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8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是要好好休息吗?早点回去洗澡睡觉,”说到这里,沈照生顿了顿,侧头看她,“还是说你想做点别的事?不过不急于一时,我们可以以后再做。”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却因为沈照生勾唇的一笑,变得暧昧不明。

苏阳尴尬的转移了视线,看着前方的路灯讷讷的说,“还是早点睡觉吧。”

苏阳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即便如此,每次见到苏阳害羞的样子都让他高兴不已。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苏阳闷在车里不准备说话,但飞逝的时间就像飞逝的风景一样,一闪而过。

再次来到公寓门口时,沈照生把手里的钥匙交到苏阳手里。

苏阳诧异的看着他。

“这个交给你,这次你来开门。”

沈照生的话就像甜馨的果酒,带着蛊惑的味道。

苏阳看着手中的钥匙扣,上面不止一把钥匙,虽然她不知道是开哪儿的,但是……

她找出房门的钥匙,插进钥匙孔,“往左还是往右?”

“左。”沈照生站在苏阳身后,看着她像女主人一样慢慢打开家门,心里涌上强烈的满足感。

“沈照生,以前我开家里的门时,曾经把钥匙断在钥匙孔里,后来是我爸回来请了开锁匠,忙活了半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打开的。”

苏阳一边慢慢转着钥匙,一边随意的说起了往事,要不是此时此景有些不对,沈照生还以为她只是在回忆往事。

“那次被我爸说了好久,实际上只是因为钥匙太老旧了,生了锈,我虽然不太会开门,但是如果钥匙好好的应该不至于会断。”

沈照生皱了皱眉,探过头准备查看,却见苏阳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

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苏阳转过头,面色平静得看着他。

“洗洗睡吧。”

说完苏阳就进了屋子。

沈照生愣了片刻才回味过来自己被这小丫头反将一军。

当即就跟在苏阳身后,换上拖鞋,三两步走到她身后把人一把抱起。

苏阳惊了一跳,“做什么?”

沈照生邪气的一笑,“不是洗洗睡么?“

“沈……沈,照生……你先放我下来。”苏阳拍拍腰上的手臂,来自他人的温度让她心头猛跳了一下。

“没关系,你不知道浴室在哪儿,我带你去。”沈照生一直在笑,灯光打在他好看的脸上,晕出一股子邪魅的味道。

“不用,不用了!我知道在哪儿,你先放我下来……放我来吧好不好?”苏阳这次算知道什么叫小心眼了,沈照生就是小心眼的典型。

沈照生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举起轻轻的落下,苏阳的屁屁受到了惊吓,苏阳更是羞得说不出话来。

脱口而出的惊呼演变成咬牙切齿的恼羞成怒,不过在沈照生眼里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娇滴滴的样子让他心尖都软了,只想搂在怀里,再也不撒手了。

“还闹不闹了?”沈照生凑到苏阳脸边,说话时喷洒出的热气正好袭上苏阳的脸颊。

苏阳还是那副捂着屁股委屈得不行的样子,咬着唇就是不说话。

沈照生也知道自己吓到她了,他不过是想逗逗她,他很喜欢看着这丫头羞怒的样子。

“还学会以牙还牙了是吧?我那是逗你玩儿,你倒好,还想造反?嗯?”尾音上扬,带着丝丝邪气。

性感的男低音在耳边回荡,沈照生早已放下怀里的人,苏阳委屈的低着头不让他看,沈照生就把头埋在苏阳耳边,抬起她的下巴,轻吻了一下。

——重复分割线——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章写得这么羞耻,我都快写不下去了。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的,等一行人走到外面,夜晚的凉风一吹,立马精神抖擞起来,个个脸红红又笑嘻嘻,简直喜气洋洋。

“三哥,一会儿咱们换个地儿继续呗?”唐虞景一手搭在沈照生肩上,流里流气的挑着眉看他。

吃饱喝足对这几人来说,不过是第一轮儿,长夜漫漫怎么说也得再续两轮才能各回各家。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同居

——重复分割线——

“小四,这姑娘什么来头?不是说小老百姓一个吗?清心寡欲的沈三哥怎么就看上这姑娘了?那看起来清汤挂面的模样哪点儿特别?还是个未成年的毛丫头,要我说,沈三哥不会是禁欲太久走火入魔了吧?”

唐虞景一向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因为这德行,没少吃过亏,但下次再遇上,该怎么说还得怎么说,棍子架身上都改不了这臭毛病。

“你说的这些……”

夏末辰笑得高深莫测,唐虞景以为自己问对人了,眼睛冒星光,就差没扑上去。

“我怎么知道?”

