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血染的日月旗-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焙颍选嵌鳌诺轿易炖锪耍俊背镒判∽焖档馈

    “娘子咱能别瞎想吗?”面对如此明显的威胁,子仁一脸无辜的回道,随后举起右手食指,展现出了上面的咬痕,继续说道:“昨晚我看到娘子呼声正酣,两片玉唇一张一闭的实在可爱,本想用手轻摸几下,结果还让你咬了一口。”说道这时有意顿了一下,坏笑着说道:“再说了我‘那东西’你又不是没见过,大小你还分不出来吗?”

    “你这家伙一肚子坏注意,谁知道放进来的是什么东西,被咬了活该。”楚楚昨晚朦胧中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唇边抚摸,这才狠咬一口,知道错怪了子仁后,死不认账的回了一句。子仁知道这小妮子的脾气,昨晚占过大便宜之后也不愿同她在此事上多做计较,苦笑着摇了摇头便起身离开。

    等到堡内一众将官都起身后,子仁便将大伙召集起来,面带笑意的说道:“大伙应该都知道本将即将荣升标兵营千总一事,这官职大了手下兵马自然是要扩充,这不特意把你们几个叫来,有事同你们商量。”

    “将军,是不是要给我们升官啊?”丁碧仗着和子仁亲近,直言不讳的说道。“还真让你猜中了”子仁微笑的回了怎么一句,随后宣布了一系列人事变动。

    大明战兵营之中,一般都是按照队、旗、局、司、部、营六级编制。子仁如今是实授千总一职,也就是部一级,部以下设有队、旗、局、司四级,未免指挥时传令不便,子仁决定将局一级裁撤。部以下为队、旗、司三级。

    以四队为一旗设旗总一人,四旗为一司设把总一人,四司为一部。其中有步兵共计三司,编制与长宁堡之前的哨一级相同,每司二百一十人。丁碧从车营中调出,和周大岐两人一同分任甲、乙两司把总,丙司的把总暂时空着,准备以后留给楚楚她师兄‘王守官‘。步兵满员后合计六百三十人,不过目前仅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马。

    除此之外另有骑兵一司,与步兵不同编制为三三制,重骑、轻骑、蒙古游骑兵各一旗,旗下设三队每旗三十七人,由唐要顺、马时楠、那海分别担任旗总。原重骑队旗总王命硬,升任骑兵队把总一职,会蒙语的李老六调入王命硬手下,负责传令。骑兵合计一百一十三人。

    同时子仁另设中军火器兵一司,由雷镇威负责统领。下设有独轮战车一旗,配置独轮战车八辆,三眼连铳十六赶,兵丁五十人,由雷铁蛋负责统领。炮兵一旗,配置灭虏炮十门,长宁堡原有的中型弗朗机两门,外加十二匹骡马,兵丁五十人由雷镇威兼任旗总。另有鸟铳队一旗,由李永芳率领,因鸟铳数量有限,编制虽暂定为五十人,但目前缺额近六成待日后补齐。火器兵三期合计一百五十人。

    步兵、骑兵、火器兵合计共八百九十三人。子仁准备日后在招募一些文书、马倌、医官,杂役,满员后全部人数在一千人以内。大伙听完后,几乎人人都得以加官晋职,大部份都是笑逐颜开。“将军,怎么没升我和我爹的官啊?”见到和自己一起的雷铁蛋和李永芳都各领一旗,崔得胜的独子崔小勇一脸不快的叫嚷道。

    子仁知道这小子觉得鸟铳操作繁琐,几次缠着自己想加入步兵队。可当自己询问过崔得胜过后,老崔觉得就剩这一个独子,担心他再出现意外后无人送终,希望子仁还是将他留在相对安全一点的鸟铳队中。听到儿子冷不丁的发问,崔得胜便开始一个劲的给子仁使眼色。

    子仁知道这恶人还得自己来当,思索了片刻后,微笑着说道:“小勇阿,我朝开国功臣大学士‘朱升’,当年给太祖献过一条妙计,助我大明创基立国,你还记得是什么吗?”“将军前几日讲过,是‘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怎么了?”崔小勇一脸不解的回了一句。

    “你知道就好”子仁听到后点了点头,看了崔得胜一眼后,继续说道:“此计中‘高筑墙’三字可是排在最先,这长宁堡可是我等的根基所在,边墙修筑好后还需有人把守,我准备升你爹作为我堡内‘防守官‘一职,负责留守堡内。你爹如今都一把年纪了,你要是不在他身边,崔大哥一个人可忙不过来,这职位我可要换人了!”

