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毛小鱼小声嘟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派个人跟着……”

“姑娘就不要介怀了,主子也是担心你。”被留下来的灰衣少年道。

毛小鱼暗暗道,有什么担心的,街上又没有吃人的老虎。

“那我们就四处逛逛吧。”毛小鱼说着就往前走去。

两人在街上四处逛了逛,东瞧瞧西看看的,这个店出来,那个店进去的。

毛小鱼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这个灰衣少年说着话,“华明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见他?”

“回姑娘的话,华管事在京城帮着主子处理事务,还脱不开身呢!”

毛小鱼瘪了瘪嘴,“就他那跳脱的性子,也能安下心来处理事务?”

“姑娘有所不知,其实华明管事处理事务的能力,远远在华朋管事之上,只是他这个人乐于清闲,不太喜欢处理事务这类麻烦的事情,但是做起来却是极认真的,”

“哦?”毛小鱼挑了挑眉,“你似乎挺崇拜他?”

“华明管事,能文能武,自是让小的崇拜不已。”

毛小鱼点了点头,心里却甚是惊讶,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夸华明吧!华明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没想到今天又对他重新认识了一番,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又走了两条街,毛小鱼这才对灰衣少年道,“好了,回去吧。”

“啊?”灰衣少年有些惊讶,“姑娘还什么都没买呢!这么多店都没有瞧上的吗?”

猫小鱼摇了摇头,很无辜的说,“我何时说要买东西了?”

“……是小的自己猜测的。”

等毛小鱼和灰衣少年回到碧海书阁时,夏敉已经见完客了,马车也已经备好,就等毛小鱼回来,然后送她回家了。

马车上,夏敏问毛小鱼,“可是有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趴在车厢内小桌上的毛小鱼点了点头,“想好了,今天走了这么多条街,发现这卖衣服的店铺倒是挺多,但是衣服却都大同小异一个样子,一眼看上去都没有个出彩的。”

“是这样没错!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有钱人的衣服都是在出名的裁缝那里定做的,样子自是别致,是这些小店铺里所不能比的。这些小店铺呢,也就是寻常人转转,样子自是会差一些。”夏敉看着累极了的毛小鱼,给她一一解释。

毛小鱼一脸嫌弃,坐起身来,“还想着你是个聪明人呢!没想到也是个转不过弯的木头。”

夏敉听毛小鱼说他是木头,他也不生气,却是一脸兴趣的看着她,一副你说说看的表情。

“你们有钱人自是不会到这些小店铺买衣服的,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享受不起那种私人定制的。但是这些普通人里也不妨有些爱美的姑娘,我就是要做一些花样别致,又便宜的衣服,给这些买不起私人定制衣服的姑娘们穿。”毛小鱼说起这些来,显得很是兴奋,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

夏敉点点头,“你这想法可以。可是,你会做衣服吗?”

“不会啊。”毛小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可是我娘会啊。我负责设计衣服样子就可以了。”

她当年在学校的服装设计大赛上可是拿过一等奖的!加之她以前就对古代服饰比较感兴趣,也没少了解。所以,设计几套衣服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说大话,将现在这些衣服铺子里的衣服给比下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毛小鱼打算回去和她娘刘氏商量一下,如果她娘同意的话,她就开始做衣服图纸了,然后再和刘氏去镇子上找几个合作的布庄。

回去后,毛小鱼和刘氏商量了一下,刘氏对毛小鱼自己设计衣服还是有些犹豫的,她不觉得毛小鱼能将衣服设计出什么不一样的来。

毛小鱼只好说,“娘,不然我先画上几个衣服图样,你先看看行不行。反正铺子也租好了,你要是觉得不行,我们再做别的就行了。”

刘氏听毛小鱼这么说,便同意了,“那你先画几个图样我看看。”

于是毛小鱼两天后,便胸有成竹地给刘氏拿来了三款图样,“娘,你先看看。一共有三款,这一款是针对一般村子里的姑娘的,是上衣加裤子的套装。”

因为裤装行动方便,村子里的姑娘大多穿的是上衣和裤子的套装,很少有人穿裙装。所以毛小鱼针对农女设计了一套。

刘氏看着图纸,“相较于市面上的衣服,你这图样在袖子上多了一点立体花朵饰物,袖子也比村里这些姑娘穿的窄了一些,裤腿有一点小喇叭的感觉,比起市面上的衣服,差别也不是特别大。”

“娘说的没错,这款衣服本来就做不出什么其它特别的花样,所以我只是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加了一点小饰物而已。”毛小鱼点头道。

刘氏点头。

夏敉道,“但是这小饰物却叫人眼前一亮,别有一番感觉。”

“有眼光!”毛小鱼对夏敉夸赞道。

毛小鱼又给了刘氏第二副图纸,“娘,看看这张。”

