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6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啦恍荩

看大门的小厮道,“刚才老爷抱小小姐出去时,小小姐似乎还是哭着的,只是因为老爷走的太快,小的没看清,只是听见了哭声。”

毛小鱼咬牙道,“他定是抱着小鹤来时,听见了我们的话,然后慌里慌张地抱着小鹤就走了。我们现在赶紧出去找,说不定还能追的得到,他此时定是去客栈找赵媚儿了,我知道地方。小毛你快去找你夏敉哥哥,让他派他的人赶紧过来。”

若是毛富贵跑了,就得让虾米的人帮忙找寻了,报官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还是靠自己快一些。

毛小毛去找夏敉了,于是毛小鱼和刘氏赶紧往客栈跑去。

“小鹤还发着烧呢,那王八蛋这么带她跑了,病情加重了怎么办!”刘氏急的眼睛通红,跑的喘不上气来了也不敢停下。

等她们到客栈时,那客房已是人去楼空,客栈的老板说人刚刚走。

毛小鱼问了大致的方向,便和刘氏往那个方向追去。

而毛富贵这边,之前他抱毛小鹤回去时,听到毛小鱼对刘氏说的话,知道自己败露了,捂着毛小鹤的嘴怕她嚷出来,然后慌慌忙忙地就跑出了毛宅。

都跑了许久了,才想起他怀里还抱着毛小鹤,但是放回去肯定是行不通了,于是索性就抱着了。

他到了客栈后,和赵媚儿简单说了几句,就一起跑了。

他们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客栈住了下来,赵媚儿看着哭的已将嗓子沙哑的毛小鹤,笑的不坏好意。

☆、第八十六章 灌药,差点被呛死(一更)

赵媚儿见毛富贵空手而回,本就打算踢了他算了,但是见他怀里抱着的毛小鹤,跟面团似的小娃娃,于是便又生出一个念头来。

这才是她愿意跟着毛富贵跑出来的原因。

“富贵啊,这小娃娃长的可真是可爱,在家应该很是受宠爱吧?”赵媚儿看着一直在哄着让毛小鹤不哭的毛富贵,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毛富贵见毛小鹤一直哭个不停,嗓子都哑了,怕哭出个好歹出来,便一直在一旁哄她,听见赵媚儿的话,想都没想就回答道,“那是自然。不过媚儿,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些有的没的了?快想想办法让她怎么不哭呀!”

“怎么,看着哭就心疼了?”赵媚儿翻了个白眼。

毛富贵怕她生气,就赶紧道,“倒不是心疼,就是怕她哭出个好歹来,我们也取不开手不是?再说了,刘慈云她们现在一定在四处找着呢,这小鹤的哭声说不定会将她们给引来呢!”

“引来?你是孩子的爹,当官的也不会说什么的。”

毛富贵却皱眉道,“媚儿,你忘了?我当年就写了休书给刘慈云了。”

赵媚儿有些不耐烦,这孩子确实哭的她头疼,她起身上前狠狠捏住毛小鹤的脸颊,厌烦道,“你不要哭了行不行?”

被捏住脸颊的毛小鹤看着眼前凶巴巴的女人,一下子哭的更欢了,“哇哇……我要……我要找我娘……娘……”

毛富贵赶紧拉开赵媚儿,“行了,你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烦死了!”赵媚儿咬牙切齿道,然后走到柜子边,打开包袱,从里边取出来了一个小瓷瓶,从里边倒了指甲盖大小的一点白色药粉在茶杯里,然后又到了点水,拿指头搅匀了,然后拿着茶杯往毛小鹤的方向走来。

“媚儿,你这是做什么?”毛富贵看着赵媚儿手中的茶杯。

赵媚儿白了毛富贵一眼,“做什么?当然是让她安静点儿了。”

“这……”毛富贵有些为难。

赵媚儿推了一把毛富贵,“让开!不过就是点安神药,喝了睡一觉的事情,就指甲盖大的那么一点点,能有个什么事情?”她还指望这孩子能给她带来点钱财呢,怎会伤了她?

