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人拿着手中的钞票转身就走。

半个小时后,待这叠钞票到了顶层那人手中时,那人坐在椅子上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一十五章 线索之一(打赏加更)

当天晚上,苏阳在陆景铭的仓库住下。苏阳在行动之前就在这里放置了衣物和日用品,就是为事情结束做准备。这是自从陆景铭离开后她第一次到这里来,仓库里面很干净,看起来像是一直都有人打扫。

苏阳换下身上的裙子,取下假发,卸完妆后,反复的洗了几次脸,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讲真,整张脸捂在浓妆下真的感觉自己不能透气。

苏阳当晚就在沙发上将就了一宿,还没睡到三个小时,凌晨五点多她就起来洗漱、晨练。

莫忘初走后,苏阳一直按照他给的内功心法练习,如今算是达到了第一层的门槛。

整部内功心法有一个名字,叫做玄易真经,分为三层:入静、大智、无为。每一层之间的差距绝非一朝一夕就可跨越,一层一境界,就算是莫忘初如今也只达到了大智的境界,至于苏阳,连第一层的门槛都还没突破。

莫忘初最开始教给苏阳的内功心法是玄易真经的入门篇,苏阳知道后心中十分震惊。对苏阳来说连入门篇都如此厉害,要是学完整部心法岂不是可以在世界上横着走?

当时苏阳告诉了莫忘初自己的这个想法,莫忘初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否认,但眼中对苏阳做白日梦的行为表示不以为然。

苏阳不在意莫忘初的想法,她对学成之后就能横着走这件事十分激动,后来她又问莫忘初是不是学完第三层后就可以连子弹都不怕了,当时莫忘初就说了一句话——“等你达到那个境界就知道了。”

其实莫忘初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才第二层。

苏阳听完就泄了气,好像受到了深深的打击。

不过她心中对第三层的向往却没有因此而改变,反而像是点燃了她心中的一把火,燃烧着她对武学的热情。

对此,莫忘初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欣慰。自从苏阳认真起来后,不得不说她是块学武的料,莫忘初把整部心法交给苏阳,也算是对她的看重。

话又说回来,苏阳练习玄易真经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段时间她分明感受到体内的真气像是静止了一般,丝毫没有变化。她还记得自己在树林中修炼那段时间,体内的真气每日都能感受到细微的增多,越往后,她越能感受到体内真气的精纯,可是现在却一直处于静止状态,无论这段时间她如何的加强训练也没反应。

苏阳有些担忧,每日都会时不时翻看心法口诀,在心中默念,一有时间她就会内视查看真气的状况,至今仍未发现任何异常。

除了没有一点增长外。

这让苏阳稍稍放下心。

苏阳照例先练习拳法,然后修习内功,两个小时后她收拾好东西,拎着箱子出门。

苏阳先在附近吃过早餐,看准了时间,九点一到就去附近的银行。

苏阳还没有身份证,不过她有先见之明,昨晚出来之前就偷拿了户口簿放在包里,如今正好可以用来办银行卡。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昨晚她一时没收住,赢的钱有点多,她目前的身份只是个刚毕业的初中生,要是存在一张卡里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但要是分开存,她得跑多少家银行才能把钱存完啊?

两百多万只是有点多……而已?

别忘了这可是两千年好么!按照a市的房价来说,一套两居室才几万块!

苏阳咬着唇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在这家银行存五十万,然后剩下的钱到另外的银行存,留下五万给涛子送过去,留一笔现金在身边。

就这么办!

待苏阳存好钱后已经过了十一点,她看了看时间,打车去往医院,途中翻出电话本,用刚买的手机给涛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半个小时后到医院,约他在医院附近的麦当劳见面。

涛子一进门就看见苏阳坐在餐桌前啃鸡翅,小嘴砸吧砸吧,看起来吃得很香。

涛子刚坐下,面前就推来一份套餐,“给。”

“怎么约在这里?”涛子看了一眼面前的汉堡,没什么食欲。

“这里环境不错,离医院又近,还很显眼,很容易找到。”苏阳啃着鸡翅没空理会涛子,头也不抬的随口胡诌。

涛子抱着手臂,显然不信,“说人话。”

“我就是饿了。”

这次涛子倒是点点头,信了。

等苏阳吃饱喝足后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涛子看着对面不断打嗝的女孩,眼神有些诡异——好像每次见到这个人都有新体验啊!

