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也是有心。”涛子是个局外人,把这些事情看得透彻。

苏阳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谢谢你,这段时间还多亏你的帮忙。”

“我要谢你的更多。我要一碗清汤拉面,不加葱。”

“好。”苏阳笑眯眯的看着涛子带着逸尘几人坐下,转过发现若桑没跟过去,似乎有话要说,“你呢?”

“我跟你一起去。”

“嗯?”苏阳一愣,随后一笑,“好。”

若桑做了决定,苏阳并不意外,还是带着几分欣喜。

看来去b市会很热闹。

三队人分别坐在店里的三个方向,一落座店里就显得有些拥挤。这次程岑居然与苏浅浅坐在一起,两人吵吵闹闹还带着一些莫名的和谐。

“很忙吗?”

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润,眉眼间带着淡笑和温柔,明明是外表冷淡的人,却总是让她感觉暖心。

“不会。”

沈照生怀里抱着一束红色的花束,金色的阳光在他身后洒下,几分明媚,几分耀眼,表情却是温润柔情。

“开业大吉。”

苏阳失笑。

“谢谢。”

沈照生这人,在国外长大的缘故,没有国内的人情世故,话语间总是带着几分认真,又带着几分真挚的可爱。

“邯郸学步。”苏阳忍不住嘀咕一声,接过花,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插上。

“开业的时候不是都会说这句?”沈照生不明白,按理来说他没有说错,不是吗?

苏阳也懒得解释,难道她会说他根本不需要对她说这话吗?这种话都是客套话,外人说就算了,他说做什么,不伦不类!

“吃什么?只有面条。”

沈照生不懂苏阳的点,脑中思索了片刻,无果,也就不想了。“你决定。”

“去坐吧。”

沈照生一进门,店里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奈何当事人已经习以为常,丝毫没反应。

萧穆自然看到了,并且在看到这张脸时,脸上露出了冷意和深思。

程岑的反应更大,她一直觉得苏阳和沈照生之间不像师生关系,很奇怪的感觉,甚至这次还在店里遇上,要是真的没点什么,她死都不信。

蒋歆深深的看着沈照生的背影,眼里闪过的情绪只有她自己能懂。

苏浅浅托着腮,好笑的看着气氛暧昧的两人,觉得有趣得紧,“苏阳就是苏阳。”这么大胆的事她做起来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涛子暗自留意萧穆的表情,决定回去后提醒苏阳注意一下,要是萧穆恼怒起来,做出什么事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颜烈身形一僵,黯然的收回眼神,闷声不语,书墨眼神复杂,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两人才懂的神色。

都是人精,空气中不自觉散发出的荷尔蒙,隔着十几米的空气都能感受到,再加上当事人没有刻意隐瞒,旁观者各自心惊。

沈照生和苏阳是什么关系?师生,朋友?情侣?

沈照生和苏阳相差的不仅是社会角色,年龄,外貌,身份,金钱还是地位?

在旁人看来,这样两个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居然相互吸引,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对苏阳来说,这样盲目的感情只会让她受伤。

沈照生一转身,就察觉到一道冰冷带着敌意的目光。

两人的目光隔空交汇,沈照生脸上挂着疏离和冷漠,萧穆脸上冷酷凌厉。都是身居高位的人,互不相让。

突然,沈照生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通身的气势瞬间消散,只余一股柔软。他看了一眼袖子上的小手,轻轻一笑。

“沈老师吃辣吗?”苏阳仰着头看他。

“可以适当放一点。”这人不是不吃辣么?

苏阳笑了笑,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那沈老师快去找个位置坐下吧。”

“好。”

萧穆看着那张笑颜如花的脸,身体像被抽空的气球,失去了所有气力。

亲疏立现。

那张笑脸,那抓住衣袖的手,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闭了闭眼,起身,“走吧。”

“萧穆……”苏阳叫住他。

“我还有事,不能吃这碗面了。”

声音疏离而冷清,这个男人,带着仅剩的高傲,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二十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七月初,盛夏骄阳,绿意盎然,知了躲在树上鸣叫,炎热的空气袭上裸?32??在外的肌肤,夹杂着令人烦躁的闷热。