毛富贵听着是安神药,而且刚才赵媚儿放药时,他是看见了的,真的就是一点点,这孩子哭了半天了,哭的满头是汗的,喝了药睡上一会儿也好。

于是,赵媚儿端着水杯,凑到毛小鹤嘴边,毛小鹤正背着头哭的厉害,嘴张的老大。赵媚儿看准时机就将混着药的水全倒进了毛小鹤张开的嘴里,但是又怕她吐出来,于是倒完药后,就伸手掩住了毛小鹤的嘴。

哭的正厉害的毛小鹤,嘴里突然被倒进水来,一吸气,一下子就呛到了气管里,嘴又被赵媚儿掩着,鼻子里也是药水,一时间,差点被呛死!

“你干什么,快放开她,都翻白眼了!”毛富贵见状上来一把拉开了赵媚儿。

“咳咳咳咳……”毛小鹤咳个不停,脸早已被呛得通红,但是药还是大多数咽到了腹中。

毛富贵抚着毛小鹤的背,希望她能好受一些,但是毛小鹤还是咳个不停。

毛小鹤虽说才五岁,但也是个很机灵的孩子,她以前一直以为只要一哭,所有事情都好说,但是现在她发现,哭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还会有被灌药的风险,于是她便忍着不哭了,她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爹是靠不住的。

毛小鹤咳了一阵,才好了一点,她忍着眼中的眼泪,瘪着嘴道,“爹,我不哭了,你送我回去找我娘吧?我今天的药还没喝呢。”

“小鹤乖,等下睡一觉,起来了我就送你回去。”毛富贵看着可怜兮兮的毛小鹤,心里也是不忍。

毛小鹤眼睛一眨,一颗眼泪就流了出来,她可怜兮兮地说,“可是,我现在就想回去。豆包刚才去茅厕了,回来找不到我会着急的。你放心,我回去不会给娘说你和……”毛小鹤看了一眼赵媚儿,接着道,“我不会说你和漂亮姨姨在一起的。”

漂亮姨姨?赵媚儿笑了起来,“小嘴倒是挺甜的,那你倒是说说,我和你娘谁漂亮啊?”赵媚儿托着下巴,笑意盈盈地看着毛小鹤。

谁漂亮,当然是她娘漂亮了,但是现在要是说实话的话,赵媚儿可能又要给她灌水了,于是毛小鹤小心翼翼道,“你漂亮。”

赵媚儿一下子乐开了花,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

毛小鹤忽然在椅子上打起了盹,药效上来了……

毛富贵见状,赶紧抱起毛小鹤,毛小鹤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嘴里嘟嘟嚷嚷地说着,“我要回去……我要找娘……爹爹坏……”

毛富贵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将毛小鹤抱着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将脸上的泪痕擦洗干净,然后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毛小鹤。

毛小鹤一直睡,睡到了天黑都没醒来,毛富贵焦虑道,“怎么回事啊?睡到现在还不醒来,那药是有多厉害?”

赵媚儿无语道,“这才一下午,说不定等下就醒了呢?”

毛富贵看着睡的脸颊通红的毛小鹤,伸手抚上她的脸颊,却惊呼一声,“怎么这么烫?”他揭开被子才发现,毛小鹤的衣服已经全湿了!

“媚儿,小鹤发烧了,烧的很厉害。我得带她去看大夫!”毛富贵说着抱起毛小鹤,就打算出去。

赵媚儿却是上前拦住他,“你疯了,你现在一出去,说不定就被他们给拦住了,到时……”到时她还拿什么发财哟!心里虽是这么想,嘴上却是担忧道,“你已经和刘慈云不是夫妻了,到时被抓住了,安个拐卖幼童的罪名,我可怎么办呀!”

