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7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南瑾说着起身穿好衣服,又俯下身在素衣额头印上一吻,然后又在如梦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这才离去。

☆、第二十九章 大结局(七)

未来的几天一直风平浪静,有素衣陪着日子过的也算挺快。只是毛小鱼比较纳闷的是为何给夏敉的飞鸽传书这么久了都没有回信?

若是说没有收到,那也不太可能啊,她一次性放出了三只呢。而且夏敉也说了,想他了的时候给他写信。就算她写给夏敉的夏敉收不到,但是按照夏敉的性格,他也应该会给她写信啊。

这没有来信也没有回信,让毛小鱼心里有些焦躁。

午后,两人在水榭里乘凉时,毛小鱼忍不住问素衣,“素衣,下次南瑾来了,你帮我问一下,看能不能让给他们传消息的官兵帮我给夏敉捎封信?”

“他都来你家了,你自己说不是更好吗?”素衣将梦儿抱着站起来,立在她的腿上。

毛小鱼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废话吗!他来的时候都是大晚上,走的时候天都没亮,我最近特别嗜睡,哪赶得上你们的节奏。”毛小鱼说着看向素衣,“嘿!我说你个白眼狼!你吃本夫人的,住本夫人的,让你帮忙给你男人说捎个信你就推三阻四的!行了行了,友尽友尽!”

素衣笑道,“就说你气量小吧,气大伤身,仔细着孩子。我给你问就是了。”

“这才差不多。”毛小鱼送给素衣一个赞赏的眼神,“不过,素衣,你听没听南瑾说最近战事如何呢?”

“这倒是没有,但是看他每日愁眉不展的样子,估计也没什么好转。不过你就放心,以夏敉的身手,在战场上自保绝对不成问题的。”素衣说着也是纳闷,“不过为何不派素有战神之称的二王爷南华去呢?他的腿也好了。”

“腿是好了,但是还得修养啊。”毛小鱼随口道,“再说了,他手握兵权,你家男人哪敢让他去前线,打完敌人举兵造反了怎么办。”

素衣瞪了毛小鱼一眼,“好好说话,什么我家男人我家男人的,多难听。”

“好,你家夫君……不过我说素衣,你就打算这么下去?他有空了看看你,没空了你就自己待着。这哪里像正常的两口子。你就要这般耗尽一生吗?”毛小鱼皱眉,两人真心喜欢她是知道的,但是这么下去,毛小鱼总觉得有些委屈素衣。

素衣笑,“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总比被锁在深宫里的强。谁让我这么没出息的就是喜欢他呢?若是我不喜欢,早就重找个人嫁了,可是就是喜欢啊,又离不开,放不下他。所以这样倒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毛小鱼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她怎么忘了,素衣一向是追求心里的感觉,外在的这些仪式什么的她是丝毫不在意的,“我不是你,定是不能体会你的感觉,但是,只要你觉得自己幸福就好。”

素衣瘪嘴看着毛小鱼,“小鱼儿,在这异世里,能遇见你真好。不然我该是多寂寞啊,连个臭味相投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前半句听着还像句人话,后半句就欠打了啊!什么叫臭味相投,我们这叫知音!知己!”毛小鱼嫌弃地看了素衣一眼,这遣词造句的能力也实在是有些差,“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过来人诚不欺我也!”

“我读书少,自是不能跟你这种读书多的人相比了。”素衣笑嘻嘻道,“不过你也别嚣张,这一孕傻三年,你也快了,倒是我们可以一起傻了。”素衣看着毛小鱼还没出怀的肚子,这人,真把自己是个孕妇的事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读书少?医学博士读书少?说这话真不怕遭雷劈!不过经素衣这么一提醒,毛小鱼才想起来自己也是孕妇一个,这话说的,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这还真是已经开始傻了。毛小鱼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梦儿看着毛小鱼笑,她也跟着笑了起来,还一个劲地在她娘腿上跳个不停,高兴的很。

经过素衣的询问后,南瑾说是可以帮毛小鱼把信捎上。

这可把毛小鱼给高兴坏了,信鸽可能会因为他们转了位置找不到人,但是这通讯兵给捎去,定是没什么问题了。于是她欢欢喜喜地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交给了素衣,让南瑾晚上来了交给南瑾。

素衣按照毛小鱼说的交给了南瑾,还特意叮嘱南瑾要给夏敉快些捎去。

南瑾嘴上答应,但是眸子中却是闪过一丝奇怪的情绪,“近来边关传来捷报,说是反攻夺回了一座城池,战事有转好的迹象。等小鱼临盆前,夏敉一定能回来。”

