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86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末世沉浮-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蒙的到来彻底让非谦失去了与李家人继续讲话的**,说完他要说的话之后,非谦便带着叶凡三人撤走了。回去的路上,叶凡捧着心仪的梳妆盒,后面的王蒙和杨青则拿着那个摊主半卖半送的一大堆东西。叶凡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非谦的神色,思虑着怎么开口。

    “有话就说。”非谦看了一眼像拿着送过的小松鼠一般拿着梳妆盒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叶凡说。

    “额,那个,那个,就是你会不会觉得我今天做的太过了?像个泼妇?”叶凡低声问道。

    非谦笑着拿过叶凡手中的梳妆盒,牵起她的手说,“你很好。我希望你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一味的依赖我。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所以,这样的你,真的很好。”

第95章 吃饭要给钱

    那天的事为基地内活得困苦的人增添了一些笑料,也算是好事一桩。“你们可真能折腾,这才回来几天就又搞出一个这么大的新闻。”这天,木景之好不容易得了一点空闲,就带着孙战城一块来蹭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有些人就是闲的慌,非要上来找抽。”叶凡一脸有人抽不抽是傻蛋的表情对木景之说。

    “能不闲的慌吗?李家老的老,弱的弱,唯一能干活的李猛还废了。全家整天游手好闲。”木景之讥讽的说,让李蒙下岗是孙家做的决定,一来这是想讨好非谦,二来,李猛也确实不太像话。

    “是你们出的手?”一边正在看资料的非谦突然问。

    “是的。”孙战城毫不避讳的说,“他的情况本就不适合在那个位置上,而且不少摊主都反应他在职期间有收受贿赂,还经常欺压不行贿的摊主。”

    叶凡想想当时摊主们群情激奋要求结账的情景,叹了一句,“娶妻当娶贤,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你们就这样将他解职,怕是会引来不少闲话。”杨青说道。

    “哼,闲话?先不说想做他那位置的大有人在。就说他们那一家子,那都是脑子有病的!”木景之鄙夷的神情展露无遗,“我给李猛安排了到基地门口登记新进人员的工作,但他自己不愿意去,怪谁。”

    叶凡想了想,木景之给安排的这个工作确实不错,虽然是底层工作,但绝对是个好处多多的差事。每天坐着写写字根本不用干重活,重要的是还能最先接触到入城人员,也算是一个有点小捞头的地方。脑子灵活的还能打探不少消息,给刚进城的异能者卖个好。这样算起来,木景之真的是给李猛安排了一个非常好的去处,可惜有些人不领情。

    “不用管他们,一家子人活不下去的时候,总会醒悟过来的。”非谦不在意的说,虽然木景之给安排的工作不错,但是对李猛那种从小就高人一等的人,却是一种折磨。从给人脸色到看人脸色,不是每个人都能转过弯来的,有些人只会认为让他去看大门是一种耻辱。

    孙战城和木景之对望了一眼,笑笑没做声。只要非谦不在意他们也不是成天闲的没事干硬要去给李家添堵。

    “明天来一趟研究院?”非谦继续说。

    “哦?有进展了?”孙战城问道?现在北海基地仍然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所以孙家极其迫切的需要一些新的成果,以来是解决基地供给问题,二来也是为了堵住某些不安分势力的口。

    “嗯,有些东西我想你们应该会感兴趣。”非谦回答道。他没想到当初招进来的龙凤胎会有如此出众的才华,才不过两个来月的时间,季少同在能量武器的研究上就有了十足的进展,如果顺利,人类的热武器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叶凡笑着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木景之看见桌上虽然没有青菜,但肉食不少,因为见过阿翔的捕猎能力,所以木景之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一边吹气一边将菜烤好的肉放到嘴里,“叶子,你是不知道。那群小子自从回来以后天天惦记着你家阿翔呢,说是出了一次任务你都把他们养刁了。现在吃基地食堂的饭菜什么味道都没有,天天跟我抱怨。”

    “你可以叫他们来,每人每次1000贡献点,提前预约。”非谦夹起一块外焦里嫩的烤肉说,“你们两一会记得将贡献点打到叶子卡上,吃白食是可耻的。”

    “咳咳咳咳!”正在大口扒饭吃的很香的木景之和孙战城被非谦这句话吓得差点将嘴里的饭粒全速喷到餐桌上。“你,你这也太黑了!”木景之说道,1000贡献点,普通人吃差点,都可以吃大半个月了。

    “黑吗?除了这你还能在哪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饭?”非谦表情不变的道,“有价无市,你不知道?”

