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哭了好久,毛小鱼才从夏敉怀里钻出来,“对不起,又将你的衣服弄脏了……”她声音闷闷的。

“你呀,哭一场都考虑这么多。”他说着将披风解了下来,披到了毛小鱼身上,仔细系好。

毛小鱼任由夏敉给她系好披风,然后理了理粘在脸上的碎发,幽幽道,“夏敉,你明白这种至亲至爱的人离开你的感觉吗?”

“怎会不明白。”夏敉的语气微变,似是很落寞,“那年,我母亲去世后,我绝食数日,直至最后晕倒不省人事。那时,我真是恨透了所有人……尤其是我的父亲。”

毛小鱼看着夏敉目光深远地凝视着远方的天空,似是透过那天空看到了已逝的当年,他目光落寞而孤独。

“你不会明白一个人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将母亲赐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那种绝望和无助。你更不会明白那种直至多年后还会在噩梦里惊醒的恐惧,你永远不会明白那是有多残忍……”夏敉的声音微微颤抖。

毛小鱼抓住夏敉的胳膊,才发现他颤抖的不光是声音,“夏敉……”她本想安慰她,可是只叫出这两个字后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敉收回思绪,轻轻揉了揉毛小鱼的头,惨白的唇扬出一个弧线,“都过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不知是在安慰毛小鱼,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毛小鱼咬着唇,点了点头,明明是她想安慰他,却反过来被他安慰了。只是他到底经历过什么,让他如今提起都会痛苦不已。

但是在他说的话里面,毛小鱼抓住了‘赐死’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应该是只有皇家才会用的吧。

回家的路上,毛小鱼低头踢着路边的积雪问夏敉,“你这次来什么时候走?”

“你想我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你这人,怎么总是把问题丢给我……明明是我在问你。”毛小鱼有些嗔怪。

夏敉看着毛小鱼,宠溺地笑了,“等过完年再回去好不好?我等下去和刘姨说,看她能不能同意。”她这闷闷不乐的样子,让他怎么放心回去?

毛小鱼继续低头踢着雪,没有说话。

夏敉上前去拉住她,“不要再踢了,脚等下湿了就该冻脚了。”瞬间又皱眉,“手怎么这么凉,别动,我给你暖暖。”

夏敉双手将毛小鱼的手捧到嘴边,呼着气,搓了搓毛小鱼的手,让她的手能暖和一些。

毛小鱼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赶紧抽回手,转过身嗫嗫道,“不是说古人都很保守的吗?你……你怎么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的,这叫人看了去,又要说闲话了。”这闲话,如今她可是怕极了。

夏敉看着她那别扭的样子,有些好笑,“我的小鱼儿竟也会害羞了。”

“什么你的小鱼儿,我还没和碧海书阁签卖身契呢……”毛小鱼说完快步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儿……

夏敉看着毛小鱼的背身,苦笑连连,这丫头,什么时候能开窍呢。不过,这才回来几日,背影看起来竟是消瘦了不少。不过也难怪,这几天的事情,也够她承受的了。

夏敉摇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都道是下雪不冷化雪冷,这积了几日的雪,今日慢慢融化时,还真不是一般的冷。

毛小鱼将脸缩在披风的毛领间,紧紧地裹着披风。即便是这样,等她走到家门口时,脸都快冻的木掉了。

刘氏看着夏敉和毛小鱼先后进了大门,脸上神色有些无奈。她这几日伤心加操劳,看起来有些疲惫和憔悴。

“娘。小钰和小涵呢?”毛小鱼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贾钰和贾涵。

“和小毛,小鹤在炕上暖着呢。你和夏敉也去暖暖,饭马上就好。”刘氏倒也没说什么让夏敉难堪的话。

毛小鱼看着案板上擀好的面,知道她没什么帮的忙,便点了点头进屋去了。

夏敉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看着刘氏,淡淡一笑,叫了声,“刘姨。”

本是听惯了夏敉跟着毛小鱼和毛小毛他们一起叫‘娘’,如今他突然改了口,反而叫她有些不习惯了。

刘氏应了一声,“你也别怪我那天说的话不好听,你是个好孩子,我也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只是你和小鱼悬殊太大……我……”

“我知道您的担忧,但是您的担忧却是多虑的。”夏敉本是以为刘氏不喜欢他,原来只是不喜欢他的身份而已,他赶紧解释道,“我们家只有我和一个哥哥,我的事情我哥哥从来不过问,我自己做得了主。”

刘氏抬眼看着夏敉,他此时是喜欢小鱼没错,她看得出来,可是他这样的富家子弟,喜欢小鱼也怕只是一时的新鲜,终是难以长久。她只希望小鱼找个老老实实的人好好的过日子,没有大富大贵,也没有大波大浪,简简单单就好。

夏敉见刘氏不说话,他知道刘氏的犹豫与担忧,可能所有人都会觉得他只是玩玩而已吧?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旦认定一个人,便此生不渝。

“刘姨,我可以继续住在这里吗?”