说起临盆,南瑾对素衣就是一阵歉疚,他当时都没陪在素衣跟前,让她一个人承受了临盆的疼痛还有心里的难过。

南瑾回宫后,看着毛小鱼写的信,思量了许久,然后起身从一旁的书架上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后,里边是一叠书信,总共八封,每一封信的信封上都写着‘小鱼儿亲启’。那字迹分明就是夏敉的。

南瑾将毛小鱼的那封信也一起放在了这锦盒之中。

原来,不是夏敉没有给毛小鱼写信,而是只要一有要给南瑾汇报边关战事的书信时他都会写一封放在战事的书信里,他想着南瑾看到了会交给毛小鱼。

但是南瑾为了能让夏敉安心在前线卖命,所以他不仅不让毛小鱼的书信传到夏敉那里去,更是连夏敉写给毛小鱼的书信都扣压了下来。不过他倒是让人模仿毛小鱼的笔迹给夏敉回了信,但是信上闭口不提毛小鱼怀孕了的事,只是说家里一切都好,等他回来。

还有就是说素衣来陪她了,让夏敉不要记挂之类的。

笔迹足以以假乱真,夏敉倒也没有怀疑过,只是继续来信。

南瑾心里其实也很是愧疚,但是这愧疚与保住自己的江山相比,便也不是什么愧疚了。

毛小鱼这边,还没等到夏敉的回信,南瑾就突然决定要御驾亲征了,准备了一番,就起程去往边关了。所以毛小鱼最终也是没有收到所谓的回信,因为连南瑾都走了,信自然也就不会传到京城来了。

但是她不知道,即使南瑾在京城,这信也是不会传到她手里的。

“素衣,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信倒是寄出去了,可是却收不到来信了。”毛小鱼愁眉苦脸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南瑾收到了信,定会让人给你送来的。”素衣宽慰毛小鱼道,都说小情侣如胶似漆呢,这两个小两口可是比小情侣更加的腻歪呢。不过,小鱼儿也只是想把自己怀孕的喜悦分享给夏敉而已,这点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毛小鱼单手撑着脑袋,闷闷不乐的,“但愿南瑾能顾的上。”

“南瑾也说了,边关大败敌军,夏敉在你临盆前定会回来的。何况如今南瑾也御驾亲征了,到时士气大盛,定是乘胜追击。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回来了呢。”素衣将毛小鱼往好的一面带,希望她不要这么郁闷,毕竟对胎儿不好。

毛小鱼听素衣这么一说,这才算是勉强打起了一些精神。

素衣转移话题道,“我说小鱼,你们家的小子可都争气,小毛和贾钰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贾涵也是中了童生,真是了不起。”

素衣没想到她的马屁直接拍到了马屁股上。

毛小鱼神色怪异地看了素衣一眼,“秀才在我们那个时代也不过就是相当于考上高中。你考上高中时,你妈觉得你了不起吗?”

素衣深深地感觉到了毛小鱼对她的嫌弃,“你干嘛扯到我们那个时代去,在这里秀才也是很牛的了好吧,在见着七品以下的官员时,都不用行跪拜之礼!”

毛小鱼一想,似乎还真是有一点优待,那又如何,她家几个弟弟的志向可都是要入朝为官呢,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官场如刑场啊。

☆、第三十章 大结局(八)

毛小鱼等了六个月,都没有等到夏敉的回信,这其实是必然的。

不过倒是不时的有好消息传来,几乎都是边关大败敌军的事,老百姓们一个个都开心的不得了,国家又能安定下来,他们又能愉快的生活了,怎么会不高兴呢。

毛小鱼也是高兴,虽说没有夏敉的消息,但是这种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如今听到他们已经将敌兵击退到了最后的关卡,看来获胜就在眼前,若是他们不乘胜追击的话,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吧。

因此,毛小鱼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她伸手抚上已经快八个月大的肚子,满脸笑意,“宝宝,你爹爹快回来了。到时见你长这么大了,定是惊喜的很。”

素衣看着毛小鱼那母爱融融的模样,看着着实有些羡慕,她当时怀梦儿的时候可没有毛小鱼这般安宁慈爱,那时的她,一天到晚简直郁闷极了,整个人都阴冷无比。

时隔一月后,边关大胜的消息如期而至。

可是伴随着这一消息的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噩耗,四王爷南轩战死沙场,尸骨无存。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毛小鱼顿时天崩地裂,“素衣,这些人乱传什么呢?他们在说什么啊!夏敉……夏敉怎么会有事?他答应我要平安回来的。他怎么会食言?”毛小鱼平静的异常。

素衣倒是希望她能放声哭上一场,看她这么强忍着,她看着都难受,“小鱼儿,哭出来吧……这样憋着会憋坏的。”素衣揽住毛小鱼,这才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

毛小鱼隐忍地咬着嘴唇,嘴唇都咬烂了,就是不愿哭出来,身子却是越抖越厉害,“我不信,我不信!他怎么会出事!”毛小鱼精神有些恍惚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南瑾,是他不想夏敉回来,是他怕夏敉威胁到他!一定是他!”

