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返十四岁-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尽管只是微微勾起嘴角,甚至算不上笑容,却已然惊为天人,让苏阳忐忑不安的心舒缓了下来。

他说——“条件呢?“

“教我武功!”

苏阳回答得十分迅速,早先的老成消失不见,变脸的速度也是惊为天人。

“呵——”

男人冷哼出声。

这人变脸的速度比苏阳更甚几分。

苏阳原本松懈下来的小心脏此时又提了上去。

“你不愿意?”

男人不答话,抱着手臂往沙发上一靠,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苏阳没了底,却又不能表露出来。

她神色从容,一手抱着手臂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答复。

她在赌。

既赌他的本性,又赌她的重要性。

*

随着时间的推移,仓库里的气压逐渐降低,门外的人内心也因时间的推移而愈发煎熬。

“呵——”

磁性低沉的男音骤然响起,带着微微上扬的语调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

手指一松,微微发白的指尖颤动了一下,苏阳平静地看着男人。

“你很聪明。”

男人的话语中有几分赞赏,眼神依旧冰冷,苏阳却觉得没那么刺骨了。

“你同意了?“

小女生的话中带着一丝得意。

男人点头,神色淡淡的,有几分放纵的意思。

苏阳咧着嘴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连嘴角的梨涡都洋溢着高兴。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师父了!”

男人皱着眉,拒绝这个称呼,“我并未收你为徒,我叫莫忘初。“

苏阳毫不在意,是不是师徒无所谓,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有能力自保而已。

“我叫苏阳。”

莫忘初看着小女孩杏眼弯弯的模样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又蹙着眉头回过神来,眼中的一丝缱绻却没能逃得过苏阳的眼睛。

*

可怜的陆景铭在门外站了许久,也不见苏阳出来,心里的担忧已经外露于色,身体却冷静的靠着墙,一言不发。

良久。

轻巧的脚步声传来,释放了他紧绷的神经。

苏阳一出门便看见了门口微笑的少年,淡淡的笑容没什么情绪,却让她突然一暖。

“结束了?”

“嗯。”她点头,顿了顿又说,“我以后会把事情全部都告诉你。”

“好。”

“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好。”

“很麻烦的事。”

“好。”

第四十七章 苏阳学武

第二天是周末,陆景铭一大早就到仓库来找苏阳,但她来得更早。

这两天苏阳早出晚归,陈玫和苏恒放心不下,每次见到她就会唠叨几句。幸好苏阳重生后表现良好,只要她一说跟同学复习功课,陈玫便温和的放人了。

这个借口屡试不爽。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叹息,亲爱的母亲大人、父亲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欺骗你们的。

苏阳呼了口气,乖乖的站在莫忘初身后,耐心的听他讲解。

从苏阳遇到莫忘初开始她就知道,她这个师父(虽然对方并不承认)话一向很少,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开口,即使是别人的询问,他也只回答自己愿意回答的部分。而此刻,他竟然主动开口为苏阳讲起了学习功夫的要点。这让苏阳倍感新奇,同时也受宠若惊。

陆景铭来的时候就看到小丫头乖巧认真的跟在莫忘初身后,小脸一本正经,神情专注。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是最帅的,但其实只要认真起来,无关性别,都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

陆景铭便被小丫头吸引了。

竟有些不忍就此打断两人。

于是他走到吧台前,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两人结束。

但他明显低估了两人的专注程度。

*

莫忘初的警惕性很高,耳力更是一般人不能匹敌的,在陆景铭还未进门之前他便知道那个吃干醋的小鬼头来了。

只是他没打算停下来理会他,好在这人也识相。不然他可不保证打断他会有什么后果,要知道他的脾气一向不好。

莫忘初并不是个武痴,但对于他决定做的事他都会用心完成。

他是信守承诺的人——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致命弱点。

既然他答应了苏阳教会她武功,那么他便会把自己的所有绝学全部传授给她,算是报答,也算是为了心里那一点点的私心。

但要说是因为这丫头的小小条件么,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自以为是并不算聪明,顶多只是点小聪明。

*

苏阳是个好学生,虽然在课堂上她是个偷工减料喜欢捷径的人,但是对于学武她却是专心不二的。

一来是为了有一点自保的能力,二来她一直就崇尚中国功夫,只是前世的她没条件去学,况且那种交了一大笔学费跟着一群孩子“哼哼哈嘿”,她实在觉得有些浪费时间和金钱。现在有了武力高强的师父一对一教学,师父还帅气逼人,再不认真简直对不起这份机缘!

