看它们还猖狂。”
  于是我和江一珍分别在岸边的野地里搜罗起柴禾来。现在天还没有黑得一点也看不清东西。我们借着这点光亮,找到了一些枯树枝和丢弃的农作物秸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