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农家小妻爷要入赘-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氏反应过来追了出去,“大人,冤枉啊!冤枉啊,一定都是那王寡妇的主意!”

冯大人将王寡妇和王大富带走以后,毛小鱼站出来,对大家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各位叔叔婶婶,真的很不好意思耽搁大家的时间了,但是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能让王大富承认他给我家枣树上的枣子喷了毒。所以在此,小鱼再次向大家道歉,欺瞒了大家,未能在一开始就向大家说出实情,还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谅解。”

刘氏也站了出来,“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耽搁了乡亲们的时间,真是对不住了!”

“刘妹子说的哪里的话,你们还好及时发现了,不然这枣子卖出去,该祸害多少人?想着都觉得后怕。”苏氏皱眉,看着刘氏道。

焦氏也有些后怕,“可不是吗?我现在想起来也是后背发凉,这是有多大的仇啊!心太狠了!我们的一点时间,我觉得花的值!把这害群之马给揪出来,我也安心多了!”

“是啊,是啊!不过,小鱼,你是怎么发现枣树被王大富喷了毒的?”孙氏很是好奇。

毛小鱼从桌下的木头小盒子里拿上来一只麻雀,“因为这只麻雀,我才怀疑的。”

“这麻雀多的是呀,有什么奇怪的。”孙氏更是疑惑了。

毛小鱼看着僵硬的小鸟,“是,麻雀而已,确实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它是我家枣树上的一窝麻雀之一。”

“就算是你家枣树上的麻雀,你怎么就能想到是王大富下了毒呢?”焦氏问道,并不是她不相信小鱼,而是觉得由此联想到王大富下毒有些不可思议。

“昨天小毛去摘枣子,我去帮忙时却发现我家枣树的根下面已经快被掏空,整个枣树的根都快露在外面,但是奇怪的是掏了一半却没有继续再掏了。我觉得有些奇怪,便往枣树上看去,却发现枣树上的一窝鸟儿全不见了,而小毛在枣树下面的草丛里找到了麻雀的尸体。五只,不多不少。”

众人还是一脸迷茫。

“大家都知道鸟儿吃虫子。但是最近天气冷,虫子少了,它们便会吃枣子。”

众人点头,这是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大家看见枣树上有鸟窝会赶开鸟儿的原因。

“所以,当我看见一窝鸟儿全部都死了的时候,我就怀疑枣子是不是有毒。于是我拿了枣子去给黎大夫看。果不其然上面有毒!所以我就去恳求村长,陪我演了这么一出戏,本想着,若是王大富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的话,就挨个试下去,没想到王大富一试就露了马脚。”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们所有的人都是怀疑对象,只是王大富是第一怀疑对象而已。

“可是,大人们都是日理万机,你是如何请了冯大人来的?”

毛小鱼不动声色地看了夏敉一眼,笑道,“冯大人今天刚好来我们村里微服出访,视察民情,恰好遇见了而已。”

其实,冯大人是毛小鱼拜托夏敉请来的,像这种情况,若是不能亲眼所见的话,再次取证就很难了,所以要治王大富的罪,就必须有官员在场才行!

村民们听毛小鱼这么一说,心中的疑惑就解开了,同时也感慨毛小鱼的聪明机智是很多人不能比的。他们不知道毛小鱼穿越前的四年大学就是学这些的,这些在这里,对毛小鱼而言,就是很简单的事。

村民们慢慢散去,毛小毛扯了扯他阿姐的袖口,“阿姐,你是怎么知道王寡妇和王大富两个的事的?还让我去叫王氏?”

