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大娱乐年代-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洗笸缴吮2坏奔也恢杳子脱喂蟆

唱着唱着,冯湖眼角湿润,他从自己的歌声中,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辛酸日常。

陈源也很激动,他为日后这首风靡网络世界的歌曲,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

冯湖那带着沙哑、沧桑的音色,确实与这首歌很配!陈源甚至觉得,冯湖比这首歌的原唱者秋裤大叔唱的更有味道!

冯湖将整首歌演唱完,自己已经被深深地打动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年轻时候的冯湖,唱歌从来都不走心。这是他这一辈子唱的第一首走心的歌!

“冯大哥,我把这首歌交给你了,希望通过你这种独特的火山音,能让它发光发热!”陈源笑着说道。

冯湖激动的点点头。到现在,他还晕乎乎的。这样一首演绎中年男性辛酸生活的歌,真的是眼前这个中学生创作的吗?

尽管有些难以置信,但冯湖还是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中学生不会骗他。这是他的直觉。他愿意相信这个人的话!

回过神来的冯湖,为了感谢陈源,执意邀请陈源吃顿便饭。

午饭是两人一起吃的,这次冯湖却没有再喝酒。而饭钱却是陈源付的。

冯湖过意不去。陈源对他说道:“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就像我先前所说的,让这首歌发光发热。我希望大江南北,都能传唱起这首歌!”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冯湖觉得这首歌很不错,但要达到陈源的要求,却需要太多太多的努力。不过,冯湖喜欢这个挑战,这让他原本灰暗的生活,有了些明亮的光彩!

《我想静静》这首歌送出去了,对陈源来说,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的恻隐之心,令一个本该就此消逝的生命,重新焕发出更加旺盛的生机。

陈源又过回了以往的生活,编写剧本,创作小说。

除此之外,他将回忆起来的有关于未来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在案。他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未来的那些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有些事情明明记得,明明知道,但它隐藏在记忆中的某个角落里,就是不肯再出现。

重生前的一切仿佛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现在的一切,则变的无比真实起来。

陈源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这让陈源很是苦恼,也变的更加努力。

他的努力,甚至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他在网吧,连续几天一直熬到下半夜。

这使得他经常双目无神,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了很多。

剧本投出去几天,还没有任何回馈。

不过,关于《封妖》这部小说繁体版权的合同签订以后,台湾的出版社已经打过来四集的买断稿酬,一万九千二!

若是放在未来20年后,一万九并不是一个多大的数目。一个普通的工人,只要肯干,都能轻松获得这样的年收入。但在1999年的现在,在人均月收入只有四五百的小县城里,一万九已经是一笔巨款!

它可以轻松买下一套普通的商品楼。此时的建筑材料装饰城新建,一套百十平的房子,仅仅需要两万左右!一方面是物价低,另一方面,却是在这个稍显落后的北方小城里,很多人还不认可买楼房。在农村,盖房娶媳妇还是主流趋势。买楼?太遥远了!

此时的人们不会想到,未来20年,没有楼房,没有车,要结婚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陈源对此深有体会,但现在,他并不想把钱投入到楼市。

重生在1999年,赚钱的机会有的是。陈源的钱,还有更大的用处。

又是一个周末,青云|县这座北方小城迎来了99年的第一场雪。

清早,人们从睡梦中醒来,推开窗,发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街道上,出现了一串串的脚印。每一个脚印都有三寸深!这场大雪在这个年代还算平常。

陈源记忆中的未来,可能是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家乡几乎不再下起如此之大的雪!

有时候,一些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事情,直到一切都过去了才知道珍惜,才会去回忆。

那些上班、上学、做生意的人们,多数都对这场大雪不太欢喜。他们不可能知道,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再想下这样一场大雪将会是多么奢求的一件事。

陈源经历的的事情与普通人不同,他对如今所过的每一天,都倍感珍惜。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令陈源尤为惊喜。以他如今的心性,自然不会去堆雪人、打雪仗,但能够徜徉在白色的海洋里,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这周休假,今天上午就没有什么课了。

在外面转了一圈后,陈源回到出租房内,从床底下的盒子中,找出一踏稿纸。翻找一遍,最后取出其中一张。这张稿纸上面写满了字,最上方两个大字尤为醒目——“夜店”。

第010章这些够不够

《夜店》讲述了在一个小型的24小时超市内发生的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抢劫故事。