毛富贵听赵媚儿这么说,思量了一会儿,便将毛小鹤又放到了床上。

------题外话------

昨天被鬼压床了,还是两个。

一个扯着我脚下的被角将我的被子往下拉,一个戴眼镜的难得笑的阴森森的压着我动不了。

好不容易醒了,后来将这事情给我奶奶说,我奶奶却是说,叫你起床学习呢!

叫你起来看书呢……起来看书呢……看书呢!

我知道我不是亲孙女了。

要是这么天天叫我起来看书,我一定会学富五车的,我也会上天的!

☆、第八十七章 狗男女(二更)

毛富贵看着床上烫的像火球一样,而且还昏迷不醒的毛小鹤,心里终究是有些不忍,他当初和赵媚儿带着钱跑了,就已经很对不起她们母子了。虽说和赵媚儿一起打毛小鱼钱财的主意,但是那终究只是钱财,他从没想过会去伤害她的性命,因为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下不了那手。

但是现在毛小鹤却是危险的很,而且孩子还小,再不喝药怕是不出事。

于是毛富贵二话不说,抱起毛小鹤就往外走去。

出去打探消息回来的赵媚儿,迎面撞上了抱着毛小鹤要去找大夫的毛富贵,她打量着毛富贵,“这是要去找大夫了?”

“嗯。”毛富贵神色焦急地点头。

本以为赵媚儿又要阻拦的,没想到赵媚儿却说,“我看着孩子也烧的厉害,我刚才出去看了一下,外面没什么人,出来客栈左拐不远处的巷子里倒是有一家药铺,你快抱孩子过去看看。”

赵媚儿说着身子贴着墙让开了路,好让毛富贵快去。

毛富贵点头,抱着毛小鹤就飞快地走了。

赵媚儿看着疾走的毛富贵,眸子里笑的阴险,“父女,父女,果然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她指尖绕着头发,扭着水蛇腰进了屋子。

赵媚儿今年二十六,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她当初接近毛富贵,为的就是他的钱,如今,将毛富贵的最后一点价值利用完后,便打算弃了他了。

当赵媚儿收拾好东西,下楼离开客栈时,掌柜的叫住她道,“夫人,不等你家老爷回来了?”

赵媚儿柔媚一笑,“他?他不会回来了。”

掌柜的以为是两人约定好了地方,便也不再多问,站在柜台后面笑道,“那夫人走好!”掌柜的说完继续低头打着算盘算着帐。

赵媚儿出去没多久,身影便淹没在了黑夜中。

而毛富贵抱着毛小鹤来到赵媚儿刚才说的药铺,一路过来的店铺都早已打烊关了门,只有这药铺亮着点点昏暗的烛光。

毛富贵一进药铺门,就看见一灰衣老者坐在诊桌后,借着那摇曳的烛光拿着本书垂头看着。

“大夫,快看看我家女儿,她发烧了,烧的很是厉害。”毛富贵说着将毛小鱼抱到了老者坐的诊桌前。

老者放下手中的书,示意毛富贵坐下,然后他拉过毛小鹤的手把了把脉,然后又摸了摸毛小鱼的额头,“你真是粗心,怎么将孩子烧成这样了?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孩子怕是就危险了!”老者的语气愤愤地斥责道。

毛富贵觉得这老者的声音有些奇怪,像是故意压低的一般,而且他那袖子长长,护住了手,就算是刚才把脉他也没看见手指露出衣袖。真是怪异的很,不过想着怪医也多了,所以并未去细想。

“把孩子给我,我要给她施针。”

毛富贵赶紧将毛鹤递了过去,哪知那老者刚抱住毛小鹤,就一个转身后退了好几步。

毛富贵觉得得情况不对,就在此时,只见里边屋子里夏敉和毛小鱼走了出来,于是毛富贵一个转身就朝门外冲去,才刚跑到门口,就被门外夏敉的两个随从逼了进来。

此时扮作老者的素衣已经抱着毛小鹤进了里屋,给毛小鹤施起了针,然后又开了张退烧的方子,找了人让给毛小鹤煎药。

刘氏看着床上各大穴位扎着针的毛小鹤,心疼不已。她拜托素衣帮她照顾小鹤,然后她也出了里屋。

里屋外。

“爹,你这是想去哪里啊?”毛小鱼冷着眼问道。

毛富贵因为心虚,看都不敢往毛小鱼的脸上去看。

刘氏这时也在里屋里出来了,她直直地走向毛富贵,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毛富贵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刘氏,但那不敢相信的眼神只有一瞬便消散了。