刘氏一看,眼前明显一亮,“这个倒是别致,娘还没见过这种样子的裙装呢。”

刘氏夸赞的这款是对襟抹胸长裙,属于汉代的服饰,只是毛小鱼在此基础上将袖子改成了上窄小宽的水袖,刺绣腰带在腰后可以自由收紧和放松,绑腰带的带子长长的垂于身后,一走便飘荡摇曳。

“这款呢,是针对镇子上普通平常人家的姑娘的。裙子刚好到脚踝下面一点点,走起路来也方便。那天在镇子上看见她们穿的的都是普通的上衣加直筒裙,看起来臃肿无比,这款的话是有收腰作用,会显得身姿婀娜一些。”毛小鱼解释道。

刘氏连连点头,“这外衫短短的,只到腰间,用腰带一束,便与下面的抹胸裙子融为一体了。裙子褶子又多,看起来很是飘逸。”

夏敉一看这图纸,“你这倒是新颖,连京城我都没有看见过。”

“是吗?”毛小鱼笑,这个时代他们穿的衣服还是直衿直裾袍,就是那种前后都是方形平直的衣服,没什么腰身,而她设计的这是对汉服对襟襦裙修改后的样子,他自是见不着。

“嗯,确实好看。”夏敉点头。

“那再看看第三款吧,这款针对那些家境较好的小姐的。”

刘氏接过图纸,“这款确实适合家境好的小姐穿。”

这一款是毛小鱼在齐胸襦裙外又加了一件袖子及宽的纱衣,又带了一点拖尾,看起来很是飘逸华贵,不过缺点就是行动上有些不便,但是确实好看,就是适合那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

“这款看起来更适合贵族穿,雍容大方,端庄华贵。”夏敉看了图纸后结论道。

刘氏皱眉道,“这些衣服样子这般别致,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真有点不敢相信你是我小鱼。”

毛小鱼听这话,心头一惊,“娘,我也就是胡思乱想出来的。女孩子嘛,总是对衣服比较感兴趣些。不过也不知道别人喜不喜欢呢。再说了,我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小鱼……”

刘氏笑着捏了捏毛小鱼的鼻子。

“我觉得啊,这衣服铺子能开。”夏敉认真道。

刘氏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可以试试看。”

毛小鱼高兴笑弯了眼睛,“好,娘,明天又逢集了,我们去镇子上看看布吧,先买些布料,你做几款样品,然后再找几个布庄合作。”

“你这孩子,说风就是雨。”刘氏笑着摇了摇头。

毛小鱼笑道,“做事情就要一鼓作气,否则,再而衰,三而竭啊。”

“你这些歪理就是多。不过说的听起来倒也有几分道理。”夏敉也打趣毛小鱼。

第二天一早,刘氏便和毛小鱼,还有夏敉一起去了镇子上。

照例是夏敉让马车来上门接的。

去镇子上时,街上人还不是很多,夏敉回碧海书阁了,年初,他的事情似乎比较多。毛小鱼先带她娘去看了租的铺子,顺便将租金拿给了这铺子的主人。

刘氏看到铺子时,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宽敞的房子,还有阁楼,竟只收五十两银子的租金。”

“我就说是碰巧捡了个便宜吗嘛。”毛小鱼笑道。

她们在屋子里四处转了转,竟发现阁楼上面是两个房间,而且里边床具,桌子都有。

毛小鱼心里便有些不安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过华朋也打听过了,这契条也签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但心里还是不踏实。

“哟,这门大敞着,人哪去了?毛姑娘?”

楼下传来那妇人的声音,她按照约定时间来取租金了。

“来了,在楼上呢。”

毛小鱼答应了一声便和刘氏下去了。

“夫人,您来了。这是我娘。”毛小鱼介绍道。

夫人笑呵呵道,“夫人您真是有福气,生了毛姑娘这么乖巧的孩子。”

“您过奖了。”刘氏谦虚道,然后从袖中拿出一个钱袋,“夫人,这是租金,您点点。”

“不用点了,就这点银子,再说你们也不是那种人。”

“您还是点点吧。”

在刘氏和毛小鱼的坚持下,妇人将钱倒了出来,点了点,“刚刚好。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夫人您慢走。”

等那妇人走后,毛小鱼和刘氏锁了门,便去街上找布庄了。

而这妇人出来门,绕了一圈便从碧海书阁的后门进去了。

“你来了。”夏敉站在走廊里,看着走廊边上盛开的迎春花。

妇人笑,“是。刚从隔壁过来。”

夏敉从袖中拿出一个钱袋,递给了那妇人,“你做的不错,多出来的二百两是给你的奖励。”

“谢公子,公子真是大方,毛姑娘也真是有福气,遇见你这么个默默为她付出的人。”

