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血染的日月旗-第9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到这时,子仁大笑着说道:“赛指挥,一言为定。”说罢,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众人酒足饭饱之后,便各自回营。

    转过天来,李大拿一早便依子仁所言将李如梅接了出来。谁知周晓云担心李如梅再次逃婚,偏要一同跟着,李如梅无奈特来请子仁随行。

    看到李如梅这哭丧着脸的样子,子仁只得去向郝杰告假,借口长宁堡内事务繁忙先行一步。郝杰准假后,子仁让王命硬、周大岐等人留下统领部属,随后就陪李如梅小两口一道返回辽阳。

    哪曾想,昨日里被气得不轻的李如柳李大小姐,正在辽阳城磨刀霍霍的等着自己。

    (明天上午十一点前更新)(未完待续。)

第六十四章 以腹心而运手足() 
沈辽两地相隔两百余里,子仁等人这一路上有马匹代步,如果一心赶路两天便可抵达辽阳。谁知这李如梅有心拖延,一路上不是头疼就脑热的,结果走了半天,才刚刚抵达沈阳城南二十里的白塔铺堡外。

    白塔铺堡因有座洁白如玉的无垢净光塔而得名,李如梅指着远处的塔尖,向着身旁问道:“子仁你可知这白塔有何来历。”

    子仁正在思索怎样尽早让军器局尽早投入运转,还有如何安抚伤亡兵丁的家属,没心思搭理李如梅,随口说了一句:“不知道。”

    “终于有你不知道的了。”一路上愁眉苦脸的李如梅突然来了精神,兴致盎然的说道:“相传,数百年前此地有一处直通海底的“海眼”,有一条孽龙曾在此栖息,不时兴风作浪,以至日夜暴雨不停,洪水泛滥、河床坍塌,大批百姓丧命其中,庄稼颗粒无收。后经高人指点,附近村民们合力在海眼之上建起了一座宝塔,由高人做法将孽龙封在海眼之下,从此以后风调雨顺,孽龙再未现身作怪。”

    说到这时,李如梅有意看了一眼身旁的周晓云,一本正经的说道:“晓云你长的如花似玉、貌赛天仙,要是被孽龙看重,破塔而出将你抓去那我后悔可都来不及,为了安全期间你先回沈阳城吧。”

    “原来你小子目的在这。”子仁暗笑了一声后,见周晓云怒上眉梢,担心受到波及,有意打马同李如梅拉开一段距离。

    这会就听周晓云怒吼道:“好你个大梅子,一路上拖拖拉拉我就忍了,现在还敢变着法的赶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开始追打起李如梅来。

    李大拿本想上前阻拦,子仁却将他拦住,笑着说道:“大拿别急,现在上去容易误伤,等你家少奶奶气消了再说。我看这小两口感情不错,他们认识多久了。”

    李大拿摸了摸脑袋后说道:“不瞒你说,我少爷和周家小姐儿时一起玩到大的,这大梅子的外号就是她起的,谁知十四岁那年女方突然脸上生出了黑痣,我家少爷就~少奶奶别拔剑啊。”

    李如梅身手敏捷,虽然不敢还手但是左闪右避,周晓云一直逮不着他,最后一怒之下拔出了兵刃。子仁和李大拿担心事情闹大,立刻上前说了一通好话这才将她劝下,眼见着到了饭点,众人决定先行入城歇息。

    白塔铺堡守将于学忠同李如梅本就相识,加之子仁当日曾搭救过其弟弟于学智,见两人途经此地立刻命人设宴款待。子仁心系早些时日安置在此的那一批伤员,匆匆吃了两口后便前去探望了。

    好在将士受的都是外伤,经过几日的修养后已经没有大碍,子仁勉励了几句之后,让众人先在此安心养伤,如今鞑子已退,大军在沈阳城修整几日便会开拔,到时再一同返回长宁堡,并承诺回堡后定有厚抚。

    征战沙场伤亡再所难免,子仁虽然早有了准备,可每当看到将士死伤,心中总觉得不是滋味。

    这时,一名失去一条胳膊的将士站了出来,激动的说道:“多谢将军,我出身军户多年为兵,因上官克扣粮饷经常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同鞑子交战,有时想想还不如死了痛快。”

    说道这时兵丁用仅剩的一条胳膊擦了擦眼泪,语带感激的说道:“自从投奔将军治下,粮饷足额发放,还不时能吃上几口肉,家中更分得了田地和耕牛,死伤的兄弟将军也都尽力安抚。在下没了胳膊,怕是讨不到媳妇,不然有了儿子定让他跟着您建功立业。”

    “对,丁将军把弟兄们当成自己人,能跟着将军杀鞑子,兄弟们死了也甘心。”

    “将军这几日把鞑子打的落荒而走,沈阳卫周边都传遍了,能跟着将军咱们这辈子值了”