“原来王氏竟然是你让小毛去叫的!你是如何知道的?”夏敉惊奇不已,他以为王氏是碰巧而来的,没想到竟是毛小鱼让小毛去叫来的!她竟然早就知道了王寡妇和王大富的丑事。

毛小鱼神秘一笑,“我也是早上才知道的。”她确实是早上知道的,但是是那只老鼠,小花告诉她的,不然,她也不可能知道。

“那你早上是怎么知道的?”毛小毛依然不依不饶的问。

毛小鱼笑着打了个马虎眼,“也就是早上恰巧看见他两鬼鬼祟祟的,有些不正常。我瞎猜的。”

刘氏也很是惊讶,她的小鱼能如此足智多谋,兼职让她刮目相看。

☆、第八十九章 开荤啦

毛小鱼笑着打了个马虎眼,“也就是早上恰巧看见他两鬼鬼祟祟的,有些不正常。我瞎猜的。”

刘氏也很是惊讶,她的小鱼能如此足智多谋,简直让她刮目相看。

几天后,冯大人派来衙役向乡亲们宣告了王大富和王寡妇的投毒一事的结果,衙役敲锣打鼓,将众人集聚在了村长张有才家,说投毒一事,王寡妇与王大富为共犯,王寡妇提议,王大富实施,因此,二人皆从狱三年。

冯大人的次判决,大快人心,皆道好!

而这几天,恰巧有木匠路过,刘氏便请这些木匠修缮了厨房,好让夏敉不再在毛家和张家来回的跑。

木匠活住的极快,才一天,便安好了窗户和门,又因为念刘氏念及毛小毛是男孩子,再长几岁就不能再和他们一个炕上睡了,所以,就在厨房里又盘了一个炕,让夏敉和毛小毛睡。

因此,又用了一天的时间盘了个炕。

木匠也是个心轻的人,收了二两银子的手工费。

新盘的炕,烧了两天才睡人,这两天里,夏敉还是依然到张娉婷家睡。

终于可以睡到毛小鱼家了,夏敉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天清晨,王小鱼早上起来时发现下雨你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便有些奇怪,“你今天又没在娉婷家睡,这么早去哪儿了?”

他刚说完低头就看见夏敉手里提了两只兔子,“这兔子都是你射的?”

“对啊,今天可以开荤了。”虾米提起兔子示意。

“什么兔子呀!”刘氏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就听见他们俩在说什么兔子。

毛小鱼回过头,“娘,夏敉射了两只兔子。今天要开荤啦!”

“兔子啊,真没想到夏敉还会射兔子,还会打猎!”刘氏惊奇不已。

夏敉此时已经走了进来,笑道,“前两天在张村长家住,跟着张猎户练了几天箭,今天早上去山上的试,还没想到真给我射到了两只兔子。今天中午就吃兔肉吧!”

王小鱼看着那血淋淋的兔子,心想道,还好是死了才拿到家里来的,若是活着,她肯定会心软,然后不好意思吃的。

因此,午饭便吃的是干煸兔肉,这应该是毛小鱼来毛家后,吃的第一回肉吧!真的是太好吃了!

毛小鱼心里默念,兔大哥,你不要怪我啊,只怪你点背,才成了我们口中肉!毛小鱼心里虽过意不去,但是食欲还是战胜了她那点的同情心,再说,听不懂兽语以前,她可是真真的食肉者啊……

毛小毛也很久很久没吃过肉了,吃的很是满足,毛小鹤也是吃的比平日里多的多了。

夏敉见大家吃的开心,决定以后要经常去山上打猎,给毛家改善生活。

以夏敉的箭法,打两只兔子,兼简直太简单了!什么向张猎户学箭,也只是给刘氏的说辞而已,毕竟刘氏还不知道他已经恢复了正常。

两只兔子,他们吃了一只,还剩下一只,刘氏让毛小鱼拿去给毛小鱼她二叔家,也就是贾青年家里,虽贾氏不讲理,但是还是念在毛小鱼阿奶的面子上,拿去给贾家,她阿奶也能吃到一些。

☆、第九十章 去二叔家送兔子

午饭后,毛小鱼去贾家给她阿奶送兔子,夏敉怕她又受她二婶的气,便硬是跟了去。

没转几个弯就到了贾家门口,毛小鱼看着贾家青砖砌的大门,凉凉一笑。

“阿奶。”毛小鱼一进门就看见了她阿奶贾氏在院子里扫树上落在院子里的叶子,“阿奶,您腰不好,怎么还扫树叶呢?”

