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8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就是这几年,你宁可孤军奋战也不愿意求助别人的原因?”苏阳的语气肯定,她不需要莫忘初的回答,目光转移到门口的身影上。

两人之间的话题,沈照生不打算参与,不过这是他家,他听得光明正大。

“我的事我会自己完成,不需要拉几个陪葬的。”

苏阳笑了笑,“这就是你躺在这里的原因。”

不等莫忘初发怒,苏阳自顾自的走到厨房,“你一开始就在脑中下了定论,觉得这件事一定会失败。不可否认你对这件事的执着,可你从来都没对自己抱有信心,如果一开始就没想过完成它,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再执着下去。”

苏阳取出牛奶,倒进锅内加热。

莫忘初皱了皱眉,难得没有反驳。

沈照生头一次见到这么咄咄逼人的苏阳,虽然她面上带着淡然,说话慢条斯理,但一针见血的本事倒是不小。

“你不想让别人帮你,只是因为你不信任这里的所有人,或者,因为你不属于这里,你也不想与这里有任何牵连。”

苏阳抬头看了莫忘初一眼,“以卵击石?”

沈照生走进厨房,结果苏阳手中的调羹,关火,把牛奶倒进杯子里。

“因为你找的东西,对方也想要?”苏阳捧着牛奶走到沙发上坐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八十一章 沈照生的势力

忙到这么晚才吃饭,吃完饭继续码字,大家明天再看吧……么么

沈照生有轻微洁癖,平时回到家,就算再累也要先换上居家服,把自己打理得清爽舒适再休息,现在竟然由着沾染血迹的衣服穿在身上。

苏阳想起刚才他明明进了卧室,怎么会……

室内光线昏暗,却并不妨碍沈照生将目光紧缩住苏阳,他看不清她的表情,没由来一阵心烦。

“怎么不开灯?”话音清冷,带着几分初秋的凉薄。

其实他想问的是,是不是因为太担心那个人,担心到连开灯都忘记……可他忍住了。

“……忘记了。”

话音一落,苏阳就察觉到气氛骤然变冷,她刚想解释,就听见沈照生冷漠地说,“他醒了。”

“真的?”苏阳一喜,早先僵滞的氛围被她一笑……更加僵滞。

苏阳准备出去看看莫忘初,顺便希望心中的疑问能得到解惑。路过沈照生身边时,突然停下,她抬头看他,“谢谢你,阿生。”

沈照生紧盯着她,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苏阳才看见薄唇开合,他说,“苏阳,我做些这事都是为了你,但绝对不是为了听你说谢谢。”

苏阳这才惊觉到,自己完全忽略了沈照生的感受。

沈照生看着她慢慢低下头,头顶的发旋对着他,随后听见她闷声说,“他是我师父,不是情敌,你放心。”

“……”沈照生差点被一口气憋死!

沈三少被人当做吃醋的毛头小子?开玩笑!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哼!”沈照生轻哼一声,“你想多了。”

“真的?”苏阳抬眼疑惑的看着他,眼里的不相信那么赤|裸|裸的暴露在沈照生眼前。

“假的!”沈照生烦躁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阳扁扁嘴,她就知道……

“所以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立马叫人把他抬走!”

沈照生这副样子怪可爱的,苏阳觉得。

“好了,他真的是我师父,是他教会了我武术,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是现在的苏阳,或许只是个平凡普通的高中生,待在象牙塔里,按部就班的过完这一生。我对他的感情是崇敬和感谢,如果不是他我那次也不会去夜尚,更加不会遇上你,或许我们之间一点交集都没有。”

沈照生想说不是的,张了张嘴,却没办法反驳。

“……他比我年长十几岁呢,你在担心什么?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除了武术我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我也不常见到他,所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跟他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苏阳抱住沈照生,语气放软。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再说要是不救他,说不定他就被人抓走了,这是本心,绝不是因为有其他感情。”

话虽说清楚了,但沈照生心里还是不是滋味——这种哄小孩的语气是什么鬼?

沈照生冷着脸听完,从鼻腔里发出一个不屑的单音,“衣服脏死了,松开,我要换衣服。”

“……”苏阳无语的放开他,“那我先出去了。”

沈照生直接把人推出去,关上门。

苏阳还是觉得沈照生闹气别扭来像个小孩子,明明他才是成年人不是吗?

莫忘初躺在沙发上,合上眼假寐,关闭时线后耳力却很好,把苏阳与沈照生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完,直到传来脚步声,他才睁开眼。

“你醒了。”苏阳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

“感觉怎么样?”