但她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小身板。

都说了苏阳是个运动神经缺乏的丫头,最擅长的运动只有跑步。

可想而知,这样一个四肢简单得连跳舞都四肢僵硬的丫头,怎么入得了莫忘初的眼。

他见过无数资质好的人,却第一次教资质这么差的人。

他人生唯一一次教学就遇上了苏阳,都不知该说是他运气不好,还是该说苏阳运气不好。

可想而知,又是一片惨不忍睹的惊天地泣鬼神。

饶是陆景铭见识广,也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心惊肉跳的教学。

*

第一天教学莫忘初就给苏阳布置了一大堆功课。

早上五点起床,五点半开始晨练。晨练的内容主要包括:压腿、摆腿、踢腿、叉腿、甩腰、下腰、压肩、双臂环绕等基本运动各做一套,紧接着晨跑两公里强化体力、磨炼耐力,一百下跳跃运动加强运动性练习,五十个俯卧撑锻炼臂力,结束后慢走十分钟调息,并在脑中速记内功心法。

鉴于苏阳体质弱、资质差,还是学生,学习压力重,训练时间有限,训练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莫忘初给了苏阳一个适应的过程,刚开始半个月基础训练,往后训练强度逐渐增强。

晚上睡觉之前打坐一个小时,默念心法,调息内力,修炼心境。莫忘初说,习武是一个艰难枯燥的过程,不仅需要耐力和意志力,最重要的是需要强大的心境。

苏阳一度觉得这根本不像莫忘初那个冷面男会说的话,但事实胜于雄辩,在后来的日子里,她算是见识到了这人的用心——从她每天半死不活累得全身的活动只剩下呼吸便可看出。

当然,这需要一段时间的了解才能深刻的体会到。

莫忘初最开始教给苏阳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一方面苏阳资质差,需要很多时间来强化体质,为今后的学习打下基础;另一方面,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和运动,实际上从各个方面着手,增强了苏阳的体质。

不过在此之中,莫忘初还教给了苏阳一套内功心法。

苏阳觉得很新奇,也很兴奋。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啊有木有。

但事实并没有想象得那样丰满。

正相反,可谓是骨感到了极点。

那天,莫忘初让苏阳备好笔墨纸砚,苏阳虽然满腹疑惑却乖乖的备好东西静候吩咐。

只见他手臂一挥——扎起了及肩的乌发,束在脑后,拂了拂衣袖,一手摊开宣纸,一手沾墨,定睛思索了少倾,笔墨挥洒间洋洋洒洒的写了整整两页纸。

那叫一个行云流水,潇洒大气!

可是——

“拿回去,记下,烂熟于心。”

啥?

啥?

我说师父,这得有一千来字吧?

烂熟于心?

这可是文言文啊师父!

苏阳卒。

本文完结。

……

但是莫忘初冷冷的扫了苏阳一眼,“背不下来就不要来见我。”

苏阳吐血复活。

*

训练的日子是艰苦的,第一天结束后苏阳躺在自家可爱又漂亮的小床上,愣是一个身都不愿意翻。

倒头就睡。

然而艰苦的日子还要继续,悲惨的命运只是个开始。

以后的日子她才真正的意识到,第一天只是开胃菜,大餐还在后头等着她。

路漫漫其修远兮。

再次郁卒。

第四十八章 潜在危险

午夜时分,夜色正浓。

白日里的喧哗和热闹此时已经渐进尾声,却正是青年男女放纵、宣泄的好时机。

颓靡、喧嚣、红灯绿酒、光怪陆离。

这里是a市最混乱的地方,充斥着糜烂和情、欲,甚至在夜色的掩盖下正进行着各种见不得光的交易。

这里是a市最混杂的地段,人称桃李街。

桃李街东北,富豪ktv。

“虎哥,前两天给跑掉的那混蛋,今天有消息了!据下面的人说,那天晚上抓他的不止我们一伙人,还有西北边的那群家伙,我们的人追到三江门的地盘,把他打了一枪,哪里知道他、妈、的三江门的人竟然敢搅局!我草他大爷的!这帮孙子自己抓不到人就尽出阴招,以为我们龙虎门好欺负!总有一天老子一定掀了他们老窝!“

说话的人穿着一件花衬衫,身材瘦小,却长得尖嘴猴腮,左脸有道刀疤,即使时隔久远看起来也触目惊心,说话时眯着倒三角眼,冷笑了几下,看起来十分阴狠。

这人便是桃李街三大帮会之一——龙虎门的二把手,腾鼠。他口中的“虎哥”便是龙虎门的老大,张龙虎。

张龙虎长得跟他名字一样,虎背熊腰,一身肥膘。此时正靠躺在沙发上,一脚踩在桌子上,手里转着纯金扳指,面无表情的听着手下的汇报,光秃秃的脑袋在灯光下反射着锃亮锃亮的白光。