刘氏看了看天色,“时候也不早了,你今日便留在这里吧。你也知道小钰和小涵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你若是再在这里,怕是睡不下了。”

夏敉点头,“谢谢刘姨。只是我想等阿奶头七过了我再回去,阿奶给我的感觉就像我亲奶奶一样,我想送她最后一程。”

刘氏想了想,便点了点头,“难得你有心。那就随你了。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到锅灶这里烤烤手吧。”刘氏说着往边上移了移。

夏敉是个聪明人,自是明白刘氏此时不愿他去屋子里和小鱼相处,他倒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道,“好啊,刘姨,我帮你烧火。”

夏敉说着蹲到锅灶跟前,边烤手边往灶里边加柴。

刘氏看着蹲在锅灶那里的夏敉,脸上露出笑意,这孩子,她是真心喜欢,为人谦逊有礼,不做假,长的也好。或许可以看看他以后的表现和小鱼的心意。

夏敉在那烧着柴火,自是不知道刘氏心里的想法,若是让他知道,还不高兴的一蹦三尺高。

晚饭后,夏敉和贾钰,贾涵,毛小毛他们四人睡在原先夏敉睡的厨房隔间的大炕上,毛小鱼和刘氏还有小鹤睡在正屋的炕上。

刘氏翻来覆去睡不着,“小鱼,你睡了吗?”

“没……”

“娘今日看见夏敉胸口湿了一片,可是你哭湿的?”

毛小鱼心头一惊,她娘难道是要教训她不懂的男女授受不亲了?她也只是找了个地哭了一场,没什么呀……

刘氏见毛小鱼不出声,知道她是默认了,倒也不追问,“你……可是喜欢上夏敉了?”

“娘……”毛小鱼更是吃惊了,不明白她娘为何要这么问。

刘氏声音软软,“我是你娘,我们说些体己话而已,你也不用害羞,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若是不想说,娘也不问了……”

“……娘,我没害羞。”毛小鱼声音小小的,“我和他年龄有着差距,而且他长的那么好看,围着他转的女子一大堆,你不知道京城那个第一才女兼美女的慕容筱都眼巴巴低望着他呢。他那样的人也不可能喜欢我呀,您就不要多想了。”

刘氏心里默默低叹了口气,刘氏问的是她是不是喜欢他,而她却是婉转低回答他不可能喜欢她,而没说她喜不喜欢他。刘氏以为是她不想说,便也没在追问。

其实毛小鱼都没有发现自己没有直接回答她娘的话,而是转了个弯间接地说他不可能喜欢她。

“娘,你是觉的他长期在这里,是为了我?您多想了,他来这是有事情要做的,而且还很神秘,也没跟我说做什么。我和他就是哥们而已。”毛小鱼给刘氏解释道。

夏敉站在院子里将这话听的清清楚楚,他不是故意要偷听的,而是他起来去上厕所,习武之人的听力极好,一出门没走两步就听见了刘氏在问毛小鱼是否喜欢他。

出于好奇,他便站在原地没有动,没想到毛小鱼说了这么一番话。

夏敉苦笑,在她口中他这么好,她还不是没有半点动情,真不知道是她对他真没感觉,还是她太迟钝不明白……

夏敉摇摇头,往厕所走去,想着毛小鱼说的所谓的第一才女兼美女……那也只是读者中自己传的而已,京城的第一才女兼美女是陈莞啊,那个让二哥为她放弃一切,乃至皇位的女子。

夏敉刚从厕所出来没走几步,间看见毛小鱼披着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她头发在枕头上蹭的乱糟糟的,但是月光下的脸依旧清灵动人。

毛小鱼趁着月光看见夏敉了,还没等她开口,夏敉几步就走到了她跟前。

他目光深邃,却有满是柔情,“既然你说的我那么好,你为何不喜欢?”

“啊?什么不喜欢?”毛小鱼一脸懵逼地看着夏敉,等明白过来,低头看着鞋,闷声道,“你怎么还站墙角听人讲话的习惯……”

夏敉不语,轻轻将毛小鱼揽入怀里。

“夏敉,你干什么?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毛小鱼想要挣开夏敉的怀抱。

“别动,我只是想抱抱你。”他的下巴抵在毛小鱼头顶,声音温柔无比,“小鱼儿,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会吓到你吗?”

毛小鱼被惊的忘记了挣扎,愣愣道,“会。”毛小鱼停了停,才回过神来,“你……你这算是在表白吗?”