    “将军别换人,我愿意留下帮我爹”崔小勇知道这防守官的职位可比旗总大出不少,等爹爹老了这位置肯定得传给自己,一脸焦急的叫道。“明白就好,还不赶快同你爹一起指挥饥民们早日将边墙修好。”见这小子上当了子仁一脸笑意说。

    见崔家父子欢天喜地的带人前去修筑边墙,子仁立马叫过雷氏父子,准备找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试射一下李如梅送来的火炮。

    (明晚八点左右还有一章)

第四十章 不请自来() 
大明虽有不少兵书都对火器的射程有所记载,不过除了戚少保所著的《练兵实纪》外大多虚而不实。加上各边镇的火炮没有量产,导致火炮的口径用料无法统一,其射程自然也是千差万别,子仁为防临敌之时出现意外只得先行试射。

    检查过后,发现李如梅此番送来的火炮都属上品,工精料足基本没有炸膛之嫌。子仁随即命人将火炮推到太子河边,对着河面点火试炮,一时之间长宁堡郊外炮声响成一片。

    几轮试射下来,发现两门千斤弗朗机平射时的射程在一里以内,因份量太重不便携带,暂时只做守城之用。几门灭虏炮的杀伤距离则在一百五十步上下,不过因各炮口大小不一,各炮之间射程多少有些差别,子仁将其中口径相差不大的编列在一起,便于统一弹丸的口径。

    而这虎蹲炮的最远射程虽可达百步,不过为了保证喷射出散弹的密度,便将其开火距离定在五十到七十步之间。加上两门射程在两百步左右的弗朗机,子仁手上的火炮可在两百步到五十步之间给敌方造成持续不断的杀伤。冲进五十以内的敌军,则留交给步兵手上的三眼铳解决。

    在试射火炮的同时,子仁命雷家父子将每门火炮装填时所需的火药用量一一计录下来,每炮备火药三十发。同时备好相等数量的火绳和弹丸,便于出征时携带。为了保证火炮的气密性增加射程,子仁还命人依照炮口的大小赶制一批木马子。

    一番忙碌下来,返回堡内已经接近午时。子仁吃够了这炮径不一苦,下定决心等郝杰所需的三眼铳赶制好后,就调集工匠开始自造火炮。先试制几门虎蹲炮、灭虏炮这一类的中小型火炮;将火炮的口径统一起来,到时再统一配置‘开花弹’增加杀伤力。等积攒好足够的经验后逐步制造弗朗机、大将军炮等技术要求较高的火炮。

    不过这制炮所需的炭料、铁料巨大,辽东镇自产的铁矿质量不错可以直接拿来使用,不过煤炭中的含硫过高,所以子仁还是觉得用木炭炼铁来的放心。为此匆匆用过午饭后就准备去工地监工,指挥饥民们尽快把边墙修好,可以抽调人手开建炭场。谁知刚走到堡门口,就看到远处李成材一家正带着不少人马迎面走来。

    ‘难不成李家这是想把我硬绑了去同李如柳成亲?’子仁心里嘀咕了这么一句,随后想道:“上次骗我去铁岭看病时绑了一次,昨日里在辽阳城算第二次,事不过三还来这招,我丁守明是骨头硬,可你李家也不能拿我当螃蟹阿。”想到这时心中大怒,高声喊道:“丁碧、王命硬把兵丁都集合起来在城门两旁列队,让李家见识一下我长宁堡的威风。”

    “得令”子仁被李家绑去一事算不上光彩,回堡之后并未告知他人,大伙误以为自家将军此举是要在老丈人面前涨涨脸,异口同声的回道。正在大伙积极整队的时候,唯有这舒楚楚撅着小嘴,似乎吃起了李如柳的干醋。

    李成梁算准了子仁如今正在气头上,为此昨日里特意派李家诸子中和他关系交好的李如梅,借口组建标兵营一事前来打探一下口风。见子仁并未迁怒与李如梅,这才让李成材前来拜访。李如楠见到长宁堡外有兵丁列队,误以为妹夫这是带人相迎心中大喜,走到子仁身前微笑着说道:“妹夫,我等今日特意登门探望,你这还兴师动众的夹道欢迎,让兵丁们都撤了吧,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

    “如楠兄,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点小伤用不着探望,没事的话你们就走吧。”子仁见对面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眼睛看着地面没好气的说道。说话的同时还故意将被拔去指甲的大拇指举了起来,在李成材一家面不断的晃悠。

    结合子仁这般举动,李如楠听出来这话里的意思:‘你们李家有事你也别在这里待着,少在我眼前瞎晃悠。’知道子仁心中还有怒气,不禁微微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子仁阿,以后都是一家人就这么点小事你怎么还记仇。”这时李柳氏陪着笑脸说道。

    “我打小是从道观里抱来的,攀不上李家这豪门大户”子仁冷冰冰的回了一句,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面沉似水的说道:“李大人,李家伯母,上次送来的粮食和甲胄,我如今有急用。既然你们都来,我晚点折价两千两白银给二老,算是我丁守明问李家买的。”“阿~”经过牢房内的一幕,李柳氏见识过子仁的硬脾气,见他这是铁了心的不认这门婚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张着大嘴愣在了那里。