是啊,他将小鹤害成了这样,她打他是应该的。

刘氏似乎没有解气,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指着毛富贵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毛富贵,你还是不是人?连自己的女儿在你眼中都是给你换钱的物件,小鹤在你眼里就值那一万两银子?你为那一万两银子,你连任性都没了吗?啊?”

毛富贵恨不得埋进地里的头,听到刘氏的这番话,猛地抬了起来,“你说什么呢?小鹤发烧耽搁到现在是我的错,可是我何时想过要拿小鹤换银子?”

“我呸!你还装是吧?毛富贵,我当年怎么没看出来,你骗起人来还这么一本正经的!”刘氏此时气的已经头昏脑涨了,加之之前毛富贵就在打毛小鱼的注意,所以再刘氏看来,这次那小鹤要挟要银子定也是他的主意,即便不是他的主意,他也定是参与其中的!

“我真没有!”毛富贵知道他此时说什么刘慈云也不会相信了,但是他是真没有动过这心思!

毛小鹤在后面沉着眼道,“娘,他真的没有。他若是知道,就不会往这撞了。”他又不傻,明知他们埋伏在这里,为何还要撞来?

“是啊,我要是知道,我还敢来?”毛富贵也是苦着张脸道,他极力的说自己不知道这事情,不是为了让毛小鱼和刘氏原谅他,而是想让她们知道,他还没坏到那地儿上!

夏敉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实在是感慨,他以为只有皇家才会那般的薄情,没想到寻常百姓家,尽然也有这般薄情寡义之人。果然是天下攘攘,往来者皆是为了钱权,总有一样会让有的人迷了本性。

刘氏听到毛富贵不知道,一下子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从眼角溢了出来,“原来,你也是被人给利用了?看来你这些年也没能在赵媚儿跟前留下什么好啊!”

毛富贵一听,又将这事情一串连,想起刚才他抱毛小鹤出来时,是赵媚儿让他来这间药铺的!而且在这之前,赵媚儿曾问他,小鹤在家是不是很受宠爱。毛富贵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一下子面如死灰,差点跌坐在地上,原来赵媚儿在一开始就已经打小鹤的主意了……

刘氏看着毛富贵那收到打击的样子,心里莫名的舒服,她继续嘲讽道,“对了,听说你和赵媚儿有个孩子叫墨儿?”

毛富贵不可思议地看着刘氏,“你怎么知道?”

刘氏冷笑着嘲讽道,“我不光知道这些呢,我还知道这孩子啊,根本就不是你和赵媚儿的。这,你不知道吧?”

“刘慈云,我看你是疯了!墨儿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孩子,你在哪儿瞎听的。”

毛小鱼面无表情地说道,“今天早上,你从客栈出去后,赵媚儿在屋子里还藏了一个男人,她和那人说,我听到的。你应该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因为赵媚儿说是他们两个在斧州将你的钱骗着赌光的,但是,那赌场应该是赵媚儿和那人的,所以她说这些年你花的钱一直是你的。”

想想毛富贵也真是可悲,被人骗了这么多年,骗尽了钱财不说,现在利用完觉得没价值了,便要给踢了。

毛富贵目眦欲裂,疯了一般怒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们骗我,骗我!”