    子仁对部下的好,众伤员都看在眼里,纷纷群起响应,不少人眼中还饱含着热泪。

    “多好的兵啊,不知要杀尽这塞外鞑奴,还要有多少忠勇将士埋骨沙场。”子仁感叹了一句后,深吸了几口气,笑着说道:“谁说没了胳膊就讨不到媳妇,因伤致残的将士多发两年的饷银给你们当聘礼钱,回堡之后我就把辽阳城内的媒婆都请来,给大家保媚,让弟兄们都过上好日子。”

    “谢将军!”见子仁许下承诺,众兵丁当场振高呼。

    “这兵带的好!”这时子仁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夸赞。

    子仁顺着声响方向看去,就见李如梅和李大拿正满面笑容的看着自己,周晓云也在一旁对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

    见李如梅跟来,子仁开口问道:“如梅兄,你们怎么来了。”

    “我看你饭吃了一半就跑了,担心你私会情人,这不帮如柳妹子来看个究竟。”李如梅介怀子仁先前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相救,坏笑着说道。

    谁知周晓云这时突然掐了他一下,没好气的说道:“当妹夫和你一样,以后要让我知道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看我怎么收拾你。”

    “晓云,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当什么真啊。”李如梅揉了揉被掐疼的腰眼,转向子仁说道:“妹夫有件事早就想请教你,你到底有何领兵之道,论沙场上的本事我这些家丁哪个都不比你手下人差,可是每次出征斩获都比不上你。”

    见李如梅问起正事,子仁微微一笑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古语有云:将待兵若手足,兵则视将若腹心。以腹心而运手足,则腹心动,而手足应。”子仁这时看到李如梅一脸不解的样子,直接用大白话说道:“就是要视将士如手足、同甘共苦,众志成城。临敌时上下一心,自然攻如利刃,守若金汤。”

    李如梅明白过来后点点了头,白了李大拿一眼后,继续问道:“子仁你帮我想想,古语里有没有说属下多嘴该怎么治?”

    子仁笑着回道:“那好办,用针缝上就行。”

    李如梅知道子仁是在玩笑,不过李大拿害的他不浅是该敲打一下,一本正经的说道:“晓云你带针线了吗?大拿!你给我站住。”

    李大拿见自家少爷目光不善,撒腿就跑。一番玩笑过后,众人重新启程。在周晓云的连番催促下,两日后终于抵达了辽阳。

    周晓云因尚未成亲,不便住进李如梅府上。为此特意将其送到李成材家中同李如柳作伴,谁知子仁刚踏进李家大门,就感觉到一阵杀气袭来。

    (明晚十点前更)(未完待续。)

第六十五章 母老虎上树() 
子仁寻着杀气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李如柳李大小姐,不知为何爬到了院子正当中的枣树上。见到自己进府后,双手怀抱着树干,两眼直冒火星,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一口小牙更是咬得咯咯作响,脸上的表情如同要咬人的母老虎一般。

    正在子仁一头雾水的时候,李如梅笑着说道:“如柳你五岁起就开始爬树,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没爬够啊,快下来吧,你晓云姐来了。”

    “老舅不能让她下来,我的毽子还在树上那。”这时韩念娇突然跑了过来,笑着像只小花猫似得说道:“李如柳笨死了,还说要教我踢毽子,结果一脚踢到树上去了,真没用。”

    说道这时,韩念娇突然看到了周晓云,被她的容貌吓得先是一愣,小眼珠子转了两圈后,拉着小辫子奶声奶气的说道:“老舅,这就是你常挂在嘴边的那个丑八嗯嗯。”结果“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李如梅捂住了小嘴。

    李如梅这时吓得心都快从腔子里跳出来了,头顶上虚汗一阵阵的向外冒,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嘴巴大张如同被煮熟的鲤鱼一样。

    周晓云气得脸都红了,指着李如梅鼻子骂道:“好你个混账东西,当年谁拉着我的手说要娶我的,如今到嫌弃我丑,看本姑娘不收拾你。”说罢,拔出佩剑直扑李如梅。

    “晓云别动手,我错了来人救命啊!”就见李如梅一边求饶,一边满院子上窜下跳的躲避周晓云。

    一路上这对冤家没有一天不闹的,子仁早就见怪不怪。见李家的家丁都围了上来,李如梅应当出不了什么大事,转而看着树上的李如柳说道:“如柳姑娘树上危险,你快些下来吧,毽子晚点拿根竹杆一挑不就下来了。”

    李如柳一看子仁就来气,在逆反心理作用下反其道而行,飞快的往树上攀去。谁知刚爬出去没几尺,就听“咔嚓”一声,落脚的树枝吃不住份量突然断裂。李大小姐一脚踩空后,径直从两丈多高的树上掉了下来。

