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7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毛小鱼对夏敉拿出这一证据太惊讶了,她只知道夏敉一向处事周全,却没想道竟是这么的滴水不漏,她低声道,“你是什么时候拿的那个呀?我怎么都不知道?”

夏敉浅笑,“来的时候就让人准备了,只是今早才送到我手上而已,还没来得及给你说呢。”他只想将他能操的心都操完,毛小鱼无忧无虑的就好。

两人嘀咕间,就听见王大海连声大喊冤枉,“青天大老爷,您可不要被他们给蒙骗了呀,这封信说不定就是他们伪造的!而且就算不是伪造的,也是他们与当地县官勾结才开出这假的证明的!”

“放肆!沈大人岂是你口中的那种人!”巡抚大人厉声斥责道,“证据具在,你还敢狡辩!”

“大人,笑的冤枉啊!”王大海叫喊连天,身后的船员也开始大喊冤枉。

巡抚大人威目一瞪,“冤枉?就如刚才那位姑娘所说,试问人在什么时候会将自己的毕生的积蓄丢掉?莫不是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谁会这么做?”

王大海还想狡辩,但是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跪在那里的船员此时也已经心虚的厉害,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巡抚大人接着道,“若不是生命受到了威胁,他们何须去演那么一出戏!王大海,你还想狡辩吗?”

王大海垂头哭丧着脸道,“大人,小的确实是起过不轨之心,可是小的还什么都没做呢,他们自己就将财物丢下海里了。这与我确实没什么关系啊!”

‘啪’!巡抚大人又是一拍醒木,怒道,“等你动手了他们还能在这里伸冤吗!怕早就魂归深海了!”

王大海再无从狡辩,心一狠,开口道,“大人,我尚未行凶,但此时毕竟是因为我红了眼,黑了心引起的,所以小的愿意赔偿他们的损失,只请青天大老爷免了小的的牢狱之苦。”

巡抚大人义正言辞道,“赔偿损失本就是你应该的,这牢狱之苦也是难免的,若是不给你教训,这天下之人岂不都效仿你的行为?事成了得了钱财,失败了也就是赔个钱这么简单,那这普天之下,还有人对礼法心怀敬畏吗?”

事情的结果就是王大海卖了自己的船,赔偿了刘长青,然后还要再坐三年的牢。

回去的路上刘长青对夏敉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因为夏敉这次确实帮着他们了,若是没有他,就算是有巡抚大人,要查证刘京云是否赌博,也得三天左右才能去苏城取证,然后才能结案。

但是这还是改不了让刘长青觉得夏敉这小子要抢他大孙女的事实。

而回去后,刘长青见了刘氏虽然还是气难消,但是已经好了很多了,而且尤为喜欢毛小鱼和毛小鹤,渐渐的,父女两个也就慢慢冰释前嫌了。

在苏城呆了几天后,他们便打算回去了,因为来苏城实在是太久了,素衣早就传信来说再不会来,她就不管了!

回去时,许氏和刘长青,苏茉,刘京云送毛小鱼他们到门口后,许氏依依不舍地说,“本想让你们多住一段时间,你们却这么急着走。”许氏说着眼眶就红了,她已经快五十多的人了,黄土都淹到脖子了,他们现在这么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这么想着不由悲从中来,哽咽道,“有时间了就多回来看看。”

“我可能要不了多久就又会来呢,外婆。您就不要难过了。”毛小鱼挽着她外婆的手臂道。

许氏宠溺地轻捏毛小鱼的鼻子道,“你这不是哄外婆开心的吧?”

“当然不是!”毛小鱼保证道。

苏茉笑道,“那到时来了就住在家里,知道吗?”

“知道了,舅母。”

又是唠叨了许久,刘氏他们这才坐上马车往京城走去。

马车上,夏敉无意识地手轻轻摩挲着枕在他腿上的毛小鱼的脸,“刚才你给外婆说你过几日就又要过来?”

“嗯。”毛小鱼懒洋洋道,“苏城有一家书院要转让,我想给转下来。”

------题外话------

和男朋友分手了,今天一个字都不想码,真没心情……但是作为一个作者的操守,我觉得还是得更新的。

今天就一章,就这样,我去哭了哭……

☆、第一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一更)

长德七年。

夏敉和毛小鱼的婚事终于在推了两年多后敲定了下来。五月十三,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他们的大婚之日就定在了那日。

而夏敉除了之前送的嫁妆外,又重新给毛小鱼准备了一份惊喜,那就是夏敉在清和县外的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重新建了一个村子,取名白头村。

