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8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炊嗯笥眩娴暮苡行摹疚易急冈缭缇突厝ジ阍谝黄穑墒敲幌氲胶罄捶⑸苏饧隆!

苏阳似乎感觉到沈照生的身体稍稍放软了些,情不自禁的唤出他的名字。

“沈照生……“

“嗯。”

“吻也吻了,我们能不能先回家?还有一个小时就十二点了。”苏阳讨好的摇晃着他的手。

沈照生看着那张一开一合泛着水润的小嘴,再多的气都没了,只剩下无奈。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搂住苏阳,“现在知道想起我了?”

“一直都想着!”苏阳觉得自己现在在哄小孩子,还是小心眼的小孩子。反正今晚厚着脸皮什么都说了,倒不如,一次性说完。“沈照生。”

“嗯?”

“你蹲下,我脚酸了。”

一说起这个,沈照生就来气,他盯着苏阳脚上的小高跟,恨不得戳出个洞来,刚缓和的脸色,现在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苏阳一见他这副样子就知道这人又想歪了,搂着他的双肩,“还不是因为你太高了。”

因为,你太高了……

所以,吻你的时候我只能踮着脚尖……

“小矮子。”沈照生哑然失笑,再次把苏阳扛起来。

“你高是你家的事,干嘛怨我矮啊。你放我下来,我头晕!”苏阳上辈子身高就不高,最恨别人说她矮,这辈子虽然长高了一些,堪堪突破一米六,但站在沈照生身边还是跟个初中生似的。

肩上的人晃动了几下,沈照生想都没想又是一巴掌下去。“不是脚痛么?不想走光就乖乖趴好。”

苏阳这次是真的郁闷了,敢情这人还打习惯了?

“沈照生!你再打我屁|股我跟你没完!”

哟,还造反了?

“我让你打回来?”

沈照生压根没把苏阳小小的反抗放在眼里,直接把人扔进车里,关门上车。

“……”苏阳脑补了一下自己抽打沈照生屁屁的场面,惊悚得让她虎躯一震。

沈照生乐得差点哼起了歌。

“……”苏阳气冲冲的把身子转过去,一路上只留给沈照生一个背影。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三个字

车门一开打,苏阳还没来得及下车就被沈照生抱在怀里。

车门一甩,“砰”的一声关上,沈照生快步走进电梯。

“干嘛呀,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苏阳被吓了一跳,双手顺势搂住沈照生,面上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绯红。

“不是脚酸么?乖乖待着别动,抱紧了,别掉下来。”沈照生低头一笑。

苏阳发誓,她在沈照生眼中看见了揶揄。

她转过头,盯着反光的电梯门,上面交叠的人影让她有些恍然,“那个……现在在电梯里,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沈照生也看着电梯门上的影子,但关注点与苏阳不同,下一秒就皱着眉把苏阳放下来,弯下身帮她整理裙摆。

命令道:“以后不准穿这么短的裙子出门。”

“……”苏阳觉得自己好委屈,现在连裙子都不让穿了,这人是老妈子吧?

嫩滑的触感残留在掌心,似有若无的勾着他的心神。

沈照生理裙摆的时间过长,长得苏阳有些不自然,不得已,她握住沈照生的手,“好了。”

沈照生这才抬起头看她,眼里的晦暗让苏阳一惊。

“叮——”幸好这时电梯刚好到达。

“……电梯到了。”

苏阳逃一样的出了电梯,刚进门就被身后的人禁锢在怀里。

腰间的手几乎灼伤她的肌肤,毛绒绒的脑袋埋在她的脖颈间,喷洒出的热气烫得她浑身一颤。

“唔……“这个人是属狗的吗?

脖颈上传来的刺痛感让苏阳眯起了双眼,她想推开身后的人,手却被他顺势钳住,紧接着十指相扣。

刺痛慢慢消失,却而代之的湿润感让她更加不敢动弹。

“沈……”苏阳难耐的眯着眼,注意力转到对面的落地窗上,她看着两人交叠的身影,良好的视力让她看到在她脖颈间起伏的脑袋……

这个人竟然……

在舔|舐她的脖子……

这个认知让苏阳羞得满脸通红,她觉得自己现在像只被煮熟的龙虾,红彤彤的很好看,也很有食欲,但她又不是真的龙虾。

脑子一片混乱,这会儿连推开身后的人这种下意识的行动都不受控制,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穿高跟鞋穿太久了,不然为什么双腿酸软无力?