故事发生在八月的一个夜晚,一个小型的24小时超市。李俊伟是超市的一名夜班营业员,外表沉默寡言的他偷偷喜欢同事唐小莲,两人今天一起值夜班。

两个月前,何三水在超市里买了一张彩票,中了9500元奖金,可是由于超市老板娘打错了一个数字导致奖金泡汤。于是他今晚带着傻侄子轮胎一起回到超市,一定要拿回自己的奖金。

李俊伟和唐小莲不能解决此事,无奈的何三水做出一个奇怪的决定——他要光明正大的留在超市里,把货物卖出去来凑够属于自己的钱。小莲和俊伟的朋友朱辽都被关进了办公室。超市里陆续进来了一些性格各异的顾客,由于何三水的固执脾气和对超市业务的不熟悉,在购物过程中发生了不少有趣的插曲。而被关在办公室里的朱辽和小莲想尽办法逃跑。

就在超市里稍微平静,何三水终于就要凑够9500块钱的时候,一个愤怒的抢劫犯出现在超市里。原来在一个星期前,超市附近的商场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抢钻石的罪犯在逃跑的时候路过超市,将这颗钻石藏在了这个超市的冰柜里。

面对危险,大家开始想办法共同对付气急败坏的抢劫犯,可是由于配合缺乏默契,闹出了很多笑话。就在抢劫犯即将得到钻石离开超市的时候,大家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最后联合外面的警察一起把抢劫犯制服。

大家终于得救了,走出超市的时候,天空已经露出朝阳。

电影到此结束。

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未来的记忆在渐渐被遗忘。陈源为了将记忆中那些有意思的电影保留下来,全部以故事梗概的形式记录在稿纸上。他能够凭借这些故事梗概渐渐回忆起整部电影。当然,也只是整部电影的大概剧情,他不可能还记得每一个细节。

事实上,他编写的第一个剧本《疯狂的石头》,就已经与原剧本有了很大的不同。不敢说更胜一筹,但也确实极为精妙、有趣,也更加符合这个年代。

拿着手中的故事梗概,陈源渐渐回忆起剧情。与此同时,他手中的中性笔落在另一张空白稿纸上,《夜店》的剧本在陈源手中一点点的被还原,被改进。

当剧本写到小莲和俊伟、朱辽三人被关进办公室的时候,桌角上的闹钟响了起来。

陈源顿时被惊醒,茫然的看了看闹钟,此时闹钟指向11点15分。

陈源这才想起今天周六,苏牧影要放假了!他将书桌上写了一部分的剧本整理好,然后洗了把脸,换上一件衣服,便出门而去。

阳光洒照在雪地上,明晃晃的有些亮眼。

陈源踩在已经被清理了部分积雪的街道上,脚下嘎吱嘎吱作响。

当他来到五中校门口的时候,学校还未放学,但因为这场大雪的缘故。前来接学生的家长有不少,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几乎挤占了大半个马路。

陈源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发现距离放学还有十分钟。便耐下心来,静静等候。

时间慢慢流逝,马路上的人群越来越多,显得乱糟糟的。

陈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喜欢这种场面。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

陈源的目光不由的被吸引,原来是因为下雪路滑,一个前来接学生的家长意外摔倒在地。陈源瞥了一眼,竟发现那道身影有些熟悉。

他不由的拨开人群,向里面走去。当看清了那道人影的时候,陈源心神一震,再也顾不得其它,径直向人群中挤去,同时大声呼喊,道:“都让让,都让让。”

挡在他前面的人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

这个年代的人们都还很淳朴,家长们围在摔倒的妇女身前,出声询问,或者提出帮助。但被摔倒的妇女痛的根本说不出话来,挤在她身边的人有一大把,却都不知所措。

陈源来到妇女身前,蹲在地上,双臂用力,直接将妇女拦腰抱起,同时大吼道:“谁有三轮?借用一下!快啊!”