对于这个名字,夏敉说绝对没有怀念以前那个白头错的意思,现在的这个白头村,是他想和她在这白头村里一直到白头的意思。

毛小鱼笑称夏敉既又送了聘礼,那她得再加一份嫁妆。于是,毛小鱼将通往白头村的乡村小道修建成了和官道一般的青砖铺路的路面。

转眼就到了大婚的日子,他们在白头村置办的,还请了夏敉他二哥南华,听说他在一年前娶了那个据说体内是陈莞灵魂的女子,他们今天会一起来。

这次的婚礼办的比较随意,没有古代婚礼繁繁琐琐的东西,在毛小鱼的策划下还夹杂这一些现代的元素。

比如前院里吹奏着的笙乐,就是现代的曲子。

按常理来说,新婚夫妇洞房前是不能见的,而此时,毛小鱼却和夏敉在屋子里坐着聊天呢。

“你说你二哥和二嫂也要来?”毛小鱼显然很是感兴趣,“真想现在就看看你二哥,那么情痴的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连小毛都见过了,我还没见过。”毛小鱼想想就觉得可惜。

夏敉看着一身喜服的毛小鱼,纠正道,“小鱼儿,他也是你二哥。小毛是他介绍给楼名先生的,小毛自然见过也不奇怪。”夏敉有些好笑,婚礼向他们这么随意的,真是没有的吧……不过,只要小鱼儿高兴,怎么都好,毕竟这是他求了两年的结果啊!

而大门口,南华和秦若九也到了。

南华下马车后,将秦若九抱下。

两人皆是一身青衣,南华气貌端华,眉目如画,秦若九眉眼精致,气质若仙。

秦若九听着院内传出的笙乐,心下好奇。刚进村口就听见飘着笙乐,只是那曲子是她从来没听过的,只觉得很轻快,让人听着心里很舒服。

抬眼看到眼前的院子,心中感慨道,好别致的院子。

眼前的院子方方正正,院门两侧种着两排竹子,甚是清幽。从门中望去,院内一片喜庆的红色,酒席就设在院中,中间留着一条道,通到大门口,道上一路铺着红色的花瓣,飘着淡淡的清香。

秦若九站在门口,看着里边,感觉有些新奇,而她刚才听到的曲子就是在这飘出来的。

“二哥!”毛小毛看见大门口的南华,赶紧迎了上来,十七岁的毛小毛已是长得眉清目秀,朝气蓬勃。毛小毛虽叫南华二哥,但是却不知道南华和夏敉的真正关系,一直以为他们真是夏敉说的,是结拜关系。

毛小毛左胸前还别着一朵小花,小花下面是一快小小的锦布,上面写着‘主’字。

这让秦若九又有些不明白了,主?主是主人一方的人的吗?

“小毛。”

南华笑着点了点头。

“二哥快些进来吧,这是二嫂吧?长得可真好看,比我阿姐还好看。”少年一笑眼睛弯弯的,很是可爱。

“这是四弟妹的弟弟,毛小毛。”南华对秦若九介绍道。

“哦。小毛弟弟,你好。”

“小毛,你不带我入席,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南华见毛小毛将他往新房的位置带去,便出声问道。

“二哥,你不知道,我阿姐鬼心思可多了,就在刚才,她让我来接你,说是要让你当她和我姐夫的司……司什么来着?我也没听明白。”

南华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秦若九也是云里雾里的。

“我听我姐的意思就是让二哥你当个证人。”

“证人?”秦若九和南华同时出声,证人?这有不是审犯人,大婚还要证人?

毛小毛突然一拍脑袋,“司仪,对,就是司仪。我姐说要让二哥你做司仪。”

司仪?又是什么鬼!

秦若九有预感,这一定是一场惊世骇俗的大婚。

毛小毛将南华与秦若九领到新房门口,便去忙着招呼客人了。

毛小鱼只见两个陌生男女站在门口,虽一身青衣,但是还是难掩两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二哥,二嫂。”夏敉站了起来,叫道。

南华眉眼如画,姿貌端华,和夏敉有着三分的相似,但是却比夏敉多了一份温润文雅。这让毛小鱼很难将他与杀人如麻联系在一起来。

------题外话------

【每日一叨】

恭喜‘weixin31889099b8’成为XX书院粉丝榜的第一名。

恭喜‘芳’成为扣扣阅读粉丝榜的第一名。

感谢weixin31889099b8送的两张推荐票送本文上了首页的新人PK榜,还有月票么么哒(?˙?˙?)

【推荐票可以送我上榜哟,增加本文的曝光率,条件允许的话,宝宝可以投上一票哟,不过投的话一定要是五星的才有用。】

☆、第二章 小鱼吃虾米(二更)

“二哥腿才刚刚好,就让你跑这么远,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啊。”夏敉起身上前去相迎。

南华笑,“四弟哪的话。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我就是爬山涉水,也是要来的。”

毛小鱼只见秦若九也就十八岁左右的,眉眼精致,气质清冷,让人看着好生舒服,于是跑上前,拉住秦若九就是一阵赞叹,“二嫂可真是氧气美女!太清新可人了。二哥二嫂好般配!”