苏阳站在树荫下,抬起一只小手扇风,头顶上的“吱吱——”声吵得她心烦意乱。

“呼——我……这该死的天气!累,累……死我了!”程岑小跑过来,还没站稳就不停地拍着胸脯,额头上布满一层细汗。

“怎么样了?”苏阳看着程岑的模样暗自发笑,刚才她过来时也是这幅样子,在树下站了许久,热气消散了些,只是三十多度的高温哪里都是热。教室又不像办公室,几把电风扇根本不解热,早先写试卷时她还用掉了半包纸巾,擦汗用掉了。

“……切,就那样吧。”程岑无所谓的摆摆手,对于自己的成绩她没报多大希望,每次考试都觉得差不多,只有成绩出来才知道好坏。

今天是期末考的最后一天,苏阳早早就交了试卷,教室里都有考生在考试,沈照生监考去了,她只能在树荫下乘凉,只是效果不明显。程岑这会才出来,至于蒋歆恐怕要到打铃才会交卷。

来了铭盛,蒋歆没了以前的优势,对考试更加谨慎,即使写完了试卷她还会再次检查,直到考试结束才出考场。

程岑对蒋歆的这种行为表示不解,对程岑来说,写完试卷就可以了,会的就写上,不会的在教室里待再久答案也不会凭空出现。对蒋歆来说,这是两种概念,她成绩不突出,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进步,丝毫不能松懈,她有自己的短期目标,也给自己设定了长远的计划。与苏阳和程岑这种走一步算一步的人相比,蒋歆才是有抱负有理想的人。

苏阳但笑不语,她理解蒋歆的做法,蒋歆的性格她十分了解,在这一点上苏阳也十分佩服她。

从某种程度上说,苏阳与程子傲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蒋歆与程子傲却有几分相似。

他们是同类,苏阳在他们的世界反而只是强行闯入的异类。

道不同。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蒋歆出现在两人面前,带着红扑扑的小脸,眼睛弯弯。

“没关系,我们去吃饭吧。”

“终于出来了,走啦走啦,我肚子好饿,我们去吃好吃的怎么样?我请客!”程岑一手勾着一个,带着两人就往校门走去。

程岑在三人里面家境最优渥,零花钱也是最多了,碍于三人的经济水平不同,程岑经常会请另外两人吃东西,小到零食棒棒糖,大到吃饭吃大餐。这是程岑对别人好的方式,蒋歆家境不好,程岑从不在她面前提起自己家里的事情,也不会说有关经济方面的事,三人默契的不说穿,实际上心照不宣。

考试一结束,蒋歆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去b市的时间学校已经通知下来了,八月一号在铭盛集合,搭乘当天下午到b市的火车,四号下午到达b市,期间有一天的时间进行修整。六号开始正式进行夏令营,一直到八月三十一号去附中报道。

由于就蒋歆一人的家离铭盛比较远,苏阳让她七月底来苏家住下,八月一号一起去学校集合。

蒋歆表示很感谢,吃完饭后三人就在铭盛校门分手,约定好七月底再见。

一放假,苏阳就有些愁,虽然她不喜欢上课,但好歹上课的时候能天天见到沈照生,现在放假了她又不愿意出门,再加上沈照生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见他的机会就更少了。

不到一个月,她就要去b市,其间只有寒暑假才会回来,这么长的时间,总是有些难捱的。

苏阳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从来不相信异地恋,更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永远”这种事情,她觉得唯一不会辜负自己让自己伤心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自己。

但是她又渴望被爱。

矛盾,又不违和。

“在想什么?”

苏阳转过身。

沈照生伴着灿烂的阳光翩翩而来,白衬衫随着步伐摆动,带着夏日的明媚,和绿荫的清新。

“这么快就结束了?”苏阳避开话题,询问道。

学生考试结束后,并不意味着老师就会立即放假,考卷的整理和分发批改,一学期结束后的总结会议等等,一系列下来还要好几天沈照生才能真正放假。

中午才说下午还有会议,这会儿却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这人翘掉了会议?

“老头子一开口就要两个小时,我出来休息一下。”

沈照生说得风轻云淡,苏阳一面好笑,一面又无奈。

“你都是这样叫校长的?虽然看起来年纪大了些,但是他才四十多岁吧?”说到铭盛的校长,苏阳想起学生之间给他取的绰号,面上露出愉悦的笑容。

“那也是老头子。”沈照生低头看着面前的丫头,眉目含笑,“我送你回去。”

“沈老师,这可是学校,你没看见周围的学生都在看着我们啊?你这样直接走掉多不好,快回去吧。”苏阳突然想起一句话——从此君王不早朝,耳根逐渐染上绯红,她看了看匆匆离去的学生,虽然现在两人并没有做多余的事情,看起来也不亲昵,却让她心虚不已。