“小鱼儿……”素衣心疼地看着此时有些疯癫的毛小鱼,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她此时说什么毛小鱼都是听不进去的。

毛小鱼如梦初醒,“怪不得夏敉从来没给我回信,怕是我的信从来就没传到夏敉跟前呢去吧!”

“小鱼儿,你别乱想了,南瑾说了他会将信捎给夏敉的。”素衣皱眉道,她不信南瑾会这么做。

胡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素衣身后,“主母,主子给你写过信,不止一封,只是都被皇上扣压下来了……”胡风满眼的悲拗,他此时自责不已,若是没将那信鸽拦截,主子也不会到死都不知道他和主母已经有了孩子。

胡风的话,顿时让毛小鱼犹如当头一棒,刚才她也只是怀疑,现在被胡风这么一说,她一下子犹如身处冰窟,这就是人心,“素衣,你听听,你听听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人,他都做了些什么!啊?你说啊!”

毛小鱼愤怒地抓住素衣的胳膊,死死地盯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小鱼儿……”素衣看着发疯一般的毛小鱼,她眼睛顿时就红了,她真没想到南瑾会这么做,他竟然扣了他们两的信,让小鱼儿生生等了七个多月!让夏敉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南瑾做的这些事让她觉得这些事都是她做的一般,此时竟无颜面对毛小鱼。

毛小鱼满脸悲戚地丢开素衣,眸子似是要滴出血来,语气暗哑道,“对不起?你说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做的。再说了,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毛小鱼转身抚上肚子,眉头紧皱起来。

素衣见状,心道不好,气急攻心,孩子怕是要早产了。

“小鱼儿,你可是肚子疼?”素衣担心道。

毛小鱼手紧紧地抓着桌子边沿,似是要将那桌子给掰碎了一般,额角顿时就渗出了冷汗,她吃力地点了点头。手却将桌子边捏的更紧了。

“怕是要生了。”素衣赶紧转身对身后的胡风道,“快将接生婆叫过来。”接生婆是早就找好了的,这个月刚住进府中来。

胡风转身去找接生婆,素衣抚着毛小鱼往床上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及其的艰难,每走一步都疼痛不已。毛小鱼硬是咬着牙走到了床边,这点疼比起她此时心上的疼痛,简直不值一提。

素衣虽是医者,但是她却是不懂接生啊,只能焦急地等接生婆过来。在等的过程中,素衣赶紧让下人多准备些热水来。

“小鱼儿,坚持一下,稳婆马上就来。”素衣擦着毛小鱼额头的汗安慰道。

不一会儿,稳婆来了,素衣留在屋子里给打下手,她自己生的时候,只是感觉到疼,其他的倒还好。

现在她看着毛小鱼生孩子,那种感官上的刺激让她觉得恐怖不已,真是人生人,吓死人!

稳婆也是急的满头大汗,“这孩子不顺啊,生不下来!可是羊水已经破了,这么下去,不光孩子有危险,怕是大人也会有危险啊!”稳婆两只沾着血的手让素衣后背一阵发寒。

不顺?这可怎么办!素衣急的团团转。

“素衣……素衣……”毛小鱼微弱的声音叫道。

“小鱼儿。”素衣凑上前去。

毛小鱼闭着眼睛,脸惨白道,“救孩子……不要管我。”这是夏敉的孩子,无论如何她都要这孩子安然无恙地生下来!如今夏敉已走,她也无心活着了。

“说什么呢!大人小孩我都要保!”素衣气道。

她转身拿来银针,颤着手对着毛小鱼鼓鼓的肚子扎去,她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这样刺激穴位能让孩子自己转着把身体转顺。

稳婆有些震惊地看着素衣给毛小鱼的肚子上扎针,这还真是她活了这大半辈子没见过的。

毛小鱼给肚子上扎好针后,又给毛小鱼扎了几针,缓解一下她的疼痛。

“素衣,我好像感觉到孩子转了。”毛小鱼喘着粗气道。

素衣也是看见了毛小鱼的肚皮在动,“我看见了!”真没想到真是起了作用。

稳婆见状也赶紧蹲下身一看,惊喜道,“顺了顺了,夫人快用力!”