“小鱼儿来了?”贾氏抬头看见毛小鱼,停下手里的扫帚,“这就是夏敉吧?”贾氏没有见过夏敉,也是从毛小鱼的二婶张氏那里听来的。

“阿奶好。”夏敉很有礼貌地向贾氏问好。

贾氏笑的慈爱,“头可好一些了?”

“好多了。”夏敉笑,“只是以前的事情还是想不起来,还得慢慢等,看想不想的起来。”

毛小鱼嘴角微动,心想道,说的和真的一样……骗人都不带脸红。

“好了就好。”贾氏一低头就看见夏敉手里提的狐狸,“哟!这哪里来的兔子?怎么提到这里来了。”

“阿奶,这是夏敉去山上射的兔子,一共两只,我们家吃了一只,这只是专门拿给您和二叔二婶,还有小钰和小涵吃的。”

“什么是给我吃的?”贾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跟个欢快的小麻雀一样。

贾氏看着他那欢快的样子,笑道,“你阿姐给你带了个兔子来。”

“哇,阿姐对我好好呀!小钰最喜欢阿姐了。”小钰欢呼着扑进了毛小鱼的怀里,他似是想到什么一样,忽地又抬头看向毛小鱼,“阿姐,你还是带回去自己留着吃吧!”

贾钰是知道毛小鱼家的情况的,他阿奶时常偷偷给他阿姐家拿东西,他是知道的。虽然他很想吃兔子肉,但是,毛家的阿姐,和小哥哥应该也很想吃,所以还是留给他们吃吧。

毛小鱼一时间很是感动,她看得出他眼里是真诚,是真心想让她留着的,是真的关心她。

“阿姐家里有一只呢,还没吃完,这只是专门拿给你们吃的。”毛小鱼揉揉贾钰毛茸茸的头顶,声音软软的。

夏敉心里也是感叹,没想到张氏那样的人,还能教育出这么一个懂事善良的孩子。

他不知道,贾钰自小就是贾氏带大的,为人处事自然也是耳濡目染贾氏的,因此也没学到他娘张氏的那份刻薄与心眼。

“就是,你二叔和二婶店里想进批新货,两人今天出远门亲自去看货的质量了,可能腊月才能回来呢,这兔子你就带回去你们吃吧。”贾氏也赞同贾钰的话。

“二叔二婶出远门了?腊月才能回呀?”毛小鱼眉头微皱,她二叔开的是布料生意,为了竞争,他的布料都是从西海的一个岛上进的,花样别致,布料精致,只是有些远,去过路费,挣的不多。

此次他们去进新货,定是也是去那海上的岛上了。只是这个季节,海上多有寒潮,不太好走。

“阿姐,我爹说,回来时给我带新玩意,到时阿姐来挑喜欢的,我送你~”贾钰很是高兴地向毛小鱼说。

“好。”毛小鱼笑意融融,这孩子,自小就和她亲近,虽说现在这身体的原主已不在了,但是即使是现在,在她看来,他就和小毛小鹤一样,是她的亲人。

“阿奶,这兔子我就给您放下了,您就不要推脱了,我明天再去山上打些其他东西,还是有的吃的。”夏敉将兔子放在了门槛跟前。

毛小鱼也连连点头,“是啊,阿奶,夏敉箭法很好的。这兔子你就留下吧。对了,小涵呢?”

“哦,他去找和他一起上学堂的秦天去玩了。”

毛小鱼一听上学堂,心里就是一阵难受,贾涵和毛小毛一般大,贾涵都上了一年的学堂了,她家小毛还只能在家里听她教的……

贾氏看毛小鱼失落的样子,知道她又提起毛小鱼的心病了,她也曾向毛小鱼她二叔提过几次,让他借一点钱让小毛也去学堂,但是毛小鱼她二叔没吭声,虽说是她的儿子,她也不好多说。说多了,他又觉得她向着毛家,她也不好做啊!