苏阳擦擦嘴,发现涛子嘴角有可疑的抽搐,“喝了可乐打嗝很正常啊。”

“我没说不正常。”

苏阳翻了个白眼,从包包里掏出一个信封——电视剧里是这么演的,她还专门去了趟邮局!

事实是附近的银行就三家,不得已她去了旁边的邮政存了五十万,临走前一时兴起买的。

“钱在里面,不够再找我。”

涛子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信封,身形未动,“你哪里来的钱?”

这一点涛子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以苏阳的身份不可能自己拿得出这么多钱,要是苏阳身后还有别人,涛子就要考虑他是否要跟苏阳合作了。

“这个很重要?在我看来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既然我能给你,你只管接受就行,对你来说她的命比你自己的命还重要,不是么?”

苏阳看了一眼涛子面前的套餐,一口没动,真是浪费,那她可以把那对烤翅吃了么?好像又不太好,还是等他走了再吃好了。

涛子没有注意到苏阳飘忽的小眼神,他抿着嘴,深深地看了她几秒,随后一笑,“你说得没错。”

说完他拿过桌上的信封,“我可以告诉你第一条信息。”

苏阳收回眼神,端正的坐好,“你说。”

“在这里?”

临走前苏阳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桌上的烤翅,在涛子疑惑的眼神中,咬牙转身就走。

最后两人边走边说,像一对散步聊天的好朋友。

涛子告诉苏阳,中秋节前后那边便会有动静,具体时间等落实下来就告诉她。

地点不定,时间不定,目前能知道的只有交易内容和交易双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一十六章 离别之日(中秋快乐)

还没等苏阳想好该怎样充分利用从涛子那里得来的信息,时间就匆匆忙忙的溜走了。

八月二十三号这天,按照惯例,苏阳早早就起床晨练,她刚洗漱完,就在厕所门口碰上了睡眼惺忪的苏牧。

苏阳愣了一下,随后脑中的信息告诉她,今天是苏牧离开a市的日子。

苏阳连眼神都没给苏牧一个,错开苏牧,直接进了房间。

苏牧原本茫然的眼睛突然清明了一瞬间,随后打着哈欠进了洗手间。

陈玫早早地就起来做好了早餐,吃早饭时,苏阳和苏牧两人均是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说,连平时有些爱唠叨的陈玫也在安静的吃饭,倒是苏恒对苏牧说了许多出门需要注意的事项。

饭桌上除了苏恒平缓的声音和苏牧时不时的“嗯”声回应,气氛有些难耐。

苏阳吃完早饭,放下碗筷,“我先回房了。”

“你不去送送你哥哥?”

苏阳刚起身,陈玫就叫住她。

“什么时候的火车?”

“十点零五分,一会我们就要去火车站,你快去换衣服,马上就走。”

中国人的“马上”简直就是“马上之后还有无数个马上”,苏阳一副“了然”的点点头,心想这才七点四十,到火车站也用不了两个小时,不过还是乖乖的回房换了衣服。

陈玫嗔怪的看了苏阳一眼,转头对丈夫和儿子说到,“这孩子,从小就懒懒散散的,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苏阳刚走到房门口,听到这话只得无奈的翻个白眼。

刚到九点,一家四口就在候车厅坐着等检票。

苏阳双手撑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晃脚丫子,苏牧买好水,递了一瓶给苏阳,然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苏恒和陈玫坐在另一端聊天,相比那边良好的气氛,兄妹二人之间的沉默简直诡异。

苏牧仰着头喝了口水,苏阳看了看手中的纯净水,心突然柔软了几分。她把瓶子递到苏牧面前,苏牧随手接过,拧开瓶盖再递回去。

苏阳喝了一小口,接过苏牧手中的瓶盖拧紧,“你是不是很舍不得?”

“舍不得的人到底是谁,自己心里清楚。”

苏牧看着候车厅大门,那里人来人往,或是匆匆赶车的旅客,或是离别送行的行人。

“要离开家的是你,不是我。”

苏阳也看着大门,神情有些恍惚,好似那里出现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神色匆忙,突然她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拼命狂奔。那张酷似她的脸,恍若隔世。

“好吧,其实是我舍不得。”

苏阳这才回头看了苏牧一眼,却见他正看着她,“13540965241。”

苏牧诧异。

“我的电话号码。”

“你买手机了?”

“你说呢?”