腰间的手臂成了她全身的支柱,她仰着头,露出颀长的脖子,像一只即将展翅的天鹅,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好像下一秒她就会瘫软在地。

沈照生感觉到怀里的人正在全身轻颤,他知道自己的举动一定吓到了她,但全身不停沸腾叫嚣的血液让他一时失了控,还好,他忍住了想把她拆骨入腹的冲动,还好,他想珍惜她的想法占据了他的理智。

他整理好情绪,把头埋在她的肩颈处,待气息渐渐平缓,他才抱着她说了对不起。

苏阳也慢慢平复下来,双腿还有些抑制不住的轻颤,但理智已经回来了。

她想转过身看看他,却被他钳住身子不让动。

“沈照生……”

“别动,让我抱着你待一会儿。”

苏阳乖乖的任由他搂着自己,窗外的灯火映在她眼中,像一颗颗璀璨的明星,美丽而不真实。

沈照生懊恼的闭着眼,脸颊紧贴的细腻肌肤让他爱不释手,想好好疼惜,又恨不得揉进骨子里。

这样的想法一旦在脑中形成,就变成了根深蒂固的执念。

苏阳感受到背脊处温软的唇瓣,也能感受到触碰肌肤的颤动的睫毛,每触碰一次,她就会跟着睫毛一起轻颤。

她觉得自己在摇曳,可是并没有风。

“阳阳。”

沈照生轻唤了一句,再次落下一吻。

沈照生的吻,是唇瓣轻触肌肤,点到即止的轻吻,他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她裸露的肌肤,像是一种虔诚仪式,抛开**,让人心软得几乎落泪。

“我爱你。”

苏阳浑身一颤,双眼蓦然睁大,竟有些不知所措,就在她以为自己听错时,耳边传来的声音却那么清晰而真实。

“我爱你。”这次是耳垂,他的吻轻轻落下。

多么古老的三个字,流传千年,亘古不变。

轻吻落在锁骨上的瞬间,她哑着嗓子唤了一句——“阿生。”

两具贴合的身子同时一颤,倏然,他低头吻住眼前光滑平直的锁骨,辗转缠绵,又蓦地用力吮吸。

恍惚间,苏阳觉得自己大概会被这个人啃食入腹,可她也失控了,否则,为何她竟想落泪。

头上的轻抚让他逐渐冷静下来,他闭了闭眼,试图克制住即将喷薄而出的**,但发红的眼眶早已暴露了他。

苏阳端着他的脸,暗自心惊。

“不要看。”他遮住她的眼睛,“很难看。”

他感觉到掌心里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随后一只软若无骨的手,覆上他的手背。

“没事的。”

苏阳缓缓拉下眼睑上的手,轻轻一笑,“不会难看,你所有的样子都不会难看,以后别躲,让我看着你,好吗?”

话音刚落,她就被清冽的气息包裹住,搂住她的手臂强硬有力,勒得她生疼,但她只是抬手回应他。

沈照生失控了,彻底失控。

他想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与他的血骨融为一体,完美结合,再也分不开。

良久之后。

苏阳感觉到对方身体稍稍放软,她才微微抬起头,“再过两分钟就十二点了。”

所有的理智重新回归,沈照生松开禁锢,有些懊恼,“抱歉,我……”

苏阳摇摇头,关上门,拉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让我抱抱你。”

沈照生却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看着白皙的细腿与黑色的西装裤交叠,心中竟有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执起苏阳的手,轻轻搓揉,随后一枚简洁雅致的戒指套上她的中指。

苏阳有些讶异,她看到包裹住她的大手上也戴着同款戒指。

“生日快乐。”

再多的祝福都抵不上此时此景这最简单的四个字,这一刻,她真的感觉到眼眶中有了湿热的水汽,她得努力睁眼才能克制住不让自己落泪,但沈照生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再也无法克制——

“等你毕业了,让我亲手把这枚戒指戴上无名指,好不好?”

第二百七十六章 心眼比针小

在南方城市里,九月底的天气还有些闷热。

陈玫说,现在a市气温居高不下,苏恒整天待在厨房煮面,这几天都快闷出病来,现在生意还算不错,每月挣的钱比以前两人那点死工资多很多,就是辛苦了些。

苏阳一边听着电话那端的絮絮叨叨,一边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

b市到底在北方,现在已经到了落叶纷飞的季节,苏阳穿着针织开衫和长裤,面上的口罩因为要说话的缘故,被拉到了嘴巴下面,露出大半张白净的脸,神色有些漫不经心。

陈玫又说,前阵子有个包裹寄到了家里,收件人是她,这阵子店里太忙,一直忘了告诉她。

陈玫自作主张拆开了,是别人寄给她的生日礼物,想来是运输途中出了岔,时间没对上,不过也算有心,是块精美的手表。

苏阳顿了顿,问了一句是谁。

陈玫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回想,过了许久才不确定的说,好像是苏牧的朋友,就是那个来过他们家的男孩子,姓陆吧大概……

