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悖忝亲鏊岵擞阍趺囱课一孤蛄搜粞舭缘暮焐杖猓恢老挛绨镜奶涝趺囱耍胰タ纯础

陈玫说着转身进了厨房,苏恒无奈的笑了笑,苏阳托着腮也笑眯眯的。

“小牧啊,明天分数线出来就快填志愿了吧?”

“嗯。”苏牧点头。

苏恒既欣慰又感慨的看着苏牧,“填了志愿就等通知书,等通知书一到,你在家的时间也就不久了,你现在年纪也不大,我其实一直担心你这小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你妈就一直劝我,说孩子长大了就应该出去见见世面,其实你妈嘴上这么说,心里比我还舍不得。但是我们真是替你高兴。”

苏恒拍了拍苏牧的肩膀,笑得有些慨叹。

“爸……”

“今天高兴,咱们爷俩喝一个。”苏恒起身进了厨房。

苏阳看着苏牧,“恭喜你。”

苏牧轻笑,“真心的么?”

“不真心,你走了就我一个人,肯定被他们唠叨死。”苏阳把脸放在椅子靠背上,皱成一大包子。

“舍不得我直说。”

苏阳翻了个白眼。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九十一章 再见晓乐

二十七号到二十九号是高考考生填志愿的日子。

这天苏阳起了个大早,倒不是因为她要跟苏牧一起去学校填志愿,只是因为前一个晚上,白晓乐打电话来约她说今天早去上元街逛街。

大早上的逛街?反正苏阳是很诧异,不过想着前几天白晓乐的反常,心里便有些说不出的异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她。原本白晓乐准备了一堆措辞来说服苏阳,然而一句都没用上。

苏阳和苏牧一起出的门,只是分别上了两辆车。

苏阳坐在公交车上,看着汽车越驶越远,心中的异样感越发的明显起来,直到下了车,她才明白过来这种异样来自于何处。

她七点半就出了门,如今到了上元街时,已经快十点了。她站在街头,看着这条人流稀少,一逛到底的街,越发证明了心中的猜测。

她陈玫的手机给白晓乐打了打电话,耳边传来一阵盲音,不过多久电话那端就传来了白晓乐的声音,“喂,苏阳,你到了吗?”

“我到了。正在公交站牌这边。”

“好,我马上过来。”

白晓乐挂了电话,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便提着小包往苏阳这边赶。

等苏阳见到白晓乐时,距离电话挂断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

白晓乐匆匆走来,喘着气,脸色发红,“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苏阳摇摇头,“怎么约在这里?”

上元街位于a市的北边,既不是市中心,也不是繁华地段,甚至距离苏阳和白晓乐家都比较远,一个来回就得在公交车上倒半天,因此苏阳才会对白晓乐约在这里感到怪异,再加上,白晓乐这次单独约了她一个人。

白晓乐擦了擦脸上的汗,小脸笑盈盈的,“突然想到这边有条新开发的街,听说还不错的样子,就想来看看,你知道我的,经常兴起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白晓乐的语气与平常差不多,但苏阳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也没来得及细想。

白晓乐拉着苏阳从街头逛到了街尾,还在一家店里吃了拉面。苏阳吃饱喝足后,放下筷子,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白晓乐,“说吧,什么事?”

白晓乐擦擦嘴,有些不解,“什么?”

“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从实招来,我还能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苏阳托着下巴,眼神探究的看着白晓乐。

白晓乐放下纸巾,有些感慨的笑了起来,“你还是这么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

苏阳挑眉,等着下文。

“其实我就是想跟你逛逛街,这个答案满意吗?”白晓乐调笑。

苏阳伸出食指摇了摇,“说重点。”

“重点就是——”白晓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突然气氛有些严肃起来,苏阳听见白晓乐用她形容不出来的眼神看着她,她说,“我想单独跟你在一起,看看陆景铭到底喜欢你哪里。”

苏阳放下托着腮的手,有些诧异。

又听见白晓乐继续说——“苏阳,我马上就要走了。”

几乎是脱口而出,“你要去哪儿?”