腾鼠斜眼打量了一下张龙虎,只见老大听完竟然毫无反应,滴溜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继续说,“虎哥,咱们这样一直忍让也不是个办法,只会让西北这帮孙子蹬鼻子上眼!我就搞不懂了,咱们龙虎门又不是怕他们,至于这么让着他们嘛!您看这两年,明面上对我们和和气气,背地里干的那些个阴损的事情还少吗?这群王八蛋抢了我们多少地盘!要不然以我们龙虎门的势力,给他王志江十个胆也不敢在您面前横!这次分明是那边先找我们合作,哪知道王志江这个王八羔子使了什么手段让那边同意我们两家合作!我看这次他们是存了心要跟我们作对!这帮龟孙子!”

腾鼠骂得义愤填膺,喋喋不休。张龙虎又转了一圈扳指,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眼看他。

“老二,你可知道这两年我为什么一直让着他们吗?”

“不知道。”

张龙虎扭动着粗壮的脖子,语速缓慢,“成大事者,必先沉得住气。“说完也不等腾鼠反应,“人跑了,你不去找,要是被王志江的人先找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腾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错了事,面色一僵,“虎哥,我错了。”

“这次来我本来是想向您汇报后面的事,瞧我这张臭嘴,怎么就他、妈、的管不住!”说着他“啪啪”地抽了自己两耳光。

“行了,说下去。”张龙虎也不看他,对耳边响亮的耳光充耳不闻。

腾鼠见老大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才战战兢兢继续说下去,“那天晚上,那家伙中了枪后趁着混乱跑了,当时我们的人跟王志江的人混在一起,发生了争执,一时大意跟丢了他。后来我们的人才查到,那天晚上有人看到一个小丫头带着一个受伤的男人上了出租车。根据下面人的情报,这个男人的体型特征跟我们要找的人完全符合。”

汇报完,房间里没了声。张龙虎转动着扳指,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腾鼠闭上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片刻后,他才听见老大的声音。

“把人给我带回来。大的跑了还有小的。”

“是!”

*

苏阳一大早就醒了,或者说是被生物钟叫醒的。

早上五点,天还没亮,她便起床开始洗漱。

这是她开始学习功夫的第四天,前三天的训练对她来说是痛苦不堪的,要不是心里有着一股信念在坚持,她肯定早就放弃了。

这几天莫忘初对她很上心,他是个好老师,也是严师,只要他说的话,苏阳不敢造次,他吩咐的任务每次都会乖乖完成。

即使是上学期间,她都会按照莫忘初布置的任务一一完成。

从最开始的基础动作练习,到晨跑,跳跃运动,俯卧撑,打坐。苏阳一共用了一个小时三十三分钟,比起前几天的速度,时间减少了几分钟。这也算是最为明显的进步。

苏阳迅速的冲了个澡,收拾东西准备去学校。

今天是期中考,从周三一直考到周五。

根据往年的惯例来说,这次的期中考和下次的月考会决定保送本校的名额。

苏阳一走到教室,便感受到了浓烈的学习氛围,连平时打打闹闹的程岑也抱着书本啃了起来。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认真了?”苏阳打趣她。

程岑皱着眉,小脸纠结,“苏阳,你是不是会直升铭盛啊。”

“嗯,应该会。“苏阳点头。

“我就知道!”程岑一脸生无可恋的用书盖住脑袋,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

“你们都留在铭盛,就我一个要去别的学校,啊啊啊啊啊啊!”

苏阳摇摇头,对程岑的孩子气有些好笑又无奈。

“苏阳你快说说她吧,一大早就这样了。”白晓乐也很担心,其实大家一直都回避这个问题,但越临近中考,烦躁不安的情绪在大家心里逐渐滋生壮大,直到面临现在这种不可避免的状态。

“程岑,你想留在铭盛么?”

“想啊……但是……”

小女生的纠结和烦恼总是容易引爆的,一旦爆发便会陷入盲目的死局。

苏阳拿开程岑头上的课本,“那就留下来。”

“可是……”

“我帮你。”

“真的?”程岑惊叫起来。

苏阳笑着点头。

她也希望程岑能留在自己身边,她们之间的友谊,她希望能走到最后。

*

为期三天的期中考,在忙碌焦急的氛围中度过了。

苏阳很平静,对于这次考试,她本身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无所谓好坏,她有这个自信她能留在铭盛,即使不是保送,她也会在中考考场上留下辉煌的战果,让自己留下来。

只是她比较担心程岑,这次的考试显然她不在状态。

第四十九章 新的门路

周五这天下午,苏阳考完最后一科,便收拾书包准备回家,见状,程岑便拉着她说,“我今天去你家好不好?我想你帮我将讲题。”

“讲题?”苏阳挑着眉轻笑,“我说你最近这么反常,真的怕我跟晓乐把你丢下啊?还是说——某人有别的小心思不好意思说?”