莫忘初张了张嘴,“水。”

苏阳连忙起身倒了一杯温水,见莫忘初挣扎着起身,立马放下杯子扶住他。

“你别乱动,刚包扎好,伤口那么深,再裂开就得上医院了。”

边说着,一边把水杯递到莫忘初嘴边。

莫忘初就着苏阳的手喝了两口,感觉稍稍舒服些,这才重新躺回沙发上。

“你怎么伤得这么重?”苏阳把杯子放下,皱着眉有些担忧。

“过两天我就走,现在没力气,实属不得已。”莫忘初合上眼,不看她,说出的话却是疏离而淡漠。

“什么意思?”苏阳听出了其中的深意,表情有些不好,“你以为我要赶你走?在伤没好之前,哪儿也不许去。”

闻言,莫忘初正眼看着她,“我在这里的事,他们迟早会查到,最多不过两到三天。”

苏阳一愣,“到底是谁?”

“这些事你不用管,你现在好好上学,要是实在想知道,就靠自己的本事查。”

莫忘初在变相保护她,苏阳明白。若不是对方太强大,莫忘初没必要瞒着她,等她能查清楚这件事后,想必她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那我要等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你能等到那个时候吗?”苏阳嗤笑一声。

“那也跟你没关系。”莫忘初语气也冷下来,原本就失血过多的脸更显冷漠,“我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是生是死那都是我的宿命,我与你不过萍水相逢,再多的羁绊也终将消散,你没必要陷得太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更加不值得。”

苏阳霍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莫忘初,“我能查出是谁就行了吧?到时候你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吗?”

莫忘初还未来得及拒绝,又听见她说,“你不能拒绝我,不要忘记,从我救起你的那天起,你就把我拉进了这场漩涡之中,是你掐着我的脖子逼我的,我没得选择。怎么,这个时候你又想撇开我,好拯救你的良心?”

苏阳的眼神变得很冷,语气中带着一些嘲讽。

“你以为你这是在帮我,护着我,实际上如果我连知情权都没有,一直被你瞒在鼓里,那我岂不是毫无防备的等死?要是你能解决这件事,那你今天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要是你出了事,我又能幸免吗?“

莫忘初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合上眼,身心疲惫的昏睡过去。

沈照生站在房门前,拧紧了眉头,揣在口袋里的手紧了紧,又松开,目光一直锁定在客厅中那抹倔强又坚强的身影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八十二章 坦白从宽

同行是什么鬼?

沈照生的视线紧紧锁住她,把她眼底的惊讶和错愕尽收眼底。

“你难道从来没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

怎么可能没有,相比之下,她更愿意相信他不会伤害她。

“那你就从来没想过主动坦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理儿还用我教你吗,沈老师?”苏阳勾唇一笑。

“我以为你不想知道……或者你更愿意我只是沈老师。”沈照生也含着笑,可双眼幽幽的盯着她,让她想忽视都难。

苏阳瘪瘪嘴,“不要以为使美男计就能推卸责任,我不问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但是你不坦白算个什么事儿?”

沈照生听后先是一喜,再是一滞,他有些莫可奈何。

“你啊……好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要申请一个重新上述的机会,不然被你不明不白的定罪,我会很委屈的。”

沈照生说着还露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看得苏阳有些好笑。

“沈老师,你哪儿委屈了?现在证据确凿,哪里不明不白了?”苏阳瞪着眼睛,伸出手指戳了戳沈照生的脸颊。

沈照生顺势握住捣乱的小手,“那你现在很清楚很明白?”

看着沈照生一副“你要是敢说是,我就不坦白”的表情,苏阳差点扶额。

“……好吧,不明不白,那就给你一个机会,陈述时间三分钟,多一秒都不给。”

沈照生心疼的揉揉手心里的手腕,上面还有淤痕,他心疼得不得了,可又不得不放艾斯走,总有一天他会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我的名字、年龄,都是真实的。”

苏阳看见了沈照生眼里的心疼,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心里甜得冒泡,可沈照生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她大眼一瞪。

“你是说除了这些都是假的?”

“不对。”沈照生突然一笑,凑到苏阳耳边低语一句——

“还有性别。”

“……”脸红了黑,黑了红,苏阳脑子里不禁想起生日那天的情景,那种暧昧不明连空气中都充斥着荷尔蒙的气氛……她好像捂脸啊!