☆、第九十一章 有事相商

夏敉和毛小鱼帮贾氏打扫了院子里的落叶后,陪贾氏聊了一会天,朝回去了。

路上,碰见的以前不打招呼的人竟奇迹般和和气气地和他们打招呼。

“看来杀鸡儆猴还是有用的。”夏敉笑的意味深长。

毛小鱼淡笑不语,她那天说冯大人微服出巡,恰巧被她碰到,才请他目睹了王大富认罪一幕。但是,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会发现这是假话。

冯大人既是微服出巡,又怎会将他的身份告诉她?

因此,有好事之人,背地说毛小鱼和冯大人应该相识,这事也是毛小鱼设的引蛇出洞的计谋,冯大人也是她专程请来的。众所周知,大人们哪里是一般人请的动的!

因此,白头村的人对毛小鱼便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毛小鱼和夏敉刚回家,宁海家的婆娘宁氏便来了毛家。

“宁姨。”毛小鱼打招呼道。

宁氏边往进走便答应,“哎,小鱼在呀,你娘呢?”

“在呢。我给你叫。”毛小鱼扭头朝屋子里叫道,“娘!宁姨来了!”

刘氏从屋子里快步走了出来,“你这孩子,吵什么呢!小鹤才刚睡下,你差点又给吵醒。”刘氏抬眼看见宁氏,“她宁姨,你来了。快屋里坐。”

“不了,小鹤刚睡着,我这嗓门大,一不小心又给吵起醒了……我就几句话要跟你们商量。在院子里说就行了。”

宁氏笑呵呵的样子让刘氏还真有些不习惯,“不知你来有何事?”

“其实这事也只是和你商量,你要是不同意,也就算了。我且说给你听听。”宁氏小心翼翼地说道,“就是我家的院子不太方整,过些日子,我家小勇就要娶亲了,我想将院子拾掇拾掇,好看起来体面些。”

“嗯,这不知不觉,小勇都要娶媳妇了。娶亲是大事,院子自然是要拾掇拾掇的。”

“我来的意思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能不能将那突出来的墙根给挖挖,好让院子放一些。”焦氏说这话时愈加的小心翼翼了。

王大富因为挖毛家长枣树的土坎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才刚刚落幕,她要不是儿子婚事将近,她也不愿在这风头上来和毛家商量此事啊!

刘氏还未说话,宁氏就又补充道,“当然,我们会给你赔偿的。”她说完切切地看着刘氏。

宁氏家在毛家家的田地下面盖了房子,毛家的田地势高,宁家的屋子就在毛家田地的坎下面,毛家的地有一个角使得宁家的院子成了五边形,确实有些不好看。

“就那一点点角角,却连累你家院子不方整了,你要挖,便去挖吧。”刘氏笑道,她看着宁氏小心翼翼的样子,“也难得你是明道理的人,懂得提前给我说一声,这也是尊敬人不是?”

宁氏见刘氏答应的这么爽快,又惊又喜,“你严重了,分明是你聪慧!真是多谢了。我来时还忐忑不已呢!”

刘氏笑,“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个角角能长多少东西?让你挖了,院子方整些,我也是成人之美了。”

毛小鱼知道宁氏忌讳的是之前王大富的事,现在村子里的多事之人甚至认为是她们容不下王大富。

于是,她开口插言道,“宁姨,我娘说的没错。我家不是不讲道理,能成人之美的好事,我们自然会答应,若是王大富当日挖我家枣树,真是因为挡了他家的牛车出入的话,他将那枣树砍了又如何,但是他却是不怀好意地要给我家雪上加霜!这是我万万不能忍得!”