“说什么呢!我是真的想好好学习不行吗?这么多年都没认真学习过,难得我现在有这份儿心了,作为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取笑我呢?”程岑推搡了苏阳一把,说完自己也跟着乐了。

“行了吧你,好好学习也不差这一天,今天刚考完试,姐姐我准许你再浪一天,从明天开始,到我家集训。”

“还集训呢!苏阳你真是够了。”

“我倒是觉得挺靠谱,我看你到苏阳家学习挺好的,反正我们谁管你都比不上某人一个眼神。”白晓乐跟这两人一起混久了,也学会了拿程岑开涮。

废话,那是因为她拿苏阳没办法。

可是程岑不乐意了。

以前苏阳一个人欺负她也就算了,至少她还有个单纯可人的晓乐,现在呢?她不仅说不过苏阳,晓乐也开始跟苏阳一起挤兑她了,她能乐意才怪!

“白晓乐!你行啊你,现在跟苏阳一起合起来欺负我。你们俩未免也太过分了!”

程岑气冲冲的哼了两声,可爱的小模样看得苏阳差点母爱泛滥——以苏阳的心理年龄来说,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都可以叫她阿姨了。

“行了你,眼里都是笑还想装狼外婆啊?我今天有事儿,没时间教你,你要是真想学,明天上午九点到我家来。逾时不候。”

“好吧,您是大爷,我听您的。”

苏阳被程岑逗笑了,挥挥手跟俩小闺蜜说了再见。

*

苏阳今天确实有别的事情。

自从那天救了莫忘初以后,为了以防万一,这几天她都没有再去桃李街。最开始做的那批饰品她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前两天她又去拿货重新做了一批。但是这一次,她不打算再去摆夜摊。

没错,她正好趁着今天周五放假,去找新的门路。

*

苏阳背着书包,在学校附近的几家精品店逛了一下,看了看他们的饰品风格,在心里做了一个大概的分析。

她走进一家店里,逛到饰品区,看了看,拿起一个饰品走到老板面前,“老板,这个多少钱?”

“两块。”

苏阳点点头,把东西放下,“老板,你们进货都是去批发市场进的吗?“

这话问得比较直接,也不像一个有心买东西的小姑娘问的问题。老板定睛一看,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说小妹妹,你到底买还是不买,不买就别挡着我做生意。”

苏阳眨眨眼,小脸一变,怯怯的看着老板,“我买下这个你能告诉我吗?“

老板奇怪的盯着她看了一眼,撇撇嘴,“进货不去批发市场进,难道去你家进啊!”

这话说得——“要是我家有比这些更好的货,你进吗?”

老板打量着这个面带愁容,神色悲切的小姑娘。只见她身上穿着整洁的校服,身后背着一个书包,黑亮柔顺的发丝扎成一个马尾,模样乖巧,从校服来看,不难辨别出是铭盛的学生。

铭盛,a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百年老校、名牌中学,里面的孩子不是家境优渥,就是成绩优异。因此,老板此时再看苏阳时,脸色也柔和了些许。

“小姑娘,我这里都是有固定货源的,你啊,放学了就早点回家,别在外面瞎晃,家长会担心的。”

“老板,我是很认真的跟你说这事的。我家里穷,家里又有两个孩子,我快中考了,我哥哥马上就要高考,家里经济本来就十分紧张,前阵子我妈妈又生了重病,家里更没钱了。我爸这几天到处借钱,忙得焦头烂额,亲戚都不敢接我们家的电话。我和我哥年纪上学得早,我哥现在才十六岁,要是不能读书了,连工作都找不到。我也不知道能为家里做点什么,我只有趁着课余时间做点手工饰品,买了为家里减轻点负担。“苏阳的话,一半真一半假,小脸本来就白,此时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显得脸色也苍白了几分,是个人看了都不由得心疼。

其实纯粹是心理作用。

不过对苏阳来说,达到预料的效果就行。

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五官端正,颧骨偏高,眉骨微凸,显得有几分刻薄。听完苏阳的话后也露出了几分不忍和心疼。

她张了张嘴,拉过一旁的小凳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