“在想什么?”苏阳在沈照生面前从不掩饰,此时心中所想全都写在脸上,让沈照生想装傻都难,再者,他压根儿不想错过这种调戏苏阳的机会,多有趣啊。

“什么都没想,你给我坐过去一点!”汽车空间就这么大,但后座只有他们两个人,不至于靠得这么近啊。

苏阳又恼羞成怒了。

这个认知让沈照生愉悦的笑出声,“不想听后面的事了吗?”

“……继续!”

“还有一件事我没瞒你。”

“什么?”

“虞二他们。”沈照生顿了顿,“他们确实是我最好的兄弟,他们三个是从小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而我不是,即便是这样,我们四个也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不会拿你和任何人作比较,可对我来说,你们都很重要。”

说到这个话题,沈照生严肃了许多,一手握住苏阳,身子挺直,端坐在座椅上,有些正襟危坐的意味。

“我从小在国外长大,本家也在国外,但我确实是本国人,中间曾经回国几年,因此跟你脑中设想的独在异国他乡不大相同。”沈照生打趣的看了苏阳一眼。

苏阳被他看得眼尾一抽,脑中自动脑补出过年叫他一起回家吃饭的情景……真尼玛尴尬!

“别废话,继续!”

“沈家当年跟唐、白、夏三家一样,根正苗红的第一代功臣,说是开|国|元|勋也不为过,但……”沈照生突然陷入沉思,语气也低沉起来。

苏阳安慰的捏捏他的手,沈照生随后睁眼冲她一笑。

又接着说:“沈家是牺牲品。”

话不用说透,其中的弯折苏阳也能猜个大概,古时候有功高震主这档子事,到了现在也并非没有,再加上,知道得越多,越让人忌惮……或许那场变故让沈家家道中落,又或许剩下的人举家搬迁。

“几十年前的事了,我也知道得不多,现在拿出来说已经没了意义。”沈照生宠溺的拂过她的脸颊,声音有些缥缈。

如果真的没有意义,那他何必说出来。

苏阳心里明白沈照生的用意,他在告诉自己,他的背景很复杂,也很危险,与他在一起要面临的,不仅仅是敌人,还可能有更危险更无法掌控的东西。

“然后你们搬迁到了国外?”

沈照生一愣,“嗯。”

“我从小就在国外长大,对上两代人的恩怨并不在意。沈家虽然中落,但我爷爷却是个很厉害的人。白手起家,在混乱不堪的黑街闯下一片天,独自撑起整个沈家……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我爷爷。”

沈照生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平和又宁静的淡笑,他没留意苏阳复杂的目光,继续往下说:“自变故后,沈家发展几十年,如今已经有了不可撼动的实力,可再强大的势力也会有敌人,以rs为首的组织便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归根究底,不过是利益冲突。”沈照生冷笑一声。

“原本我想自己以后的生活就是完成学业,继承一部分家业,结婚生子……没想到当了一回老师。”沈照生搂过苏阳。

“那你怎么会来a市?因为任务吗?还是掌管国内的家业?”

“真聪明。”沈照生捏捏苏阳的鼻尖,“这两年rs的人频频出没在国内,沈家自然要调查清楚,那个时候我刚完成学业,正好接手调查,而rs的人刚好出没在a市,顺理成章的,我准备亲自来a市走一遭,可就是这么巧……”

后面的话,沈照生不用再说,苏阳也差不多明白,不过……“我可不觉得沈三少是会一见钟情的人。”

“这么聪明,真让人头疼……”还未等苏阳发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一个小丫头画着浓妆,明明眼里满是不情愿,面上却装得一本正经……那模样真是诡异又有趣。”

“没想到还进了赌场。”沈照生笑弯了眼。

第二百八十三章 暂告一段落

“其实后来你出老千……我全看见了。你那种玩儿法,就算别人查不出来,也知道你在搞鬼,看着挺精明的,有时候又很笨。”沈照生紧了紧苏阳腰上的手。

“像着了魔一样,后来我还跟着你出了夜尚,看你揍人的样子,还别说,小模样挺勾人的。”

“那你就从来没想过主动坦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理儿还用我教你吗,沈老师?”苏阳勾唇一笑。

“我以为你不想知道……或者你更愿意我只是沈老师。”沈照生也含着笑,可双眼幽幽的盯着她,让她想忽视都难。

苏阳瘪瘪嘴,“不要以为使美男计就能推卸责任,我不问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但是你不坦白算个什么事儿?”