苏阳顿住身形,耳边还回响着陈玫的话,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男人身上。

对方站在车旁,眉眼低顺,冷色系休闲开衫衬得他十分冷俊,颀长的身子在树下形成一幅唯美的画卷。

苏阳站了几秒,对方察觉到她的目光,一抬眼便是遥遥相望。最新最快更新

见到她,沈照生倏然莞尔,稍显冷清的气质犹如浮光幻影,再一瞧,那满眼的柔情能让人溺死其中。

苏阳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沈照生走近时正好听见陈玫的声音从漏音的手机里传来——

“……你现在是学生,年纪还小,不要怪我这个当妈的多想,不过我总觉得那孩子对你有点那意思,嗳……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哪里懂得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啊……”

沈照生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阳。

苏阳当即暗道不好,试图打断陈玫的话,“妈……”

陈玫好似没有听见苏阳的话,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我知道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想听父母唠叨,但是我们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就拿你们现在来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好好考上好大学,那个孩子现在还在部队里是吧?要是他真的喜欢你,就该把这些感情先放一放,等你们长大了,更成熟些,再考虑这些问题。”

苏阳扶额,这个年代的手机就是这样,电话漏音严重,通话声音又大,还不知道这个小心眼儿的男人听见了多少,她要是现在回避反而显得心虚。

自家老妈真是害死她了。

“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你们这些心思和想法,我都经历过,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该说的我还是要跟你说清楚,不然以后你走错了路还怪我这个当妈的没教育好你……”

“妈……”苏阳实在听不下去了,不仅是因为陈玫的这番“教育”,还有面前这张笑得越来越诡异的脸。

“你还不爱听啊?我要不是你妈,我才懒得说这么多,不爱听也要听!翅膀硬了嫌老妈啰嗦了是吧?”

“……”苏阳欲哭无泪。

沈照生挑眉,示意她不用顾虑他,继续。

继续?她能继续吗?

沈照生越是这个样子,苏阳就越恐慌——要说这个人的心眼有多小,她觉得比针小多了。

“妈,我想起来还有作业没写,我先写作业去了,不然一会儿写不完,晚上又要熬夜。”

“嗳,你这孩子,去吧去吧,好好写啊,你不爱听我还不乐意说呢……”

电话那端陈玫与苏恒嘀咕了几句,估计是抱怨苏阳嫌她啰嗦,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错嘛,没想到我家阳阳异性缘这么好。”沈照生抱着手臂,神情戏谑。

“……买好了,我们快回去吧。”苏阳冲沈照生扬扬手中的蛋糕。

沈照生淡淡的扫了一眼苏阳手中的东西,“还是部队的,女生好像都挺喜欢兵哥哥的吧?”

“……我又不喜欢。”

“那个男孩子叫什么?我见过吗?”

“……”她就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一定会抓着这事儿不放的!

苏阳瞪了沈照生一眼,径直向车走去,路过时还故意的撞了他一下。

这一撞,沈照生反而乐了,追上她,紧握住小手,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可这好心情当他看到车内浑身是血的男人时,消失殆尽。

苏阳先是一惊,待看清人后,脸上的警惕和震惊变成了惊慌。

“莫忘初!”苏阳惊叫一声,飞速的开门下车,来到后座。

沈照生拧紧了眉头,后视镜中的景象让他一阵心烦。

“你还好吗?伤到哪儿了?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你来了b市怎么也不告诉我啊?”

对于苏阳的一连串问题,失血过多的莫忘初暂时无法回答她。

他是强撑着才逃到这儿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苏阳,要不是沈照生下车时没锁车门,他不会误打误撞上了这辆车。

只是不知道遇上她是好事还是坏事。

苏阳见莫忘初眯着眼,很痛苦的样子,当下也不再多问,低头帮他检查伤口。

沈照生的眉头拧得更紧了,像两条扭曲的毛毛虫。

忍了又忍,他终于开口,“你们认识?”

苏阳这才想起沈照生还在前面。

“阿生,快开车,他需要立马处理伤口!”