    “成!回头我就给叶凡打。”木景之恨恨的说,嘴里原本美味的烤肉顿时吃出一股人命币的味道。

    “看在大家都这么熟的份上,给你打个九九折。”叶凡乐呵呵的说,作为唯一没有工作的人,她收费收的毫不脸红,怎么说那些东西也是她辛辛苦苦“复制”出来的。

    孙战城在一边继续默默的吃着饭,心道,真是好一对贼夫妻。虽然费用不菲,但质量上乘,管够管饱还能小小的打包一份,所以木景之和孙战城吃的还是蛮舒心的。相比于这边的其乐融融,李家却是鸡飞狗跳。

    “让你别去招惹非谦!你怎么就不听!”送走又一个前来收账的人,李蒙立刻脸红脖子粗的质问林含英。要不是那天在集市上闹出的事情,这几天怎么会天天有人上门要账,真是脸都丢尽了。

    “我怎么招惹他了?明明是他跟他的那个小贱人仗势欺人!你不帮我们讨回公道也就算了,还敢来说我?李蒙!你没用!”林含英也火大的很,这些天上门要账的着实不少,眼看着家里原本还算富余的贡献点越来越少,这让她怎么不着急?

    “呵呵。”李蒙自嘲的笑笑,并用嫌恶的口气对林含英说,“我是没用,我要是有用会娶你这个泼妇?白白让你骑在头上几十年?要不是你姓林,你以为你能进李家的门?我告诉你,非斐就是比你好!”李蒙受了林含英几十年的气,现在林家也已经大不如前了,索性撕破了脸,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去。

    林含英听自己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男人当着她的面承认另一个女人好过自己,整个人气的浑身颤抖,“你!你终于承认了!这十几年你就没有忘记过她!时时想着她是吧!”林含英的双眼变得猩红,厉声质问道。

    一边的韩雨熙和李猛只是漠然的看着眼前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仿佛吵架的不是他们的亲人二是两个陌生人。韩雨熙垂下眼帘,遮住严重对林含英和李蒙的鄙夷,再看看坐在轮椅上的李猛,越发觉得自己当初肯定是中邪了,竟然会答应嫁进李家。

    “是!我就是想着非斐,她就是比你好!你满意了!”李蒙气上心头心头,梗着脖子说。其实非斐只跟他好了两年,对他的印象早被匆匆的时间模糊,但李蒙就是想要气气林含英。

    林含英反身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就扑向了李蒙,“好!你想她!我就送你去见那贱人!”直到这时,一边的韩雨熙和李猛才有所反应。韩雨熙反应很快,一把拖着林含英,最终说道,“妈,您别激动,爸也是气急了,随口说的,不能当真。”

    “你给我躲开!”已经气得快要癫狂的林含英哪是韩雨熙拉的住的,她一把就甩开了上来拖住她的韩雨熙,一刀扎在了李蒙的手臂上。这还是李猛反应迅速躲避的后果,如果李蒙没有避开,这一刀必定是扎在他的胸口上,可见林含英是真有杀了李蒙的心。

    “你疯啦!”李蒙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一把抓住林含英盘的整齐的头发将她拉离自己的身前之后一脚将其踹到了地上。

    “是!我是疯了!我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此时披头散发的林含英确实符合疯婆子的形象,她还想再次扑向李蒙却被韩雨熙从后面抱住,“妈,别打了,你真要杀了爸爸吗?”韩雨熙急道,如果让林含英杀了李蒙,那会让这个本就近况堪忧的家雪上加霜,李家的日子也就会更难过,这是韩雨熙不愿看到的。

    “你给我让开!”林含英转过身,朝着韩雨熙美丽的脸上就是一耳光,尖利的指甲在其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三道血痕。“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看那野种的眼神我看的清清楚楚!怎么,见我家落难了就急不可耐的想要勾搭上那个野种?我告诉你韩雨熙!没门!你生是我儿子的人,就是死了,也只能做他的鬼!”

    韩雨熙眼中利茫一闪而过,低着头说,“妈,我从没这样想过。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您这样说,不是质疑韩家的教养吗?您说我没关系,但不能质疑我的家族!”

    李蒙猛的一听韩家,再看看无辜被打的韩雨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要硬生生的拆散这个家是不是!你来,你来捅死我!免得我活着还要看你将李家搅得鸡犬不宁!”