沈照生听后先是一喜,再是一滞,他有些莫可奈何。

“你啊……好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可是我要申请一个重新上述的机会,不然被你不明不白的定罪,我会很委屈的。”

沈照生说着还露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看得苏阳有些好笑。

“沈老师,你哪儿委屈了?现在证据确凿,哪里不明不白了?”苏阳瞪着眼睛,伸出手指戳了戳沈照生的脸颊。

沈照生顺势握住捣乱的小手,“那你现在很清楚很明白?”

看着沈照生一副“你要是敢说是,我就不坦白”的表情,苏阳差点扶额。

“……好吧,不明不白,那就给你一个机会,陈述时间三分钟,多一秒都不给。”

沈照生心疼的揉揉手心里的手腕,上面还有淤痕,他心疼得不得了,可又不得不放艾斯走,总有一天他会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我的名字、年龄,都是真实的。”

苏阳看见了沈照生眼里的心疼,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她心里甜得冒泡,可沈照生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她大眼一瞪。

“你是说除了这些都是假的?”

“不对。”沈照生突然一笑,凑到苏阳耳边低语一句——

“还有性别。”

“……”脸红了黑,黑了红,苏阳脑子里不禁想起生日那天的情景,那种暧昧不明连空气中都充斥着荷尔蒙的气氛……她好像捂脸啊!

“在想什么?”苏阳在沈照生面前从不掩饰,此时心中所想全都写在脸上,让沈照生想装傻都难,再者,他压根儿不想错过这种调戏苏阳的机会,多有趣啊。

“什么都没想,你给我坐过去一点!”汽车空间就这么大,但后座只有他们两个人,不至于靠得这么近啊。

苏阳又恼羞成怒了。

这个认知让沈照生愉悦的笑出声,“不想听后面的事了吗?”

“……继续!”

“还有一件事我没瞒你。”

“什么?”

“虞二他们。”沈照生顿了顿,“他们确实是我最好的兄弟,他们三个是从小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而我不是,即便是这样,我们四个也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不会拿你和任何人作比较,可对我来说,你们都很重要。”

说到这个话题,沈照生严肃了许多,一手握住苏阳,身子挺直,端坐在座椅上,有些正襟危坐的意味。

“我从小在国外长大,本家也在国外,但我确实是本国人,中间曾经回国几年,因此跟你脑中设想的独在异国他乡不大相同。”沈照生打趣的看了苏阳一眼。

苏阳被他看得眼尾一抽,脑中自动脑补出过年叫他一起回家吃饭的情景……真尼玛尴尬!

“别废话,继续!”

“沈家当年跟唐、白、夏三家一样,根正苗红的第一代功臣,说是开|国|元|勋也不为过,但……”沈照生突然陷入沉思,语气也低沉起来。

苏阳安慰的捏捏他的手,沈照生随后睁眼冲她一笑。

又接着说:“沈家是牺牲品。”

话不用说透,其中的弯折苏阳也能猜个大概,古时候有功高震主这档子事,到了现在也并非没有,再加上,知道得越多,越让人忌惮……或许那场变故让沈家家道中落,又或许剩下的人举家搬迁。

“几十年前的事了,我也知道得不多,现在拿出来说已经没了意义。”沈照生宠溺的拂过她的脸颊,声音有些缥缈。

如果真的没有意义,那他何必说出来。

苏阳心里明白沈照生的用意,他在告诉自己,他的背景很复杂,也很危险,与他在一起要面临的,不仅仅是敌人,还可能有更危险更无法掌控的东西。

“然后你们搬迁到了国外?”

沈照生一愣,“嗯。”

“我从小就在国外长大,对上两代人的恩怨并不在意。沈家虽然中落,但我爷爷却是个很厉害的人。白手起家,在混乱不堪的黑街闯下一片天,独自撑起整个沈家……我最敬佩的人就是我爷爷。”

沈照生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平和又宁静的淡笑,他没留意苏阳复杂的目光,继续往下说:“自变故后,沈家发展几十年,如今已经有了不可撼动的实力,可再强大的势力也会有敌人,以rs为首的组织便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归根究底,不过是利益冲突。”沈照生冷笑一声。

“原本我想自己以后的生活就是完成学业,继承一部分家业,结婚生子……没想到当了一回老师。”沈照生搂过苏阳。

“那你怎么会来a市?因为任务吗?还是掌管国内的家业?”

“真聪明。”沈照生捏捏苏阳的鼻尖,“这两年rs的人频频出没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