苏阳过于着急的语气和过快的语速让沈照生神色变冷,但他只是静静地看了她半响,然后用力踩下油门。

苏阳现在无暇顾及沈照生的情绪,莫忘初这次伤得很重,身上不止一处伤口,再加上失血过多,不立马处理会有生命危险。

苏阳用手按住莫忘初中弹的腹部,那里正在不断流血。除了腹部,手臂和小腿分别有几处明显的伤痕,后背她还没有检查,不知道怎么样。而莫忘初见到她后就彻底昏迷了过去,只能到家后再说。

“阿生,能再快点吗?”掌心下不断外涌的鲜血让苏阳感到心惊,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这么重的伤。

手背上已经青筋突起,沈照生觉得他得强忍住怒气才能不把那个男人扔出去。(。)

第二百七十七章 被追杀

根据苏阳的意思,沈照生直接把车开回了他的公寓。

心里强忍的怒气在苏阳一次次的催促和焦急之下,越来越盛,他觉得遇上苏阳,他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若非如此他绝对不会把这个叫莫忘初的男人带回家。

还是个长得好看的男人。

沈照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小心眼的男人,但也绝对不是个脾气好的人,所谓宽厚和风度都是因人而异的,对待与苏阳有关的事情则是特殊处理。

沈照生把车停稳,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盯着后视镜,面色黑沉。

“阿生,来搭把手。”苏阳的注意力还放在手下的伤口上,对沈照生的反常毫无所知。

沈照生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吐出一口绵长幽叹的气息,这才来到后座。

“帮我一起把他架上去,小心他的伤口,你架住他的左边,我……”

沈照生嫌恶的皱起眉,还未等苏阳说完,弯身架起莫忘初就走,连余光都没给苏阳一个。

苏阳愣了一下,随后跟上。

“沈照生你温柔点,他伤得很重,你这样他会死的,欸!你慢点啊……”

沈照生越走越快,苏阳需要小跑才能跟上,她不是不知道沈照生心里不爽,但现在更重要的是莫忘初的伤势,她不得不出言提醒。

这些好心提醒,落在沈照生耳里让他作何感想,苏阳似乎没想到这些。

公寓在十六楼,若中间没人进入电梯,从负一楼搭乘电梯上去不过三十二秒,在这小小的密闭空间内,低气压蔓延,寂静得连稍重一点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苏阳拧着手指想,三十二秒原来这么长。

“叮——”

沈照生架着莫忘初率先走出去,苏阳小碎步跟上,还未站稳就听见沈照生用克制冷漠的声音说:“开门。”

苏阳急忙掏出钥匙,换了几把钥匙都没有插入锁孔,沈照生一把夺过钥匙,熟稔的找出一把,插入,转动,开门。

苏阳尴尬的僵在原地,直到沈照生把莫忘初放在沙发上,转身进了卧室她才反应过来。

莫忘初的伤口不多,却很深。

苏阳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也是类似的场景——这个人似乎经常受伤。

没时间多想,她迅速找到医药箱,取出医药用品,刚准备把莫忘初的衣服解开,手就别人钳住。

“起开。”沈照生的表情依旧不好,但总算缓和了一些。

苏阳乖乖腾出位置,让给他。

沈照生见苏阳眉眼低顺的站在身旁,眉头又是一皱,“进去。”

“啊?”苏阳有些讶异,随后一想,便明白过来。

临走前她郑重的对沈照生说:“一会儿你先帮他止血,然后清理伤口,注意,一定要清理干净。他不能去医院,要是没处理好发炎了就糟了……”

“吧嗒!”

苏阳闭上嘴,转头看向歪倒在医药箱里的剪刀,张了张嘴才把最后一句话说完,“一会儿好了叫我。”

待苏阳走后,沈照生盯着紧闭的房门颓然吐出一口气。

他不是生她的气,他只是懊恼自己没有把她保护好,若非如此,遇上这样的事,她又怎会如此有条不紊。除却一开始的惊慌,之后的紧急措施都做得十分准确,正常的小女生哪会懂得这些。

当然,看到苏阳这么紧张这个男人,他心里确实不好受,可他明白,苏阳有自己的圈子,也有自己的想法,即便他是她的男朋友也不能把她屏蔽在世界之外。

我去吃点东西再来码字,一会儿补上啊宝宝们,十二点半就替换。

“不错嘛,没想到我家阳阳异性缘这么好。”沈照生抱着手臂,神情戏谑。

“……买好了,我们快回去吧。”苏阳冲沈照生扬扬手中的蛋糕。

沈照生淡淡的扫了一眼苏阳手中的东西,“还是部队的,女生好像都挺喜欢兵哥哥的吧?”

“……我又不喜欢。”

“那个男孩子叫什么?我见过吗?”

“……”她就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一定会抓着这事儿不放的!

苏阳瞪了沈照生一眼,径直向车走去,路过时还故意的撞了他一下。

这一撞,沈照生反而乐了,追上她,紧握住小手,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可这好心情当他看到车内浑身是血的男人时,消失殆尽。

苏阳先是一惊,待看清人后,脸上的警惕和震惊变成了惊慌。

“莫忘初!”苏阳惊叫一声,飞速的开门下车,来到后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