“房契。这些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哦,是是是。”妇人答应着从腰间拿出来了房契,递给了夏敉。

夏敉接过房契,“以后记得每个月去取租金,不然小鱼儿会怀疑的。”

“奴家知道。”

“那便去吧。记得这事不要与任何人讲。”夏敉送客道,他实在是闻不惯这妇人身上浓浓的脂粉味。

“那奴家回去了。”

妇人拿着钱袋笑呵呵的离开了。

“主子,既是帮毛姑娘,为何不直接告诉她呢?”走来的华朋问夏敉。

夏敉淡笑,“你是不知道那丫头的脾气,她若是知道我为她买下了这铺子,她是宁愿不开店铺,也不受我这个人情的。即便是受了,那她也是日日惦记着怎么还我人情,那索性还不如让她不知道。”

华朋点头,看着他家主子,主子似乎只要一提起毛姑娘就忍不住的笑意满满呢,这是得有多爱?

这妇人是这镇子上的首富的小妾没错,那铺子是她买下打算做生意的也不假,那首富说这妇人养小白眼也是真的。

但是,这小妾不受宠,又没有孩子,为了防老,便买了这铺子,是为了赚钱,她家老爷怕她红杏出墙,死活不要她开,于是她只好将这铺子给转手卖掉。

华朋看见要转卖后,便叫人问了一下夏敉的意思,夏敉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让华朋高价买下来。

只是华朋不明白,主子口中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得的是房子,还是毛小鱼……

鉴于毛小鱼的脾气,于是他们便叫那妇人配合着演了这出戏,瞒过毛小鱼,好让她安心的开店铺。

包括阁楼上的床也是夏敉叫华朋买好的。

“主子对小鱼姑娘真是在乎的紧。”华朋感慨道。

夏敉笑的更深了,“这世间就这么一个她,叫我如何不在乎。现在想来,我要是没来这镇子,那天没出去,我便遇不到她了。果然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安排。而我仿佛一直等的就是她。”

“京城女子都道主子无情,她们不知,主子不是无情,而是对她们无情罢了。”华朋淡淡道。

☆、第三章 哪有那么金贵

毛小鱼和刘氏在街上货比三家后,找了一个价格稍微便宜一些,老板又老实的布庄。

毛小鱼和刘氏挑了四匹布,一匹纱,一些彩线,结了账以后,刘氏与这老板说明了来意。

老板抚了抚他的山羊胡,“夫人的意思就是来我这店里买了布匹的人,我可以推荐到你店里去做衣服,然后你给我给介绍费?”

“正是此意。不知您意下如何?”刘氏含笑看着布庄老板。

老板抚山羊胡的手顿了顿,“夫人这条件瞧着倒是对我有利,但是,若我给夫人介绍去的人不满意夫人做出来的衣服,那人回头不是又要找我麻烦了?这……”

布庄老板心里对刘氏提出的,给他分他介绍来的人做衣服钱的百分之五的条件很心动,但是却又拿不稳刘氏能不能做出顾客满意的衣服,所以有些犹豫不决。

毛小鱼明白,此时就是要排除他的后顾之忧,毛小有装作懵懂的样子,“那有什么?谁要是到时不满意,我们赔偿谁就可以了,绝不会闹到您这里来的。”

这般的话,倒是把他自己取开了,只赚不赔,倒也不错,布庄老板心里暗喜,嘴上却犹犹豫豫的,“这……小姑娘说的……”

毛小鱼对刘氏微微点头,刘氏会意,依旧淡笑道,“虽是小女乱说的,但是……这倒也不失是个好法子。您看怎么样?”

“夫人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依您的意思了。那到时我给夫人介绍几单生意,夫人可要用心做了。”布庄老板抚着山羊胡笑呵呵道。

刘氏见谈成,也是笑意盈盈,“那是自然。”

出了门没走几步,毛小鱼就开始对刘氏碎碎念,“果然生意人一个比一个精,之前还觉得老实呢,竟也是个老滑头。不过布确实是比别家便宜些……”

刘氏听着她的碎碎念,也就笑笑,心里道,还说人家精,她年纪小小就把人家的心理摸了个透,她就不精吗?真不愧是她爹的女儿,做生意的机灵劲儿就跟了她爹了。

毛小鱼将怀里的两匹布往上拢了拢,“娘,你做一件衣服大概要几天?”