“你脑袋里又在想写什么?我一会还会回来,距离会议结束还早,我先去停车场,你跟着过来。”

“……好。”苏阳无力的吐出一个好字,想着后面的日子多见一面也是赚到了,就打起精神跟在沈照生后面,不远不近,距离正常得不像亲近的人。

“阳阳。”

“嗯?”开门的手一顿,苏阳转过头。

“再过二十多天你就要去b市了。”

“……嗯。”一说起这事,苏阳就心虚的不敢直视沈照生的眼睛,明明不是她的问题,却让她像个犯错的孩子。

“暑假你要做什么?”

“……大概……”睡觉,吃饭,吃饭,睡觉!“……会去店里帮忙吧。”

简直就是无力的辩解,因为苏阳分明在沈照生眼里看到了笑意。

“还缺人吗?”

呃……沈老师穿上围裙在店里收银端盘子啊……

光想到那个场面,苏阳的血槽立马为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二十一章 白方出手

最后,苏阳去店里帮忙的话没有实现,沈照生来店里帮忙的承诺也没实?33??。

因为苏阳还没等到成绩出来,萧门就发生了变动,这件事事态严重,直接影响到萧门往后的发展。至于沈照生,学校的事情还没结束,考试结束的第二天就给苏阳打来电话,说有事情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他尽量在苏阳离开前回来。

沈照生一走,苏阳的大脑空了片刻,好像有什么事开始发生了偏移,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她感到无法控制。

苏阳还没从这种感觉回过神来,后面一天,涛子就打电话来说,萧门内部出现了内奸,泄露内部机密,导致g市和y市的势力受到重创,连带着几次货物被抢,萧门亏损了一大笔资金。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至今才过去两个月,萧门在g市和y市的势力还没完全稳定下来,紧接着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叛徒,并且一切行动主要针对青云帮以前的势力,一看便知幕后指使者是谁。

猖狂,狠辣,这就是白方的作风,既然他出手了,就说明后续还有一连串的事情会发生,绝对不是简单的叛变事件。

苏阳赶到总部时,会议室内一片死寂。

出了内奸对于一个组织来说,绝对是重大事件,早早发现还好,要是一直调查不出来,这对萧门后面的发展十分不利。就好像我方的一切行动全部掌控在别人手里,自己却对对方一概不知,这种岌岌可危的处境十分严峻。

同样,对于背叛者,没有哪个组织能容忍,尤其是道上的势力。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旦过界就必须按照规矩处置。像背叛、泄密这种高度犯规者,轻则死,重则生不如死。

“你来了。”萧穆脸色发寒,苏阳进来时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其他人心里千回万转动着小心思,只有赵扬打了招呼。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苏阳不废话,点头示意,拉开椅子坐下。

赵扬的脸色也不好,不过相比萧穆还算亲和,他在苏阳耳边低语几句,还未把事情说完,就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视线。

赵扬干笑一声,“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不过具体的事情,你还是问老大吧。”

苏阳这才看向萧穆,只见他神色带着几分疏离,却专注的看着她。

“你打算怎么办?”

萧穆久久没回答,就在苏阳都觉得有些尴尬时,这才见他动了动嘴唇。

“以牙还牙。”

萧穆发狠的模样让苏阳心中一惊。

她怎么忘了,就算这个人对她再好,可他依旧是萧门的老大,依旧是那个踩在众多尸体上走到今天的萧穆,那个连张龙虎和王志江都没办法解决的萧穆。是她没轻没重,在他面前一直肆无忌惮,这才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一时之间,气氛僵滞。

萧穆目光如炬的看着她,等着她回应。

“借一步说话。”苏阳抿着唇。

萧穆斜靠在椅子上,看着苏阳起身。

苏阳微微低头,同样严肃的直视着他。

在场的都是老狐狸,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众人见两人之间气氛不对,幸灾乐祸的大有人在,庆幸的也大有人在,不屑的,嗤笑的,疑惑的,都有。

赵扬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心中大叫不好。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见多了,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发生在自家老大身上,只希望老大不要暴走才好。

萧穆是谁,毕竟是一个身居高位的老大,掌管着上千人,手里有着上亿的资产,这样一个高傲自信甚至可以说带着几分狂傲的男人,如今却栽倒了一个小丫头手里,说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对方竟然对他的感情熟视无睹的情况下。

一腔热血,满腹情怀,遇上了一池湖水,完全产生不了化学反应。

到底是憋屈多过于难受,还是伤心多过于不甘?

