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虽然头皮很疼,但是毛小鱼还是摇了摇头,只是喉中哽咽,说不出话来,刘氏太能忍了,太委屈自己了。

“我知道你在怪娘不替你说话,娘……”

毛小鱼打断刘氏的话,“我知道,娘,你的用心我都明白,和苏婶吵起来,只会让王寡妇看笑话而已,娘这么做,不仅没让她看到笑话,而且缓和了与苏大伯家的关系。倒是我,沉不住气,主要是她话骂的太难听了,才一时没忍住。”

“你明白就好,旁人的嘴我们管不住,也不用去管,随他们说吧,娘这半辈子啊,都是在别人的闲言碎语中走过来的,不也没少块肉吗?”刘氏拉着毛小鱼往屋子里走去,瞥了眼还生气蹲在一边的毛小毛,也不理会他。

“娘,这闲言碎语若是在背后说,那也就算了,可如今说到当面来了,这是欺负人!我虽明白你的用意,但是这不代表我赞成就这样忍气吞声,受人欺辱。”

刘氏拿着梳子,给毛小鱼梳着头,“你苏大婶也是一时糊涂,才被人利用的。她也就是那种有口无心的人。她这种人,远比那些口蜜腹剑的人来得好相处。以后见着了,还是要打招呼问好知道不?”

毛小鱼长出一口气,她这娘亲啊,就是太与人为善了,以至于别人都觉得她好欺负,但是还是答应,“知道了。”

“好了,梳好了。”刘氏默默地将梳子上的头发碾成了一团,满眼的心疼,这都是被苏氏扯断的……

“娘~娘~阿奶来了!”毛小鹤奶声奶气的声音传到了屋子内。

刘氏将梳子放在柜子上,边往外走,边给小鱼说,“你阿奶这是不放心你,又来看你了。”

------题外话------

毛小鱼:有木有期待我的小虾米呢?他马上就要和大家见面了哦。所以宝宝们快收藏吧,等小虾米上线啦!

☆、第十四章 阿奶来探望

刘氏将梳子放到柜子上,边往出走边说,“你阿奶这是不放心你,来看你了。”

毛小鱼赶忙将之前拉扯的七扭八歪的衣服整理整理。

贾氏一看见刘氏就问,“小鱼儿呢?可是好些了?”

“娘,小鱼已经好多了。娘,您屋里坐。”刘氏说着就上前去扶她婆婆。

贾氏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连忙摆道,“不了,进屋也是冷冰冰的,还不如在院子里晒太阳呢。”

此时太阳也已经从东边的山尖升起,刚好照在院子里。

“阿奶。您来了。”

毛小鱼笑眯眯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她一笑,就眉眼弯弯的,说不出来的温顺好看。

“来来来,让阿奶看看我这大孙女。好端端的,就遭了这么大的罪。”贾氏的浑浊的老眼中泪光闪闪,“能走能跳,看来是真好了。好了好啊。”

她昨日赶来见面色惨白的毛小鱼躺在炕上,气若游丝,她一口气上不来,气的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在老二家了。

“阿奶,我这不是没事吗,您就别难过了。您这一哭,惹的我也想哭了。”毛小鱼抱着她阿奶的胳膊,在一旁撒娇安慰。

“阿奶……坐。”毛小鹤这小人精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搬出了小竹椅放到了她阿奶的后面,此时正拉着她阿奶的衣襟让她坐呢。

贾氏笑着惊呼,“我们家小鹤怎么这么懂事呢!阿奶坐,阿奶坐。”

“娘,我去准备饭菜,您就在这吃吧。”刘氏小心翼翼地询问。

贾氏面上笑意一收,“不了。昨日来看小鱼,不是晕了吗?回去醒来后就被老二媳妇怪怨了几句,说是要是将我气出个好歹,躺在床上了还不是要她伺候,让我少往你们这边走……今日,我也是等他们出门后才偷偷赶来看看小鱼。”