白晓乐失笑,“我要去g市,下午四点的飞机。我爸爸的生意在这边稳定了下来,他准备去那边开拓市场,a市不过是我的一个落脚地,你应该听岑岑说过吧?我是初中才来a市的。”

苏阳点头,她确实有听程岑说起过。

“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去世了,我爸一边忙事业,一边照顾我,总是把我带在他身边。我跟着他辗转了很多地方,a市不过是其中一个。”

“曾经我以为我在a市的时间估计也会像别的地方那样,短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却没想到我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年。”

“程岑是我最好的朋友,苏阳。”白晓乐看着苏阳轻轻的笑着,眼里的伤感似乎浓得化不开,“但是你一来就让我两年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你取代了我。”

白晓乐的声音冷清又认真,传到苏阳耳朵里却是重重的一击,她慌张的开口,“不是这样的,晓乐,程岑她依旧是你的好朋友,我也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

“我知道。”

张着的嘴还未来得及合上,苏阳看着白晓乐冷静的脸,一时之间失语。

“所以我才讨厌我自己,居然这么狭隘,这么可笑。”

“你知道吗?其实我最开始根本就不喜欢你,为什么你一来就夹在我们中间?程岑还对你那么好!”

“但是我不能不跟你玩,因为程岑跟你在一起,我也不能说你坏话,因为我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从何说起。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厌恶我自己,明明不喜欢你,却假装跟你很要好,明明很不想跟你一起玩儿,却发现自己跟你在一起也挺开心的。我开始厌恶我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虚伪,这么善妒,还这么卑劣?”

“看到你对罗薇薇的谦让和不予理会,我突然就在想,要是我把实情告诉你,你会向对罗薇薇那样对我呢,还是会很生气的报复我?要是你还是跟我一起玩儿我以后就不讨厌你了,要是你生气了正好我可以告诉程岑这就是你的真面目。”

“可是我没有。”

“因为我怕,怕你生气,也怕这么卑劣的自己被其他人知道,最怕因为这样连我喜欢的人也讨厌我了。”

放在桌上的手紧了紧,苏阳压抑着内心的情绪,面上一派平静。

“苏阳,其实我喜欢陆景铭。”

白晓乐自嘲的笑了起来,“但是他喜欢你,你却不喜欢他。可我发现自己已经对你讨厌不起来了。”

白晓乐看了一眼苏阳放在桌上的手,轻轻一笑,“对不起,曾经我这么卑劣的对你。”

苏阳看着这样小心翼翼却强装坚强的白晓乐,心中对眼前这个女孩的认知又多了几分。

她也笑了起来,没有怨,没有恼,她说,“你就这样走了,程岑知道吗?”

白晓乐诧异的抬眼,随后释然的笑了起来,“知道,我昨天找过她。”

“果然,我找她她就不理我!”

苏阳说得愤愤不平,白晓乐捂住轻笑。

午后的阳光洒进落地窗,照在少女们年轻的面容上,美好了整个青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九十二章 不归之路

涛子走出病房的那一刻,脸上强装起来的笑意岿然崩塌,年轻端正的脸上布满了凝重和伤痛,他闭了闭眼,眼里的不甘和难过渗进心底,再次睁眼时,眼里一片冷清。

他迈着坚毅的步子走过生与死的走廊,拐进迎接光明的楼道,他走在回旋往下的台阶上,清脆刺耳的脚步声回荡在整个楼梯间。突然,紧握的拳头打在身侧的墙壁上,血肉与水泥撞击,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他垂下头颅,双眼遮挡在发丝的阴影下,唇瓣轻颤,开合间溢出一阵呜咽。

如泣如诉。

就在刚才,在那间病房里,他再一次见到了她痛到痉挛的模样。

蜡黄枯槁的脸上堆积了同龄人所没有的岁月痕迹,被病魔摧残侵蚀的身体日渐消瘦,失血苍白的薄唇因痛苦而轻颤,佝偻的身体蜷缩在病床上不断抽搐,她嘴里呜咽被她强忍在嘴边,消失在枕间。

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在炼狱中不断挣扎,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与她纠缠在炼狱中,看不到救赎。

他僵直着身体,不敢上前,抬起的手在光影中临摹着她的轮廓,似乎这样便能感受到她身体颤动的频率。

忽然,她咬着唇,嘴角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的双脚情不自禁向前迈出,抬起的手渴望触及,却因她回头间的那抹笑容定格。

她在阳光中笑得灿烂,却因额头上的细汗显得苍白无力,他在站一米之外,却像隔着千山万水。

她弯弯大眼,嘴角的牵强让人心碎,她用轻快明媚的嗓音叫着他的小名,“小涛……”