苏牧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也没有再询问苏阳买手机的钱从哪里来,更没有让苏阳再报一次号码,两人之间像是有一种无形的默契,可以完全信任,可以相互了解。

苏牧检票前,苏阳突然上前叫住他。

“苏牧,三年之后我会来b市找你,到时候你一定要变得很优秀,这样才是我认识的苏牧。”

苏牧笑了起来,他静静地看了苏阳一会,拖着行李检票进了站。

苏阳跟在父母身后,走出候车厅的时候看见了站在大门处的程岑。

苏阳想,多久没见到她了呢?

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他刚走。”

程岑回神看着苏阳轻轻的笑了起来,眼中的悲伤看得苏阳心酸。

程岑张张嘴,所有的话汇成一句——“好久不见。”

“我还以为你被外星人抓走了。”苏阳故意说笑。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但是你还是笑了。”

苏阳微微一笑。

程岑恍惚一下,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她歉意的开口,“对不起,阳阳,我……”

“算了,原谅你了,失恋少女。”

苏阳拉着程岑离开火车站,这是她们从放榜那天之后的而第一次见面,时隔两月,其间苏阳曾多次打电话找过程岑,奈何这丫头不知抽什么风,一次都没接过。

苏阳知道这丫头肯定出了什么事,本来她就没有生气,不过既然程岑道歉了,那她欣然接受。

“叔叔阿姨呢?”

“在你失恋的时候,我叫他们先走了。”

“喂!死苏阳!你就不能安慰一下我吗?不安慰就算了你还雪上加霜!”程岑捏住苏阳的脸颊,愤愤的说到。

“我看你现在挺好的啊。”

苏阳说完,程岑只得凶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松开手。

两人走到公交车车站时,程岑突然开口,“其实我是因为他们分居我才没接你电话的。”

苏阳自然知道程岑口中的“他们”值得是谁——程岑的父亲叫程安,是a市公安局局长,她的母亲是一个富有才情的女人,听说还是名画家,但苏阳却没有在程岑身上看到一丁点的才气,或许这就是她母亲对程岑没那么亲近的原因。

其实也不尽然,听说程岑的母亲当初并不爱她的父亲,不过是因为程安的一厢情愿。程安是个有企图心的男人,对于他想要的一切他都会想方设法得来,婚姻也是一样。程岑的母亲说来也算是一个不幸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后,又爱上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爱她。不过是一件得到手的物品,程安对妻子的热忱一天少过一天,最后酿造了这场婚姻悲剧。

这场悲剧中逐渐成长起来的程岑,两人唯一的女儿就成了夫妻争吵时推搡利用的工具。程岑从小就知道父母不和,但那时候至少在她面前两人还能心平气和的交流,直到程岑上小学五年级后,回家就成了程岑最厌恶的事情。

程岑是保姆阿姨的照料下长大的,两人之间的推脱和说辞在程岑耳中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她有多讨厌他们,就有多爱他们。

不过程安和他妻子却没有因此离婚,因为程安不允许自己的仕途出现污点。

程岑的母亲在煎熬,程岑也在煎熬,程安同样也在忍受。

现在他们终于分居了,程岑既难过,又觉得庆幸。

像是松了一口气,她说,“我从小到大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他们离婚。”

苏阳抱住她,她很想告诉她,会的,只是那时候大家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与虎谋皮

在这个暑假结束前三天,涛子终于告知苏阳具体的交货时间和地点,连行具体的驶路线都告诉了她。

苏阳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这么重要的交易,两方都应该高度保密才对,行驶路线也应该在出发现告知下面的人,但苏阳思考了涛子给的信息,却有几分可信度。

苏阳保留着怀疑态度,结束了这场对话,回家后她不停地思考这么重要的信息她该如何利用。

还未等她思考出对策,手机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她接起电话,对方却沉默了几秒,就在苏阳准备挂电话时,听筒里传来莫忘初的声音,“你是不是准备对付王志江?”

苏阳心中诧异,却思索着莫忘初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难不成她做得太明显了?可是莫忘初人都不在a市怎么会知道,既然莫忘初知道了是不是表示其他人也知道了?