刘氏也是一阵沉默,“弟妹也是为您着想。”

“她哪是为我着想,她是怕我病倒了躺在床上给他们添麻烦。我现在手脚能动,能做饭,还有点用处,等再过些年,就是累赘了。”

贾氏苦笑,她早已看清了,人老了,就处处遭嫌弃了。

“阿奶,你还有我们呢,只要你愿意过来,怎么着,我们家都能给您养老。”毛小鱼听着她阿奶说的一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前他们家富贵时,他爹想把她阿奶接到他们家来,可是阿奶死活不愿意,说是她即是嫁到贾家,哪有毛家替她养老的道理。

贾氏笑着摇了摇头,“对了,我给小鱼拿了些鸡蛋,这孩子落水定是伤了肺部,麻油蒸蛋最润肺养肺了。”

“娘,您这……弟妹知道了又会怪怨你了。”

婆婆老是偷偷接济他们,这油米少点倒是不易发觉,可是这蛋都是有数的,少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也不想让她婆婆为难啊。

“是啊,阿奶,我都没事了,这蛋我们不能要。”毛小鱼也顺着她娘的话说道。

而一旁的毛小毛却努着嘴,“阿姐昨晚咳嗽个不停,还说自己没事。你和娘都说谎!”

“小毛!”刘氏瞪了他一眼。

“我说的都是实话!”

“行啦,行啦。别吵了,这蛋是我攒下来的,老二家每人每天早上烫一碗鸡蛋花喝,都是我做的,所以我将我的那一颗偷偷攒起来的。没人知道!你就放下吧。”

她这做娘的,哪个孩子过的不如人,就惦记着哪个。

“我这也该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们。”贾氏说着站起了身。

“阿奶,我送你。”毛小鱼上前住她阿奶。

贾氏推开她的手,“你啊,还是在家好好休养。我自己走就好。”

“阿姐,你休息,我去送阿奶。”毛小毛跑到跟前,牵起他阿奶的手,“阿奶,我们走吧。”

在一旁自己玩的小鹤抬头见她阿奶要走,就站起身,“阿奶再见,小鹤想你哟。”

毛小鹤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可爱。

“阿奶也想小鹤,你在家乖乖听话。”

“嗯。”

毛小鱼将贾氏送到院门,“阿奶,您路上走慢些。”又对小毛交待,“扶好阿奶。”

“知道了,阿姐。”

毛小鱼目送他们远去,这才转身走进了院子。

------题外话------

毛小鱼:废话不多说,只求收藏,只求收藏,只求收藏!

☆、第十五章 村长夫人带来好事

毛小鱼目送他们远去,这才转身走进了院子。

她阿奶一生也是个苦命人,小的时候被太奶奶收养,因为太奶奶生不了孩子,长到后,在太奶奶的安排下,招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也就是她爷爷。爷爷对太奶奶和阿奶都不好,时常打她们,阿奶怀着爹的时候,爷爷还动不动就打阿奶。

太奶奶最后受不了,才赶走了爷爷,阿奶在别人的介绍下,这才走到了白头村,嫁到了贾家。在贾家十年后,贾家的老爷子又死了,阿奶便守寡了。

毛小鱼想着想着便已走到了厨房。

“你阿奶怎么还拿了些米。唉,真是难为她了,一个人要操几家的心。”刘氏感慨。

毛小鱼看着那十颗鸡蛋,对于贫穷人家来说,这已经很贵重了,何况这是她阿奶早上不吃早饭攒下来的,一想到这,她的鼻子不由一酸。

晚饭过后,毛小鱼抢着去烧炕,因为怕娘又不烧她睡的那边。等她烧好炕,就见村长家的张大婶挎着个篮子走了进来。

“张大婶,您怎么来了?”毛小鱼有些惊讶,这村长家的人很少来她家的,难道有什么事?

张大婶衣着讲究,一看就是比其他人家条件要好些,她笑的欢快,“你娘呢?”