他扯了扯嘴角,试图回应她的笑容,却挤出了一个难看的弧度。

他张了张嘴,试图回应她的呼唤,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个字。

她躺在病床上,宠溺的看着他,像拥有了全世界。

不到半分钟,他留下一句“我下次再来见你”和仓促狼狈的背影,落荒而逃。

涛子的拳头还定格在墙壁上,白色的墙面印出了点点血迹,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少有路过的行人均是诧异又叹息的回望墙边的身影,在这个见惯生死的地方,人们连所剩无几的同情心也被消磨殆尽。

他收回红肿的拳头,手指因疼痛合不拢,都说十指连心,可手上的疼痛却远不及心中的百分之一。

坚毅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唯独发红的眼眶暴露出主人伤痛。

他僵直着后背,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走出医院,却在来往的人群中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苏阳身上穿着连衣裙,背了一个小挎包,手里撑着一把太阳伞,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涛子站在大门前,隔着一条人行道对苏阳对视,心中的伤痛被猜测取代。

突然,他扬起兴味的笑意,迈着步子向她三两步走来。

“好久不见。”

苏阳抬起头,看了一眼涛子尚且微红的眼眶和眼底的乌青,“这样的招呼更适合老朋友之间。”

“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涛子一手插在口袋里,抬眼看了看来往的人群。

“绑匪和被绑者?”苏阳眼里的笑意毫不掩饰,涛子也跟着轻笑起来。

“说吧,找我什么事。”涛子的神色如常,没有差异或疑惑,仿佛对苏阳的到来早有预料。

实际上却是如此,但他更多的是兴味。

苏阳转着伞,仰着头,颇有几分天真烂漫的味道——确实故作天真,“跟你想的一样。”

“你考虑清楚了?”

苏阳保持着嘴边的笑意,不答话,但眼中的认真对在告诉对方她的决心。

涛子一笑,俯下身,脸凑到苏阳眼前,认真地看着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一旦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我只需要你的选择和决心。”

两张脸被伞隔绝在人流中,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对话却在无形中掀着惊涛骇浪。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要我的决心可以,看你的诚意如何。”

涛子的眼中映着苏阳冷静认真的小脸,一改往日的嬉闹,沉着的表情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她拿出挎包里的东西,递给涛子。

涛子低头一看,面前赫然是一张崭新的银行卡。

他笑起来,“你想用钱收买我?据我所知,苏小姐不是个有钱人才是,你能拿得出多少钱呢?我很好奇。”

“刚好够第一期的化疗费。”苏阳笑得像只狐狸,语气中的胜券在握让人不由得高看几分,而涛子最为震惊的是她口中的话。

“你怎么知道的?”涛子眯起双眼,眼中的凌冽和威胁像一道无形的利剑,直锁喉咙。

“或许你有所不知,这家医院是杜家的。”

“哦?”

“杜家的小少爷在哪里工作你应该知道。”

苏阳口中的杜家小少爷其实就是杜罹。杜家是a市赫赫有名的医药世家,下设医科大学、医院、制药厂、研究所、药房等一系列产业,杜家现有三子,其中杜罹的两个哥哥分别接手了家族产业中的医院和制药厂部分,至于杜小少爷,一时兴起就到了自家竞争对手的医院下做起了小小的主治医生。

不得不说杜罹的大脑构造只适合他学医,除了医学天赋,这位少爷在其他地方都是小白,苏阳根本没用什么手段就从杜罹那里套出话来,当然了,这其中少不了陆大少的协助。

涛子嘴角挂着复杂的笑意,眼睛盯着苏阳,苏阳举着银行卡的手僵在空中,有些发酸。她任由涛子看,就那样毫不掩饰。

涛子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直到他嘴里发出了笑声,他接过苏阳手中的卡,眼中却冰冷更甚,“我不管你知道多少,但她是我的逆鳞,你最好记清楚。”

“第一期化疗结束后,你来找我,我给你第一条线索。”

所以第二条线索需要第二期化疗的费用?

“可以。”

等涛子一转身,苏阳的小脸就垮了下来。

那可是她存了好久的全部积蓄啊,还在苏牧那里借了一万!