    “妈,你别闹了。我腿疼。”林含英还想继续骂,一边的李猛及时出声,制止了她。其实林含英过了刚才的一阵气,再看见李猛手臂上插着的水果刀就有些后怕,只是苦于没有台阶,现在李猛正好给了她一个台阶,她怎么可能不下。

    “又疼了?妈给你拿热水敷一下。”

    “雨熙,帮爸包扎下伤口。”李猛对还坐在地上的韩雨熙说,之后又望向了李蒙,“爸,我妈就那脾气,她是上一辈林家独女,你以后不要再拿话激她,不然吃亏的是你。”

    李蒙看着自家儿子阴郁的眼神,听着略带威胁的话语,将到了嘴边的离婚二字又吞了回去,恨恨的一甩手,就回房自行包扎伤口去了。

第96章 玉米种子

    叶凡哼着小曲儿,挥舞着手中的身份卡兴冲冲的去了集市。昨天的一顿饭换来了2000贡献点,所以她今天要再去集市上看看有什么好东西。集市上的摊主看完了前几天的那场戏,现在对叶凡可谓是脸儿熟的很,见叶凡来了,纷纷热情的招呼,很快就将叶凡才入账的2000点贡献点瓜分了。

    叶凡捧着到手的东西乐呵呵的往回走,这次一个人去集市终于没再出什么岔子,而是平平安安的拿回了一大堆东西,甚至还有一小袋玉米种子。据那位摊主说是他出任务时偶尔在一家农家里找到的,当时那袋子里的种子烂的差不多了,一大麻袋就剩下这么一点,本来想吃了,但又怕这么就都没腐烂的玉米粒吃出什么毛病,索性就拿到集市上,看能不能换两个贡献点。

    所以叶凡高兴的将东西放回小别墅之后就拎着那一小袋玉米种去了农业生产区域。自从他们带回变异水稻的第二天,袁老头就在田边扎了一个草棚子,天天守着那几株水稻。据说他还会跟那些水稻说话,就像对待小孩子那样,悉心照料。开始的几天让跟着他的几个研究员都捏了一把汗,以为袁老头兴奋过头神志不清了。

    “袁老头!我给你送好东西来啦!”叶凡笑嘻嘻的跑到袁老头的草棚子里坐着,熟门熟路的自个倒了一杯水喝,由于非谦他们都很忙,叶凡没什么地方消磨时间,研究院又不能随意进去,她只好到袁老头这来找点事做,一来二去倒是混的很熟。

    “丫头,又给老头子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袁老头见到叶凡,赶忙从田里上来。叶凡的伙食好,袁老头年纪大了,啃不动肉干,叶凡就做了甜甜的米糕,把袁老头哄得可高兴了。

    “这次我带了比米糕更好的东西哦。”叶凡笑嘻嘻的将才蒸好的米糕递给袁老头之后又拿出了一个小布袋子。末世来临之后,人类更懂得了循环利用的好处,所以屡禁不止的塑料袋终于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规格的布袋子。

    “什么好东西,值得你巴巴的送来。”袁老头笑着拿过叶凡手中的布袋子打开来看,眼睛立马就亮了。“这是,玉米!”

    “嗯!我今天在集市上淘到的,摊主说他是从一大袋烂了的玉米种子种挑出来的。我想能在末世放这么久都没坏,肯定不是一般的种子,所以拿来给你,看看还能不能种。”

    “种!种!能不能种都要先种下去才知道,今天我们就种!”袁老头米糕也不吃了,赶紧将在田里围着那些水稻记录的几个人喊了过来,让他们赶紧去把旁边的那块地犁了,好把玉米种下去。

    但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动。他们虽然是农业专家,但也仅限于在实验室里专,以前下田什么的也都有人跟着,每个人的助手都不下三个,哪里轮得到他们去犁地。所以说到底,这些所谓的农业专家还不如一个农民做的农活多。

    袁老头见几个人根本不会犁地,气的吹胡子瞪眼,“你们!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农业专家,连最基本的犁地都不会,丢不丢人!”说着就找东西往几个人身上招呼,那样子像极了责骂不肖子孙的爷爷。

    叶凡见那几个晒得嘿嘿的人中有一个的年纪都和她爸差不多了,赶紧拦下了袁老头说,“袁老头,你好歹也是个专家,有点知识分子的风度,别动不动的就要操家伙,多不文明。”

    “哼!”袁老头经叶凡这么一拦,才想起眼前的几位不是原来自己手下的那群学生,遂只转过头去,唉声叹气的说世风日下,全是些只会说不会做的人。

    “你们快去找人帮忙吧,总不能让袁教授这个上了年纪的人去犁地吧。”叶凡朝几个被袁老头说的面红耳赤的人说。几人纷纷写过,赶紧找人去了。

    这一找,就将非谦和木景之都找了来。“袁老头,你犁地要做什么?”非谦问道。他本来在研究院跟季少同一起对能量武器最最后的调整,顺利的话明天就可以投入测试。正当他打算去忙其他的事情,将最后一点留给季少同收尾时就听说袁老头要犁地种东西,就跟刚好到研究院视察能量武器进度的木景之一起过来了。