“在屋里呢。”毛小鱼对屋里喊道,“娘,张大婶来了。”

“哟,张大姐,什么风将您给吹来了。”刘氏迎上前来,“快,屋里坐。”

张氏拉着刘氏的手,将篮子塞到刘氏手里,“这是给孩子们带的吃的,满月酒的菜做多了,不过都是没动的,您别嫌弃。”

“张大姐您说的什么话,您这么有心,还麻烦您送过来。”村里边有这个习俗,哪家摆酒席的菜做多了的话,都会送给关系好的人家一点。但是村长家给她们家送来,这是刘氏意料之外的,因为他们两家并没有什么交集,关系更是一般了。

张氏边往屋里走边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这可是件好事,说了,你准高兴。”

毛小鱼听见有好事,也赶忙跟进了屋,想听听,有什么好事。

张氏坐定后,“你的这手,可真是巧。今个儿我们家孙子穿上你做的小衣服,可好看了。镇子里来的亲戚看着也喜欢的厉害,便想请你做上两件,你看行吗?有时间不?”

“有有有。”刘氏连连答道,有活找上门来,她自是求之不得呢。

张氏接着说,“我这亲戚人也大方,工钱是没得说,两套衣服四十文,只是时间赶的紧,三日后就要一套,两日后再要一套。”

“四十文?这么多!”刘氏惊讶,确实够大方,她给村长家孙子做的,也才十文钱而已,四十文,可以买十斤白面了,“三日,我赶赶还是做的出来的。”

毛小鱼也觉得挺多的,这个世界,白面一斤四文,鸡蛋一颗五文,柴火一担十文,四十文钱可以买十斤白面或者八颗鸡蛋,或者四担柴火。十斤白面掺上玉米面,他们家可以吃一个月,四担柴火可以用两个月呢!

张氏见她答应的这般爽快,也不意外,毕竟那么高工钱呢。张氏站起身,边掏篮子里的东西,边说,“那行,那我去回复了她,明日就将针线布料给你送过来。不过这赶工可以,但是做工质量得有。”

“您就放心吧。我还想以后常做呢。”刘氏笑着将张氏送到了院外,这才快步进了屋,脚下的步子明显轻快了许多。

------题外话------

毛小鱼:收藏好多天没动了,今天会不会动一动呢?

☆、第十六章 去镇子上送衣物

三日后,刘氏就将答应张氏亲戚的小娃娃衣物做好了,约定送去的日子正赶上柳河镇逢集。

一大早,天才麻麻亮,刘氏就叫醒了毛小鱼。

“小鱼,快些起了。再不起,等下你苏伯伯该在门口等你了。快起来了,啊。”

今天是刘氏和张氏亲戚约好的去送衣物的日子,刘氏让毛小鱼去送,顺便去镇子上转转,散散心。她这么大孩子,正是玩心重的时候,苏大勇的牛车刚好要去城里卖柴,刘氏便请苏大勇捎带着毛小鱼去,有牛车,可以少走些路。而她则可以去山上拾些柴,这三日忙着赶制衣物,也没去拾柴,柴火已经快用完了。

毛小鱼听到刘氏叫她,揉了揉眼睛,“娘,我这就起。”说话间她已经翻身坐了起来。苏大伯答应捎她去镇子上已是娘求来的,这大冷天的,她可不敢让苏大伯再在门口等着了。

“快些下来,洗把脸,娘去给你下点面条。”刘氏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毛小鱼轻手轻脚下了炕,一出门,就被冷风吹的缩了缩脖子,“好冷啊。快下雪了吧。”毛小鱼缩着脖子跑到草棚厨房。

刘氏在锅里舀了半瓢水倒到洗脸盆里,又舀了半瓢冷水,“快趁热洗。”