    如果按照当前的姿势,最多就是玉臀着地疼上两天。可李如柳见子仁就在一旁,心中恶气未消不愿在他面前出丑,立刻腰腹发力,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在空中翻转一圈后安然落地。可是女孩家力下,刚翻转了半圈便感到气力用尽,结果这一下反而是弄巧成拙,将自己弄得是大头朝下。

    李家有钱有势,这庭院修建时大为考究,地上铺的都是质地坚硬大青石。李如柳这时已经无力调整身形,眼见着就要摔得头破血流,突然一双有力的臂膀搂住她的纤腰。

    子仁见心上人遇险,事发突然也来不及多想,立刻飞奔过来双臂前伸将她抱住。结果这一抱可好,鼻子正对上了李如柳两腿之间的隐秘之处,一股诱人的女儿香迎面扑来,子仁忍不住多吸了两口。

    李如柳误会子仁是有心轻薄,羞愧难耐之下,两条腿胡乱的蹬踹起来。

    就听“咣当”一声,子仁被李如柳的膝盖踢中了面门,瞬间感到头晕目弦,脚下无根站立不住。为防前倾时压伤李如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控制身形向后栽倒了下去。这一下反变成了李如柳压在子仁身上,两人的面门正对彼此的敏感之处。

    见子仁倒地后迟迟不起,韩念娇逮着机会,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道:“不好了,胖老姨把人压死了。”说罢,露出小虎牙坏笑了起来。

    李如柳被韩念娇这么一说,瞬间脸就红了,起身之后飞快的跑回了房内。好在李如梅和周晓云分得清轻重缓急,立刻止住了打闹将子仁抬进了房内。见子仁面门红肿,还命人取来冰块进行冷敷。

    李如梅见子仁迟迟不醒,向着身旁问道:“晓云,子仁怎么还没醒,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周晓云看子仁吐息平稳,摇了摇头后回道:“应当不会,不过如柳这一脚没轻没重的,隔得大老远的我都能听到,子仁估计要晕上一会。”说道这时,周晓云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口说道:“大梅子你先在这看着,如柳妹子今天的举动有些反常,我去看看她。”

    周晓云快步来到李如柳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老姨,你前面瞪人的样子像只上了树的母老虎,好威风啊。”原来是韩念娇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担心李如柳生气,想来讨好她一下,结果用词不当,反而是火上浇油。

    “去你的。”李如柳瞪了韩念娇一眼后,没好气说道:“你这是在夸我吗?去去。”说着就把韩念娇赶出了屋外。

    “晓云姐你怎么来了?”结果一开门正看到了周晓云,李柳氏和李如楠都以返回铁岭,李如柳正愁心中有事无人商量。将周晓云请进屋内后,把前几日在长宁堡遇见的种种,如实告知了自己这位未来嫂子。

    周晓云听完后,结合这几日同子仁的接触,觉得未来妹夫不像那强抢民女之人。反而觉得那“丑女”来历不明,行为举止也大为可疑,似乎同自己某位旧相识有些吻合。微微一笑后,说道:“如柳妹子,我这有一炷西域秘制的摄魂香,据说其中加入了罂粟花等密药,闻过此香之人便会产生幻觉,无论别人问他何事都会如实作答,不如趁着丁守明昏迷未醒,帮你试试未来妹夫。”

    “这办法好,如柳先过未来嫂子。”笑着说了一句后,李如柳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说道:“嫂子,女儿家家的弄这摄魂香干什么,难不成是为了那没良心的大梅子?”

    见周晓云瞬间霞飞双腮,李如柳也就不再追问,立马叫过丫鬟李小翠,三人一同来到了安置子仁的房内。为防李如梅从中作梗,特意将他锁在了门外。

    用浸湿的手帕捂住口鼻后,周晓云小心翼翼的点燃了摄魂香,一丝青烟缓缓飘入子仁鼻腔。

    这时昏迷中的子仁眼前渐渐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背影,虽然那仅仅是一个背影,却集天地间的所有灵气与一身,连一根发丝似乎都经过能人巧匠的冰雕玉琢。

    (明晚十点前更新)(。)

第六十五章 梦中情() 
随着女子优雅的转过身来,那娇小的身材温柔而婉约,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纤细的柳叶弯眉,一双眼睛流露出丝许妩媚。ggaawwx()?()?()?()?()秀挺的娇鼻,微微泛红的细腮,红艳欲滴的双唇,配上洁白如雪、滑如碧玉般的冰肌玉肤,是如此的美艳不可方物。

    虽然子仁知道这仅是一个梦,一个完美无缺的梦,但眼前的美色让他彻底忘记了一切,痴痴的看着女子,连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生怕眼前的女子会消失无踪。