------题外话------

情人节快乐~人家都去过节了,小蛮还在这里苦逼的码字!算了,还是撒把狗粮吧!

☆、第一百零六章 人家真的好孤单(二更)

这算是在表白吗?应该算吧。

夏敉听到毛小鱼说‘会’时,便缓缓松开了毛小鱼,他终究是太心急了,终究还是吓到她了。

毛小鱼见夏敉不再说话,便逃似的绕过夏敉,低声道,“我去上厕所了。”她背对着夏敉边走边拍了拍脸颊,心道,毛小鱼啊毛小鱼,你也活了这么二十几年了,怎么问了这么一句话没水准的话?多尴尬啊!

等毛小鱼从厕所里出来时,发现夏敉还站在原地,毛小鱼不由的又是一阵尴尬,“你……你怎么还在这里?”

“等你出来,怕你一个人害怕。”夏敉说的很是随意,毛小鱼心里却是一阵狂跳。

毛小鱼小声道,“我不怕,你不用的等我的。”

夏敉看着毛小鱼进了屋,他这才转身回了他睡的地方。

毛小鱼进屋后,钻进被窝里,心里久久不能平复,心突突突的跳的好快。

她这是怎么了?

以前她看过一本心理书,书上说,每个人都有一个隐形的安全圈,这个圈的直径可以是一米,也可以是五十厘米,因人而异,有人大,有人小。但是当有人闯入你的安全圈内的话,如果这个人你并不喜欢,便会让你觉得不舒服,你会不自觉地与他拉开距离。

可是现在想来,夏敉早就进了她的安全圈,她也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就连刚才他抱她,她也没觉得排斥。这……难道她真的喜欢他?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毛小鱼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她穿越前在现代活了快二十三年了,可是她把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了,根本就没处过对象,更别说喜欢一个人了,所以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她还真是不明白。

而夏敉这边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倒不像毛小鱼那样纠结,而是担心他这么突然,吓到毛小鱼了,她以后躲着他了怎么办。

夏敉一想着毛小鱼躲他的场景,就拿起拳头锤了锤额头,夏敉啊夏敉,你着什么急啊!

漫漫长夜,两人就这么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早上起来,彼此一看两人的黑眼圈,都是笑了起来。也很有默契的没在提昨晚的事情。

转眼就过了贾氏的头七。

第二天,就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按照之前和刘氏说的,夏敉今天也该走了。

今天刚好又逢集,毛小鱼刚好去镇子上买些过年的东西。刘氏怕东西太多毛小鱼不好拿,便让毛小毛和贾钰,贾涵他们一起跟着去了。一来是可以帮忙拿东西,二来,是可以让他们散散心。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没觉得走多久就到了镇子上。到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碧海书阁交稿子。

说是交稿子,其实不过是夏敉换了个说法请他们去款待他们而已。

几个孩子一进碧海书阁的大门就被那巨大的书架给震撼到了。又听见华朋来迎夏敉时叫夏敉主子,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夏敉。

“夏敉哥哥,你是这碧海书阁的主人?”毛小毛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夏敉。

夏敉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是啊。对不起啊,没跟你坦白。”

毛小毛见夏敉竟给他道歉,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头道,“我是无所谓,就是阿姐不喜欢别人骗她。不过……”毛小毛看了看正拿了本书看了起来的他阿姐,“不过,看来我阿姐早就知道了。”

夏敉见他小小年纪,就凡事先想着他阿姐,很是懂事,便笑道,“走了一路,你们都饿了吧?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要不,我们先去吃饭?”

贾钰,贾涵,还有毛小毛都没有说话,而是统一看向他们视书如痴的阿姐。

毛小鱼感觉到几道炽热的目光,便把视线从书上移到了毛小毛他们身上,“怎么了?都看着我。”

“我说我们先吃午饭。这几个孩子都等你发话呢。”夏敉笑意盈盈的。

毛小鱼合上书,“我们这么多人,就不麻烦了。”

“瞧瞧你说的这话,我在你家数日,也没说过这话吧,你走到我的地盘来了,吃我一顿饭怎么了?”夏敉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毛小鱼将书放下,“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好不好?那就去吃饭吧。反正你碧海书阁也不会被这一顿饭给吃穷了,对吧。”

“这才像个话。”

吃过午饭后,毛小鱼就上街去买东西了。夏敉有事情要忙,便也就没跟着。

买好东西以后,毛小鱼本是打算直接回去的,但是想着不和夏敉打招呼,似乎不太礼貌,便又和贾钰,贾涵,还有毛小毛一起去了碧海书阁给夏敉道别。

一见到夏敉,夏敉就无比幽怨地看着毛小鱼他们,“哎,看你们这样真好,这才有过年的感觉嘛……哪像我,孤家寡人一个,平日里还有这些下人走来走去,倒也不是很凄凉,但是过几日,下人们都回家了,我一个人,真真是……哎……”

前来奉茶的小婢女听到她家主子的这话,奉茶的手不有抖了一抖,她们都是买了身的,过年怎么可能还会回去?主子真是骗人都不带脸红的……

毛小鱼看着他那样子,心里也是不忍,“那你往年是怎么过的?”