这时一个憨厚的男子,主动将陈源带到自己的三轮车前。陈源一边道谢,一边将妇女轻轻的放在三轮车上。憨厚男子招呼一声,双脚猛踏,三轮急速前行。

所幸五中距离医院并不太远,转过两个街道就是。

柳萍被三轮车载着,她虽然痛的说不出话来,但神志仍存。知道自己在两个好心人的帮助下被送到了医院。她心中感激,张了张嘴要道谢,却只是痛哼两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源再次将柳萍横身抱起,闯入医院的急诊室。

然而,急诊室里非常冷清,只有一个负责接待的小护士。

“医生呢?赶紧叫人过来啊!”陈源大喊一声。

小护士浑身一个激灵,不知所措道:“大家都去吃饭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

“那赶紧去叫人啊!”陈源怒吼,这不是急诊室吗?怎么连个值班医生都没有!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师跑了进来,他诊察一番,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陈源干脆的说道。旁边的憨厚男子和柳萍不由一愣。

中年医师不紧不慢的说道:“挂号,挂骨科,拍个ct,验个血,办理住院,等待做手术……”

“医生,最快能什么时候做手术?”陈源急切的问道。

“快的话,也要等明天上午。慢的话,什么时候都有可能。”中年医师的话模棱两可。

陈源微恼:“这里是急诊室,怎么可能把手术安排到明天以后?”

“没办法,对于病人的病情,我们必须要确诊之后,才能准备手术。”中年医师解释道。

“她已经疼得不行了!你们医生就没有什么办法吗?”陈源道。

“也不是不能尽快安排,这有点麻烦……”中年医师说着,做了个隐蔽的手势。

陈源恍然,这是公然要好处啊!他点点头,道:“请尽快安排手术,剩下的事情都包在我身上!”

但显然中年医师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敷衍的应了声,却没有动作。

陈源心急,把旁边的小护士叫了过来,拿钱让她帮忙挂号。又请求憨厚男子帮忙照看柳萍。他自己则一溜烟的跑了。

这时,柳萍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她问道:“医生,请问这一套做下来,得需要多少钱?”

“你脚部骨折,还有可能有碎骨。具体要多少不好说。等到治疗结束,大概要五六千吧!”中年医师淡淡的说道。

“啊!”柳萍顿时呆住了,“这么多?我上哪里去筹这么多钱……”

这话落在中年医师耳朵里,顿时令他皱起眉头:“你没钱?刚才那个小伙子可是说都包在他身上的。”

“他,他……”柳萍呆呆的说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中年医师猛地咳嗽一声,脸色迅速变化,也不打招呼,气急败坏的离开了急诊室。留下憨厚男子和柳萍两人面面相觑。

憨厚男子闷声说道:“妹子,你也别着急。也许医生是吓唬你的,做个手术哪里需要这么多钱?”

“大哥,你能不能帮忙打个电话?”柳萍请求道。

憨厚男子笑了笑,“好啊,我帮你打给家里人。”

柳萍说了个号码,憨厚男子记下来,然后也离开了急诊室。

一时之间,急诊室里只剩下柳萍一个人。她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只是出来接孩子回家,没想到却变成这种局面。五六千啊,她上哪里去弄这么多钱?也许大姐能给想想办法吧……

柳萍的大姐离医院近,挂了电话,就风急火火的跑进了医院。没过多久,柳萍的弟弟和二姐也都来到这里。几人一商量,开始托关系找人。人很快就找到了,手术可以马上安排,但有一点,必须要交齐手术费!

三个人凑了凑,不到一千块,根本就不够!

怎么办?

就在这时,陈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到急诊室里的几个人,都有些面熟。但此时已顾不了其它,他问道:“刚才那个医生呢?”

柳萍见陈源再次出现,心中激动,道:“孩子,你来了。阿姨谢谢你了!”

其他人一听,顿时知道就是这个中学生把柳萍送来医院,连忙道谢。

柳萍虽然能开口说话,但仍疼痛难忍。陈源见此,着急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其它都好说,关系也找了,手术也能尽快安排,就是手术费还没凑够,大家正在想办法呢!”柳萍的大姐说道。

陈源心中一松,原来是钱的问题。他右手伸进上衣口袋,一连掏出三沓百元大钞,足足一万五!都是从附近的银行刚刚取出来的。他问道:“这些够不够?”

明晃晃的钞票落在眼里,令众人不由的发愣!

站在他们面前的只不过是个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第011章《封妖》要火了!

有了钱,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先前那个小护士已经挂了号,交钱以后,柳萍直接被推进ct室。很快,拍片结果出来了,发现她的左脚外边骨头有断开的裂痕两处,还有碎骨,必须要做手术。

于是众人又是一阵忙碌,跑上跑下,安排柳萍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打了麻药以后,柳萍却苦闷起来。

手术费这么贵,虽然暂时由陈源垫付,但她又哪里有钱来还人家?