    “妈呀!”这时在**边围观的李如柳,突然满脸通红的叫了一声。原来是子仁在睡梦中看的入迷,身下的小兄弟傲然挺立了起来,这一下彻底出了自己。

    周晓云担心惊醒子仁,提醒李如柳道:“如柳小声点,什么想问的快点问,这香的效力可不长。”

    “纨绔子弟,满脑袋的无耻下流!”李如柳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句后,眼珠子转了两圈,贴近子仁耳边小声问道:“坦白交代,你和舒沐那丑八怪到底是什么关系。”说罢,双眼直冒火星的看着子仁。

    睡梦中的子仁,就看见女子轻飘飘的扑到了自己怀中,双手搂住自己脖子,娇滴滴的说道:“官人,还记得我舒沐吗?前生我们曾是一对眷侣。”

    “这…我…”幻境中的子仁看着怀中娇滴滴的女子,心中却不禁犯起了嘀咕:我前几世早早便命丧沙场,何来此等貌似天仙的佳人相伴,还这舒沐又是哪冒出来的?这时提鼻子一问,隐隐闻到一阵罂粟发出异香,心中疑窦丛生了。

    李如柳见昏迷中的子仁言语含糊,认为此中必隐情,横着眉毛大喝道:“快说!”

    随着李如柳的一声怒吼,女子搂在子仁脖子后面的双手也悄然发生了变化,两条玉臂以肉眼可见速度褪去了娇嫩的皮肉,化成两只白骨森森枯爪,眼见就要刺入子仁的后颈。却听子仁低声回道:“舒沐我想起来。”

    李如柳心中大喜:“快说想起了什么?”

    就见的子仁嘴角翘起的说道:“上辈子只白骨精缠着我,妖孽看拳!”

    “什么?”李如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子仁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她胸前。这小妮子胸前虽高耸的肉山相护,吸收了部分冲击力,但吃痛之下仍旧后退了几步才止住了身形。

    而幻境的子仁,出手之后身上忽然爆出一股浩然正气,那女子犹如被狂风刮起的落叶,整个人倒着飞了出去。婀娜的身段在空中化成了一团火球,摄人心魄的皮囊在烈火中瞬间化作了灰烬,仅剩下的一具焦黑的骨架飞出数丈之后,摔落在地彻底灰飞烟灭。

    子仁半梦半醒之见挽了挽袖子,破口大骂道:“滚你***舒沐,还一口一个官人,一身的妖气都没弄干净,还敢过来**你家丁爷爷。”骂完之后暗自想到,美艳的花丛下面往往暗藏的牛粪,看似绝色的佳人,说不定早已经被人弄得是玉门洞开,差点被这美艳的妖精给迷惑了。

    这时,忽然想起了同自己纠葛不断的李如柳,虽然行事任性无理,但却不难看出她那敢作敢为,毫不做作的真性情。比起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来,到也合自己的胃口,忽然又想起李如柳凹凸致的身材,轻声说了一句:“如柳。”

    李如柳被子仁的击中之后怒气骤生,立刻拔出佩剑想着上前报复,眼见剑锋即将刺入子仁眉心时,却听到那轻轻的一声“如柳”。先前还杀气十足的攻势戛然而止,措手不及愣在了那里。

    “如柳过来。”周晓云似乎明白了什么,见子仁仍旧昏睡不醒,将李如柳拉到一旁,开口解释道:“好妹妹这梦是心头想,看未来妹夫昏睡中的表现似乎同那舒沐仇无爱,我看你是多心了。”

    “哎呦!”丫鬟李小翠突然恍然大悟叫了一声,笑着看了李如柳一眼后,轻声说道:“小姐,我说咱家姑爷怎么“龙头高抬”,原来是想起小姐来了。”说完捂嘴偷笑了起来。

    “死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李如柳又羞又恼,正想上前发难,却被周晓云拉住,好言相劝道:“如柳香只剩下不到一半了,什么要问的抓紧。”

    李如柳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来到子仁耳边,用旁人不易察觉的声音问道:“丁守明,你愿和我白头到老吗?”

    一个小男童突然出现在了子仁梦中,张开双手奶声奶气的说道:“爹爹,抱抱我呗~”

    “谁是你爹爹?”子仁看着眼前这个叫自己爹的小家伙,瞬间陷入了沉。这个小孩怎么和自己如此相似?除了长像之外,说话的语气,看人的眼神,活脱脱就是一个小丁守明。

    小孩看着一脸茫然的子仁,突然吓得大哭了起来:“娘娘快来呀!爹爹睡傻了,不认识我了。”

    “好你个纨绔子弟,一天到晚就知道外出打仗,回家之后一心鼓动铳炮,如今睡个觉起来就不认儿子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时一个胸前傲然挺立,一手拎着鸡毛弹子,一手抱着幼童的中年女子跑了过来。看她这体型长得白白胖胖,却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