苏阳这边没了声,莫忘初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你去过夜尚,这只是我的猜测,其他人应该还不知道。”

苏阳这才放心下来,“是的,我不能让自己白中一枪。”

莫忘初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你自己小心,智取最好,必要时你可以去夜尚找那个人,我曾经帮过他一次,他应该会帮你。”

莫忘初的话让苏阳疑惑的同时,仿佛牵扯出了丝丝缕缕的关系,好像有什么线索在脑中一闪而过,她还未开口,又听见莫忘初说,“他叫萧穆。”

挂上电话,苏阳微微的笑了起来。

当天晚上,苏阳穿着热裤和白色短袖,这次没有戴假发,却化了一个轻熟风的妆容,她出了仓库,走了一条街后才打车去了夜尚。

苏阳拿着徐煜倾的名帖,进了夜尚,坐上了通往第十四层的电梯,待电梯门停在十四层后,她走出电梯,转身走向通往顶层的专用电梯。

夜尚的电梯,前十四层是通用电梯,到了十四层才会出现专用电梯,电梯前有专门的守卫,除了顶层的那人,其他人禁止通行。

当然,除了硬闯。

苏阳走到电梯前,在守卫警惕的眼神中,出手。

哪知,她还未攻击到对方,对方便做了一个请姿,“苏小姐请。”

苏阳满腹疑惑的收回手,走进电梯,电梯缓缓上升,苏阳没有看见走廊尽头男人兴味的眼神。

苏阳跟在男人身后进了一间房间。

心中感叹着顶层的奢华时,又不耻着吸血资本家的剥削,完全像个休闲的观光客。

“苏小姐请。”

苏阳回神,见自己已经进入了房门,她四处看了看,带路的男人退了出去,带上门。

苏阳走进房间内部,前面是实木做的博古架,上面摆满了不知名的古董——为什么统称为古董,因为苏阳对此毫无鉴赏力。

绕过博古架,里面是一间比他们整个家还大的书房,简约的黑白色,苏阳此时站在黑色的真皮沙发前,打量着书桌后的男人。

男人有一张并不精致却很有冲击性的脸,刚毅,成熟——总之看起来很man。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幽深的黑眸在蕴藏着让人看不透的深意,他任由苏阳打量。

良久之后,“苏小姐看够了吗?”

苏阳一笑,“没有。”

意外的回答,萧穆挑眉,对这个女孩更加感兴趣了,“那苏小姐请便,不过可以先告诉我,苏小姐硬闯我夜尚的理由么?”

苏阳一点也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摇头表示不赞同,“萧先生说笑了,我并没有硬闯,可是你请我上来的。”

苏阳不要脸起来,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一绝。

萧穆看起来倒是好脾气,并不在意苏阳的放肆,“只是,我想先知道,今天来的到底是徐小姐,还是苏小姐。要是徐小姐来,夜尚可没有那么多钱再输给徐小姐了。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萧先生真是会说笑,两百万对夜尚来说,毛毛雨啦。”

“苏小姐有所不知,手下还有那么多兄弟等着要吃饭,两百万对于夜尚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苏小姐倒是好手段,一晚上就赢走了夜尚几百个兄弟的口粮。”

苏阳看了萧穆一眼,在这个人脸上始终看不出任何情绪,苏阳索性放弃,既然来都来了想那些有的没有也没用,更何况通过那天晚上的事情,苏阳觉得萧穆对她并没有恶意。

“萧先生您也知道,我家穷,人躺在医院里等着救命呢,也是没办法才想出了这个下下策,不然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怎么会进赌场呢?”

苏阳面上很无辜,说的话却很不要脸,萧穆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不过苏阳距离比较远,并未发现。

“苏小姐赢钱的本事我见识过,但却不知道苏小姐随口胡诌的本事更厉害。”

苏阳一听,便知道今日来,自己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萧先生过奖了,我一个小女生,本事再大也比不上萧先生,我想桃李街乃至整个a市的人都不知道,原来夜尚的神秘老板就是萧先生。”

“苏小姐这不是已经知道了?”

“我也是偶然得知,萧先生莫不是要封口?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一事好奇,想亲自问一下萧先生,就是不知萧先生愿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

苏阳边说,边起身,她走到书桌前,看着萧穆轻笑。

这是有目的的试探。

“请说。”

萧穆对苏阳表现出来与实际年龄完全不同的成熟并未感到讶异,就像是认识这个人许久一般,事实上萧穆对苏阳的了解比苏阳对萧穆的了解多得多。

“既然萧先生的本事如此了得,为何当年一战后却隐匿于市呢?”

苏阳俯身,眼神专注的看着萧穆,没有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苏小姐小小年纪,对桃李街的了解比我想象中还多,真让我刮目相看。那苏小姐也应该知道,当年一战之后萧门元气大伤,隐匿于市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萧穆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苏阳欣赏这人的同时,却暗自心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