“氧气……美女?”

南轩,夏敉异口同声道,他们听惯了各种赞叹美人的话语,却没听过这么一个形容词,什么是氧气?

秦若九本就在想夏敉刘是南轩的这事儿,站在又被毛小鱼这么一说,更是完全懵了。

毛小鱼拉着秦若九到桌前坐下,“所谓氧气美女,就是让人感觉很舒服,晶莹剔透的皮肤吹弹可破,眼眸清澈清澈的如同一汪清水,整个人让人感觉神清气爽,自然而惬意!二嫂给我的感觉就是这般。”

秦若九听她这般解释,不由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笑道,“哪有弟妹说的这么好。”

“弟妹好眼光。”南华却是十分赞同毛小鱼的这个解释,不过,见过夸人的,没见过夸人夸的这般清新脱俗的。

“那是,眼光不好能瞧的上我。”夏敉笑着自夸,脸上的得意之色显而易见。

毛小鱼深深地看了夏敉一眼,看他那得意的样子,有些好笑,不过话说南华用情之深她这一见也觉得难得。自打他进屋,眼睛几乎就没怎么离开过秦若九,那深情的眸子几乎就和夏敉不相上下。

南华淡淡道,“小毛说,你们要我做什么司仪吗?”

“是啊,二哥,你过来,我跟你细说一番。”毛小鱼说着就叫南华到一侧悄悄说了起来。

秦若九看着毛小鱼的背身,她身上的婚服上衣上是金银丝线秀的很是华丽的图案,外面的袖口稍短稍宽,刚好露出里边的紧口的袖子,下边的裙子是百褶的,一套很好看,却和苍梧的喜服不大一样。

秦若九道,“这喜服倒是别致。”

“是小鱼儿自己设计的。说是叫秀禾服。”夏敉也看着毛小鱼,眼中满是宠溺。

“为什么绣的是小鱼和虾米?”她看着裙摆上拿金线绣着的小鱼和虾米有些不解。婚服上不都绣的连理枝,鸳鸯,百合,石榴之类的吗?

“她说,因为她是毛小鱼,我是夏敉。小鱼和虾米。小鱼吃虾米嘛。”夏敉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和幸福。

小鱼吃虾米?秦若九笑了起来,“我看是虾米吃小鱼吧。”毛小鱼虽聪慧欢脱,但是她看得出,这两人之间,夏敉是腹黑型,当然是处于主导地位的。

夏敉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话间,毛小鱼给南华也交待完了,南华眼中闪着些惊讶与莫名的情感。

“这么神秘,还不让我知道?”夏敉握住毛小鱼的手,语气宠溺无比。

毛小鱼笑嘻嘻,“等下你不就知道了。”

“阿姐,吉时到了!”毛小毛跑了来。

毛小鱼看见毛小毛胸前的胸花,才想起来自己还没给南华给司仪的胸花,她起身到身后的小锦盒里拿出一枚红色的胸花。

“给,二哥,这是司仪的胸花。”

南华接过,这和毛小毛胸前的胸花是一样的,只是他的锦布上写的是司仪。他也照模照样的别再了左胸前。

“好了,走吧。”毛小鱼和夏敉起身道。

秦若九目瞪口呆,就这么走?正常的大婚顺序都是从娘家接出来,拜过堂,便送进洞房了。而他们的,却完全不同,未拜堂,两人就坐在新房中,现在吉时到了,两人却又一同去外面见来客。

下面又要干什么呢?

在秦若九的疑问中,她们一行到了院子中,秦若九被毛小毛带到了最前面的席位上。南华站在了酒席最前面的空地处,他身后是用木头搭起来的一个背景墙,上面是红色的纱幔,纱幔中间挂着用红色的花多拼成的囍字。

南华身前方的两侧是两张桌子,一张上面是红色的蜡烛在桌面摆成了一只小鱼的模样,小鱼肚子里是一只虾米。

另一张上放着一个五层的白色像塔一样的东西,上面抹着奶油,摆着水果块。后来秦若九才知道这东西叫蛋糕……

此时忙完的贾钰贾涵也站在了毛小毛不远处的乐师前面。

毛小毛对贾钰和贾涵比划了一下,贾钰贾涵点头,对身后的乐师说了句什么,音乐就换了,换成了比较庄重的那种,毛小鱼曾告诉过小毛,说是婚礼进行曲。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响起,南华站在纱幔前,按照毛小鱼的交待说了起来,“各位来宾,夏敉与毛小鱼的大婚仪式即将开始,请大家入席坐好。我是这场大婚典礼的司仪。”