宁氏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王大富此人向来记仇,他与你爹的恩怨,他自是要发泄到你们身上,不过如今也算恶有恶报了。”她又看向刘氏,“这赔偿的事,你说了算,多少我都同意。”

“她宁姨,我就没想着靠那手掌大的角角挣钱,你挖了就是了。”刘氏笑着半真半假玩笑道,“只要你不把那地给挖光就是了。”

刘氏这话也是点点宁氏,让她要注意分寸,适可而止,挖了那个小角,让院子方正就可以了,不要还想着挖多一些,扩大院子。

宁氏也是聪明人,“你这般给我脸面,我哪会不识抬举!”毛家不收赔偿,已经很好了,她可不敢再做出欺人之事了!

宁氏又千谢万谢的,这才离开了毛家。

☆、第九十二章 你是在担心我吗

宁氏又千谢万谢的,这才离开了毛家。

第二日一早,宁氏就提来了一篮子自家蒸的白面馒头,十来个鸡蛋,一朵白菜和十来根胡萝卜。

刘氏自然是不愿意收的,但是宁氏执意要刘氏收下,两人推来推去,到最后宁氏有些生气了,“刘妹子,你给了我们家面子,这是我感谢你的,你要是不收,就真是看不起我了。”

刘氏依旧推脱,“这本就不是多大的事,我怎么好意思收你这么多的东西?你真是难为我了。”

“我说妹子,这哪能是小事呀?你帮我们这么大一个忙,还不收一点赔偿,你要是不住下这些东西,我才是心里过意不去呢!”

毛小鱼看着她们两人推来推去的,便劝阻道,“娘,您就收下吧,宁姨一片心意。”

“你就收下吧,刘妹子。”宁氏语气真诚,“这事情我本就是没底,若是搁在别人身上,我就算给人家赔偿,人家也不见得愿意让我挖。你要说话不说就让我去挖那地角,我真的是万分感谢,这白菜萝卜,都是自家地里的,值不了什么钱。你就收下吧,你若不收,我心里难安呀!”

刘氏见她也是诚心诚意的给,“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你执意给,那我便厚着脸皮收下了。”

刘氏接过宁氏手里的竹篮子,转手递给了毛小鱼。

王小鱼提着篮子,到了厨房,将东西掏着放在案板,又将篮子拿了出去,宁氏接过篮子,茶也不喝一口就要走,“家里匠人来了,我还要回去准备午饭,就不能多逗留了。”

“匠人都来了呀,那你快回去准备吧,可不能怠慢了匠人们!”刘氏也赶紧催促宁氏快些回去。

在这个时代,大家对匠人都是特别尊敬的,向来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希望他们能仔细干活,不要偷工减料。

“刘妹子,我走了啊,到时请你喝喜酒。”宁氏笑容满面地往回走去。

刘氏也笑着道,“好,到时一定来!”

毛小鱼感慨道,若是大家都像宁氏一般礼尚往来,而且讲道理的话,多好,就不会有那多的逼要撕了。

思量间,夏敉从门口走了进来,夏敉虽住在厨房,却是在厨房里隔开了个小空间,成了一个独立的屋子,因此刚才毛小鱼进去掏东西时也不知道夏敉已经出去了。

毛小鱼看着夏敉手里的三只野鸡,“又去打猎了。”然后低头就看见他鞋子上的泥和被露水打湿的裤脚,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几天山上露水重,你就不要早起去打猎了,家里的东西也够吃了。山路湿滑,你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呀?”

夏敉笑着将野鸡放在了厨房门外,脸上笑意愈来愈浓,“你是在关心我吗?”

“你可是我的租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向你的家人交待!”她说着从锅里舀了一瓢热水倒到了洗脸盆里,“快洗洗手。”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夏敉的笑意僵在脸上,他走到洗脸盆边,将手伸了进去,并没有马上洗,而是在热水了暖了暖冻僵的手,“担心这个也是担心,不是吗?”

他语气轻轻的,毛小鱼听着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