说话间锅里的水已经翻滚了,刘氏赶紧下了把面条进去,拿筷子动了动,这才盖上锅盖。

“小鱼,等下去镇子上,若是人家给了衣物的钱,应该有二十文,你就买四斤白面,剩下的四文钱,买盒润脸膏,你们润起来,脸就不会被冻裂了。”

正在洗脸的毛小鱼手下一顿,“娘,四文钱都可以买一斤面了。还是算了吧。”

“没事,这个不能省,你是大姑娘了,以后还要嫁人呢,脸冻坏了可就不好了。”刘氏说着将煮好的面条捞到了碗里,筷子尖沾了点猪油到碗里,又撒了些蒜苗,放了点盐和醋,边搅边说,“面好了,快来吃。”到镇子上再回来得大半天,可得吃结实了些。

“哦。”毛下鱼上前端起面条,大口吃了起来。

面条是白面和玉米面的,玉米面加的太多,吃起来没有一点面条的顺滑,感觉柴柴的,硬硬的。但是毛小鱼吃的依旧是满脸幸福,因为这已经是刘氏能给她最好的了。

刚吃完,苏大勇就到毛家院门口了,“小鱼她娘,小鱼好了吗?”

“好了。”刘氏闻声赶紧答应,“这就来。”

毛小鱼抱着衣物快步跑了出去。

“苏大哥,麻烦你了。”刘氏感激道。

苏大勇挠着头,“不麻烦,不麻烦。那我们走了。”

毛小鱼坐在苏大勇的牛车上朝刘氏挥了挥手,“娘,你进去吧。”

牛车一晃一晃的往村口走去,毛小鱼拉了拉衣服,将包着衣物的包袱紧紧的抱在怀里,背后的柴垫的她的背有些疼。

苏大勇是个粗人,话又少,一路上几乎没说什么话,而毛小鱼却一直想着自己能干些什么,好减轻些家里的负担。

小说里的那些穿越女,不都是种田经商打出了一番天地的吗?到她这,她连经商的本钱都没有,种田发家更是不靠谱,就她家那田,连一家人的吃穿都供不起,还能指望它致富?

毛小鱼啊毛小鱼,你好歹也是现代人,拿出点你的现代思维好吗?快点想办法自己挣钱啊!

“小鱼,到了。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在拐弯处看到朱红色的大门那家,就是你要送衣物的人家。等下午后,我在这里等你。”

毛小鱼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镇子上了。

“知道了,苏伯伯。”毛下鱼往下一跳,就听到背后‘刺啦’一声,“呀,我的衣服。”

苏大勇一看,毛小鱼的衣服后背上被柴勾住了,她这么一跳,便扯开了一块,“这可怎么办……”

------题外话------

毛小鱼:下一章,我的真命天子小虾米就要粗线啦!好激动!你们猜,我们的相遇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第十七章 有些不习惯

苏大勇一看,毛小鱼的衣服后背上被柴勾住了,她这么一跳,便扯开了一块,“这可怎么办……”

毛小鱼扭头看了看,“苏伯伯,没事的,扯烂的只是外衣,我里边还有衣服呢,肉露不出来就行了,回家让我娘缝一缝就好了。您快去忙您的吧。”

“那我先走了,午后记得到这里等我。”

“知道啦。”毛小鱼笑着转身往巷子里跑了去。

苏大勇也赶着牛车往他送柴的人家走去。

果然往里边走,到拐角处,就看见了朱红色的大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只是比起毛家以前在镇子上的房屋,还是要逊色一些。毛小鱼上前,敲了敲门。

“咚咚咚。”

门开了,出来一小厮,“你找谁?”