毛小鱼本来给了他一个台本,但是他看了一便就记住了。

下面的宾客也都满脸疑惑,交头接耳,“什么是司仪?这样的婚礼还真是头一次见。”

------题外话------

雷死人不偿命的婚礼……本文写的不是正剧,所以也没必要那么规整,偶尔跳脱些还是可以的吧……

☆、第三章 与众不同的婚礼(三更)

下面坐的宾客中,张娉婷也在其中,她此时已经挺了个大肚子,还有两个月就要临盆了,她和他爹,她相公现在也住在白头村。如今满脸散发着母性光辉的也是满脸不接地看着台上。

而刘氏以及刘京云,苏茉,还有刘长青和许氏他们,早就被毛小鱼告知过流程了,所以他们也算是提前适应了,所以站在倒也没有多惊讶。

“下面,有请二位新人跟着幸福的乐声,踩着红地毯,走向他们的大婚盛典!”

南华话音刚落,就听见乐声响了起来。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响起,毛小鱼挽着夏敉从大门处沿着酒席中间留的路上走了上来,脚下踩着花瓣,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缓缓往台上走去。

以后的日子,夫妻二人都要像今天这般携手走下去。

两人随着节奏走到了南华身边,音乐也随之而止,瞬间又换了一曲。

节奏缓慢,舒缓,平静。

“今天,夏敉和毛小鱼这一对有情人要在亲朋好友面前缔结婚约,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他们将因此而成为一体,共同面对未来的风风雨雨,年年岁岁。在此,我要问夏敉和毛小鱼几个问题,请你们真诚的回答。”

南华神情严肃,因为接下来的话,让他也觉得很庄严,他之前在看台本时,也一直在那么问自己。

南华神情严肃,因为接下来的话,让他也觉得很庄严,他之前在看台本时,也一直在那么问自己。

“好。”夏敉握着毛小鱼的手点头道。

“夏敉,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女子为妻,与她相伴终生,一生尊重她,爱护她,无论贫穷、富贵,健康或是疾病,永远对她忠诚,以她为荣,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夏敉神色坚定,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他怎会不愿意。

南华转头看向毛小鱼,问道,“毛小鱼,你愿意接受身边的这位男子,为你的夫君,与他相伴终生,一生尊重他,爱护他,无论贫穷、富贵,健康或是疾病,永远对他忠诚,以他为荣,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毛小鱼泪中带笑,大声回答道。

秦若九听着,心中更是感动,这样的婚礼,这样的问题,这么坚定的回答,真让人感动。希望她和南华也能做到终生相伴,不离不弃。

刘氏看着两个孩子,心里也是百般滋味,只希望以后的以后,他们也能如今天一般记着他们的许诺,相互扶持,走过漫漫一生。

张娉婷脸上全是满满的祝福,这两人从相识相知再到相守,经过了漫长的六年,如今总算是在一起了。

“夏敉,毛小鱼,在以后的生活中面对金钱、面对权力、面对荣誉,面对大千世界的种种诱惑,你们能忠贞不渝地永远保卫爱的尊严和神圣吗?”

夏敉与毛小鱼相互深深地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能!”

“好,下面有请二位交换戒指。”

夏敉从胸口取出一个红色锦盒,打开盒子,里边是一枚树藤状的戒指,上面镶着一枚深蓝色的鱼形宝石,很小巧,但很可爱,“小鱼,这枚钻戒带着我的体温,也带着我的心跳。我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你——你是我今生的惟一。”

毛小鱼看到戒指时满眼的不可思议,她给夏敉说过有交换戒指的环节,但是她没想到夏敉竟是这般用心,竟还是小鱼形状的。

她缓缓伸出手指,夏敉将戒指轻轻地带到了她的无名指上。因为毛小鱼说过,无名指联接着心脏。也不知道毛小鱼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歪理,但是他就是相信她,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毛小鱼从盘着的青丝里取出一枚戒指,是一枚指环,只是二人都心有灵犀地选择了蓝色的宝石,因为他是虾米,她是小鱼,蓝色是他们的家,大海的颜色。他们更心有灵犀地选择了银子的戒托,因为毛小鱼曾无意间说过金子太俗。

毛小鱼在指环中间镶了一细长状的蓝色宝石,看起来就像一条蓝色的线,她拿着戒指,眸中一片柔情,“夏敉,这枚钻戒带着我头发的味道。我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我所爱的你——我是你的结发妻子。”

她将戒指带到夏敉的无名指上,两人手紧紧握在一起。

南华看着二人情义浓浓的样子,笑道,“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你们相濡以沫,恩爱到老,携手一生。”

“现在,我宣布,毛小鱼,夏敉二人大婚仪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