一腔热血泼到了长江里,连个色都没变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唐虞景面上有些发僵,嘴上还试图求得真相,“你不是跟这小丫头见过嘛?你怎么会不知道?别告诉我你见到的时候没有这些疑问,按照你那性子,不弄清楚你能安安心心回来?”

夏末辰拍拍唐虞景的肩膀,垂着眼帘有些叹息,“虞二啊,不是我说你,这些事你知我知就算了,就算有千百个疑问也不该说出来,你知道的,一说出来就算有了铁证,要是这会儿沈三哥知道你这么说他媳妇儿,你说说,今晚你还能平安回大院吗?”

唐虞景身体一僵,机械的转过头,一把抓住肩上的手,差点就喊娘了,“小四啊,咱俩谁跟谁,这些年你虞二哥也没少帮衬着你,你做的那些事我也没跟你计较,这种小事咱们就不要放到台面上来讲了,多伤和气啊,你说是吧?”

夏末辰不着痕迹的抽回手,只给唐虞景留下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

唐虞景简直追悔莫及,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他不是不懂,但疑问一冒出来就跟猫抓一样,不弄清楚心里憋着难受,再说沈三哥的事就是他的事,他们做兄弟的自然希望大家都好,可是该死的他就不该问夏小四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这下又被他抓住了把柄不说,一会还不知道得从他这里捞点什么好处走。

虞二少哟,万年不变,耿直依旧。

在同一个坑里崴了左脚,下次非得把右脚也给崴了才甘心。

夏末辰和唐虞景一前一后走进雅间,前面一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得意笑脸,后面紧跟着一张哀怨十足吃亏上当的小媳妇儿脸,一看便知,这两人在这短短的两分钟内,发生了有趣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胜利者,显而易见。

沈照生对这样的情形司空见惯,苏阳倒是多留意了几眼。

“先喝点汤。”沈照生对苏阳把目光停留在别的男人身上的行为没什么反应,更没兴趣知道夏末辰又坑了唐虞景什么,拿起跟前的碗给苏阳盛了一碗汤。

苏阳收回眼神,低头,沈照生修长的手指刚从碗边撤回,晶莹透白的碗里盛着小半碗鲫鱼汤,乳白的汤色,上面漂浮着几粒葱花,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开。

苏阳不知道为何一行人会在大热天来火锅店吃火锅,更不知道为何会在北方特色火锅店里出现西南地区的火锅,不过这些她暂时不急于求证,只是面前这碗鱼汤,倒像是某人特地点的。

经常不吃早饭的缘故,苏阳肠胃不好,但她又不忌口,有什么就吃什么,更多的时候凉性事物和燥性食物不分,再好的肠胃也经不起她这样瞎折腾,更别说这丫头压根就没想过养胃这种事。

在沈照生见识过她吃饭的样子后,就暗自承包下了为苏阳养胃这项工作。只要是两人在一起吃饭,沈照生就会十分注重饭菜的营养均衡,是否健康养生,饭前先喝汤等琐碎之事。

对此,苏阳从惊喜到习惯,再到默默接受,内心到底有多感动,只有她自己清楚。

“嘶……我眼睛疼。”唐虞景看不下去了,刚被夏末辰坑了一把,心里的疑惑还没弄清楚,现在又被人当面秀恩爱,简直不要太虐他啊。

“看不下去可以回去,唐伯伯三天两头念叨你不着家,正好回去清静清静。”沈照生见苏阳喝得香,心情自然很好,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凉嗖嗖的。

“欸,这话说的,三嫂都在这儿,我哪儿敢走啊?再说,咱们跟三嫂这才第一次见面,三哥你可别破坏了我在三嫂这儿的良好形象不是。”唐虞景打着哈哈,埋头夹起一筷子肉片就往锅里扔。

“我说虞二,这锅底都没开,你这是准备表演生吃肉片呢?一会三嫂吃到了,坏了肚子算你的还是算墨卿的?”夏末辰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嘴里吐出的话却有几分硝烟味儿。

今日这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见见未来的三嫂。因为苏阳是a市人,喜欢火锅,正好白墨卿旗下什么都涉及一些,餐饮行业也有涉猎,这家老字号火锅店便是其一,因此这次攒局的人正是白墨卿。

夏末辰这话纯粹是为了不让唐虞景好过,其中的玄机在场几人除了苏阳,心知肚明,但谁也不说破。

唐虞景吃了个瘪,瞪了夏末辰一眼,叫人进来把锅底换了,等锅开了热热闹闹的招呼着吃菜,气氛这才好起来。

“三哥,你说你好不容易来趟b市,准备后面一年就待在那什么破学校了?”