“我找这家的女主人,我是来送东西的。”

小厮看了毛小鱼怀里的包袱一眼,“你稍等,我进去禀告老夫人。”

不一会儿,门就又开了,还是刚才的小厮,“你随我来。”

一路跟着小厮来到了一间屋子,一四十多岁的夫人坐在软榻上,衣着富丽,面妆精致。

“夫人,您要的衣物做好了。”毛小鱼低着头,尽量让自己显得谦卑些。

老妇人一旁的使唤丫头上前接过包袱,送到了老妇人面前。

老妇人看着毛小鱼,她头虽低着,但背却挺的直直的,还真是个不卑不亢的小丫头。

“嗯,做的比我在张家见的还精致。不错,不错。”老妇人手指摩挲着衣物,赞不绝口,她抬头再次打量着毛小鱼,衣服虽破旧,却被洗的干干净净的,青色的衣服被洗的都有些发白了。

“夫人满意就好。”毛小鱼依旧头低的低低的。

“杜鹃。拿四十文给这丫头。”

毛小鱼一下子抬起了头,这明明是一套衣服,应该给二十文,剩下的一套,是两日后才给的,那钱也是两日后给的时候再付才对啊。

老妇人看明白了毛小鱼眼中的疑惑,笑了,“我看你家也应该急用钱,就把那件的钱也预支了。”

“谢谢夫人。”

毛小鱼从杜鹃手里结果钱,微微福身后,便走了出去,被小厮送出了府门。

直到出了府门,毛小鱼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种卑微到尘土里的感觉,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毛小鱼将钱袋里的钱掏出四文,然后将剩下的放在胸口的衣服里,打算先去买润脸膏,再去买面,然后去刚才和苏伯伯分开的地方去等苏伯伯。她这么打算着,刚走出巷子,一个不留神,就迎头拆点撞上一抬青色锦布的轿子。

还好轿夫让得快,但是轿子还是一个晃荡,里边坐着的人定是被甩了一下!

“小丫头走路不长眼睛啊!”轿夫稳住轿子,怒斥道。

毛小鱼赶紧赔笑,一点也不害怕凶恶的轿夫,“大哥,对不住啊,我刚想事情呢,没注意。”她一笑眼睛就弯弯的,嘴角也是弯弯的,很是乖巧可人。在现代,只要车没撞上人,就是司机的万幸了,那还敢将行人怎么样,所以,她自是不怕的。

她不知此时轿子里的蓝色锦服的人,恰巧在轿子里透过窗帘布的缝隙看到了她。

眉眼弯弯赔笑的她,也掩不住眸子里的璀璨星光。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明明平淡无奇,衣着简朴,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娃娃,但是身上却有某种东西让他移不开眼。

毛小鱼感觉到有人看她,顺着感觉望去,却看到了轿子窗帘上。

“走吧。”

轿子里传来一清润的男子嗓音,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毛小鱼听得犹如天籁。

------题外话------

毛小鱼:我作者麻麻求收藏啊!

☆、第十八章 小屁孩还想娶姐

轿子里传来一清润的男子嗓音,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毛小鱼听得犹如天籁。

这年头,不仗势欺人的有钱人已经屈指可数了,今个她运气好竟也遇到一个,往边上因此她赶紧识相的往边上退了两步,笑颜相送道,“公子您走好啊。”

一说完她就觉得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

轿子里的人听到这句话,嘴角不由抽了一抽。

毛小鱼目送轿子走远,这才想起自己要去买润肤膏,该走的也是轿子去的方向,便东瞅西瞧的往卖润肤膏的地方走去。

今日镇子上逢集,人来人往,毛小鱼紧紧地护着胸间的铜钱,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人给偷了,那可是他们一家这后半个月的指望了。

“小鱼妹妹。”

胳膊突然被人拽住,还伴随着一个欢快的声音。

毛小鱼转身,竟是那个退了她亲的李宗耀。

“李哥哥,好巧。”毛小鱼抬手推开李宗耀抓着她就胳膊的手。心里一阵鸡皮疙瘩,她一个二十二的人却叫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哥哥,简直了……

李宗耀看着落空的手,“小鱼妹妹,你是在怪我吗?”他眉头紧皱,“退亲之事,并非我的主意,对此事,我并不知情啊。”

“李哥哥!”毛小鱼打断他的话,“婚姻之事,本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退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