“往年?”夏敉没想到毛小鱼会这么问,愣了一愣,“往年也就是孤零零的过的。只是今年觉得格外的寂寞呢。好想有家庭的温暖……”

毛小鱼想起在她阿奶坟前,夏敉说的他娘被他爹赐死的事,心里对他多了些同情,“那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到我家过个年?”

“是啊,夏敉哥哥,你一个人在这多孤单,房子虽然漂亮,却是没有人,多没意思啊!你就和我们一起过吧。”毛小毛也顺着他阿姐的话说道。

贾涵张了张嘴,也想说让夏敉和他们一起,但是他终究没吱声,因为他现在也是借住在婶婶家,哪有他邀请的人。虽然婶婶待他极好,但是他也要有分寸才是。

毛小鱼却看见了贾涵有话却没说的样子,心细的她猜到了他不说的原因,便笑道,“小涵,小钰,你们觉得让夏敉哥哥去我们家过年好不好?”

原本失落的贾涵抬起头,脸上笑容忽绽,“好啊好啊。”但只是一瞬,笑容瞬时又消失了,怕是想到他爹娘和阿奶了。

贾钰年纪小,六岁的他虽个子长的高些,但是却没有贾涵那样想的多,他笑道,“好呀好呀,夏敉哥哥来就更热闹了。”

“真的吗?”夏敉装作不敢相信的样子,“刘姨会同意吗?”

“我娘人很好的,她一定会同意的。”毛小毛说道。

夏敉站起身来,精神抖擞,“那我们走吧。来人,将这些东西,还有我准备好的东西,统统给我搬到马车上去。”

他准备的东西?马车?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跳坑里了……

贾钰,贾涵,还有毛小毛一听回去的时候有马车坐,立马乐开花了,跟着下人跑去放东西了。

毛小鱼斜眼望着笑眯眯的夏敉,“你小算盘打得不错啊,挖好坑了就等着我往下跳是吧?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瞧你说的,我真的是想和你一起过个年而已。怕你不答应,便使了个小小的计谋而已。绝对没有坑你的意思。你看我真诚无比的眼神。”夏敉睁大眼睛,真诚无比地看着毛小鱼,“看到了吗?”

“看到了。”毛小鱼答。

夏敉欣喜,果然真诚是能感动人的。

“看到了你眼里有眼屎……”

“……”夏敉用指头抹掉眼屎,尴尬一秒后,继续撒娇道,“小鱼儿,人家真的就只是想和你过年而已,而且人家一个人真的很孤单的……”

“……”毛小鱼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个大男人说什么‘人家’这两个字,真是让人受不了,“行了行了,走吧。”

“好嘞。”夏敉说着就和毛小鱼出了屋子。

东西比较多,毛小鱼和夏敉坐的马车上放过了一大半的东西,剩下的放在了毛小毛他们坐的马车上。

毛小鱼见一起两个马车回去似乎有些招摇,“夏敉,这样回去是不是太招摇了,要不我们还是……”

“招摇什么?我就是要让村子里的人看看,你毛小鱼当初救回来的夏敉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就是要让他们欺负你们时忌惮三分。你就别有所顾虑了。”

“可是,面上是不敢了,背地里还不是想方设法的使绊子……而且越张扬,有的人只会越嫉妒。还不如平平淡淡的,不去招惹那些人。”毛小鱼低头玩着袖角。

夏敉揉了揉毛小鱼的头,“你放心,从今以后,谁也不能再对你家使绊子。谁都不可一起。”

“夏敉……你有这心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毛小鱼抬头看着夏敉笑了。

真的,别人的心,他是管不住的。那些有坏心眼的人他们只会想方设法的将你往死里整,防无所防。但是夏敉有这心,她就很开心了。

夏敉见毛小鱼不相信,便也不说什么,他若是连这小小村子的几个人都收拾不住的话,还怎么在商界叱咤风云?

只是这些收拾人的法子他也不想让毛小鱼知道罢了。

☆、第一百零七章 腿没事吧?(一更)

毛小鱼和夏敉他们的马车走到毛家门口停了下来,夏敉先下了马车,将谷小蛮给扶了下来。

谷小蛮一下车就看见远处三三两两地站着一些村民,对着马车指指点点的。

毛小鱼也没有理会,便和夏敉,毛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