要说唐虞景这人不会看脸色说话呢,哪头不对沾哪头,他口中的破学校可是人家媳妇儿的地儿,就算再破,在人家心里那也是块风水宝地,哪里容得下别人嚼舌根的?

夏末辰埋头吃菜,懒得理会。

白墨卿从一开始就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现在更不会掺和。

沈照生也知道唐虞景的性子,没往心里去,见苏阳吃完了碗里的虾滑,又夹了些羊肉涮好放到她碗里,其间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等她毕业再说。”

唐虞景不说话了,心想这还得有两年,追媳妇儿追到学校去就算了,一待就是三年,这清心寡欲得跟当和尚有什么区别?对象还是个未成年的丫头,换谁谁受得了?

夏末辰对着唐虞景嗤笑一声,那含笑的眼神好像在说——“早就跟你说过心里明白就行,非得说出来自找没趣”。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六十四章 软得没骨头

苏阳的头发又黑又顺,许是年纪尚轻的缘故,不用花时间打理发质也能很好,总之,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沈照生看着柔顺的发丝在指尖穿插而过,心里填满了柔情。

心中一动,索性关了电吹风,凑到苏阳耳边,“要是在古代,我们这样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苏阳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被热气润湿的脸颊,有些嫌弃他,“古代才没有电吹风。”

沈照生一噎,原本的柔情蜜意瞬间岿然崩塌,拿着电吹风的手紧了又紧,最后挫败的放下,转过苏阳的身子,端着她的脸,表情严肃。

“苏阳同学,我不得不提醒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是惹怒了我,后果不堪设想。”

苏阳挑眉,“沈老师,恼羞成怒有失风度。”

沈照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对你我不需要风度,反正以后也会知道,何不早一点了解。我就是这样一个没风度的人,所以你要乖乖的,不然我没风度起来可是很吓人的。”

苏阳噗嗤笑了出来,“原来你以前的形象都是骗人的,失策失策,我现在还能退货吗?”

“本店既已出售,概不退货。”说完,沈照生皱起了眉头,“居然被你带沟里了。”

苏阳笑作一团。

早先还有些尴尬的气氛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苏阳笑吟吟的把电吹风放到沈照生手里,意思很明显,沈照生也不在意,乖乖的接过帮苏阳把头发吹干。

事后,两人靠在沙发上看了一会书,十点多就各自回房睡觉。

自从来了b市后,难得能睡一个好觉,第二天一大早苏阳就自然醒了。

一睁开眼就是白色的天花板,待大脑逐渐清醒后,在床上翻了一圈,苏阳才趿拉着拖鞋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苏阳抬手挡了一下,眯着眼发了会儿呆,这才慢吞吞的走出卧室。

“早。”

苏阳一开门就见到沈照生穿着围裙在厨房做早餐。

一见到她,沈照生就笑着道了句早。

“好香。”苏阳穿过客厅,往厨房里嗅了嗅,味道很好的样子。

“快去洗漱,一会儿吃饭。”沈照生见苏阳皱着鼻子像只小狗一样,便用空出的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唔,好。”

沈照生原本是不会做饭的,不过现在他的厨艺大有长进,就连苏阳这么挑剔的人都觉得味道不错。

吃完早餐,苏阳把盘子收到洗碗池内,两人一起把碗洗好,放到一旁沥干。

“一会想做什么?”

苏阳靠在沈照生怀里,懒洋洋的不愿意动,“我也不知道,外面好热,不太想出门。”

沈照生一手搂着她,一手翻看昨晚留在茶几上的书,随意翻了几下就没兴趣了。

“要看看电影吗?”沈照生以前买过很多碟片放在家里,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窝在家里看影片,现在有苏阳在,倒是一种新尝试,两人靠在沙发上的感觉应该不错。

“有什么?”其实苏阳对看电影没太大兴趣,但就这样待在家里也确实无聊,她又实在不想出门,大热天的上哪儿都遭罪,即便是有冷气的地方。

“你想看什么?”沈照生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这丫头一沾沙发就跟软得跟没骨头似的,能不动就不动,除了必要的事就使唤他。

最后苏阳找了一部经典老片,翻拍的世界名著,时长三个小时,看得她昏昏欲睡。

简直是自作孽。

“困了就回房间睡,嗯?”沈照生俯身,见苏阳摇头晃脑的打瞌睡,眼神柔软了几分。

苏阳睁眼看了看他,伸出双手,“不想动。”

“小懒猪。”沈照生无奈地笑了,说话的同时伸手抱住她。

沈照生把苏阳抱回房间,这丫头脑袋一沾枕头就收回手往床上滚,沈照生只得又把她拉回来,塞到被子里,掖住被角。

苏阳再次醒来是一个多小时后,刚好到了饭点。

沈照生熬了山药排骨汤,正好盛出锅端到餐桌上。

“洗洗脸,一会儿吃饭。”