可是赵媚儿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清楚明白,所以毛小鱼说的这些,他不是不信赵媚儿会骗他这么多年,而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被人像傻子一般骗了。

毛小鱼走上前来,从袖中掏出一张纸,给毛富贵递了过去,“你自己看吧。”

毛富贵接过纸,纸上写的是让刘氏拿一万两银子放到城外的盼归亭,然后他们就将毛小鱼抱到这药铺来。

赵媚儿是不识字的,这字迹是沈亮的!毛富贵认得,就是当年他在斧州输了钱的那人,他给沈浪写过欠条,沈浪签过字,所以那字他是认识的。

赵媚儿和沈亮在一起?那联系起毛小鱼刚才说的,毛富贵心里气的喘不上气来,果然是他们串通好骗他的钱的!这对狗男女!

毛富贵从没想过,这狗男女三个字,他也有机会去形容别人。这不应该是别人来形容他和赵媚儿的吗?

此时屋外进来一个青衣人,径直的走到夏敉跟前,凑在夏敉耳边说了几句,于是夏敉上前对毛小鱼又耳语了几句。

毛小鱼看着毛富贵道,“你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他们此时快马加鞭往四邻县走去了。我送你千里马,你不出明日就能赶上他们。”

这人毕竟是这身体的爹,更是刘氏的丈夫和毛小毛的爹,她也不想刘氏后面会多多少少的有些自责,所以她不宜对他做的太过分,但是,她不收拾他,却不代表他不会受到他该有的惩罚和惨痛的代价。

这世上,向来是恶人自有恶人治。

毛富贵听到毛小鱼说放他走,于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毛小鱼,“你愿意放我走?”

“当然,你是我爹,不是吗?”毛小鱼故意将‘我爹’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毛富贵虽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也明白是毛小鱼是在嘲讽他,但是还是飞快地出了门,骑上马向那两个狗男女追赶而去!

“小鱼,就这般放了他?”刘氏心有不甘道,但是她知道毛小鱼这么做,自是有她的原因。

毛小鱼将手按到她娘手上,“娘,他追了去,他面临的才是真正的打击和残忍。”

------题外话------

两更和一更了,字数只多没少。所以,等下就没有三更了。看完就可以洗洗睡了。

爱你们,么么哒。

恭喜安婴宝贝成为XX书院本文粉丝榜的第一名!

恭喜ZCC成为扣扣阅读,本文粉丝榜的第一名!

☆、第八十七章 恶人自有恶人治(一更)

经过一夜的照顾,毛小鹤的烧才稍微降了一些。但是人还是昏昏沉沉的睡着,没醒过来,这可就急死大家了。

素衣说体温虽降下来了,但是全是因为用物理方法冷敷降下了体表温度,但是内里还是余烧未除,而且有越来越猛的趋势。所以还是得喝药才是根本。

但是毛小鹤却是喝不进去药,强喂下去,先是呛住,然后就开始吐,一直吐到没什么东西可吐。奈何素衣再是圣手医仙,但患者也要喝药才行啊,加之毛小鹤的病情又不适合施针,现在素衣也是无计可施。

也不知道是喝药呛的,还是怎么着,毛小鹤开始咳个不停。

刘氏红着眼眶坐在毛小鹤的床边,泪眼婆娑的看着毛小鹤,看着女儿那因发烧加之咳嗽不停而赤红的脸,心就像是被人拿刀一下一下地划着一般,痛的厉害,她的小鹤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现在要受这么多的苦,自小没感受过父爱,现在又被毛富贵害成这样,小鹤要是有个三长两端,她就和毛富贵拼了!

“刘姨,我给小鹤施针止咳,这咳的时间久了容易伤着肺。”

刘氏擦了擦眼角的泪,抬眼就看到素衣站在她跟前,手里拿着银针。刘氏赶紧起身让开,好让素衣给小鹤施针。

素衣拿掉枕头,将毛小鹤的头放平,然后这才在毛小鹤的脖子处将一根银针轻轻插了下去,然后又分别扎了三针,这才对刘氏道,“刘姨,你过来将小鹤的手和脖子注意着,不要让她乱动。”

毕竟是小孩子,加之现在又没有意识,免得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