    “丫头给我找了点玉米种子,我要种!”原来头像献宝一样将小袋玉米种子拿给非谦看,“丫头说是人从一大袋烂玉米种子种挑出来的,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叶凡,你可真是福星啊,足不出户都能搞到种子。”木景之一边打量着叶凡一边意有所指的说,“我们累死累活也只能刨到写烂谷子。”

    叶凡听出了他的怀疑,只得呵呵干笑两声,“那不是木少校您太忙了嘛,要是您像我这样没事就到集市上转两圈,指不定什么高粱种子,芝麻种子都已经到手啦。”

    木景之听叶凡这样说就知道玉米种子是她从集市上淘来的,撇撇嘴,“我没钱!”

    “你有钱也没叶子的运气。”非谦说道,并将拿了一颗玉米种子给木景之。木景之哭笑不得的接过,自从非谦和叶凡确定了关系,非谦是一门心思的全向着叶凡,给叶凡占的便宜,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口头上的,绝不会放过。木景之在心内默默的吐槽,人家都说女生外向,非谦以男人也能外的没边。

    “这个,确定能种出来?”木景之有些怀疑的问,虽然手上的玉米粒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也不是非常饱满的那种,反而有点干巴巴的。

    “反正这么多地闲着也是养草,试试呗。”叶凡说道。只是此时他们都还不知道这一试就试出了人类以后的另一种主要口粮。一种不会咬人,产量又高,还甜甜糯糯的新玉米。

    “那就试试吧。赶紧的,都给我去把那些地翻了。”木景之招招手,一小队穿着军装的人便跑向了袁老头指定的一块地,不用两小时的就翻好了。

第97章 晶核应用的难题

    玉米种下去的几天之后便发了芽,这可乐坏了基地的一干人等,叶凡也天天往地里跑,看着那鲜嫩的小绿芽她就觉得无比欣喜。

    “丫头,你天天跑来给我老头子送吃的,有没有去关心下你的对象?”袁老头捻起一块软糯的米糕问叶凡。

    叶凡低下头,她知道这两天非谦的心情不太好,貌似是研究上遇见了什么难题,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帮他,只能每天尽量做些好吃的给他换口味,但非谦仍旧食欲不佳,每天吃的都不多。

    “你的小对象最近遇到些难题,有空给老头子我送东西还不如送点东西去安慰他。”袁老头摸着胡须说,这几天整个研究院的气氛都很紧张,能量武器研究遇到难题,丧尸化物质的抑制剂也没有进展。好在田地里的作物长势还不错,不然真的有非谦头疼的。

    “不太好吧。”叶凡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说,虽然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有半个月了,但叶凡始终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没什么变化,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恋爱叶凡不是第一次,但对于怎么进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叶凡却没什么好的办法。

    “你这丫头,有什么好不好的。又不是让你去干什么,送点东西而已。”袁老头拍拍叶凡的后背说,“丫头啊,非谦现在可是香饽饽,盯着的人不少,你可要看紧了。”

    “不会的啦。”叶凡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在末世这样的极端环境下,虽然道德对人的约束力越发低下,但叶凡相信非谦不是没有自制力的人。

    袁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笃定的叶凡,同样作为男人,虽然是已经上了年纪的男人,他深知男人的本性。坐怀不乱的男人肯定有,但赌那个百种之一却是十分不明智的,特别是现在这种环境下,所以袁老头才着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知不知道!赶紧去!别啰嗦。”袁老头像赶苍蝇一样挥着手驱赶叶凡,明摆着今天不留她在这消磨时间了。

    叶凡无奈只得自己回家准备吃的往研究院送去,虽然她很相信非谦,但是就像袁老头说的,万一呢?所以她还是认真的做了好些吃的,一份送去给王蒙和杨青,一份送去给非谦。当叶凡提着做好的饭菜到训练场时,王蒙整个人看上去都发光了。

    “妹子!”王蒙迅速从石台上跳下来,直奔叶凡而去。要不是杨青觉得每餐都在家吃不好,王蒙才不会跟这些人在食堂吃糠咽菜。

    “给我送好吃的来了?”王蒙笑嘻嘻的说,讨好的结果叶凡手中的饭菜,用鼻子闻了闻,有他最喜欢的烤豪兔,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嗯,看你们辛苦,给你们送点吃得来。”叶凡抢过其中一个给非谦准备的饭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