苏阳揉揉眼,站在餐桌旁看着眼前忙碌的背影,心理作用的缘故,让她想起了重生后的场景,那次陈玫在厨房做早餐,这一次却换成了沈照生。

一样的不真实。

苏阳走到沈照生身后,伸手抱住他。

“怎么了?”沈照生身形一顿,回握住腰间的手。

“想抱抱你。”苏阳在沈照生背后蹭了蹭。

沈照生听出了苏阳话中的柔软和脆弱,一言不发的握紧她,任由她抱着自己。

“你炒你的菜,不用管我。”

苏阳察觉到沈照生没有动作,想着锅里还炒着菜,一会儿该糊了。

沈照生严肃的表情一下子破功,这样还怎么让他炒菜?这丫头把自己想得太没存在感了吧。

两人就着这姿势直到饭菜上桌。

“小树懒,快下来吃饭了。”

沈照生拍拍苏阳的手臂,见她没反应,索性拉着她坐下。

苏阳坐在沈照生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得沈照生眉头紧皱。

“到底怎么了?”

沈照生紧了紧揽在苏阳腰间的手。

“见你这么勤快,奖励一下你。”

苏阳一笑,早先严肃的氛围就被她笑没了。

“你这个奖励差点让我们今天中午吃不成饭。”

沈照生捏捏苏阳的脸颊,没有再追问。

因为两人深知,即便是再亲密的恋人也该给对方一定的空间。苏阳不愿意说他就不问,当然他也可以从其他渠道了解,只是也得视情况而定。

苏阳想了想,凑到沈照生面前快速的亲了他一口,“这样子算不算?”

沈照生抑制住内心的愉悦,面上不显露半分,“不算,你这是吃我豆腐。”

苏阳简直惊愕,“明明吃亏的是我。”

沈照生失笑,扣住苏阳的脑袋,完成了一个肆意缠绵的吻。

一结束,苏阳立马趿拉着拖鞋走到对面的位置坐下,深吸一口气才平复了气息。

沈照生对她的反应感到好笑,但他好心放过她,不再此事上多做纠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开学

——明天替换的考试分割线——

闹到后面,苏阳挣脱开沈照生的怀抱,一溜烟进了卧室。

关上门的瞬间,苏阳靠着门缓缓吐出一口气,捂上脸颊,上面滚烫的热度让她心惊。

虽然她这具身体还未满十六岁,但她并不是不懂情事的小丫头,她爱过人,也嫁过人,即使结局不如人意,那终究是事实。

沈照生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可她心里很清楚,现在的一切都像镜花水月,甚至她都分不清到底哪些事才是真的。

上辈子的伤痛还历历在目,这一世的幸福却来得这么突然,不安的情绪一直潜伏在内心深处,很可能随时爆发。

她,也会惶恐。

苏阳把行李箱内的衣服一一取出来,用衣架挂好,放到衣柜里。

又取了一套保守的睡衣,把小衣服放到衣服中间遮好,打开门,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无人,这才壮着胆子往浴室走去。

苏阳刚走到浴室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冲水的声音,当即耳根就红了。

难怪外面没人,原来沈照生在浴室。

不用想她也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八月底的天气还很炎热,即使b市在北方也不能幸免,出门没两分钟就开始冒汗,再加上晚上又吃了火锅,全身都是火锅味儿,苏阳都有些忍不了,更不用说尚且有些洁癖的沈照生。

苏阳正准备过会儿再过来,还未转身,浴室的门就打开了。

一抬眼就是水滴淌过蜜色胸膛的景色,苏阳一直都知道沈照生穿衣显瘦,实际上却壮实有力,但没想到脱衣后的模样这般引人犯罪。

眼前的胸膛精壮结实,肌肉匀称,肌理上还泛着水光,流畅的线条从宽厚的胸膛往下延伸。

沐浴后的馨香扑鼻而来,一滴水珠顺着发丝滴落下来,苏阳的目光随着水珠流淌的轨迹不断往下,直到隐匿在浴巾下……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苏阳立马收回眼神不敢多看,心里不停念叨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空气中的馨香怎么都挡不住,拼命往鼻腔内钻,让她连转移注意力的法子都没有了,就这么僵直着身子埋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沈照生面前。

发丝还在不断滴水,沈照生好似没注意苏阳的异样,手上擦拭的动作一刻也没停下,只是高大的身躯就这么挡在苏阳面前,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苏阳在心里盘算着一会怎么收拾这故意卖弄美色的家伙,又巴不得眼前这尊碍事儿的大佛立马消失,却没想到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