可当她看着涛子越走越远的背影时,心中只剩下叹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九十三章 涛子和她(一)

涛子一九七五年出生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现年二十五岁,全名叫任涛,不过听说这只是他养母给他取的名字。

他其实姓杨。

这是他很久之后才听人说的。

涛子的记忆是从五岁之后才开始的,八零年的那个夏天他从医院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现在的母亲,她说她姓叶。不过她姓什么跟他没关系,他只知道,从此以后他不用再流浪。

涛子人生中最初的记忆就停留在了无数的挨打和饥饿中,那个姓叶的女人告诉他,他走丢了之后被人贩子拐走了,过了好几个月他才终于被找了回来。

不过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他只知道,从今往后他不用再挨打受饿。

只是这个姓叶的女人对他很奇怪,每次看见他都是叹息又怜悯,却又会在下一秒露出憎恨的表情。

他每次都想开口问问她,但总是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有,他只能缩在角落里看着她歇斯底里。

后来这个女人把他送到了学校,她说要他好好上学,如果得了满分就告诉他,他爸爸是谁。

涛子仰着稚嫩的小脸看着她,看着她温柔得发寒的笑脸,圆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是迟缓的,可这个女人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小涛最乖了”,“小涛要听话”。

小涛是谁?

他歪着脑袋,双眼看着她,却又好像透过她看向了远方。

女人的笑意微微僵住,却在下一刻更加温柔起来,她拉起他的衣领,掩盖住下面皮肉破绽的疮痍。

她看着他步履蹒跚的背影,脸上温柔的笑容渐渐变得扭曲起来。

她心满意足的离开,脸上的笑意分明让人冷得发寒,路过的行人只听见她的喃喃低语——

“你别想离开我……永远都不能……”

女人每天都会接送他上下学,她会检查他的作业,会给他做好吃的饭菜,会奖励他好看的文具,会在他考满分时亲他的脸颊,但是——

他不能跟任何小朋友做朋友。

她说他是她一个人的。

涛子的人生开始变得扭曲,他从医院醒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

涛子的身体上永远有伤痕,旧伤还没好又添了新的伤口。

涛子的成绩永远都是最好的,可他是同学们眼中的另类,是家长眼中的怪小孩,他永远都穿那件灰色的高领毛衣,不分冬夏。

他,是炼狱中的囚鸟。

那天是个雨天,这是他第十六次偷偷从房间里偷跑出来,他仰着头在雨里狂奔,他咧着嘴在雨中狂笑,就像一个获得新生的疯子。

不出意外地,他回家时在走廊里看到了盛怒的她。

她走过来拽住他的胳膊,手指陷进昨日新增的伤口里,他抽搐着脸被她拽进房间,他知道,按照惯例,接下来又是棍棒交加。

他咬着牙,发出困兽般的呜咽,他跪倒在她面前像一条狗。

他很想告诉她,他不会离开她的,她不用这样。

可是他只是闭上眼,听着木棍一下又一下的落在身上,声声闷哼,像打在一头死猪上。

就算如此,最后他还是被剥夺了仅剩的一丝自由——他被迫辍学了。

她告诉别人他在学校打架被学校开除了——成绩优异的尖子生也会跟人打架?

反正就算全世界都不信但他还是被迫辍学了,可他才初二啊。

他曾多次想向她发誓保证他以后一定不会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出门,但是他不能。

他知道如果被她发现自己能开口说话,那他永远也出不去了。

他想过很多办法,做过很多事情弥补,终于——在第二年的春天,他回到了学校,虽然不再是以前的中学,但是没关系,当他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时,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当他被几个头发衣着怪异的同学堵在男厕所里的时候,他才知道职业高中与普通中学的差别。

他再次尝到了失去人格的滋味。

那是种生不如死的灵魂坠落。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一个灵魂飞向自由之空的决定。

第二年的秋天,他买了一张通往a市的火车票。

无座,却花光了他一年多以来所有的积蓄,还有他从她那里偷出来的钱。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除了学校和家以外的地方,他觉得很新奇。

一路颠簸,他看着车厢里拥挤的人群很新奇,车窗外飞逝的景物也迷醉了他的双眼,他看见别人嘴角含着的零食很想上前询问他们味道是什么样的。

可是他不能,他们会把他当成怪物。

遇见她的那天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红灯绿酒,笙歌迷醉。她从辉煌的酒吧里被人拥簇着走出来,像个高贵美丽的女王;而他像一条被抛弃的野狗,被人踢来打去,被整个世界都遗弃在了人间炼狱里。

她穿着红火的裙子,她有乌黑柔顺的长发,她肤色白皙与肮脏的他截然不同。

他躺在地上,眼睛紧紧跟随着她的脚步,突然觉得被人拳打脚踢也很幸福。

他没准备反击和逃跑,因为他知道他们只是气愤他偷了他们的饼,可他真的太饿了。

他看见她上了昂贵的小轿车,他收回眼神,此时天空中掠过一只棕黄色的小鸟,鸣叫几声飞向了更高的天空。

他闭上眼,嘴角露出幸福的微笑。

突然,他听见耳边传来陌生的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