刘氏想了想那图纸,“赶着做的话,怕一件也要两天。”

毛小鱼点了点头,说的粗俗一点,也就几块布往一起一缝,她设计的都是可以自由收腰的,不挑人,只是绣东西可能要慢一些。像那襦裙,也就是一块布打些褶子,缝起来也就好了,比现代的衣服容易多了。

刘氏若是知道毛小鱼此时心里想的,定会说她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衣服看似简单,做起来也很是麻烦的。

“那就先做几件,等小毛和小涵去书院的事情干搞定后,逢集我们便去镇子上,带上小钰和小鹤,我边照顾他们,边看店,您就在店里阁楼上做衣服。”毛小鱼对刘氏说着她的打算。

刘氏点头道,“是啊。小毛和小涵去的书院是住宿制的,十日一休,只有休息才能回来。到时逢集的时候,我们家门就可以锁了。”

两人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碧海书阁门口,夏敉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就等她们来了。

“刘姨,先进屋歇歇吧。”夏敉说着接过刘姨抱着的布匹,递给了一旁站着的华朋。

刘氏摇摇头,“不了,他们四个孩子在家里,我还有些不放心小鹤,想早些回去。就不进去了。”

刘氏说话间,夏敉已经接过了毛小鱼怀里的布匹,“刘姨,马车已经准备了,现在就起程?”

刘氏道,“嗯。就走吧。”

华朋已将布匹放在了马车内,又过来接过夏敉手里的,也放入了马车内。

华朋扶着刘氏上了马车。

“你呀,以后有这种粗活,就给我说,我支几个人跟着你去。胳膊抱酸了吧。”夏敉微微责怪,语气却是心疼无比。

毛小鱼笑道,“我哪有那么金贵。你太小看我了。”

夏敉笑,揉了揉她的头,她频频给他惊喜,他怎会小看她,“快上去吧。我有事,就不陪你回去了。”

“哦。”

夏敉觉得自己肯定是产生幻觉了,怎么就觉得毛小鱼的这声‘哦’里边有些不舍呢?

华朋看着夏敉温柔地揉着毛小鱼的头,感慨道,果真是疼到骨子里去了,他还从没见主子对那个姑娘这般呢。

夏敉看着马车渐渐远去,这才转身向阁内走去,边走边问,“二哥当真要南下?”

“是,据风阁来报,今天傍晚就会途径这里。”华朋跟在夏敉身后低声禀告。

“叫人给我注意着,到时禀告我。”

“是。”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一戴着银色面具,只露出嘴巴的蓝衣男子站在镇子出口的空荡荡的路中央。

冷风吹的他的衣袍翻飞,墨发纷飞,那背影就看的出来身姿不凡。

一对铁骑迎面朝他飞奔而来,扬起一路的尘土。

领头的玄衣男子面容冷峻,发丝飞扬,看起来似乎有些疲倦。他看见蓝衣男子时,在仅有三米处勒紧了缰绳。

马前蹄腾空而起,发出一声嘶鸣。

蓝衣男子嘴唇轻启,“二哥,你当真想好了?”

“嗯。”玄衣男子脸更冷了几分。

“二哥,我只问你一句,值吗?”

“值。”

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即便牺牲千百人的性命,只为一个她?即便身负千古骂名?也在所不惜?即便失去那个位置?”

“是。”玄衣男子冷冷道,“你这是要拦我?”

蓝衣男子抿唇,侧身让开了路,“二哥。请。不论何时,我都站在你这边,就像你一直站在我这一边一样。”

玄衣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扬鞭绝尘而去。

蓝衣男子看着那一骑铁骑绝尘而去,眼中情绪复杂不已,若是他,他怕也会同二哥一样的选择,哪怕万劫不复,失去所有,众人唾弃,也要换一次渺茫的希望。

所以直到多年后,他二哥再一次癫狂之后,他可以理解他,他明白他二哥有多绝望,多不知所措。

蓝衣男子长叹一口气后,足尖轻点,消失在了原地,如同刚才站在那里的人是幻影一般消失不见。

三天后,夏敉到毛家去接毛小毛和贾涵,带他们去书院。

毛小鱼前一天就收到了消息,这天一早,就收拾好了东西,就等夏敉来了。

由于书院在镇子和清水县途中的凤凰山下,因此他们匆匆吃了早饭后,便起程了。

之所以会选择将书院建在这里,是想着告诉众学子,山窝窝里也能飞出个金凤凰。

马车上,毛小鱼絮絮叨叨个不停。

“小毛,小涵,你们去了要好好听夫子授课知不知道?”

“知道。”

“吃饭吃饱,睡觉要盖好被子,不能着凉了。”

“记住了,阿姐。”

“还要和同窗之间刚搞好关系,明不明白?”毛小鱼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紧张了,在现代,校园暴力可是十分恐怖的,不知这里有没有……

“明白。”贾钰和毛小毛异口同声道,两人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们阿姐的交代。

“但是,阿姐让你们搞好关系可不是让你们凡事都忍气吞声。作为男子汉,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决不能被人欺负!”毛小鱼怕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