    “子仁先别生气,李如桢那小子口不择言,已被我兄长禁足三个月。”李成材眼见这门亲事要黄亲自开口相劝,见子仁丝毫没有动心的意思,想起了李成梁的吩咐,话锋一转说道:“前几日佟家加害你一事我李家已经调查清楚,佟养真在辽阳城内多行不法,被我大哥贬到了鸭绿江边的‘九连城’。佟家在辽阳城里那点产业也全部收缴上来,晚点都划归你名下,这次你为我李家铲除害群之马,晚点会再保举你个卫指挥的职位。”

    佟家的店铺到无关紧要,可是这卫指挥使的职位有利与自己招兵买马,子仁听到后嘴角微扬的做了请的手势,说道:“李大人这一路辛苦估计还没用过午饭,不如先进堡歇息一下,让我丁守明一尽地主之谊。”在好言相回的同时,心中却在暗中盘算如何推掉这门婚事,同时拿下李家许给的好处。

    “子仁这就对了,放心有我李家在,辽东镇没人再敢寻你的麻烦!”李成材见子仁态度有松动,笑逐颜开的说道。“大人不好了,我按照你的吩咐去城内办事,半路上看到赵三正带着一群叫花子正往我长宁堡而来,这小子估计是想来找我们的麻烦。”正在这时,被子仁派去采买棉花、布料的祖大目一脸焦急的跑来回报,狠狠打了刚刚夸下海口的李成材一个耳光。

    “李大人,您前面说什么来着?”子仁一听心生不怒反笑,话中有话的对着李成材问道。

    (求推荐,下一章明晚十点更新)

第四十一章 送‘死’上门() 
“完了!”李成材本以为此事有所转机,没想到刚夸下海口就有人来长宁堡闹事,暗叫一声后顿时感到颜面无光。“李大人久居辽东,这赵三是什么东西不用在下多说,此人敢来我治下闹事自然不能轻饶,还望大人帮着做个见证。”子仁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语带杀意的说道。

    “那当然,那当然。”李成材知道赵三就是一泼皮无赖,平日里和佟养真勾结干了不少龌蹉之事,见子仁杀心以起一脸尴尬的回道,同时偷偷给儿子使了眼色。“妹夫,我此行带了不少护卫,需要我李家帮忙只管招呼一声。”李如楠会意后拔出佩刀,气宇轩昂的说道。

    “如楠兄,你的好意在下先行谢过,就几个臭叫花子,用不着李家动手。”子仁一脸客气的答道,说道这时稍微停顿了一会,嘴角微扬的继续说道:“不过这赵三一伙用脖子蹭我部下刀口一事,还望李家帮我做个见证。”

    “嘿嘿,用脖子来你的蹭刀口。”听到有人把杀人一事说的如此无辜,李如柳惹不住捂嘴偷笑起来,心中不禁觉得子仁这人倒还挺有趣的。这时忽然发现有人轻拽了一下自己衣袖,回头就看到娘亲正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立马收敛起了笑容。

    “王命硬,集合你手下的骑兵随我出堡。李老六,通知那海如果赵三一伙胆敢反抗格杀勿论。”知道这群叫花子惯用的手段就是带着一群老弱病残上门闹事,子仁担心兵丁们心软下不去杀手,特意叫了那海随行。

    那海今日正好带着人来堡内接受整编,见有仗可打立即指挥部下翻身上马。还不断大声叫喊着鼓舞士气,准备在子仁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而赵三这边,昨日里同手下商议过后,决定先下手为强带人来长宁堡封堵堡门,给子仁点颜色看看。眼见着目的地快到了,赵三对着身后的爪牙叮嘱道:“四愣子,你等会带着那些缺胳膊断腿的弟兄封堵堡门。五蛋,你负责领着妇孺们哭闹。二狗子,二狗子你小子死哪去了!”转身后发现二狗子不见了踪影,大声叫嚷道。

    “三爷我来了”丐帮这次老老小小出动了二百多人,为防老弱掉队,赵三特地顾了几辆牛车给他们乘坐。听到当家的召唤,一直座在车上偷懒的二狗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未防赵三怪罪满脸焦急的说道:“三爷车上颠簸,有几个老鬼快受不了,让他们歇歇吧,不然就断气了。”

    “断气了好,到时把他们扔到长宁堡门口,赖在丁守明身上好多讹上他一笔,也算这群老家伙为我们丐帮再做出点贡献。”赵三视人命如草芥的说道,为了给手下提神,随后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嚷道:“大伙今天多买点力气,讹得了钱财晚上回去给大伙发肉和白面馒头吃。”