随即,她又感叹自己遇到了好人。这种情况下,普通人即使能帮助她,又怎会这样毫不犹豫的为自己垫付大笔的金钱?无论如何,她都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个年轻人!

柳萍并不知道,她要感谢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她的未来女婿!

说起来,真是好巧!

守候在手术室外的陈源,心情终于渐渐平复下来。

未来记忆里,从与苏牧影相亲的那天起,他见到的丈母娘,腿脚便有些不灵便。苏牧影对此没有多说,只是敷衍的说是意外。难道就是指这一次?

如果真是这样,陈源倒能够理解苏牧影的心情。可以说,柳萍之所以变成未来那个样子,有一部分的原因在苏牧影身上。苏牧影是因为心中自责、愧疚,才不愿多说。

如今,这件事刚好被自己赶上,他一定会竭尽全力,改变它!

陈源事前询问过主治医师,手术难度不大,只要慢慢疗养,几乎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如此,他便彻底放下心来。

手术还未结束,苏牧影便背着书包,风风火火的跑进医院,一路打听询问,才找到手术室。当她看到手术室门前的几道人影时,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大姨,二姨,舅舅。”苏牧影挨个叫人,最后看到了一个令她意外的身影——陈源。

她没有理会陈源,而是向大姨问道:“我妈到底怎么样了?”

柳华安慰道:“没什么事,只是个小手术,别担心。”

苏牧影脸色一变,手术两个字令她心情沉重。

这时陈源也上前安慰道:“你放心,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接着他又感叹道:“原来柳阿姨是你妈……”

苏牧影缓缓的点点头,再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怔怔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牧影,你和陈源认识?”二姨奇怪的问道。

苏牧影嗯了声,她心中忧心母亲,没有说话的兴致。手术室外,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一个半小时以后,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柳萍被推了出来。

苏牧影不由得扑上前,叫了声“妈”,泪水如决堤的河水一般,滚滚而下。

柳萍伸手摸着女儿的脸蛋儿,苍白的嘴唇动了动,道:“牧影,妈妈没事。”

然后,她又望着旁边的陈源说道:“真是太感谢你了……”

“阿姨您千万不要客气,”陈源连忙说道,“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柳萍诧异,什么叫“应该做的”?

陈源却没有解释,将柳萍推向电梯,然后来到早先安排好的特护病房。

一切都妥当之后,陈源走出病房,把时间留给柳萍母女和她的亲人们。

陈源离去没多久,柳萍便开始责备女儿,道:“多亏了陈源,要不是人家帮助,唉,妈妈现在还不知道该咋办呢!牧影你也不小了,怎么就不知道谢谢人家?一点礼貌都没有。”

“妈!”苏牧影心思慌乱,到现在还没理清思路。

“傻孩子,”柳萍心疼的拉着女儿的手,又说道:“以后要多长些心思。”

“知道了,妈。”苏牧影勉强的笑了笑。

“这件事你要尽早通知你爸,让他赶紧回来!我这脚一伤,没有个半月是好不了的。咱家现在也没个帮衬的人手,唉!”柳萍叹了口气。

苏牧影安慰道:“不是还有我吗?我都上初中了,可以做很多事了!”

苏牧影的大姨跟着说道:“小萍,我们会帮忙想办法的。你安心养病就是!”

另外两人则附和的应了声是。柳萍知道,真正能出力的,也就只有大姐。二姐和弟弟各有各的难处。日子过的比她家好不到哪儿去!

众人聊了半晌,苏牧影突然意识到,大家都还没有吃午饭,于是便要出去买。谁知刚出病房,她便看到陈源提着便当走了过来。

“饿了吧?”陈源微微一笑,道:“我给你们买了些午饭,看看合不合口味?”

未来记忆,陈源与苏牧影朝夕相伴十余年,自然知道她的口味,就连他的未来岳母柳萍,也很是了解。陈源提上来的午饭,令这对母女吃的很舒心。其他三人也觉得不错。

陈源走了。

病房里的几个人讨论起他。讨论声中,苏牧影才知道,原来今天的事情还多亏了人家。如果不是陈源出钱又出力,母亲的手术不知道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呢!这种伤势,拖得越久,对病人越不利。母亲的手术做的及时,完全康复的可能性极大!

陈源在苏牧影心中的形象,迅速转变。流氓的印记渐渐淡化……

几个人商量好,相互替换着照看柳萍,然后便相继离去。苏牧影送走走在最后的大姨,回到病房,关上了房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