萧穆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亲外甥喜欢苏阳,一开始他不屑于这种无聊的感情,对于这种伤人伤己的行为他也不能理解。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里,从来就不曾有过爱情这种东西。他在自己母亲身上见到了爱情的悲哀,见到了爱情的廉价,在他冷情的父亲身上,他唯一学到的就是不断往上爬,甚至可以为此不折手段。

时隔三年接到葛家人的电话时,是陆景铭求他帮忙救出苏阳。

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为了一个丫头向他求助,愚蠢之极。

但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对于陆景铭这个外甥,他还是有几分感情的。要说在葛家谁还有几分血性的话,只有陆景铭。

陆景铭偏执,狠辣,甚至他的疯狂,都会让萧穆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同样是被遗弃的孩子,一个是因为见不得光被遗弃,一个是因为多余被遗弃,只是陆景铭比他幸运一些,他那个冷血的父亲对这个外孙十分看重,如此他连陆景铭都疏离起来。

从他完成父亲交代的事情后,他就与葛家断绝了关系,要不是陆景铭的一通电话,或许那支手机再也不会响起。

这一切,源于这个叫苏阳的女孩子。

比他小十四岁,年轻却没有青春的活力,稚嫩却没有该有的单纯,弱小却没有软弱的内心。

是一个令人意外的人。

也是一段令他意外的缘分。

或许命运在陆景铭打那通电话开始,就发生了偏移,他与苏阳有了交集,却终究是段无疾而终的孽缘。

是他做错了什么,还是命运早就注定了他的孤寂?

那个叫沈照生的男人,一个复杂又神秘的男人,真的适合她?

萧穆的爱情观没办法带给他这一切的答案。

最终,萧穆起身,带着凌厉的气势,率先走出会议室。

路过苏阳身旁时,似乎停顿了片刻,终究只是一刹那。

时间停顿得太短,以至于苏阳毫无察觉。

在萧穆走到会议室门口时,她才做出反应,迈出步子跟了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匹恶狼

夜尚顶层,萧穆办公室内。

“你已经决定好了吗?”苏阳站在萧33穆身后,身高差距导致她只得仰头望着对方的后脑勺。

“决定好了。”萧穆转过身,面容冷峻。

“需要我做些什么?”还有不到一个月她就要离开,明年一月才能回来,苏阳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够顺利解决,甚至可以借此机会让萧门成为与青云帮匹敌的势力。

“这次,由我来。”萧穆的眼神掠过苏阳,看向她身后的博古架。

苏阳分明从萧穆的神色里看出了冷淡,心中一滞,却什么都问。

“小心,白方不好对付。”

这是萧穆站在原地,一直到苏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赵扬进来,他才有所反应。

“爷,抓到一只小虾,不过背叛者是谁还需要一点时间。”

“顺藤摸瓜,你知道该怎么解决,这段时间下面的事情先暂时停下来,把人揪出来再说。”

赵扬点头,“我已经吩咐下去让人盯着了,这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不过抓到后……”

萧穆看了赵扬一眼,“先带过来,不要声张。”

“是。”

“等一下。”赵扬准备退下,却突然被萧穆叫住。

“爷,还有什么事?”

萧穆顿了片刻,“……这段时间多注意那边的动静,派人暗中保护她,至少在离开a市前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

赵扬心中叹息,不动声色的应下,待转过身后,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萧穆让赵扬放出消息,这两天萧门会与粤晋堂接洽,行动时间未定,但晋粤堂的继承人已经来到了a市,由此可见粤晋堂那边对萧门的看重。

这消息半真半假,却让人不得不多做思考。

萧门这段时间损失不小,加上青云帮的暗中打压,现在西南地区谁不知道萧门是青云帮的眼中钉?现如今国内能与青云帮匹敌的,要数东北地区的屠龙帮,西北地区的左青会和东南地区的粤晋堂。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一向与西南地区没有过多交涉,这些年来,与青云帮利益冲突最多的就是粤晋堂。

要说萧门与别的帮派合作,青云帮或许还不以为然,甚至一眼就看出这是萧门的奸计。

但粤晋堂,可不是一般的帮派。

有句老话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方肯定不相信粤晋堂会与萧门合作,但是青云帮可不比萧门,萧门内萧穆可以一票定生死,白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