毛小鱼此时早已疼的精疲力竭,但还是咬住牙使出浑身的力气。

素衣此时也不敢给毛小鱼施针,透支她的体力了。只能给毛小鱼打气,让她用力。

毛小鱼每使劲一下,就觉得疼痛难忍!最后感觉力气真的快要用完了,但是孩子却是丝毫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此时刘氏也赶了来,她也来不及顾及什么,推门就进来了。看见毛小鱼惨白着脸在床上,心下也是一紧,虽说生孩子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但是像毛小鱼这般心里吃了亏的,还是让人心疼的厉害。

“娘……”毛小鱼一看见刘氏,眼泪就‘哗’地下来了,“夏敉……夏敉他……”毛小鱼泣不成声,所有的难过在看到她娘的那一刻,一下子全都汹涌而出,再也忍不住了。

刘氏上前眸中悲痛,她抚上毛小鱼的脸,给她擦着汗,“我听说了,我都知道……我苦命的小鱼啊。”刘氏说着也是眼眶红红的。

“小鱼,别多说了,快用力啊!”素衣着急道,孩子这么下去是会缺氧的。

“小鱼,用劲儿啊,疼过这一阵就好了,不然孩子该有危险了。”刘氏拉住毛小鱼的手,让她用力。

毛小鱼听到孩子会有危险,立马咬牙继续用力,她的手紧紧地拽着床单,用尽全身的力气使着劲儿!

“主子!”屋外的胡风突然惊喊道!

主子,是胡风的声音,她已经疼到产生幻觉了吗?毛小鱼心里悲拗道。

☆、第三十一章 大结局(九)

门‘哐当’一声开了。

夏敉外风尘仆仆从门地跑了进来。

“夏敉!”素衣和刘氏异口同声叫道,更是惊讶不已地看着冲进来的夏敉。

毛小鱼顺着声音瞪大眼睛看了去,见到夏敉风尘仆仆,安然无恙的模样,顿时泪如泉涌,他活着,他还活着!

“小鱼儿……”夏敉扑在毛小鱼的床边,擦着她脸上的泪痕,“不哭……不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毛小鱼只是一个劲地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鱼儿,我都不知道我们有孩子了,我……我……”夏敉语不成句,激动不已。还好他心里莫名地着急,日夜兼程地赶回来了。

毛小鱼眉头突然紧皱,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猛烈地传来。

“夫人快加把劲儿,看见头了!”稳婆淡定地说道,比起他们,稳婆见得多了,自然相对要淡定一些。

夏敉的出现,就像是给毛小鱼打了一针鸡血一般,整个人又重新有了力气。

刘氏,素衣和夏敉一个个屏息凝神,比自己生还紧张地等着孩子的降临。

一炷香后,孩子的啼哭声在安静的屋子里响了起来,大家的心也随着孩子的哭声也都放下来了一些。

“恭喜老爷,恭喜夫人,恭喜老夫人,是为小少爷。”稳婆满面笑容地恭贺道,她说着麻利地将孩子抱到一旁擦洗了一下,赶紧包了起来。

毛小鱼早就累的精疲力竭,听到是男孩的时候,嘴角微微地扬了扬,还真和了她的心意。

“小鱼儿,你还好吗?”男孩也好,女孩也罢,夏敉此时最担心的是毛小鱼,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心里实在是担心的厉害。

毛小鱼微微点了点头,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刘氏从稳婆手里接过孩子,小被子包着的小小人儿双眼紧闭,由于早产了一个月,看起来有些瘦小,粉红色的皮肤也皱皱巴巴的,但是还是看得出,这小人儿长得俊俏。

“快看看,长得多像他爹爹。”刘氏说着将孩子抱着给夏敉看。

夏敉看着那皱巴巴的小脸,跟个小老头一样,缓缓从刘氏手里接过孩子,抱在毛小鱼跟前,好让毛小鱼看,“小鱼儿你看,长得这么丑,哪里像我?”夏敉语气虽嫌弃,但是眼睛里早已洋溢出初为人父的激动与喜悦。

那鼻子和嘴巴和夏敉简直就像是一个眸子里刻出来的,真是像极了。毛小鱼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说不出的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

“小鱼也累了,我把孩子先抱过去了,让她好好休息吧。”刘氏说着接过孩子,抱到了一旁的屋子去了。

毛小鱼的这间屋子下人们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床单什么的重新换好后,毛小鱼躺在床上疲惫地睡了过去。

夏敉有些担心地问素衣,“你说我儿子怎么长这么丑,以后不会娶不到媳妇儿吧?”

素衣有些无语,想了想,找了个比较有说服力的人,“你觉得我家梦儿丑吗?”

“怎么可能。”夏敉惊讶道,素衣家的梦儿是他见过的孩子里边最标志的小娃娃了,丑字和她无缘的好吗?

素衣白了夏敉一眼,“那不就行了,我家梦儿生出来时,我看着比你家儿子还丑。但是长着长着不也挺漂亮的吗?小孩子刚生下来都这样。”

夏敉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这就好,这就好。”

毛小鱼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她一睁眼就看见夏敉握着她的手坐在床边打盹儿。直到这一刻,毛小鱼才可以完完全全地相信,夏敉他真的还在。

“醒了?”打盹儿的夏敉发现毛小鱼醒了,于是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