    “谢三爷!”二狗子立马高声迎合,随后贴到赵三耳边小声说道:“当家的,那几个老东西到时候要是还没咽气,我就把他们……”说罢,挥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见手下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赵三满意的点了点头,翘着眉毛说道:“这事就交给你了,呆会好好表现,三爷我带着壮丁们在后面给你压阵。”“三爷,你放心。”二狗子笑着回了一句,就转身前去准备。

    “三爷,你啐我干嘛?”刚走出没几步,二狗子猛然感到脖子一凉,抬手一摸感到是粘乎乎的液体,没顾得上看还当是赵三拿口水吐他,一面说着一面重新转过身来。

    谁知赵三此时已被一支利箭射穿了咽喉,先前溅到二狗子脖子上的乃是从伤口中喷射出的鲜血。看到这惊人一幕,二狗子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随着挡在面前的赵三缓缓倒地,这才发现远处有一群蒙古骑兵正在快速逼近。

    “蒙古鞑子来了,大家快逃阿。”这时,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这群叫花子平日里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主,见到凶名赫赫的蒙古人后早就是心慌不以,加上‘帮主‘赵三已死,听闻此话当即树倒猢狲散往四周逃去。

    “跪地者免死!”子仁见对手如此不堪一击,领着李老六一同喊道。谁知这群叫花子此时已被吓破了胆,仍在四散逃窜,子仁也懒得再为了他们浪费嗓子,直接让李老六通知那海动手。

    那海得令后立刻带领手下扬鞭打马,远用弓射、近用刀砍,杀得很是兴起。要不是子仁及时让他住手,这群叫花子估计都得让他杀个精光。

    命部下将还活着的叫花子全部集中起来后,子仁一脸严肃的说道:“本官乃是长宁堡守将丁守明,屡次和本官作对的赵三在哪?给我滚出来!”“回将军的话,三爷~不对,那不开眼的赵三已经死了。”事发后就一直躲在车下的二狗子,见时态平息了立马钻了出来,指着赵三的尸首说道。

    见二狗子衣着光鲜,与身后一众破衣烂衫的叫花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子仁命人将其拉拽了出来单独审问。这小子为了保命,将赵三的那点家底全盘拖出。

    没想到一个丐帮居然能积攒下这么多的财物,子仁喜上眉梢的说道:“命硬,你晚点回堡内叫上丁碧,让二狗子领着你们去抄了那赵三的家,多带几辆大车一个子都别给他们留。”“将军,你就瞧好吧。”王命硬知道这是一肥差,欢笑着回了一句就起身去寻丁碧。

    两人走后,子仁留下李老六和马时楠打扫战场便起身回堡。李成材一家见子仁这么快就返回,立刻迎了上来嘘寒问暖。子仁心中另有盘算,命丁有财去准备饭菜的同时,将他们一家领往自己的府邸。

    可是路边一处红砖绿瓦的大宅院吸引了李成材一家的注意,对比了一下不远处子仁那略显破败府邸,李如楠半开玩笑的说道:“妹夫啊,这房子怎么比你的府邸还漂亮,该不会是你在这偷养小妾吧。”说话的同时,快步走了过去推开院门。

    谁知映入眼帘这一幕,让李如楠彻底愣在那里。

    (下一章明天十点左右更新)

第四十二章 酒后吐真言() 
只见府邸内安置的都是些年过六旬的老人和年幼的孩童,偶尔有几名壮年也都是身有残疾,这哪是什么养小妾的地方,分明是一处“养济院”。见子仁居然将养济院修建比自己的府邸还要富丽,让李如楠震惊不以的同时,对子仁的人品多了几分赞许。

    大明洪武元年,太祖就曾下诏“凡鳏寡孤独、废疾不能自养者,官为存恤”。洪武五年又再次下诏“诏天下郡县立孤老院”,不久又将孤老院改名为养济院。为保障此仁政的推行,太祖将其载入《大明律》,许多府县都相继设置了养济院。成祖年间,养济院的建置得到完善,几乎天下府州县俱有。

    不过辽东镇地处边关不设州府,加上历年来战乱不断朝廷银源吃紧,除了广宁、辽阳、开原等几座镇城、路城外,余下各处的守将大多无暇顾及此事。子仁对中华近代史上某刘姓军阀所说的‘如果谁的县衙门修得比学校好,就把县长就地处决’一话感触颇深。为此特意修建了这处占地数亩大宅院,将其分为左右两院,一半留作开设学堂之用,一半则拿来安置堡内的‘畸零户’。

    “如楠兄,这些都是我堡内将士的遗孤,在下为了让他们住的舒坦些,特意修建了这处大宅院。”见李如楠一脸的惊讶,子仁看了自己的府邸一眼,不以为然的继续说道:“长宁堡屡遭蒙奴进犯,将士日子贫苦,我堂堂的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